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六五)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1605次
  • 字数:2380字
  • 时间: 2013-05-19

  老板娘瞅了桔子一眼,笑道:“呵呵,我们这不收呢。有人专门上门收头发的,不过平时很难碰到呢。”

  “哦,你看她这袭长发能卖多少钱呢?”范莎又问。

  “这个不太清楚。”老板娘笑着摇摇头,“这么长,也许能卖个五六百块吧。”

  “呵呵,桔子,你这头发可是能获得一笔不小的收入呢。”范莎笑道。

  两人从美容店走了出来,到住所楼下的院子里时,便听见楼上传来一阵喧闹吵嚷声。隔壁屋的门大开着,里边又在打牌。到自己租屋门口,范莎掏出钥匙。

  “干嘛不敲门呢?”桔子问。

  “习惯掏钥匙了。”范莎说着,用钥匙打开屋门。许佑明不在里面。

  “肯定又被巫斯桦叫隔壁打牌去了。”范莎不假思索就对桔子道,“你去叫许佑明过来!”

  桔子去了隔壁,一会回来,说:“他们的确在打牌呢。他们说再打完这轮,还说我们刚下班先休息会。”

  “谁说的?巫斯桦?她又没去上班?”范莎没好气的口吻,“她凭什么让我们休息一会?我精神头好着呢。我真为作为她的同乡感到羞愧,来后滨大酒店才几个月啊,先前跟那个汪大力谈崩了,马上就傍上那个朱洋,这会又缠上了许佑明!”

  “哦,刚才说让我们先休息会的是裘霞呢。”桔子笑道,“你也别那样理解巫斯桦,又不只是巫斯桦一人跟他玩。呵呵。”

  她们正谈论间,许佑明忽然走过来了。

  “哟,许佑明现在可是大忙人呢。你去接着玩吧,我和桔子先休息会儿。”

  “哎,本来我也不想玩,想休息会的。她们正好三缺一嘛。要不要现在动身?”

  “她们三缺一,哪天如果她们三缺二,是不是你还要练个分身术把自己砍为两段啊。”范莎把许佑明奚落一回,本来的确是想休息一会,可因为刚才背后说了跟巫斯桦较劲的话,便只有和桔子、许佑明一块出门了。三人一起来到了附近的集市,走了好几家餐具专卖店。因为不了解行情,这些炊具的价位都比他们预想中的那个数字偏高。

  “你们也应该不止打听我这家了吧,五块钱的碗还叫贵?”店老板敲了敲手中的碗,“看看我这什么碗!谁来都是这个价,不能再低了。”

  “哎,真够麻烦的呢,屋子里一下要添这么多东西。我现在怀疑我们自己开火做饭的举动是不是有些草率。”范莎看着货柜上那些芜杂地堆放着的锅碗瓢盆,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点想打退堂鼓。

  “厨房里不就放这些东西嘛!厨房不利用上,我们租那房就亏了点呢。”许佑明说。

  “哼,那你没事多用几趟卫生间,不上也亏了呢。”范莎接着道,“哎,回头还得买米,买菜,买油盐酱醋的。真挺麻烦的呢。”

  “万事开头难。刚开始是麻烦些,以后慢慢就好了。”桔子道。

  范莎先垫付了钱,炊具总算买回去了。三人都感觉到有些疲累。买油盐酱醋的活只有等改天了。

  “买了这些东西,交了房租,剩下的钱都不够请卢友梅吃饭呢。”许佑明道,“范美女,现在我们三人中就你最有钱了。”

  “这个事可不能打退堂鼓呢。其它的费用大家一块摊,这次请客就算我的吧。”范莎说。范莎一直就想去君莱大酒店——韩冷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看看。尽管因为中间横亘着一个李桔子,让她对韩冷产生了抗拒心理,但并没有丝毫减免她对他过往经历的好奇。

  卢友梅休息的那天范莎三人都是早班。当班期间上官静芳来过收银台一次,桔子一时语快,又跟上官提了请吃饭的事情。上官静芳不假思索就回绝了,但她忽然觉得奇怪:“你们三个一块当早班也不止是今天吧?干嘛就打定主意今天请我吃饭?不会是什么鸿门宴吧?”

  “得了,不去就算了,什么鸿门宴?把我们想象成什么了?我们就高兴今天一块聚聚,没打算刻意请你。”范莎冷冷地道。

  “范美女还生气了?开玩笑呢。下班后我家里还有事呢。呵呵。”

  待上官静芳走后,范莎道:“这种人一次请不动就拉到。亏得她拒绝了,她要是真答应下来,并提出让我们改在她休息那天请吃饭,我们可就得硬着头皮往口袋里掏钱了。”

  轮到卢友梅休息那天,范莎和桔子下早班后都没有在酒店过多停留,换完工服径直就回了住所。他们准备先休息个把小时,然后再去君莱酒店。然而正当范莎和桔子走在曙光小区距离住所还隔了好几栋楼的那条惯走的路上时,一声高亢的吆喝声忽然从她们的前面响起:

  “卖——头——发——啦!有——头——发——卖——啵?”

  范莎来了兴趣——她的对于桔子把长发剪掉的兴趣甚至胜过桔子本人:“哎,桔子,我们过去问问!”

  “哎——小妹有头发卖啵?”不知是哪里的口音,那个“卖”听起来像是“买”。没等她们走过去,那位收购头发的中年男子就主动向她们走过来了:正是六月里的炎热天气,来人身上却穿着套陈旧的蓝色中山装,头上戴着顶显得有点不伦不类地灰色鸭舌帽;手里拎了个倒是和这陈旧中山装相匹配的破旧皮袋,皮袋里露出来好几束被剪下的深浅不一的长发,让人看着有点悚然。桔子走到近前时,那中年男子用了种行家的眼光瞄着她披散下来的长发。

  范莎觉得眼前这收购长发的男子外表看上去实在有点恶心,但为了能让桔子顺利剪去她的长发,只好趋前忍受与他的搭讪:“师傅,你看她这头长发能卖多少钱?”

  “一百八十块。”那男子转到桔子身后,上上下下瞄着桔子脑后的头发,对桔子那张漂亮的面孔却视若无睹。

  桔子扭头就走。范莎忙把桔子拉住了:“师傅,一百八十块是要剪到哪儿?”

  “剪到齐下巴这个地方。”那男子用手在桔子脑后大致比划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