前进,前进  已完结

河南小三线

而准确地说,河南的三线建设是从1965年开始的。

根据河南省档案馆、《大河报》“解密档案”——“三线”揭秘显示,几乎是与1965年援越战备征用工作同步,中央关于三线建设的指示也传达到了河南。

“罗瑞卿同志‘关于国防工业在二、三线地区新建项目布局方案的报告’,中央已经批准……由于国防工业布局是国家重大机密,在会同有关部门进行工作时,要切实注意保密……”

1965412,中共河南省委收到一份文件,这份由中南局国防工业领导小组办公室遵照中央指示发出的机密件,寥寥数语,总计不足150个字。

字数虽少,但字字千钧!

河南地处中原腹地,交通方便,豫西山区自然条件优越,作为战略后方,可支援东北、华北、西北,也可支援西南、中南、东南,这成为三线工程选址河南的最重要因素。

在中共中央的密切关注中,三线建设,由此在河南悄悄拉开了战幕……其中,还有一个细节最能够体现三线建设的秘密程度,那就是周恩来的批示,他要求国防工业布局报告仅发至与二、三线建设相关的部门和地区,与该部门和地区无关的,应该从略。这就意味着,跟三线建设没有关系的地方,是无法获得中央的这个部署精神的。

河南三线建设既有大三线,又有小三线。前者归中央直管,项目由中央统一安排,后者归地方管辖,属地方军事工业,重点是发展兵器工业。

接到此份机密件不到一个月,中共河南省委迅即主持召开会议,研究部署三线建设工程在河南上马的各项工作。很快,被确定为第一要务的军工厂建设得到落实,专抓战备的领导机构以非常规姿态面世,河南三线建设的总体规划付诸实施。当然,所有这些前奏,都在秘密状态下紧张有序地展开。

19653月,中共河南省委批转省计委党组《关于河南省1965年度国民经济的报告》,决定对工业布局进行调整,加大对豫西地区的机械工业投资。明确指出,采用“多、快、好、省”的办法,在豫西地区建设一个工农业结合的、适应战时需要的、巩固的后方基地,做到战时能配套生产,基本满足供应。

196557,中共河南省委召开国防工业领导小组扩大会议,认为目前美帝国主义在越南步步扩大侵略战争,在此形势下,必须动员起来,全面做好备战工作。同时,要以战斗的姿态加速小三线建设,必须把军工厂的建设摆在第一位,这是最紧迫的。

于是,省政府在不增加编制的情况下,打破常规,组织省财委、经委、物资厅、成套局、建工局、粮食厅、水利厅、地质局、铁路局等20余个部门,联合成立第二办公室,专抓战备。同时,保证对电厂设备配套的物资供应,以便生产枪支,并在洛阳、三门峡设立小三线建设区域的生活供应基地。

本着一切从打仗出发的原则,考虑到进行后方建设必须是既能有力支援前线,又能独立坚持战斗,地方军工和其他相应建设,就河南区域来说,豫西和豫西南属第三线,同时还划出自己的一、二、三线。

档案记载显示,京广铁路以东、信叶公路(信阳到皖北边境)以北的地区是第一线;孟县、偃师、鲁山、方城、唐河以西是第三线;包括大别山区的一、三线之间的地区属第二线。

遵照“分散,靠山,隐蔽”方针,将保密性较强的轻武器及弹药工厂,规划建在较为隐蔽的山区,服务性工厂则被设定在半山区或交通便利的县城附近,以及不占良田、不占可耕地、不迁居民、便利群众,确保战争时能够生产,生产保证战争,并最大限度地保证战时敌机不易发现,发现不易破坏,破坏不易全部破坏的特别要求下,河南省国防科工办将迫击炮厂、迫击炮弹厂选址建在了南召;而对手榴弹厂、硝铵厂、雷管导火索厂则建在了宜阳。

为尽快建成省内小三线,省委专门明确指出,凡有“三线”建设任务的市、县都成立了专门领导小组,抽调人员负责此项工作。在安排建设投资时,必须专门列出资金,用于三线建设。

正是由于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河南小三线建设一开始就高抬脚快迈步。资料显示,自1965年起到1980年期间,河南将建成8个轻型武器厂和军工配套厂;新建国防公路、三线公路41条,总长8775公路,新建大、中型桥梁40座,扩建6处黄河渡口,新建10座码头;在小三线地区扩建3个汽车修理厂,组建13个汽车队和11个油库。

同时,为保证战争期间的通讯保障,还以豫西为中心建设了迂回线路和无线网络,在登封临汝、嵩县卢氏之间建两个小型广播电台;在新安、渑池、偃师建三处火药库;在灵宝、洛宁、宜阳、伊川、登封及南召、方城、唐河、南阳等一带,还要分布164万平方米的粮库,保证战时的粮食供给。

1968年,经过3年建设的河南三线军工工程基本完成了预定的计划。根据档案记载,到1968年底,已建成10个军工厂和军工配套厂,位于宜阳、鲁山和南召的半自动步枪厂、手榴弹厂、工具厂已具备每年出产近3万支枪支、1亿发子弹、2000万发雷管和3000吨硝氨炸药的规模。

……

河南省前进化工厂1965年由河南省国防工业办公室牵头进行前期筹备。从1966年初春开始,来自河南、辽宁、山东、黑龙江等地区投身三线事业的第一代建设者来到宜阳县莲庄公社,按照“先生产、后生活”的要求,自力更生,艰苦创业。

1971年全厂进入试生产阶段。其中,家喻户晓的电影《敌后武工队》中的队长魏强、汪霞的原型李凯清、王霞夫妇,出任前进化工厂第一任革委会主任、政治处主任。这是后话。

同期在宜阳县莲庄公社建设的还有河南省工农机械厂,原名硝铵炸药厂,同属河南省小三线项目,这个厂是1966年9月开工,1968年12月建成投入生产。这两个厂相隔约有2公里左右,驱车也就是半袋烟的功夫。

在“两厂”没有合并之前,是产品互补的企业,既像一对兄弟,也似一对夫妻,实行的同是军事化管理,按部队连、排、班建制,工人们发扬“艰苦奋斗、只争朝夕”的革命精神加紧生产,在抗美援越战争期间全力供应前线。同隶属河南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办公室,省管军事工业。

直到1999年,两厂合一才成为一个国营公司——河南省前进化工有限责任公司。这是后话。


2018-10-29

三线记忆  已完结


公元1971年,是20世纪70年代的第二个年头。

时年9月中旬的某一天,从徐州发往洛阳的火车缓慢地驶离出了站台,旅客们也都陆陆续续找到了各自的座位。

在7号车厢顶头的那排座位上,端坐的是一位看上去有些单薄、纤弱的女人,额头上还浸出细密的汗粒,白皙的脸上染着红晕好似晚霞般的美丽。她怀里抱着的小男孩睡着了,很安静。与她并排坐着的是一位留着寸发腰杆挺直的中年男人,胸口处还别着一枚毛主席像章,浓眉大眼的脸上写满了喜溢言表的喜悦。一个约七、岁的小女孩偎依在他怀里,长而卷的浓密睫毛,黑黑的眼珠像两颗滚动的黑宝石,忽闪忽闪地瞅着周围。一看就像是一家四口人。

和女人邻着过道坐的是一个约二十六、七岁的女孩儿。长相倒是娇小玲珑,就是脸上的雀斑很特别,不是不规则地分布在鼻粱两侧,而是均匀地分布在整个脸蛋上,颜色和大小相差无几,看上去有点像一幅画。她愁眉不展,一副心思重重的样子。

对面的座位上是一对年轻男女,像是一对恋人。

男的约摸二十出头,身材不算高,应该有一米七左右。第一次正眼打量眼前这对很沉稳的青年人,看起来感觉是很精神,白衬衫蓝军裤,上衣下摆还扎在裤腰里,干练利索。女的是个漂亮女孩儿,高挑的个儿,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上身穿的是当时很流行的印有花格子“的确良”衬衫,在天蓝色裙子的搭配下,姿态柔美,风仪玉立。她脸上一直保持着喜悦的微笑,双眸中有一抹淡淡的优越感。

这对年轻人如此袅袅婷婷,从上车自然就在车厢里是引发了极高的回头率。要知道,在当时中国衣服款式上,基本是男女一个样,颜色只有灰、蓝、黑的老粗布,被外国人称为“灰蚂蚁”。女孩穿的这种不会打皱“的确良”,在市面上是很少见到的。人们要想置办来一件,那得省吃俭用许久。

……

“真帅气!”依偎在父亲肩头的小女孩,一直用羡慕的眼神偷瞄着他们,几乎没有离开片刻。

列车启动不久,男孩就起身从那个黄色挎包里取出了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递给了身旁的女孩子,“饿了吧,给,吃个苹果。”女孩接了过来,脸上泛起朵朵红晕。

这时,她看到对面小女孩正噙着手指头瞪着一双大眼望着她,很自然地将手里的苹果递了过去:“小妹妹,几岁啦?吃个苹果。”

“谢谢姐姐!我不吃。”

“吃吧,可甜了。”大男孩见状也随声附合。小女孩有些害羞,她用眼晴瞅了瞅母亲,接着把红朴朴的脸蛋紧贴在母亲背后,腼腆地露出了半个脑袋来。

“没关系的。吃吧。”女孩子说着直接把苹果塞到小女孩的手里。

见女儿不停地用眼角瞅着自己,想接又不敢接,女孩的母亲就开口说:“姐姐给你的,那就快接着吧。”见母亲说话了,小女孩忽闪着大眼晴开心地说:“谢谢姐姐!”

这就像外交般,一个苹果让大家之间的陌生感瞬间消融了,话儿也多了起来。男人抬头看着女儿香甜地啃着苹果,心里很是感激。要知道,在那买一个馒头都得凭票供应的年代,苹果可算是稀罕人的果实,市面上几乎是看不到的。“谢谢了,你们去哪……”他投挑报李问道。

 “噢,我叫刘建国,刘备的刘,建设国家的建国。河南人。她是我同学,上海人。”男孩子温文尔雅,脸上一直保持着甜蜜的微笑。

“大学生?”男人插话。

“是,上海二工大的。”女孩子也甜甜说到。

或许是自己没啥文化,一听是大学生,况且又是名牌大学的,男人嘴里是“啧啧”赞叹,由衷地朝他们翘起了大姆指。对于大伙儿的聊天,那个“雀斑”似听非听,一直是一脸茫然地瞅着窗外,她或许是在想心思没有听到,或是不愿答理,几乎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一脸冷冷的。抱孩子的女人说,她们是安徽萧县人,是去河南支援国家三线建设的……

车厢里渐渐地安静了下来。随着车轮的摇摆晃动,或是累了困了,很多旅客如同置身在哼着催眠曲的摇篮里,或趴或靠,或睡或眯着眼儿想心思。“雀斑”仍是瞪着眼瞅着窗外,坐在她身后的旅客们甚至能清楚地听到她嘴里在嘟囔着数着:“一、二、三……”火车有节奏的撞击路轨的声音,仿佛是给她打着节拍。

过道上一个扎着羊角小辫的小姑娘,看到这种奇特的举动,指手画脚地嗤笑起来,一位老人扫了她一眼,小姑娘扮了个鬼脸,调皮地伸了下舌头,随即也安静了下来。

那个大学生女孩把头倚在车窗睡着了,一绺头发被钻过车窗的风吹的飘起来。男孩轻轻地把胳膊从她颈下绕过去,把她的头抬起,慢慢的移过来靠在自己的肩上。柔柔的丝发滑过他的脸颊,淡淡的清新的香味让他如梦如醉。看着她那精致洁净的脸庞近在眼前,如同巧夺天工精雕细琢的美玉那么光洁无瑕,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一种从未有过的爱怜和柔情紧紧地包裹了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就在人们昏昏欲睡时,突然从车厢底部传来了车轮与铁轨急速摩擦发出的刺耳撕裂声。

旋即,毫无知觉的旅客一个个东倒西歪,乱哄哄的似同马蜂窝从树上掉到地下。那个正襟危坐的“雀斑”,则干脆直接摔倒在过道上。

 “咋了……”

“发生啥事儿,不会是火车撞住人了吧?”

车厢里如同炸开了锅似的,小男孩也在惊吓中醒了。他睁开眼惊恐地看着周围,车窗外的群山密林沟壑,在黑黢黢的夜里露出狰狞可怕的一面。第一次看到这些,小男孩吓得直往妈妈怀里缩……就在大家相互猜测时,车厢传来了列车播音员甜润的嗓音:“旅客同志们,现在是临时停车”。

火车静静地俯卧在山谷中。过道上一位看上去像是公家人的胖男子,更是一会一看手腕上的那块滴滴哒哒走着的机械表,站起来坐下,坐下站起来,情绪似乎有些急燥和愤怒。要知道黑夜里的等待可是一件很让人焦心的事。在足足有一个多小时间后,直到迎面呼啸驶来一列“闷罐”后,列车这才重新鸣笛前行。原来列车是临时停车避让车辆。

过了一个山洞又过一个,忽明忽暗的车厢里,被抱在怀里的小男孩是醒后又睡着,睡着了又醒了……也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影影绰绰中听到父母在低声说话,他用耳朵捡来了两个词,一个是“三线”,一个是“洛阳”,困倦了的父亲歪斜着似睡非睡。

“孩他爹,还得有多久才能到呀?”或是抱孩子时间久了胳膊困酸,也或是车厢里浑浊的空气让人感到压抑和沉闷,女人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男人轻声地问。

天亮后就该到了。男人伸了个懒腰,从爱人怀里接过孩子,紧紧地搂抱在怀里,温情脉脉又不无惭愧地说:“这几年让你们在家受苦了……”话语中,男人脸上写满了愧疚。

……

“爸爸,啥是三线军工厂呀?”小男孩醒来了,他乜斜着眼疑惑地问。孩子冷不丁的问话,把男人吓了一跳。这个中年男人是国防军事工业——河南省前进化工厂的车间主任,他所在厂子则是被冠以“国字号”秘密的“三线”军工企业。

在当时历史背景下,“三线”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甚至是连父母妻儿都不能说,要是说漏了嘴,是要处分人的。虽说童言无忌,但父亲还是捂住孩子的嘴:“小孩子家别瞎问了,睡吧!”说着还往四周瞅了瞅,见大伙还在睡着,没有人理会,这才把心放回肚里。大概困极了吧,女人和孩子很快发出了均匀的鼾声。

看着熟睡的娘仨,男人终于露出浅浅的笑意。他脱下穿在身上的褂子盖在孩子身上,用胳膊揽着熟睡的女儿,两眼望着黑咕隆咚的窗外,在“咯嚓咯嚓”的车轮声中,思绪又飞回三年前那个夏天——


2018-10-24

我的职场路  已完结

    《我的职场路》这个长篇连载的文章里,每个章节里所描述的故事情节,不是虚构,涉及到的人物,姓名。在部影响文章结构的情况下,姓氏不变,名字有所改动。有些只是用姓氏和职务。没有使用姓名。
  故事里所涉及到的工作单位。名称只采用了简称。没有使用全称。
  人物:按出场的顺序
  新工人培训班的二连连长;转业军人,老工人,性格朴实,倔强,爱憎分明,敢于坚持原则。是个老实人。可能是当兵的时间太长了,养成了一种习惯,不论干什么,都喜欢服从命令,不愿动脑。工作方法过于简单,习惯于按别人的要求,被动第服从和执行,这样处理问题的结果,经常叫人地笑皆非。
  军管会主任孙德功。现役军人,副军级,对人热情,乐于助人,愿意为别人解决困难,坚持原则,对是不对人,不管是谁,只要有错,他一经发现,坚决批评,绝不留情。对于那些敢于发表不同意见的人,他特别尊重。对于精通业务的专家,他更是千方百计地在工作上创造条件,给与支持,在生活上尽量给与照顾。
  老连长(后来为老科长):是个老八路出身,文化水平不高,念过两年私塾,后来在部队,跟着文化教员,学点文化。后来从抗美援朝转业到企业,工作认真负责,坚持原则,在我进厂的几年里,他先是我的车间主任,后来又成为我的科长,对我的教育影响很深。
  工段长杨师傅:辽宁抚顺人,八级木模工。在我学徒那些年,不仅亲自动手,给我们示范,手把手第教我学技术,更重要的是叫我学会怎样做人。
  施心谷 我的师傅,我就是跟着他,具体学习木模工,跟他当学徒。从71年5月到75年6月,我是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一招一式第学习技术。我师傅对我的要求很严格,有些时候,我觉得他的脾气,跟我父亲的脾气,对照起来,简直是一摸一样。弄得我都有些怕他了。不过,跟着他的时间长了,也习惯了他的上海口音,有些时候,还可以从当一下他的翻译官。和师傅之间的沟通也好的多了。
  三连林副指导员。工作多年了,一直是个工代干。文化不高,坚持原则。工作方法简单,不管对谁,都端着政工干部的架势,居高临下,管用那种阶级斗争的观点,去分析处理车间里所有的人和事。弄得大家都不高兴。没有人愿意去理他。后来调到厂部行政科,谁也不相信,自己亲自后来被迫离厂。
  材料科尚师傅,五十多岁,高高的个头,戴着一副老花镜。我学材料计划专业的师傅。从75年6月到76年6月,我跟了他一年,在这一年里。他的确是在巴心巴肝滴在教我。我也是积极努力的学。他对我的要求也很严格,只要一有空闲,他就要我练习打算盘。我知道,师傅的算盘,在全公司都是挂了号的。还没听说他输给谁呢。
  牟实均老师,中等个,瘦瘦的身材,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五三年毕业的大学生,计划处合同预算科的老经济师,我是从78年10月开始,就跟着他学习预算。他的知识相当渊博。我看到很多人向他请教问题,几乎没有他答不上来的。他在处理各种预算业务的时候,很少看他翻书本,事后我再查有关文件规定,发现他说的,和文件规定一字不差。就像一本活的工具书。而且他处理问题的方法不死版,大家都容易接受。我跟着他,学会了很多是本上学不来的东西。
  郭世安,五冶成钢工程项目部经理。我最先认识他,是在一个工程项目的审计上,我负责审核他的一个建设项目。他那个项目工程干亏了。赔了几十万的钱。公司立案审查。我就在负责具体的审计。我客观地审核了以后。提出的审计报告中,下得评语是:他的基建队伍,缺少有经验的技术和管理人员,是造成项目亏损的主要原因。没有想到,郭世安看到我对项目审计的评语,立马拿出笔,立刻签字同意了。
  事情过一年以后。总公司签订了成钢项目,成立五冶成钢工程项目部,郭世安是总公司委派的项目经理,没想到,是他在组建项目部班子的时候,第一个就点了我的将。
  1971年1月底,我从四川省洪雅县罗坝公社的光荣一队,奉调返回成都,在全民所有制的大型企业,冶金部第五冶金建设公司工作,一直到2006年4月退休,
  在这所大型企业里,三十五年的奋斗中,我先后做过木模学徒工、材料计划员、工程造价审核,从初中生,经过自学,在经济管理刊授联合大学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分校,取得工业企业管理大专毕业证书。相继评定为经济员、助理经济师、经济师、高级经济师。1972年12月入团。1989年5月入党。
  我也和别人一样,是以初中文化为起点,通过自学,取得了工业企业管理专科的大学专科文凭。从一个木模学徒工,逐步成为了一个高级经济师。
  难忘的1969年1月,伴随着全国上山下乡插队落户风起云涌般的不断深入,我来到四川省洪雅县罗坝公社光荣一队,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从1969年1月至1971年1月,在这两年中,令人难忘的艰苦劳动锻炼,以及困难生活的环境,是我磨炼人生意志的第一步。广阔天地里,我完成了从学生到农民的蜕变。
  1971年1月底,奉调返回成都后,在全民所有制的大型企业,冶金部第五冶金建设公司里,从一个模型房的学徒工开始,然后到材料科的计划员,最后到计划处的高级经济师,历时三十五年的时光,一直工作到2006年4月才退休,三十五年的人生求索,可以这样说,我一直在努力奋斗着,没有虚度时光。
  回首近四十年来,个人努力奋斗的历年往事,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我们这一代人,成长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是和我们的共和国成长的命运紧密相连。

-->
2018-08-11

石板路弯弯  已完结

  记得那是在1969年元月,为了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自觉自愿地服从学校的统一分配,我和学校的二十多个同学一起,带着简单的行装,在成都火车北站集中,乘坐闷罐火车到夹江,然后再由夹江转乘大卡车,来到距离成都大约两百多公里的洪雅县罗坝公社,在地处丘陵背靠大山的一个偏僻小乡村插队落户,在光荣一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天到了生产队,已经是夜间,什么也看不清,对周围的环境一无所知。第二天一早,首先引入眼帘的是那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再就是脚下这条弯弯的石板路

  这个长篇连载的文章里,每个章节里所描述的故事情节,不是虚构,涉及到的人物,姓名。在不影响文章结构的情况下,姓氏不变,名字有所改动。有些只是用姓氏和职务。没有使用姓名。

  故事里所涉及到的工作单位。名称只采用了简称。没有使用全称。

  人物:按出场的顺序

  杨文传,光荣一队的生产队长,转业军人,为人厚道,忠诚老实,说一不二。乐意助人。我下放到生产队以后,他一直把我当成他的弟弟,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我。生把我出问题,他不好向我的父母交代。

  杨廷必,光荣大队斗批改组的主要负责人,后来是光荣大会革委会的副主任。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那个时候,他的确犯了不少事,也得罪了不少人。也难怪,那个年月,他也是年轻人,比我大不了几岁,人并不坏,也想干一番成就来,看错了形势,站错了队。

  杨廷桂,罗坝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只有一条胳膊,我们在背后常说“一把手干部”,从这个乡一解放的土地改革开始,他就在这个乡里当干部,十几年如一日,和群众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为人很正直。他的夫人就在我们生产队里当社员。

  周明德,罗坝公社武装部部长,转业军人,他是随军作战到了这个乡,参加了这个乡的土地改革运动,土改结束以后,工作需要,上级委派他就一直留在罗坝乡。担任武装部长。十几年如一日,和群众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为人很正直。他对我们这些个知青,还是很关心的。经一切可能,帮助和照顾我们远离父母的知青们。他也没少批评我们。常对我们发脾气。我们从来不反驳他。因为我们都明白,他是对我们好,批评的对。

  汪乡长,公社的水利专业技术管理干部,解放那年中专毕业,参加罗坝乡的土地改革,以后就留在罗坝乡政府做水利专业管理。由于家庭成分的问题,一直是个办事员的干部级别。但因为他这个人忠于职守,坚持原则,经常深入社队,和基层干部和群众打成一片,办事认真,深得广大社员和基层干部的拥戴。尽管他是一般的老办事员,大家都佩服他,尊称他文“汪乡长”

  我离开了大都市,告别了爸爸妈妈和两个弟弟,独自来到这个偏僻陌生,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的小乡村,心中充满着无限迷惘,这个小乡村,小到地图上根本就找不到。那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明白,只晓得是响应号召,到这儿是来接受再教育的。这村子里的文化人不多,能读得懂报纸的人都没几个,怎么教育我们这些知青呢?让我们这些知青去接受没有文化的人的教育,我更不明白了。

  在这个远离成都的小乡村,虽说也算是山清水秀,但劳动力还是相当缺乏。当时,在生产队,能够在队里出工干活的,青壮年人数,就把我们几个知青都算上,不足30人,队里所有的人口加在一起,也就只有108个人,全劳动力和半劳动力,全部加起来不足60人。全村维持与外界联络的所有通道,就全靠这条宽不足一尺的弯弯曲曲的石板路。

  到了生产队以后,每天早上,我都会扛着一把五斤重的铁锄头,沿着这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爬上又高又陡的山坡,冒着酷暑严寒,和乡亲们一块儿战天斗地学大寨,吃大苦流大汗。修筑梯田,改土修水利。晚上顶着星星披着月光,打着一双赤脚,站在石板路旁的小溪里,弯着腰,双手捧着沟渠里的小溪水,痛痛快快地泼在脸上和脊背上,拿条干毛巾擦掉身上的汗水,然后纵身一跃,跳上这条石板路,一路小跑步返回我的小木屋,弯弯曲曲的石板路上,经常会留下我那一串串湿漉漉黑乎乎歪歪扭扭的脚板印。

  在这条弯弯的石板路上,我拿着镰刀,不知走过多少次,到田地里播种、收割稻谷和麦子,背着稻谷到水碾上去碾米吹康。这条石板路上,我揹过百多斤重的稻谷到区里送过公粮。在深夜里,跟随着村里的民兵,踩着这条路上的冰凉石板,到山里参加过拉练;提着砍柴用的弯刀,和民兵们一起,在夜间追捕过盗窃国家木材的不法分子;为挽救村里的耕牛;跟着生产队,到高山深处使用刀耕火种的方式,在那里去砍过火地,在夜间里,一个人打着手电,到罗坝乡街上的区兽医站请医生,到大山深处的中心院水里工地,参加突击队打过隧洞,当过爆破手,炸过石头受过伤……

  两年后,作为全公社第一个被抽调到城里当工人的知青,我坐在长途汽车的车厢里,把头伸出窗外,向前来送行的乡亲和同学们挥手告别,汽车渐渐地走远了,眼睛渐渐模糊了。

  在崇山峻岭中,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山谷里响起一阵阵接连不断的回声,汽车随着简便公路上的地势越来越高,越上了山顶。养育了我两年多的那个小乡村,贯穿着小乡村的那条弯弯石板路,伴随着它背后的连绵大山,也由大变小,离开了我的视线,随着长途汽车的摇晃,渐渐远去了,它却没有消失,而是走进了我的记忆里。令人终身难忘。

  往事如过往烟云,随着岁月流失,逐渐离我远去。而四十多年以前,极不情愿走过的那条弯弯石板路,却永远铭刻在我心中,令人终身难忘。

  本文用连载形式,共54个章节,20余万字的篇幅,以自叙文手法,第一人称叙述方式,描述了作者,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上山下乡高潮中,跟随学校的同学,离开成都市32中,到四川洪雅县罗坝公社光荣一队,踏着脚下的弯弯的石板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广阔天地摸爬滚打,劳动和生活的艰苦磨练过程。

  各章节所描述的故事情节,并非虚构,涉及到的人物,姓名。在不影响文章结构的情况下,姓氏不变,名字有所改动。有些只用姓氏和职务。没有使用姓名。

  故事里所涉及到的单位名称采用了简称。没有使用全称。


2018-06-13

杜甫诗歌全集  已完结

杜甫的詩,人稱『詩史』。唐人孟《本事詩·高逸第三》中早就說:『杜逢祿山之難,流離隴蜀,畢陳于詩,推見至隱,殆無遺事,故當時號為「詩史」。』宋人胡宗愈《成都草堂詩碑序》也說:『先生以詩鳴于唐,凡出處去就、動息勞佚、悲歡憂樂、忠憤感激、好賢惡惡,一見于詩,讀之可以知其世,學士大夫謂之「詩史」。』杜詩被稱為『詩史』,在于具有史的認識價值。他描寫了安史之亂前後的許多重要事件,描寫了百姓在戰爭中承受的苦難,以深廣生動、血肉飽滿的形象,展現了戰火中整個社會生活的廣闊畫面。常被人提到的重要的歷史事件,在他的詩中都有反映。至德元年(756)唐軍陳陶大敗,繼又敗于青阪,杜甫有《悲陳陶》、《悲青阪》;收複兩京,杜甫有《收京三首》、《喜聞官軍已臨賊境二十韻》;九節度兵圍鄴城,杜甫寫了《洗兵馬》;後來九節度兵敗鄴城,為補充兵員而沿途征兵,杜甫寫有『三吏』、『三別』。


杜詩不僅提供了史的事實,可以証史,有些還可補史之不足或失載,如《三絕句》中寫到的渝州、開州殺刺史的事,未見史書記載,而從杜詩可見安史之亂後蜀中的混亂情形。《憶昔》則描述了開元盛世的繁榮景象:『憶昔開元全盛日,小邑猶藏萬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倉廩俱豐實。九州道路無豺虎,遠游不勞吉日出。齊紈魯縞車班班,男耕女桑不相失。』這是常被史家用來說明開元盛世的一首詩。寫時事,不始于杜甫;但是到了杜甫,才以如此廣闊的視野,並如此頻繁地寫時事。


當然,作為『詩史』,杜詩絕非客觀的敘事,用詩體去寫歷史,而是在深刻反映現實的同時,通過獨特的風格表達出作者的心情。清人浦起龍說:『少陵之詩,一人之性情,而三朝之事會寄焉者也。』(《讀杜心解·少陵編年詩目譜附記》)杜甫的詩涉及玄宗、肅宗、代宗三朝有關政治、經濟、軍事以及人民生活的重大問題,無不浸透了詩人的真情實感。例如杜甫中年時期的傑作《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和《北征》,里邊有抒情,有敘事,有紀行,有說理,有對于自然的觀察,有對社會矛盾的揭露,有內心的衝突,有政治抱負和主張,有個人的遭遇和家庭的不幸,有國家與人民的災難和對于將來的希望。這兩首長詩包含這麼多豐富的內容,作者的心情波瀾起伏,語言縱橫馳騁,証明他在這不幸的時代,面對社會的種種現象都敏銳地發生強烈的感應。這樣的詩是詩人生活和內心的自述,也是時代和社會的寫真。


杜詩的形式多種多樣。他令每種詩的形式都得到了新的發展。在五言古詩里,他善于記載艱苦的旅程、社會的萬象、人民的生活以及許多富有戲劇性的言談動作,最顯著的例子是《羌村》、《贈衛八處士》、『三吏』、『三別』等。在七言古詩中,他擅長抒寫或豪放或沉鬱的情感,表達對于政治和社會的意見,如《洗兵馬》、《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等。五、七言律詩占杜詩的一半以上,功力甚深。五律已見于杜甫的漫游時期,七律名篇多產生于到達成都以後。杜甫深厚的感情在五律中得到凝煉,在七律中得到充分的發揚。五律名篇有《春望》、《天末懷李白》、《春夜喜雨》、《水檻遣心》、《客夜》、《旅夜抒懷》、《登岳陽樓》等;七律名篇有《蜀相》、《聞官軍收河南河北》、《登樓》、《閣夜》、《詠懷古跡五首》、《白帝》、《諸將五首》、《秋興八首》、《登高》等。杜甫還寫了許多五言排律和多首七言排律,使排律得到很大的發展,其中《秋日夔府詠懷寄鄭監李賓客一百韻》長達一千字。杜詩中的絕句基本上都是在漂泊西南的最後十一年所寫。由于古詩和律詩的巨大成就,杜甫的絕句往往不被人注意,但是在即景抒情、論詩懷友、吸取民歌精華等方面,杜甫的絕句仍有不少貢獻。


『詩仙』李白和『詩聖』杜甫,歷來公認是唐代詩壇上的雙子星座。李詩不假人工,如行雲流水,是後人可慕而不可學的天才美、自然美。而杜詩沉鬱頓挫、深刻悲壯、氣勢磅礡,卻又嚴格收納在工整的音律節奏中,抑揚開闔、起伏呼應,都合乎于規矩,是人人可學的人工美、藝術美。羨太白之灑脫超俗者,多推崇李白。慕子美之學深品正者,推尊杜甫。正如嚴羽《滄浪詩話》所說:『太白不能為子美之沉鬱,子美不能為太白之飄逸』。


杜甫把詩看作是他終生的事業,自稱『詩是吾家事』(《宗武生日》)。從七歲學詩,直到去世前夕,他從未停止過寫詩。他既有豐富的生活經驗,又肯在藝術上狠下功夫,自稱『語不驚人死不休』(《江上值水如海勢聊短述》),『新詩改罷長自吟』(《解悶十二首》之七)。杜甫確實憑借著他瑰麗的詩歌,永遠活在了我們的文學史上,成為中華文化史上的一位重要人物。


2018-04-28

中国梦  已完结

写在《中国梦》之前


在多年从事大、中型企业的管理实践后,使我看到了,经济社会运行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模糊的认识是,国家在“道”的层面上立意很高,我们有“中国梦”,有“供给侧改革、互联网+”、有“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有“一带一路”,这些优秀的治国方略。但在“术”的层面上,我们却往往不知如何下手。

因此,我试图想把这些事情说清楚,但又囿于才能所限,自知不能够用理论的方式说清楚。于是,就想起创作这部小说,以图用小说这种通俗的方式,传递出一种意向性的概念。我希望它是:人们不要只关心无休止的创造,也要懂得过犹不及;人们不要觉得经济问题仅仅是经济问题,它很有可能是一个法律及司法环境的问题。人们不要只知坐而论道,更应该起而躬行;人们不要只知道有钱好,有钱以后也不一定尽好……

这部小说,共约15万字。分成上、下两篇,共30个章节。其中上篇描写了一位被供给侧改革,改到失去企业的私营矿主,决定不再工作,过几年清闲日子的故事。但在故事之中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意外的改变了“未来社会”的运行轨迹,并引出了小说的下篇。

下篇的写作,主要采用虚构+推理的写法。意图通过虚构的方式,向读者说明白,我们应该怎么样正确的看待工作和生活。我们的政府应该怎样正确的实施科学的社会治理。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该怎样理解当前的诸多改革政策。

整个小说的时间跨度为2016年-2030年间,话题多与社会治理有关,可以叫社会推理小说,也可以叫经济推理小说。故事以主人公老黄以及他的老婆刘丽的生活变化为主线,联系了教育界、企业界、政界等其他界别人士。也通过许多生动的推理,告诉了我们一个:“如果我们这样,可能就会那样的故事。”本故事整体属于虚构,但其中前面两年当中的一部分算是依托现实社会进行虚构。后面的约十三、四年的时间,都是通过推理,演变出来的故事虚构。那些演变出来的故事,虽然都属于虚构,却含了我对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政治、我们经济、我们的文化深深的期待和祝福。当然,小说也提出了未来十五年,我们这个国家发展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比如人工智能发展后,急剧的贫富分化可能带来的社会动乱等忧思。但面对这些忧思,小说也给出了相应的解决办法,虽然这些办法并没有什么很深的理论支撑,但从寻常眼光来看,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小说,原起名叫《休假》,是说老黄休假以后,以及《劳动法》的改变给了人们更多的休假时间后,国家反而发展的更好了。后来因为内容中出现了较多的国家和人民命运的积极猜想,感觉暗合了当前*大大提出的“中国梦”的说法,再加上老黄无论多么的优秀,放在中国的这个大家庭中都还算是一个平凡人,因此就改名叫作《平凡的中国梦》,意指这样一个中国是一个平凡人希望见到的中国。


2018-03-28

史记  已完结

  《史记》系纪传体通史,一百三十卷,西汉司马迁著,约成书于西汉武帝征和年间。“史记”一词,东汉之前乃一切史书之统称,后始为司马迁史书之专称,原书最初被称作《太史公书》,到东汉桓帝才改称为《史记》。此书体例为纪传体之滥觞,分为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以纪和列传为主体,故名纪传体,记载了上自黄帝,下至汉武征和三年三千年的历史。司马迁撰写《史记》的目的在于“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原始察终,见盛观衰”。


  司马迁,字子长,左冯翊夏阳人,博学多闻, 遍游名山大川,曾从当时著名学者孔安国学过《尚书》等,其父司马谈立志要写一部全面系统的史书,无奈生年有限,遗命司马迁完成。元封三年,迁为太史令,主管文史资料和天文历法,五年后,着手撰写《史记》。然世事难测,天汉二年,汉将李陵投降匈奴,迁向武帝表示应客观评价李陵功过,因而身陷囹圄,惨遭宫刑。这不仅是肉体上的摧残,更是精神上的凌辱,司马迁不堪此冤,甚至想离开人世,但想到自己的史书“草创未就”,不甘心半途而废,权衡之后,决心忍辱苟活也要完成自己的事业,是以“就极刑而无愠色”,《史记》的写作,直至临终才搁笔。


  以个人力量编写纵贯中国整个上古时代的通史,几千年来,无出其右者。司马迁不以成败论英雄,而以人格的魅力作为抑扬的标准。例如对于失败者项羽,司马迁赋予了种种悲剧英雄人格力量,写项羽之神勇,诸侯将“莫敢仰视”,写虞姬项羽之别,悲歌和应,更是千古离别之冠,赚尽诗人才子笔墨,荡尽失意之人哀肠。这使《史记》不仅成为史书之典范,也是不朽的文学名著,鲁迅先生赞其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整部《史记》,帝王将相无数,英雄豪杰无数,鸿儒硕学无数,司马迁“想见其为人”的,唯有孔子与屈原,司马迁欣赏孔子“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气魄;屈原的遭遇,与己身之遭遇同病相怜,其恢宏之辞章,也为司马迁所向往,融入历史的写作中,使其成为一幅瑰丽雄浑、荡气回肠、悲天悯人的历史画卷。


  《史记》原为完帙,但在流传过程中却有残缺。《汉书·司马迁传》云《史记》“而十篇缺,有录无书”。元帝、成帝时,褚少孙补作的部分,均冠有“褚先生曰”字样,颇易区别。今本《史记》一百三十篇亦非全出自司马迁之手,但绝大部分是司马迁的手笔,基本上保留了《史记》的原貌。现存《史记》有三家注,即南朝刘宋裴骃的《集解》、唐司马贞的《索隐》和张守节的《正义》。三家注原先各自单行,自北宋始将三家注散列在正文下合为一编。中华书局1959年出版有点校本。今据百衲本整理。


2018-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