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铺子  已完结


对中国革命作出过重要贡献的陈家铺子,继承人夏传铺经过工商业改造,过渡成为一位真正的供销人,后都叫他夏供销。夏供销有三个儿子,老大夏宗光,敦厚老实,与白栀子相恋,挑了几十年货郎担,命运戏弄,有情人终成眷属;老二夏宗发,高中毕业,成绩优异,放弃报考大学,被信守祖训“弃官为商”的爹拽回供销社学做生意,酷爱书画,不懈努力,终有成就,回归供销;老三夏宗财正读初中,品学兼优,爹决意让他辍学回家,参加供销社工作,天资聪明,从普通釆购员到业务股长,到基层供销社主任,到县供销联社主任,为供销社发展做出卓越贡献。后来,夏宗财提升为副县长,不忘供销社。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供销社拼命抗争拼搏,背负着沉重的人员包袱、资金包袱、商品包袱和计划经济沉淀的历史包袱,不忘服务“三农”的使命,不断地改革探索。副县长夏宗财高瞻远瞩,提出“供销社置换职工身份实行重组的改革方案”,得以实施后,夏宗财向上级提出辞职。“经组织研究,同意委派夏宗财同志作为供销社重组的专职县级领导……”在他的带领下,陈家铺供销社一发而不可收,后成立华夏供销集团,真正走出一条供销社发展之路。

陈家铺子上篇:传承商道;中篇:祸不单行;下篇:不辱使命。通篇以夏供销和他的儿子们为主线,勾画出供销社艰难生存发展的历史画卷;塑造了夏供销和他儿子们、陈算盘、白栀子……一大批供销人的形象,可歌可泣,感人肺腑;故事情节迭宕起伏,引人入胜;立意深远,主题积极,揭示了经济强国的必由之路,加上独到的语言风格,不失为一部值得一读的精品佳作。


2019-11-26

巨澜  已完结

  这是一部以南方江南省资江县和资江地区1948年至2018年期间所发生的民主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诞生、新生的各级人民政权的建立和土改的推进、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完成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建立、党的八大胜利召开和经济建设新方针的确定、整风运动和反右派斗争扩大化、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和“大跃进”的失误、国民经济的困难及其调整和恢复、“社教”运动的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及其内乱、“四人帮”的粉碎和“文革”的结束、拨乱反正和历史性伟大转折的实现、改革开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道路的开创、实现中国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跨越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为背景,以自己亲身所历所见所闻所知的真实社会生活为素材而创作的自传体长篇小说。塑造了主人公刘石峰——一个在党的阳光雨露沐浴下成长起来的忠于党和人民的优秀领导干部形象。

  小说具体而生动描绘了主人公70年的人生轨迹,叙述了他贫苦中出生——家庭的翻身解放——在新中国的阳光下成长——接受党的革命教育——初步形成革命的人生观——狂热地卷入“文化大革命”运动——残酷的现实使其迷惘和反思——勇敢地同“左”的势力抗争——追求光明正义和人的自由、平等、全面的发展——投书邓小平反对废除高考而被捕入狱——粉碎“四人帮”后被无罪释放——恢复高考后上了大学——思想上飞跃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改革开放的大潮勇作改革促进派——旗帜鲜明地反对以权谋私、贪污受贿的同事和上司——借助邓小平南巡讲话的东风被重用主政资江县——打造茶油之都和进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为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制度和人民的利益而不屈不挠地同打着改革的旗号假公济私损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的贪官作殊死的斗争——矢志不渝地为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终身生活历程。围绕着主人公这一中心人物的人生旅途,小说还塑造了一系列与其相关联的形形色色各方面的人物形象。有与其交相辉映的恪守党性原则而刚正不阿的刘魁远、黄比列、魏中慧等老一辈革命领导干部形象和思想解放、锐意改革的吴良栋等新时期知识分子出身的领导干部形象,有与其血肉联系、休戚与共的正直纯朴的刘先钦、刘玉富、李平安、刘先福、张运来等农民形象,有与其同在红旗下成长、怀着同样美好理想的伙伴、同学、朋友刘耀祖、李万顺、刘湘云、郑敏芝、马喜莺等伴随新中国发展壮大而成长的一代新人的形象,有与其思想感情上格格不入,思想极“左”、作风恶劣的李得田、唐雨森等下层不良干部形象和高高在上、脱离群众、思想偏“左”的颜席青、吴豹等高级干部形象,有与其势不两立、形同水火的钻进干部队伍而蜕变为社会主义大厦蛀虫的李本雄、陆春阳、柳利维等既贪财又贪色的“双料”贪官形象。此外,小说还鞭挞了混入革命队伍,违法乱纪、泯灭人性的艾全如等坏人恶徒形象。

  小说在塑造虚构人物形象的同时,还插入了中共高层毛泽东(包括其家人)、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领导人在重大事件的关键时刻所展示的真实形象,增加了所反映生活的广度和深度。

  所有这些人物形象及其言行和活动场所构成了波澜壮阔、纷繁复杂、五光十色的社会生活图景。它浓缩了共和国70年的历史,折射了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变迁,史诗般地反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经历艰难曲折的探索而终于走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康庄大道的沧桑历程和历史必然性。


2019-11-25

《前进,向前进》  已完结

在人类文明史的每一页,都有赤子之心书写下的“报国”两个大字。而《前进,向前进》所表述的正是这种赤子之心。诚如文中所说,在那荒凉得寸草不生的山沟沟里,一代代军工人用双手、靠小推车肩拉背扛建起了一座座现代化工厂。他们从来没有抱怨,没有消极,不管生活有多么艰难,始终是以主人翁的姿态出现,体谅国家的困难,相信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他们相信党,相信国家,在他们身上始终充满着一种豪迈的、十分大气的精神,充满着那种当家做主的豪情和对社会主义未来的美好憧憬。也正是这种精神,也构成了我们这个国家民族精神的主体格调。

美联社记者比戈斯说过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一个民族灵魂的燃烧更壮观的了!”而三线建设既是一个壮举,又是一个个英雄、一个个英雄团队的组合。从作品中不难看出,文中写出了“好人好马上三线”的大气磅礴,也写出了创业阶段工人阶级的粗犷豪迈的精神面貌,更写出了一个个活生生的新一代军工人和百年历史的风云变幻中人性本应具有的光辉……故事感人肺腑,催人泪下,人物栩栩如生,使人看了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以至于让人在阅读时,不仅仅是被感动、被打动,应该还有冲动、有行动!

三线堪称奇迹,前进传承荣光。三线是家国,前进是备忘!今天,当那段历史渐渐离我们渐行渐远,但三线的山脉、河流乃至所有的人家仍告诉着历史的天空:它涌动的永远是热血汇成的长河,能染红一片土,映红一片天。

夜空依然是群星闪烁,令人仰望与思索。三线建设,这是历史的记忆,国家的记忆。《前进,向前进》是一段可歌可泣的诗史,更是一部值得永久珍藏的记忆。


2019-11-04

沧浪之沫  已完结

这是根据一位被判死缓女囚的真实材料改编的小说,小说所有人物均有原型。从小没有感受过母爱的秋旖沫饱受周边人各种欺凌,待初中毕业后便远离家乡去外地打工。然而在因乙肝被逐出厂后她却被“好心人”玷污并陷入淫窟,不得不开始噩梦般的风尘生涯。逃脱无计,却终被警察抓住并送入市收容所收教一年,期间查出染上性病。出狱后她希冀重新开始生活,却又屡次遇人不淑,情感几乎被掏空。她在尘世中百般挣扎,最后终于随波逐流……


2019-01-11

我的职场路  已完结

    《我的职场路》这个长篇连载的文章里,每个章节里所描述的故事情节,不是虚构,涉及到的人物,姓名。在部影响文章结构的情况下,姓氏不变,名字有所改动。有些只是用姓氏和职务。没有使用姓名。
  故事里所涉及到的工作单位。名称只采用了简称。没有使用全称。
  人物:按出场的顺序
  新工人培训班的二连连长;转业军人,老工人,性格朴实,倔强,爱憎分明,敢于坚持原则。是个老实人。可能是当兵的时间太长了,养成了一种习惯,不论干什么,都喜欢服从命令,不愿动脑。工作方法过于简单,习惯于按别人的要求,被动第服从和执行,这样处理问题的结果,经常叫人地笑皆非。
  军管会主任孙德功。现役军人,副军级,对人热情,乐于助人,愿意为别人解决困难,坚持原则,对是不对人,不管是谁,只要有错,他一经发现,坚决批评,绝不留情。对于那些敢于发表不同意见的人,他特别尊重。对于精通业务的专家,他更是千方百计地在工作上创造条件,给与支持,在生活上尽量给与照顾。
  老连长(后来为老科长):是个老八路出身,文化水平不高,念过两年私塾,后来在部队,跟着文化教员,学点文化。后来从抗美援朝转业到企业,工作认真负责,坚持原则,在我进厂的几年里,他先是我的车间主任,后来又成为我的科长,对我的教育影响很深。
  工段长杨师傅:辽宁抚顺人,八级木模工。在我学徒那些年,不仅亲自动手,给我们示范,手把手第教我学技术,更重要的是叫我学会怎样做人。
  施心谷 我的师傅,我就是跟着他,具体学习木模工,跟他当学徒。从71年5月到75年6月,我是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一招一式第学习技术。我师傅对我的要求很严格,有些时候,我觉得他的脾气,跟我父亲的脾气,对照起来,简直是一摸一样。弄得我都有些怕他了。不过,跟着他的时间长了,也习惯了他的上海口音,有些时候,还可以从当一下他的翻译官。和师傅之间的沟通也好的多了。
  三连林副指导员。工作多年了,一直是个工代干。文化不高,坚持原则。工作方法简单,不管对谁,都端着政工干部的架势,居高临下,管用那种阶级斗争的观点,去分析处理车间里所有的人和事。弄得大家都不高兴。没有人愿意去理他。后来调到厂部行政科,谁也不相信,自己亲自后来被迫离厂。
  材料科尚师傅,五十多岁,高高的个头,戴着一副老花镜。我学材料计划专业的师傅。从75年6月到76年6月,我跟了他一年,在这一年里。他的确是在巴心巴肝滴在教我。我也是积极努力的学。他对我的要求也很严格,只要一有空闲,他就要我练习打算盘。我知道,师傅的算盘,在全公司都是挂了号的。还没听说他输给谁呢。
  牟实均老师,中等个,瘦瘦的身材,戴着一副近视眼镜,五三年毕业的大学生,计划处合同预算科的老经济师,我是从78年10月开始,就跟着他学习预算。他的知识相当渊博。我看到很多人向他请教问题,几乎没有他答不上来的。他在处理各种预算业务的时候,很少看他翻书本,事后我再查有关文件规定,发现他说的,和文件规定一字不差。就像一本活的工具书。而且他处理问题的方法不死版,大家都容易接受。我跟着他,学会了很多是本上学不来的东西。
  郭世安,五冶成钢工程项目部经理。我最先认识他,是在一个工程项目的审计上,我负责审核他的一个建设项目。他那个项目工程干亏了。赔了几十万的钱。公司立案审查。我就在负责具体的审计。我客观地审核了以后。提出的审计报告中,下得评语是:他的基建队伍,缺少有经验的技术和管理人员,是造成项目亏损的主要原因。没有想到,郭世安看到我对项目审计的评语,立马拿出笔,立刻签字同意了。
  事情过一年以后。总公司签订了成钢项目,成立五冶成钢工程项目部,郭世安是总公司委派的项目经理,没想到,是他在组建项目部班子的时候,第一个就点了我的将。
  1971年1月底,我从四川省洪雅县罗坝公社的光荣一队,奉调返回成都,在全民所有制的大型企业,冶金部第五冶金建设公司工作,一直到2006年4月退休,
  在这所大型企业里,三十五年的奋斗中,我先后做过木模学徒工、材料计划员、工程造价审核,从初中生,经过自学,在经济管理刊授联合大学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分校,取得工业企业管理大专毕业证书。相继评定为经济员、助理经济师、经济师、高级经济师。1972年12月入团。1989年5月入党。
  我也和别人一样,是以初中文化为起点,通过自学,取得了工业企业管理专科的大学专科文凭。从一个木模学徒工,逐步成为了一个高级经济师。
  难忘的1969年1月,伴随着全国上山下乡插队落户风起云涌般的不断深入,我来到四川省洪雅县罗坝公社光荣一队,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从1969年1月至1971年1月,在这两年中,令人难忘的艰苦劳动锻炼,以及困难生活的环境,是我磨炼人生意志的第一步。广阔天地里,我完成了从学生到农民的蜕变。
  1971年1月底,奉调返回成都后,在全民所有制的大型企业,冶金部第五冶金建设公司里,从一个模型房的学徒工开始,然后到材料科的计划员,最后到计划处的高级经济师,历时三十五年的时光,一直工作到2006年4月才退休,三十五年的人生求索,可以这样说,我一直在努力奋斗着,没有虚度时光。
  回首近四十年来,个人努力奋斗的历年往事,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千。我们这一代人,成长过程中的每一步,都是和我们的共和国成长的命运紧密相连。

-->
2018-08-11

石板路弯弯  已完结

  记得那是在1969年元月,为了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自觉自愿地服从学校的统一分配,我和学校的二十多个同学一起,带着简单的行装,在成都火车北站集中,乘坐闷罐火车到夹江,然后再由夹江转乘大卡车,来到距离成都大约两百多公里的洪雅县罗坝公社,在地处丘陵背靠大山的一个偏僻小乡村插队落户,在光荣一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那天到了生产队,已经是夜间,什么也看不清,对周围的环境一无所知。第二天一早,首先引入眼帘的是那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再就是脚下这条弯弯的石板路

  这个长篇连载的文章里,每个章节里所描述的故事情节,不是虚构,涉及到的人物,姓名。在不影响文章结构的情况下,姓氏不变,名字有所改动。有些只是用姓氏和职务。没有使用姓名。

  故事里所涉及到的工作单位。名称只采用了简称。没有使用全称。

  人物:按出场的顺序

  杨文传,光荣一队的生产队长,转业军人,为人厚道,忠诚老实,说一不二。乐意助人。我下放到生产队以后,他一直把我当成他的弟弟,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我。生把我出问题,他不好向我的父母交代。

  杨廷必,光荣大队斗批改组的主要负责人,后来是光荣大会革委会的副主任。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那个时候,他的确犯了不少事,也得罪了不少人。也难怪,那个年月,他也是年轻人,比我大不了几岁,人并不坏,也想干一番成就来,看错了形势,站错了队。

  杨廷桂,罗坝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只有一条胳膊,我们在背后常说“一把手干部”,从这个乡一解放的土地改革开始,他就在这个乡里当干部,十几年如一日,和群众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为人很正直。他的夫人就在我们生产队里当社员。

  周明德,罗坝公社武装部部长,转业军人,他是随军作战到了这个乡,参加了这个乡的土地改革运动,土改结束以后,工作需要,上级委派他就一直留在罗坝乡。担任武装部长。十几年如一日,和群众的关系一直都很密切,为人很正直。他对我们这些个知青,还是很关心的。经一切可能,帮助和照顾我们远离父母的知青们。他也没少批评我们。常对我们发脾气。我们从来不反驳他。因为我们都明白,他是对我们好,批评的对。

  汪乡长,公社的水利专业技术管理干部,解放那年中专毕业,参加罗坝乡的土地改革,以后就留在罗坝乡政府做水利专业管理。由于家庭成分的问题,一直是个办事员的干部级别。但因为他这个人忠于职守,坚持原则,经常深入社队,和基层干部和群众打成一片,办事认真,深得广大社员和基层干部的拥戴。尽管他是一般的老办事员,大家都佩服他,尊称他文“汪乡长”

  我离开了大都市,告别了爸爸妈妈和两个弟弟,独自来到这个偏僻陌生,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的小乡村,心中充满着无限迷惘,这个小乡村,小到地图上根本就找不到。那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明白,只晓得是响应号召,到这儿是来接受再教育的。这村子里的文化人不多,能读得懂报纸的人都没几个,怎么教育我们这些知青呢?让我们这些知青去接受没有文化的人的教育,我更不明白了。

  在这个远离成都的小乡村,虽说也算是山清水秀,但劳动力还是相当缺乏。当时,在生产队,能够在队里出工干活的,青壮年人数,就把我们几个知青都算上,不足30人,队里所有的人口加在一起,也就只有108个人,全劳动力和半劳动力,全部加起来不足60人。全村维持与外界联络的所有通道,就全靠这条宽不足一尺的弯弯曲曲的石板路。

  到了生产队以后,每天早上,我都会扛着一把五斤重的铁锄头,沿着这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爬上又高又陡的山坡,冒着酷暑严寒,和乡亲们一块儿战天斗地学大寨,吃大苦流大汗。修筑梯田,改土修水利。晚上顶着星星披着月光,打着一双赤脚,站在石板路旁的小溪里,弯着腰,双手捧着沟渠里的小溪水,痛痛快快地泼在脸上和脊背上,拿条干毛巾擦掉身上的汗水,然后纵身一跃,跳上这条石板路,一路小跑步返回我的小木屋,弯弯曲曲的石板路上,经常会留下我那一串串湿漉漉黑乎乎歪歪扭扭的脚板印。

  在这条弯弯的石板路上,我拿着镰刀,不知走过多少次,到田地里播种、收割稻谷和麦子,背着稻谷到水碾上去碾米吹康。这条石板路上,我揹过百多斤重的稻谷到区里送过公粮。在深夜里,跟随着村里的民兵,踩着这条路上的冰凉石板,到山里参加过拉练;提着砍柴用的弯刀,和民兵们一起,在夜间追捕过盗窃国家木材的不法分子;为挽救村里的耕牛;跟着生产队,到高山深处使用刀耕火种的方式,在那里去砍过火地,在夜间里,一个人打着手电,到罗坝乡街上的区兽医站请医生,到大山深处的中心院水里工地,参加突击队打过隧洞,当过爆破手,炸过石头受过伤……

  两年后,作为全公社第一个被抽调到城里当工人的知青,我坐在长途汽车的车厢里,把头伸出窗外,向前来送行的乡亲和同学们挥手告别,汽车渐渐地走远了,眼睛渐渐模糊了。

  在崇山峻岭中,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山谷里响起一阵阵接连不断的回声,汽车随着简便公路上的地势越来越高,越上了山顶。养育了我两年多的那个小乡村,贯穿着小乡村的那条弯弯石板路,伴随着它背后的连绵大山,也由大变小,离开了我的视线,随着长途汽车的摇晃,渐渐远去了,它却没有消失,而是走进了我的记忆里。令人终身难忘。

  往事如过往烟云,随着岁月流失,逐渐离我远去。而四十多年以前,极不情愿走过的那条弯弯石板路,却永远铭刻在我心中,令人终身难忘。

  本文用连载形式,共54个章节,20余万字的篇幅,以自叙文手法,第一人称叙述方式,描述了作者,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上山下乡高潮中,跟随学校的同学,离开成都市32中,到四川洪雅县罗坝公社光荣一队,踏着脚下的弯弯的石板路,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广阔天地摸爬滚打,劳动和生活的艰苦磨练过程。

  各章节所描述的故事情节,并非虚构,涉及到的人物,姓名。在不影响文章结构的情况下,姓氏不变,名字有所改动。有些只用姓氏和职务。没有使用姓名。

  故事里所涉及到的单位名称采用了简称。没有使用全称。


2018-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