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二)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2478次
  • 字数:2377字
  • 时间: 2013-03-19

  一个多月前,范莎首次见到韩冷,是在他与上任的经理进行晚班交接的时候。范莎正从大厅那边的洗手间过来,看到正背对了自己这边的比周边人都显得高大的韩冷。也许是那晚心绪颇佳,范莎好奇又来了位什么领导呢,从大厅迈进西餐厅时有意绕了两步侧头看了他一下。韩冷仿佛留意到后面有人,回过头来,朝赶忙收好姿势的范莎微微笑了一下。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算不上特帅,但骨子里透着一种成熟男人的大气。回味自己看到韩冷的第一感觉,范莎仿佛感到自己的心异常地跳动了一下。

  韩冷好像很有女人缘。范莎记得西餐厅的前任经理,服务生见了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唯恐避之不及。而现在的这些女服务生一有空就围在了韩冷身边,仿佛他身上有块巨大的磁石吸附着她们。

  韩冷已走到收银台前来了,范莎赶忙把手中的小圆镜塞进衣袋里。仿佛收银台只有她这名收银员似的,韩冷向着范莎说道:“十六号台买单。”不太忙的时候,韩冷常常会亲自过来为顾客取账单。范莎记得韩冷跟她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某某台买单。略带低沉的充满磁性的嗓音。那是他当班的第五天,一对常住客男女大清早便从客房部下楼来,在西餐厅用完早餐后,一直逗留到中午的自助餐开席时才结帐离开。

  两名收银员当班有分工,其中一名打单,另一名收款。酒店为节约成本,西餐厅使用手写账单。这天轮到范莎打单。为十六号台打单的时候,范莎感觉到韩冷的目光一直盯着她闪亮的指甲,这让她感到了些微的不自在。还好,只一杯咖啡,十三元。简单。范莎把打好的账单交给韩冷。韩冷接过账单离开,走出没几步又转身回到收银台,对范莎说:“你好像打错了。”

  范莎一愣,自来这后滨酒店做收银起她极少做错帐。范莎把账单接过来,可不是么,每位顾客的最低消费是十五元,少做了两元的帐。补加完账单,韩冷把从顾客手中接过来的十五元交到收银台来,看着范莎玩笑着说:“今天我的摩托车轮胎坏了,我替你追回了两元,看来你得掏两元钱给我坐公交车回家。”

  范莎淡淡笑着,飞快地扫了一眼韩冷。她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直觉到韩冷的眼神里充满了内容。但她很明白地察觉到,这种充满内容的眼神并非在某种特定的情形里才有的,对西餐厅的任一女生,从主管到领班到普通服务生,韩冷仿佛都是这种眼神。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眼神,像是温和,却又有那么点……暧昧。好像只能找到这个词。

  “你的指甲很亮。”韩冷并没有离开收银台,依旧是不可言喻的眼神,看着范莎说,“不过我很想知道这么长的指甲是否影响工作。——应该不会吧?”

  韩冷转身离开时,范莎低头瞅着自己的十指,不明白韩冷的话是褒是贬,或者都不是?

  “我发现这个韩冷挺爱管闲事的,都管起我们财务部的来了。我们又不要去端盘子,留点长指甲有什么稀奇的!”卢友梅随口说。韩冷的磁石魅力在卢友梅这里是不起作用的。

  “哟,我还没发现呢。不会连脚也抹了趾甲油吧?”许佑明夸张着他的惊讶,从吧台那边伸过嘴来说,“范莎该不是在恋爱了?”

  “跟我恋爱的那个人还没出世呢。” 范莎白了许佑明一眼,用手捋了捋齐耳的短发,冷冷地说。酒店上班不许留披肩发,范莎讨厌在后脑勺上挽个发髻,弄得像个婆婆似的。年前她就把长发给剪了。

  “这可真是玉在椟中求善价啊。不知能有谁入得了范美女的法眼啊。”许佑明拉了拉他紧卡在脖子上的领结,试图让它变得松一些。

  “嗬,我们的许帅哥好像眼光也不低啊。西餐厅那么多美女,你看上哪个了吗?看上了就赶紧追去呀。也是,酒水部这些男生,跟餐厅里的女孩子接触还要隔着层吧台。我建议你啊,打份报告给老董,请求调到餐厅做传菜生去,好更近距离地接触女生。”

  “瞧瞧你们两个,典型的帅哥加美女,”卢友梅说,“怎么说起话来就抬杠,老说不到一处去?要说般配,我看没有比你们更般配的了!”

  “人家哪看得上咱啊?人家说不定早就名花有主了!”许佑明说。后滨吧台酒水员的薪水远不及收银员,就凭这一点许佑明也不敢贸然对范莎动什么心思。

  范莎听到许佑明后面这句话的时候一阵莫名的心虚。别看许佑明是个男生,其实处事有时比女人更细致。范莎甚至觉得他比其他共事的收银员更了解自己。许多时候许佑明说出的话都仿佛点到了她的穴处。——但,许佑明今天这话原本是无心?

  范莎不理会许佑明。她假装着无意去瞥望西餐厅,看到那几个女服务生又围在了韩冷身边。仿佛他就是那百花丛中一点绿。韩冷用着一种在范莎感觉佯嗔的口吻向她们几个说道:“你们都散开,散开,围在一起怎么招待顾客?”

  两点半,范莎下班的时间。为避免人多的混乱,一起当班的两名收银员上下班时间各错动半小时。比如说,今天范莎比卢友梅提晚半小时上班,那她也将提晚半小时下班。

  “哈喽!”接替范莎的晚班收银员方红萍每次都喜欢向她打着飞吻。接班时间不早不迟。半个小时的交接班,在两个老员工这里通常十分钟就可搞定。账单和现金交接完毕,范莎起身穿过西餐厅一个出口上二楼,穿过那条灯光总显得晦暗的曲折廊道去员工更衣室,然后在更衣室隔壁的公共女浴室冲了个澡,换上便装,从另一个楼梯口下员工通道。通道的左侧是酒店的大型停车场,右侧则是本酒店的员工车棚。自行车、摩托车井然有序地排放着。她想起韩冷今天对她说的摩托车轮胎坏了话,心下猜想着,哪辆是他的车?她看了看表,冲澡花了半个多小时。如果没有估计错,韩冷差不多也应该在这个时候下班。

  上午的时候还下着毛毛雨,此时却已是阳光明媚了。酒店后面的后滨湖湖光潋滟,波涛在阳光下闪烁跳跃。范莎走到门口保卫处准备打下班卡时,果然瞥见韩冷开了摩托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