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四八)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1900次
  • 字数:1939字
  • 时间: 2013-05-03

  范莎心似翻江倒海,可双腿终究规行矩步地往西餐厅那个小小的收银台走去。还未落座呢,却见比她先来接班的卢友梅边翻看着账单边皱眉道:“哎,早班移交了这么多签单,没让韩冷把字签掉,怕是待会晚班的王经理上班来看到得怪到我们头上来呢。”

  卢友梅的话刚落,却见韩冷和餐饮总监在朝这边的方向走过来了。范莎当然知道他们不是向收银台走来:从西餐厅进入前厅的出入口就挨着收银台不远。可这会卢友梅似乎没有意识到韩冷正陪着餐饮总监,提高嗓音喊道:“韩经理,麻烦您过来签下单好吗?”

  韩冷转头朝向这边,脚步却没有停下,说:“待会一起签吧。”

  韩冷转头朝向这边的时候,范莎抬头用了一种格外平静的目光迎面直视着他。可是韩冷的眼神似乎半秒都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

  范莎原本如硬石一样闷堵的心里即刻又凭空裹缚上一层莫名的怨,莫名的恨。她又急欲把这莫名的怨与恨给宣泄出来,于是扭头向正拿了块抹布来回擦拭着吧台的许佑明道:“许佑明你别成天刮风扫地、下雨泼街的假积极行不行?”

  “咳咳,你今天来上班我可是一句话也没说呢,我没哪得罪你吧,范美女范大人?谁招惹了你就找那人撒气去啊,老把我当出气筒算怎么回事!”许佑明说着,把抹布放到边上的水池边拧开了水龙头清洗。

  “你就吵着我了,把水龙头开小点行不行?”范莎转过脸来的时候,猛然发现韩冷已折转身走到收银台前来。

  卢友梅把一叠签单放到韩冷面前。韩冷从上衣口袋取下笔,在账单上龙飞凤舞着。范莎盯着他握着笔的手,等着他开口说话,无论说什么,哪怕是问问今天早班的营业额,范莎都准备用了怨愤的口吻赶在卢友梅之前抢白。可是韩冷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说,把账单签完,往卢友梅面前轻轻一推,然后把笔插入上衣口袋,转身便又朝大厅方向过去了。

  “哼,这个韩经理,不是总监大人示意让过来还不肯来。真是人微言轻,人贵言重啊。”卢友梅叹道。

  “范美女刚才怎么闭口不接着出气了?”许佑明道。

  “我说你们两个啊,都快搬一起过日子了,还成天吵什么吵啊。”卢友梅道。

  “哎,别说,卢姐这话真提醒了我,范美女不过是不想跟我合租房子吧?不想就直说呗,何必绕这么大圈子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说,你本来就没明确答应我嘛!”

  “谁说不答应了?”范莎这会也闹不清自己是在跟许佑明还是跟韩冷较劲,她抓过丢在收银台一处暗角的自己那串钥匙,从钥匙环上取出一把,对许佑明道,“喏,收好了,这是我租屋的钥匙,下个月起,房租、水费、电费大家共同分担!”

  范莎说着,把那把钥匙重重地放在了吧台上。许佑明故作小心翼翼地样子拿过那把钥匙,反复看了看,其间观察了好一会范莎的神色,才试探着说:“你没蒙我吧?这真是你房子的钥匙?”

  “许佑明你还不把钥匙收好谢恩,”卢友梅笑道,“人家范莎已同意你入赘了!”

  “赶紧收好,千万别等你反悔了。”许佑明“嘻嘻”笑着,“只是范美女具体住哪个位置我还不知道呢。”

  “我跟你说,许佑明,你还得另找一个人才能一起合租,那个人可不能让人看着太不顺眼!”范莎道。

  “唉唉,这好像有点难办呢,也不知道你这金枝玉叶看啥样的人顺眼呢。”许佑明边说边把那把钥匙小心穿进自己的钥匙环里。

  “反正许佑明你是入围了的,只不过再给你俩的故事找个配角了。”卢友梅看着一脸笑嘻嘻神情的许佑明道。

  “哎呀卢友梅你别打岔了,我跟他说正事呢。”

  “好好,不掺和你俩的事,你们慢慢商量。只是现在上班呢,还是悠着点好,我看哪,最好是下班坐一块商量为妙。”卢友梅笑道。

  “我们酒水部的兄弟要听说能与范美女合租,估计个个都求之不得呢,你说看谁比较顺眼,我就带谁来搭伙。”

  范莎因遭受韩冷冷落的心终于为许佑明这及时的恭维话开怀笑了一下,正巧被又折回到餐厅来的韩冷给撞见。范莎于是把本停顿下来的笑又故意延续了两声,然后向着许佑明道:“你们酒水部都有些啥人呢?”

  许佑明于是把酒水部那些男生名单一一报出来。

  “反正首先不予考虑的就是你的反班成武。”范莎说,“连一个柠檬片都不肯施舍的人,怕是日后还得为交房租水费的闹不愉快呢。”

  范莎回头去看韩冷,却见他从西餐厅厨房的那个门出去了。到了韩冷下班的时间了。范莎感觉拥堵在心口的那个硬块又开始不由自主翻动起来。她恨不能即刻从收银台里冲出,往更衣室的方向疾步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