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锁(一百〇六)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1581次
  • 字数:2206字
  • 时间: 2013-06-24

  “天天听到说拆,也不知道到底真假呢。我看那些墙面上的‘拆’字都被风吹日晒得模糊不清了。”范莎抓着牌,漫不经心地说。这些日子拆迁的事让她的心时而感到烦乱,时而又感到不以为然。

  “这还不早晚的事,你还是提前做好准备吧,不要等到真拆迁了,一下子都不晓得搬哪了。”巫斯桦道。

  “是啊,我也不想再到后滨呆了,觉得没意思了,再说这里要拆房子。”裘霞接着道,“我也准备考虑辞职了,不过我可不太想去丰城酒店,前几日我碰到我们以前的领班姚莉,人家现在升主管了——她叫我回君莱大酒店去,还别说,我真动心了。”

  “我怎么劝你辞掉客房的工作你不听,你们以前上司一句话就想到辞职了?好像她能发好高工资给你似的!人家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倒好,还又跑去什么君莱!还是一起来丰城大酒店吧。你来了,我表姐也会来,你们都来做中餐,我现在应聘的是中餐迎宾,我们三人就都在一个部门了。”巫斯桦说着用她正抓着牌的手晃了晃裘霞的胳膊,一副哀求的样子。裘霞忍不住大笑起来。

  君莱大酒店是韩冷呆过的地方,这个范莎再清楚不过的。同时让范莎不仅耳熟,且心里同样清楚不过的还有“姚莉”这个名字——范莎记得那次去君莱大酒店请卢友梅吃饭时就见到过她的。范莎故意问道:“姚莉是谁?”

  “君莱大酒店中餐厅现任主管。呵呵,听说她跟韩冷都快结婚了。”裘霞说。

  范莎听到后面那句话,呆了一下,本能地看着裘霞问道:“你说什么?”

  “姚莉跟韩冷快结婚了。”裘霞一本正经的口吻重复了一句,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对巫斯桦道,“还是听你的,等辞职后去丰城大酒店吧,要是去了君莱,姚莉跟韩冷的婚礼我免不了要破费送礼给他们。给上司的礼钱都是打水漂的。”

  范莎仿佛听得自己的脑子“嗡”地一声,抓牌时手迟疑了一下,不小心给抓到了下一个抓牌者艾雅莉的手背上。

  “悠着点,美女,怎么有点心不在焉,下班都还在考虑工作上的事吗?”艾雅莉笑道。

  “人家现在升主管了,当然要多花点脑筋多考虑下工作上的事。”巫斯桦道,“哎,你刚才说韩冷要结婚了?这么快?不是听说他女朋友还没有吗?”

  “哼,他们两个保密工作做得是相当好,我都这么晚才知道消息。听说韩冷就是因为怕人闲话才为她离开君莱的。……”

  范莎脑子里莫名而来的轰鸣声不间断地响着,她已没听完整裘霞接下来说的话——当然,裘霞接下来的话与韩冷与那个上次在君莱大酒店所见的那个“姚主管”无关,否则她还是会一字一句毫无遗漏地给捕捉进耳朵里。

  “哎,范美女,范美女,抓牌呀,怎么啦?”艾雅莉催促道。

  “实在对不住了,要让你们扫兴了,”范莎把扑克牌往桌上一摊,一手支着脑门,说,“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头忽然晕得厉害,得去休息了。”

  范莎说着站起身来,在她们的大眼瞪小眼里从隔壁走了出来,回到自己屋里。

  范莎走进里屋倒头便躺下。这会她才真正感觉自己有些头晕耳鸣。裘霞的话一遍遍在耳际回旋:他们两个保密工作做得是相当好,我都这么晚才知道消息……听说韩冷就是因为怕人闲话才为她离开君莱的……姚莉跟韩冷快结婚了……姚莉跟韩冷快结婚了……

  这会范莎感觉心都乱了!如果裘霞说的是真的,那么不久前的那晚他答应自己在后滨湖畔的相约又算怎么回事?……范莎想到这里,猛可地从床上爬起来,不行,得去问问韩冷,一定要让他给个说法。范莎胡乱抓过自己的包,然后走到门边来开门。范莎打开门时却见巫斯桦正出到走廊上,似乎准备下楼的样子。

  “哎哟,你一说头晕害得我们三个都玩不成了,我现在去拉杨子过来接上!”巫斯桦边走边道,“哎,你不是头晕吗?还不快去休息?”

  范莎“哦”了一声,对巫斯桦这句关切的话竟有了丝感激。只是如何都不便跟在巫斯桦后面出门了,于是只得复回到里屋继续躺着。然而她的大脑是无从跟着来休息的——她的每根神经仿佛都被裘霞说过的那些话给反复纠缠着,被那个叫姚莉的女子给折磨着。她不停地说服自己,裘霞说的未必就是真的,有一次她还不说什么在君莱大酒店的时候韩冷天天对那个姚莉献殷勤,姚莉还不理他来着吗?——唉,这个裘霞,原不过就是个喜欢捕风捉影、见风就是雨的人罢了!——范莎不停地想要说服自己,怎么总喜欢听裘霞谈论有关于韩冷的一点一滴?而可笑的是,每次听到关于韩冷的一点风吹草动就几乎抑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尽管这样逼迫自己的思维回归到一种理性状态,可是对韩冷的莫名的怨恨情绪仍从范莎心底冒了出来。这种怨恨继而产生了连锁效应,跟着让她怨恨起那个叫姚莉的女子,怨恨桔子,怨恨刚才还为一句关切的话心生感激之情的巫斯桦,甚至怨恨起此刻在她眼里不过喜欢饶舌的裘霞。范莎恍惚又觉得周遭的人都在与自己为敌。她需要从这种状态中将自己解救出来,心想就得先发制人,一个一个攻破这些让她感到困扰的问题。

  过了好长时间范莎才让自己起伏的心境稍稍平静了些,可是大脑仍亢奋着,只是这会她的兴奋神经终于从韩冷那里转移到桔子明天去母亲那儿借钱的事上来了。——直到许佑明、桔子先后下班回到住所来,范莎仍未考虑周全明天去母亲家时如何暗示桔子这笔钱完全不用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