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了,你还好吗?   连载中

引子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但不幸的家庭各不相同。”这是俄国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里说的一句话,这句不朽的经典已被众人所广泛认可和传颂。

岁月悠悠几人愁,滚滚长江天地流;何不挥毫写人生,今生今世无所忧。时间真是一把最无情、最公正的利剑,她会把人们存放在心底多年的情感和奢望毫不留情地割断!也可以把所有人都刺得遍体鳞伤!三十年前,也就是从1984年的秋季开始,我们有缘成为京都师范大学的同班同学,班上原来有50位同学,50张不同的笑脸,50个不一样性格的小人物,大家在我们的班主任孙浩文老师的带领下,浪漫、快乐、健康、幸福地生活了四年,那四年,我们疯疯傻傻;那四年,我们亲如一家;那四年,有我们太多、太美的记忆;那四年,足以让我们终身难忘。

1988年的毕业晚会上,大家泪眼涟涟,依依不舍,最后相互承诺,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后的每一个整十年,不管大家身在何方,官居何位,也不管大家心境如何,家庭怎样,都是我们再聚首的日子!可是,十年,我们没有;二十年,我们也没有……

三十年快要过去了,如今,我们已有50个不同的家庭,有50个不一样的人生经历和不一样的家庭故事……在这些多彩斑斓的故事中,有的平平淡淡、有的精彩无限;有的悲壮哀凉、有的尽放欢颜;有的令人捧腹大笑,有的让人悄然落泪……若无是非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回顾我们50位同学毕业后三十年间的蹉跎岁月,让人感叹和珍惜的总是那么多!那么深!那么久!多得无从统计,深得难以衡量,久得难以忘却。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一千多年前的高适曾经发出这样的感叹,可我们班上的那些“知己”和“君”呢?如今,他们都在哪儿?他们过的好吗?

三十年的光阴,在历史的长河中,很短,很短,真的是很短!短得可以不去计较,短得也可以随手丢弃,可对于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漫长得让人不舍得忘记,更不愿意轻易割舍,因为她几乎占据到一个正常人生命的三分之一,而且是异常重要的三分之一。

三十年前,丁有志就是学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长,也是我们八八(1)班的宣传委员兼“跑腿员”,那时候,他专门负责校学生处的宣传和联络工作。在学校,他的活动指数和人气指数始终超旺,跳蚤似的身影在校园中穿梭的频率也最高,当然,他还是我们老班孙老师最得力、也最信得过的助手之一。不过,最近,丁有志真有点烦,烦得茶饭不香,烦得彻夜难眠,烦得抓耳挠腮……因为大学毕业将近三十年了,他始终没有忘记当年彼此的承诺,可眼看三十年都要过去了,全班50位同学还没有集体团聚过!虽然彼此间也时有小范围的相聚,可那都是寥若晨星,记忆中最多的一次是孙老师结婚的时候,也只有一半多的人前来参加,这是他做宣传委员留下的最大遗憾,看到其他班级的校友经常聚会、喝酒、结伴郊游,就像亲兄妹一样团结,丁有志的心里时常有些莫名的失落,甚至还伴有太多的伤感——强烈的、刺心的那种伤感!他盼望着有那么一天,班级50名同学一个不落地聚在一起,大家喝酒、聊天、叙旧……如果能重新拾起那段已经丢失多年的情感,该有多好!

古人云,一念放下,万般自在。可他就是放不下当初相互间的那一句承诺,他在盼望着,时时刻刻在盼望着……什么时候,我们再重新圆梦母校?圆梦在八八(1)班那间低矮还有些潮湿的教室里?躺在床上,他辗转反侧,深圳卫视的一档电视节目《你有一封信》突然间在深深地感动着他,电视里,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为了寻找失散62年的同桌,不远万里从美国赶回来,踏遍了大半个中国的土地,他们终于得以重逢,虽然他们的相聚来得晚了一点,可还是圆了他心中62年的梦。望着舞台上那62年后深情的拥抱和在场观众的真情祝愿,丁有志竟然一次次的泪如溪流。

三十年,就这样悄然过去了,如今,我们八八(1)班的同学都在哪儿呢?他们过的还好吗?他们还会像当初一样心无杂念、无拘无束、笑口常开吗?他们还健健康康吗?他们是不是已经被岁月催促的容颜已老?他们的脸上是不是已经没有了会心的欢笑和无忧无虑的神情?他们还记得当初许下的承诺吗?三十年了,他们的模样还是那么的清晰可见吗?他们洒脱、滑稽、可爱、单纯的风采还依旧存在吗?不会的,三十年过去了,许多人的头发该白了吧?牙齿是不是已换成假的?有些女生快退休了吧?他们是否还能记得三十年前的同班同学和大学里教过他们的老师……

无情的时间在飞翔,激动的心儿在荡漾!期盼中的聚会何时才会到来?他的内心一直在深深地渴望!渴望着喜从天降!渴望着天明一睁眼就能见到久别的同学和老师!

伴随着一曲《迟来的爱》的音乐,丁有志极不情愿地和衣进入了梦乡。朦朦胧胧中,他突然接到班主任孙浩文老师的电话,说有要事相商,让他火速去他办公室报道。起先,真以为自己在做梦,用手弹了几下脑瓜崩,并回拨个电话给孙老师,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放下电话,他立刻翻身下床,飞奔到老师的办公室,一看,班长陶海生也在,看着海生杯中满满、却淡淡的茶叶,他知道老师和班长已经等了他很久。老师起身亲自为他泡了一杯上好的铁观音,坐定后,孙老师拉着他的双手,告诉他说,想要请他和陶海生再度出山,搞一个以“三十年了,你还好吗?”为主题的同学聚会,商谈中,年近花甲的老班声音突然有点激动!有些颤抖!还有些眼泪婆娑!他说他也是受了87年版《红楼梦》剧组的演员一起团聚的影响和感悟,看到演员陈晓旭的不幸离世,联想到自己的学生宋长松的辛酸遭遇,突然间自己独自感叹,人生苦短!很多的事情如果再不马上去做,就怕以后真的没有机会了;老班还说他这几天一直都在失眠,他从教30年了,最想看的、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第一届学生,想得夜不能寐,想得望眼欲穿。

拉着丁有志和陶海生,孙老师把他们带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当年的集体照和宋长松的单人照,老师陡然落泪。最后,孙老师还义正词严地给他俩下达了死命令:三个月之内,必须把50个人的所有信息搞得清清楚楚,和每人至少保持十次以上的通话记录并逐一落实到位;定好饭店、宾馆和活动流程。最后,多情善感的孙老师是大声吟唱着《同桌的你》送他们二人离开的。

走出恩师的办公室,望着熟悉的学校路灯和大门,丁有志和陶海生竟然相拥着在梧桐树下倏然落泪了,那滴滴滚落的泪珠引得不少学弟学妹们纷纷止足观望。不知详情的路人只看到两个大男人深情的拥抱和不曾停止的眼泪,哪里懂得他们内心三十年的期盼和真情?是呀,四年间堆积的情感,换来了三十年的牵挂,不是说可以随手丢弃的!他们俩的心境和老师一样,一样的情感,一样的思念,一样的怀旧!一样的对过去的情怀依依不舍!

而在此时此刻,班上其他人是不是也都和他们一样的情节呢?也许是,也许不是!

连续失眠了好多天以后,丁有志和陶海生又坐在了一起,他们拿着那张早已经发黄的集体照,逐一回味过去,回味着同学们熟悉又陌生的面孔,他们想知道,这么多年了,谁的脑海里还在反反复复回想着那些曾经朝夕相处了四年的同学?他们清晰可见的影子就像电影中的慢镜头在俩人的眼前一一闪过,三十年前,一切都是那么的年轻、天真和充满朝气;当初,他们是那么的青春靓丽、血气方刚和充满霸气,如今,他们都在哪儿呢?他们过的还好吗?他们的人生和家庭还都顺利吗?三十年的时光磨砺,他们是依然心潮澎湃?还是早就心静如水?他们是否还记得我们的老师、记得自己的同桌和另外49位同学的模样?他们是否还时常回忆起学生时代的趣闻异事?说着,想着,丁有志和陶海生不禁有些紧张和害怕起来!想着,说着,他俩的眼泪不知何时又顺着脸颊悄悄地流淌下来,像条情意绵绵的小溪,一直滑落到地板上,他俩想念那些同学,想念已经去世的宋长松,可又害怕见到他们,这种矛盾又复杂的心境竟然把他俩折磨得苦不堪言!三十年的时光,在人的一生中是多么重要!更何况是人生中最精彩的三十年!

躺在沙发里,《同桌的你》的音乐再一次缓缓响起,丁有志和班长拿着班级的集体照反反复复地对照着,一个一个地辨认着他们的名字,回忆着他们的影子,追寻着他们的故事,慢慢地,50个人的形象就像昨日刚刚翻过去的旧日历,历历在目;慢慢地,那50张模糊的笑脸清晰可见,如今呢?如今的他们……他们……丁有志对他们一一作了丰富的想象和猜测?

这三个月,老班和丁有志马不停蹄;这三个月,所有的同学似乎都是累并快乐着……

让老班和丁有志欣慰的是,这次三十年后的首次大联欢,所有的同学一个不落地都来了。原定于三天的聚会却陆陆续续地进行了一个多礼拜,大家还是不愿意散去。三十年的人生洗礼,无情的沧桑岁月似乎变得有一点苍老,尽管他们个个都精心包装了自己,都想追求这次聚会的精彩亮相和最完美无缺,为了30年后这次特殊的聚会,所有的人也都义无反顾地抛弃了“随意”二字,都想把自己最光艳、最唯美、最煽情的一面展示在同学中间,可他们都已人到中年,个个都改变了模样,变得不再年轻,变得千奇百怪;他们脸上的皱纹明显多了,无拘无束的笑声却少了;经历的苍伤和世事多了,快乐无邪的心境少了;人生的阅历多了,真诚可爱的童趣少了;内心的成熟多了,无拘无束的恶作剧少了……

走进酒店的那一刻,许多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异、甚至有些紧张的表情,他们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左顾右看,而后疾步冲向前,奔向欢迎横幅和电视大屏幕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先是紧紧握住那一双双似曾相识、却又很陌生的双手,第一句话说的好像都是“您是……您是……让我想想……不要急……让我想想……您是……不对……不对……不对……哦……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想当初……还有……”等听完对方的解释,两人彼此刚刚分开的双手又很快就再一次相握起来,久久不愿意分开!即使是分开了,说到动情处,俩人的双手不自觉地又重新握在一起,两人的身体不自觉地又重新相拥在一起,那份纯真的情感真的是无以言表。那份感动,久未相见;那份感动,催人泪下;那份感动,又还能维持多久?

聚会的第一天上午,孙老师就说,想要特意安排大家上一堂特殊的人生课。时隔三十年了,我们当初那位年轻力壮的恩师也满头银发,已经即将退休。此时此刻,他还会给大家讲些什么呢?正当大家满脑疑惑时,可爱的老师把大家请到了学校的阶梯教室,并让大家按照原来读书时的座位表依次坐好。遗憾的是我们的宋长松同学去世已二十多年了,幸运的是他的位置上并没有空着,坐的是他的前女友张蓉,而细心的孙老师执意把第一杯热乎乎的咖啡亲自端给了她,并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和感谢。接着,老师依次按照学号给他的每一位学生都泡了一杯好茶,这个动作,老师要坚持一个人完成,并持续了一个小时。之后,他说,今天,我想请大家看一场电影《新少林寺》。看电影之前,老师笑着对大家解释说:“这部电影大家也许看过,但可能没有看明白,这是我给大家上的最后一堂课,不过,是一堂人生励志课。大家可一定要做到专心致志!以前,我们上课都很民主,可以说话,也可以讨论,但今天不可以,请大家静心看完电影,看完后,我还有话要说!”

将近二个小时的电影很快结束,没想到,电影刚刚落幕,我们尊敬的孙老师就在荧幕上打了六个大字“放下!就是圆满!”站在讲台上,孙老师只简短地说,“莫管过去怎样,莫问前程如何,但求落幕无悔!三十年过去了,我们今生依然无怨无憾,因为我们舞动的是不悔的青春!是我们心中满满的爱和永远不能更改的快乐!三十年过去了,我什么也不想再多解释了,三十年间,社会也好,家庭也好,个人也罢,所有的一切喜怒哀乐和恩恩怨怨都是我们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值得大家去精心封存!我只想让同学们彻彻底底放下!放下!就是圆满!放下内心所有的怨恨和阴霾,让完美的周围和世界处处聆听爱、音乐和微笑的芳香!”老师还请大家带着思考、带着感恩再一次看着“放下!就是圆满!”这六个字,每人必须看十分钟,所有的人什么话也不要说。十分钟后,他特意邀请我们的师母和他共同为我们演绎了一首经典名曲《我在你左右》,把我们的悲哀送走,送到大街头,让阳光温暖凄凉的心头,蓝天高高好气候,山又明水又秀,把悲哀送走,把一切丢在脑后,我在你左右;把我们的悲哀送走,送到小巷口,让微风吹散胸中的烦忧,粉白墙里花开透,草如荫景如秀,把悲哀送走,把一切丢在脑后,我在你左右;把我们的悲哀送走,送到小河流,让流水冲去多年的离愁,有情人来到桥头,流水清鱼双游,把悲哀送走,把一切丢在脑后,我在你左右……

对于孙老师的刻意安排,许多同学都开始泪眼溢涟,继而一下子明白了恩师和师母的用心良苦,歌唱到一半,大家便一起涌向了老师,几十个人的齐聚,几十双眼睛的交织,几十个思想的完美统一,统统奔向了老师的心坎里。还没有走出会议室,他所有的学生似乎已经读懂了老师的深情厚谊和用心良苦,老师在片刻间再次成了我们的中心轴,联想到自己三十年的经历和感悟,许多钢铁一般的男生都抱着恩师仰天长叹,更多的女同学却是泪如雨下!

是的,放下!就是圆满!是的,放下!就是圆满!

三十年了,那是我见过的最长久、最安静的一堂课!也是最精彩、最煽情的一堂课,而听课的都是一些年过五旬的壮年人。

那天的感叹和眼泪,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和深深回味!我们可爱的班主任,他永远最懂、最疼他的学生!他知道在三十年后,应该教给他的学生什么样的思想灵魂和生活方式!他更知道,三十年间的风风雨雨,他的学生该追求什么,该摒弃什么!

是的,放下!就是圆满!是的,放下!就是圆满!

眼泪,是老师送给我们最大的爱,是老师回馈给我们最大的礼物。那天,数我们孙老师的眼泪最多,他挨个握住张蓉和他的每一个学生,淅淅沥沥的眼泪始终没有停止,这是我们看见亲爱的孙老师再一次为了他的学生泪流满面。

三十年的期待,换来了一个星期的相聚,虽然大家的容颜依旧,但是,三十年的生活已经改变了大家,让我们失去了很多青春和梦想,可我们也增添了许多的白发和皱纹,多了一些牵强的笑容,多了一些莫须有的礼仪和尊敬,更多了一些成熟、自信、风度……所有的同学已经不再年轻,不再幼稚,所有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的一帆风顺,有的坎坎坷坷;有的幸福甜蜜,有的悲惨凄凉……

三十年了,我们的同学现在怎么样呢?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人生?请看我们一一分解。


2021-03-17

不堪回首   连载中

毛泽东概括自己一生做了两件大事。他说的第一件事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取得了全国政权。第二件事就是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把“文化大革命”当作他一生中所做的两件大事中的一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件事确实极为浓重地带有他个人的印记。只是历来一句话能顶一万句且放之四海皆为真理的毛泽东往生前最后所说的一句话:“我死后,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不得不依然要高举‘毛泽东思想’这杆伟大的旗帜。”

邓小平语录:

  “毛泽东思想过去是中国革命的旗帜,今后将永远是中国社会主义事业和反霸权主义事业的旗帜,我们将永远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前进。”

在历经‘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之后,终于有人不想再继续高举下去了。只剩下最后一句:……要紧密地团结在以某某人为首的党中央周围了。

在1976年毛泽东逝世前几个月,社会上传出了他的一段话。这时,“文化大革命”似乎已经临近尾声。“中国有句成语。叫做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了吧?”“我一生办了两件事。”他说的第一件事就是民主革命的胜利,取得了全国政权。他说:“对这件事,持异议的甚少。只有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要我及早地把那个海岛收回罢了。”然后他讲第二件事:“另一件事,你们也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对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


2020-08-05

走进你的世界(2)二、书中有蜜   连载中


二、书中有蜜


  转眼,到了笨笨满月的日子,一大早,程幸福就去拜访高先生,邀请他中午到家里吃满月饭,高先生答应了。


  中午,高先生来了,给孩子带来礼物,一幅写着孩子大名的字:程开愚,还有用红丝带绑着的两本书。高先生说,这两本书,是古人的智慧,如果读透这两本书,就非常有学问了。


  程幸福拿过来一看,一本是《道德经》,一本是《论语》,连说,好,好,古人说:“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好啊。


  高先生说,宋代宰相赵普说,半部《论语》就可治天下,希望孩子从小就喜欢读书,将来有所作为,不过,当爹妈的也要读书,做孩子的榜样,先要有读书的样子。


  晚上,程幸福夫妻俩商量,一定要给孩子做读书的榜样,自己先读书。程幸福和李美丽是高中毕业,两人是同学,当年两人都没有考上大学,就回到村子里,也算青梅竹马。两人决定重新拾起书本,为了孩子要读书,不仅做出样子,还要学有所成。


  每隔一个月,程幸福就在这两本书上涂点蜂蜜,让儿子,舔一舔。


  李美丽说,你这是干什么?把高先生的书弄脏了,多可惜。


  程幸福说,你不懂,这是给孩子启蒙教育,从他不懂事起,就告诉他,书本是甜的,他长大后,就会爱上读书的,以色列的妈妈都是这样做的,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因为从小爱上了读书,长大后成为世界上读书最多的人,也是世界最聪明的人,获得诺贝尔奖的比例最高。


  程幸福还说,我听高先生说,苏东坡的父亲苏老泉,年轻的时候就是一个浪荡公子,整天游山玩水,和朋友饮酒作乐,可是当的两个孩子出生了,就一改往日的习性。当孩子们玩耍的时候,就不言不语地拿出书来读,孩子很好奇,就围过来,他立刻把书合上。孩子们好奇地问苏老泉,你看的是什么?苏老泉告诉俩孩子,这是书,书中有古人的智慧,有大千世界,然后给孩子讲书中的故事。苏东坡兄弟俩从此也爱上读书,后来,人家父子三人一同上京赶考,结果,一门三进士。


  李美丽说,还有这事,那咱们也要给孩子做读书的榜样,虽然孩子还小,但要影响孩子。


  每天晚上,夫妻二人,就读书,读高先生赠送的两本书,可能丢下书本久了,特别是面对古文,他们还真有点吃力,好在可以查资料,一点点读,慢慢来。不久,夫妻二人发现自己竟爱上了读书,一天晚上不读书,就觉得少点啥。


  而儿子笨笨瞪着圆圆的眼睛,听得很认真,有时哭闹了,听着妈妈,或者爸爸读书就不哭了。


  很快,孩子一周岁了,程幸福夫妇张罗着给孩子抓周仪式。在地上摆放了笔、墨、纸、砚、刀、算盘、钱币、书籍、玩具等,给孩子穿上新衣,准备让孩子爬着抓周。


  抓周是老习俗,如果孩子抓到了笔、本子、书本之类的,就意味着将来是一个能写会画、才华出众的文人、学者;若拿起剑刀,说这孩子将来一定是个耍刀舞剑,好武尚勇的武士;如果既抓了笔又拿了剑,就认为这孩子会成为一个文武双全的大将。要是抓到不起眼的小玩具等,则认为是个吃喝玩乐、贪图安逸、成不了才的"榆木疙瘩";如果孩子什么也不抓,便说他(她)是个昏昏噩噩、一事无成的白痴、庸人等等。


  结果,儿子爬过去就抓到了高先生送的两本书,夫妻俩非常高兴,认为将来孩子一定是一个出色的读书人。夫妻两人做一顿好吃的,作为庆祝。逢人就说孩子抓周的事,听者都为夫妻二人赞叹,说他们生了一个好儿子,将来一定会有出息,夫妻二人也非常高兴,充满期待。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明天的语丝)


2020-06-11

走进你的世界(1) 一、笨笨出世   连载中

  一、笨笨出世


  秦山村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村子后面是秦山,高耸巍峨,古木参天。村前是一条清澈的小河,终年流淌。村子周围长满了翠竹,每年春天,不计其数的竹笋破土而出,拔节生长,生命的威力,十分壮观。


  在秦山的半山腰上住着一位隐士,姓高,名瑞,深居简出,平日读书弹琴作乐,也经常有外地客人来访。高先生与秦山村的村民交往也十分客气,因为他有高深的学问,村人很尊敬他,人称高先生,遇事不决都要问问高先生,经高先生一指点,往往能逢凶化吉,化难为易。


  村子里住的人不多,十几户人家,其中有一对夫妇,男主人叫程幸福,女主人叫李美丽。李美丽怀孕了,这是程家的头胎。程幸福曾带着老婆,询问高先生,未出世的孩子将来会有什么前程,高先生举了一下右手。


  李美丽急着问:“高先生,你说我的孩子将来能当一把手?”


  高先生说:“天机不可泄露。”


  程幸福夫妇从高先生那里出来之后,满心欢喜,设想着未出世孩子的未来。


  很快,程幸福的孩子就降生了,是一个儿子。李美丽生孩子时难产,折腾了一夜,孩子终于出世了,出世之后,脸色发青,却不会哭,急得夫妇俩心如刀割,生怕有什么闪失,后悔当时为了省钱没有去大医院生产,找了一个接生婆。接生婆呢使出浑身解数,终于让孩子哭出声了,他们夫妇才放下心来。


  过了几天,孩子安稳了,程幸福和老婆商量,给孩子起一个名字。


  李美丽说:“咱孩子出生咋没有什么异相呢?高先生说咱孩子将来能当一把手的啊。你看皇帝出生时,要么电闪雷鸣,要么飞来什么一只什么鸟,或者有什么红云,或者梦到月亮之类的。咱孩子出生时,还脸色发青,也哭不出声,什么异相也没有。”


  程幸福说:“别瞎说,咱的孩子,你哪能给皇帝比?孩子平平安安就好,老人说,给孩子起名,要贱的才好,才能平安长大,你看咱村的李家三兄弟,叫狗娃,狗腿,尾巴,不是都长得好好的。咱孩子出生时不会哭,干脆小名叫笨笨吧,大名咱请高先生起。你看咱俩的名字,我叫幸福,你叫美丽,与实际也不怎么相符啊。”


  李美丽说:“你说什么呢,你显我长得不美丽?想找死呢?!不过,你说的有道理,咱孩子小名就叫笨笨,大名你赶快去找高先生起吧。”


  程幸福赶紧去找高先生,把情况说了一下,请高先生给孩子起个名,高先生有学问,全村人的孩子,基本都是他起的名。


  高先生沉吟了一会,说:“父母给孩子起名字,孩子自己要打造名头,名头响不响,要看孩子自己的造化。命运,这两个字,非常有道理,如果命和运是五五开的话,后期十分努力了,就会变成三七开,甚至二八开,越努力,命就越好的。你的孩子小名叫笨笨,干脆起名叫程开愚吧,开愚就是智慧了,做人最高境界就是大智若愚。”


  程幸福忙道谢:“高先生真是有学问,起的名字就是不一样,好,就叫程开愚,好听,好记,还吉利。”


  程幸福回到家和老婆一说,都是满心欢喜。李美丽说:“等孩子满月宴时,一定要请高先生来,喝喝喜酒,最好让孩子拜拜师,将来像高先生一样有学问。”


  程幸福说:“就按你说的,孩子满月,一定请高先生,让高先生给孩子起的名用毛笔写下来,让孩子好好认认他的名字呢。”


  于是,秦山村,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有一个自己的名字:程开愚。程家夫妇满心希望孩子健康平安成长,将来有一个好的前程。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明天的白老师语丝)


2020-06-09

执着人生   已完结

  本书是一部有关人生哲理的小说,书中的主人公方云龙,崇尚的人生观是应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追求的价值观是能推动社会进步与发展。执着是他与生俱来的秉性,书中讲述的是他执着的一生。有他对爱情的执着追求,从前世到今生,虽历尽坎坷,但有情人终成眷属。有他对信仰的执着追求,他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论时间如何变迁,也不管众说怎样纷云;他都坚守自己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信仰,至死不渝。有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执着追求,且能用唯物史观来看待其中的人生哲理,刚毅进取自强不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追求真善美,弘扬中华传统美德;对于红色文化,他认为应该也是中华民族精神的核心文化元素,特别是长征精神,应该永远发扬。还有他对完美人格的执着追求、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对人生理想的执着追求,……。

  他是被评价为世界上最勤奋的那群人中的一员,他的经历和思想意识、行为准则、价值观念等,在共和国的长子、上山下乡知青、老三届、工农兵学员中,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数年农村艰苦环境下的摸爬滚打,并未让他觉得有什么委屈;尽管在坚硬的现实面前不断被打磨,世事沧桑,但却依然浪漫;故而这种经历,到是使他深感磨炼了心智,增进了与劳动人民群众的感情,和培育出了一颗慈悲为怀乐善好施之心,进而能将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意识,深深地根植于心。三线建设的经历,让他获得了向工人阶级学习的机会,并亲身感受到工人阶级思想的先进性。作为工农兵学员的他,从未忘记“人民送我上大学,我上大学为人民”;不仅如饥似渴地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而且带着服务于生产实践,和有利于国民经济增长的目的而学。不论是在农村工作中,还是在教育战线上;他都奉行振兴中华责任在我之心,不忘初心勤奋努力,担当起自己应该担当的责任;并且能够抵挡得住权力名利金钱美女的诱惑,也经得起生死的考验和爱恨情仇的考验。

  他亲眼目睹,祖国母亲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亲身感受到,祖国科技迅速发展,给人们生活方式带来的显著变化;隐身(网络)亮像(视频),上天(飞机)入地(地铁),对他们来说已不稀奇;驾车旅游,甚至于乘坐高铁飞机,漂洋过海环球旅行也是常事。他觉得这辈子虽然生活艰辛,但也享受到了,祖国母亲科技飞速发展和日益富有强大所带来的乐趣,值啦!


2020-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