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九〇)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1589次
  • 字数:2134字
  • 时间: 2013-06-08

  范莎的情绪因为距离不到六天的下个月的来临而大好,她微笑着回应道:“您老还记得我呀?”

  “来,打电话吧?用这部电话机。那部信号好像不大好。”耳背老太太用手指了指其中一部电话机,客客气气地说。范莎发现老太太不仅视力不错,说起话来也口伶齿利的。

  范莎对耳背老太太礼貌地点头微笑了一下,拿起电话,下意识地就用手拨通下了一串数字。在话筒里“嘟”的那声响起之前,范莎恍然想到什么,旋即赶紧挂了电话。原来她本是要拨打朱洋的手机号的,但她刚才拨打的却是韩冷家里的电话——仿佛这串数字无需提示,在手碰触到电话机时就会自动在脑海里弹出来一样。

  范莎找出朱洋的名片,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拨通了,那头传来一个范莎听来感觉不像朱洋的声音:“哪位?”

  “是朱总吗?”

  “嗯,你是?”

  “我是后滨酒店的范莎,”范莎说,“你今天有没有送桔子去医院?”

  “哦——范莎小妹啊。我刚跟桔子在一块吃完晚饭呢。她就在我身边,你要不要跟她通话?”

  还没等范莎回答,桔子略带哽咽的声音已在她耳边传来了:“莎莎!”

  “桔子,你还好吧?你妈妈怎么样,没事吧?在哪家医院?”范莎说。心里却想,到底还是让朱洋陪她一起去医院了。

  “在第三医院。妈妈办了住院手续,明天准备眼睛手术。你代我请个假吧!嗯,现在可不可以直接就向你请假?”

  “我现在可没这个权利呢,你最好打电话到酒店去跟上官静芳说一下。”

  “我打过酒店电话呢,找不到她人。”桔子在电话那头说,“我要等妈妈手术完,拆完线出院后才能回去上班。可能要离开好些天呢。”

  “放心服侍好你妈妈吧。我说你也是一根筋呢,直接让你舅舅跟鲍总说一下不就得了。”范莎说。财务总监就是桔子亲舅的堂弟,请几天假算什么。——也许,借着桔子母亲眼疾手术的事,借着西餐厅接连两天发生的事,桔子与韩冷之间那朦胧的、暧昧的情感都将被这些芜杂的琐碎消磨得差不多了吧?

  “哎,范莎小妹,”那头声音不知啥时又换到朱洋手里了,“你放心好了,大家是朋友,桔子小妹的事,就是我的事。桔子有什么困难,我朱某人定会倾囊相助的。”

  “哦,那桔子就拜托你帮忙了。”范莎说。

  放下话筒,范莎下意识地便又想起给韩冷打个电话。韩冷今天是早班,这会应该在家里吧。范莎抬头瞟一样电话屋墙上的那口和老太太一样衰老指针却一刻不停行走的挂钟,心想着韩冷这会应该吃过晚饭了吧?

  “姑娘家,你是不是还要打电话?呵呵,接着打呀。”那位耳背老太太一脸笑呵呵的表情对她说。范莎这才注意到老太太这回竟没看电视呢。

  在老太太的鼓励下,范莎又犹豫着拨通了韩冷的电话。那种久违的紧张感在电话“嘟”地一声脆响中瞬息重新遍布她的内心。

  让范莎措手不及的是接听电话的是一个老妇人的声音,想必又是韩冷的母亲:“喂,哪位?”

  “哦,”范莎顿了顿,说,“我找韩冷。”

  “哦,是小姚吧,你等等啊。”电话那头显得好像挺兴奋,范莎还没来得及让“小姚”这个词在脑海里形成概念时,便听到那头脚步离开的声音,然后过一会,又感觉到那头电话被重新拿起,随后是“喂”的一声。

  是韩冷。范莎记不起已是多久没有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了。

  “喂,我是范莎。”范莎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把嗓音分贝提高了些。

  “范莎?”似乎沉默了好一会,韩冷在电话那头接着说,“下班了啊?”

  “呵呵,都什么时候了?韩经理现在是贵人多忘事呢,上早班时都看见你在餐厅里。”

  “最近西餐厅不是出了些事嘛,估计你也知道吧。心烦得很。——嗯,你又喊我经理了?”

  韩冷的最后这句话让范莎的心酥地一软。她矜持着,说:“那些事怎么处理了?”

  “巫斯桦和月秀两个人都被开除了。唉,我也不想最后是这样的结果。想想也怪自己没尽到责任,平时管理不严,娇惯了那些服务员。”

  也许是因餐厅这两天的突发事件,也许是到后滨大酒店以来工作中遇到的不顺心背负了太沉的思想包袱,韩冷在电话那头就酒店里的一系列工作情况对范莎说了很多话。间或他会在中途停顿一会,然后继续慢声细语地叙说。范莎静静地、认真地听着,生怕漏过了其间的每一个字。偶尔她轻轻地“嗯”一声以示她在听着,她甚至不敢有一声轻微的咳嗽,生怕是对他话语的搅扰。她感觉到她的心在他逐句的谈话声中逐渐地向着他靠近。她甚至为之前产生韩冷“冷落”自己的心理而感到有些愧疚。他其实多么不易啊,为了后滨大酒店西餐厅的这份看似光鲜其实琐碎芜杂的经理工作。

  范莎对韩冷的爱瞬息里仿佛变得更明朗起来。她静静地听着韩冷把话说完,然后听他对她说谢谢她的聆听。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软了。

  范莎放下电话时,对着电话机呆立了良久,仿佛韩冷却才的话音犹在耳畔,让她一时回不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