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革命 47
  • 作者:Kyle
  • 阅读量: 79次
  • 字数:23521字
  • 时间: 2017-01-10

47

 

读者们如果有兴趣,我们不妨一起共同温习一下没有添加任何水份的京剧剧本。

 

现代京剧《龙江颂》

人物表

江水英——龙江大队党支部书记。

阿坚伯——龙江大队第四生产小队队长,党支部委员。

阿 莲——龙江大队团支部书记。

李志田——龙江大队队长,党支部委员。

阿 更——龙江大队第八生产小队队长。

宝 成——龙江大队社员。

常 富——龙江大队社员,富裕中农,宝成之父。

龙江大队男社员甲、乙、丙;女社员甲、乙。

龙江大队社员苦干人。

盼水妈——后山公社老贫农。

小 红——盼水妈的孙女。

后山民工甲。

后山社员若干人。

解放军甲、乙。

解放军若干人。

粮站管理员。

黄国忠——暗藏在龙江大队的阶级敌人。

 

第一场 承担重任

一九六三年春,一个早晨。

东南沿海,某人民公社龙江大队堤外田头。远处九龙江碧波滚滚,屹立着公字闸的江堤上有“人民公社好”五个大字。近处一片油绿的麦田,呈现丰收在望的景象。

众社员 (内齐唱)【西皮原板】

总路线放光芒照耀龙江,

大跃进战歌昂响彻四方。

幕启:阿更和男女社员紧张劳动,热火朝天。

女社员 (接唱)

人民公社似旭日蒸蒸向上,

众社员 (接唱)

为革命来种田奋发图强。

众社员下。

李志田上。

李志田 阿更!

阿 更 大队长,你看这堤外三百亩,绿油油的一片,麦秆粗,麦叶宽,长势多好啊!

李志田 是呀。阿更,你们八小队施了多少穗肥了?

阿 更 每亩五斤。

李志田 才五斤?阿坚伯他们四小队每亩都施了十斤了。

阿 更 十斤?

阿莲上。

李志田 有收无收在于水,多收少收在于肥。咱大队要夺高产红旗,就靠你们两个小队在这三百亩上打先锋了。

阿 更 好,豁上老本,每亩再加五斤。这高产红旗咱夺定了。

阿 莲 哥哥,水英姐去开抗旱会的时候,说的什么,你忘了?

阿 更 要抓紧春耕。

阿 莲 还要支援旱区。咱们这个地区可有三个多月没下雨了。

阿 更 没下雨怕什么?咱们靠近九龙江,怕涝不怕旱,大旱年照样大丰收。

阿 莲 那旱区呢?

阿 更 咱们多施肥,多打粮,就是对旱区最大的支援。

李志田 这还不够,咱们还要用物资去支援。

阿坚伯、宝成上。

阿坚伯 志田!

李志田 阿坚伯,旧水车修好了吗?

阿坚伯 都修好了。

阿 更 哎,咱们现在都用抽水机了,还修那些旧水车干吗?

阿坚伯 你不知道水英的意思呀!

(唱)【西皮摇板】

当前抗旱任务重,

抓紧农时不放松。

旧水车修好自己用,……

阿 更 那抽水机呢?

阿坚伯 (接唱)

抽水机支援旱区阶级弟兄。

阿 莲 水英姐想得可真周到啊!

李志田 是呀。支援旱区的事儿,等水英回来再说。咱们抓紧施肥!

众 好。

李志田、阿坚伯、阿莲、阿更等下。

宝成欲下,常富追上。

常 富 (拉住宝成)宝成,走,跟我到自留地施肥去。

宝 成 我正忙着给队里施肥呢!

常 富 你不会干完了自己的再给队里干?

宝 成 (反感地)爹,要关心集体!

宝成急下。二社员挑肥上。

常 富 嗐,这哪儿象我的儿子!

二社员 (讽刺地)哈哈哈!(下)

常富尴尬地下。

江水英 (内唱)【西皮导板】

接重任乘东风急回村上!

江水英撑船上,登岸,“亮相”。

江水英 【回龙】

面对这波浪翻滚的九龙江,岂能让旱区缺水禾苗黄。(放篙)

【原板】

党决定堵江送水奇迹创,

齐动员全力以赴救旱荒。

在眼前有一场公私交锋仗,

战斗中人换思想地换装。

阿莲上。

阿 莲 咦,水英姐!

江水英 阿莲。

阿 莲 (向内喊)哎——,水英姐回来喽!

李志田、阿坚伯、宝成等上。

众 水英!

阿坚伯 水英啊,抗旱会怎么开得这样长啊?

李志田 是呀,把大伙都等急了。

江水英 会议之后,县委又组织我们到旱区看了一下。

阿坚伯 哦,你快说说旱区情况。

阿 莲 让水英姐喝口水再说嘛!

江水英 慢。我带来一样东西,大家来尝尝。

江水英取出水壶。众分拿茶杯,江水英倒水。

阿坚伯 (喝了一口)哎呀,好苦啊!

李志田 (猛喝一口,随即吐出)噗!噗!嗬,又苦又涩!这是……

江水英 这是从旱区井底打出来的水!

众 (惊愕)啊!

阿坚伯 (沉重地)旱得这么厉害!

江水英 是百年未遇的特大干旱!

众 (急切地)怎么办?

阿坚伯 我们赶快去支援。

江水英 用什么支援呢?

阿坚伯 抽水机都准备好了!

江水英 河塘干枯,已无水可抽了!

李志田 那就赶快派人去帮助打井!

江水英 小水大渴,也无济于事了!

众 那我们用什么去支援呢?

江水英 水!

众 水?

江水英 (唱)【西皮散板】

九龙江有水能救旱。

李志田 水英,(拿水桶作比)九龙江地势低,旱区地势高,这水怎么能上去呢?

江水英 咱们提高水位!

众 提高水位?

江水英 对。

李志田 怎么提高?

江水英 堵江。

众 好办法呀!

李志田 在哪儿堵江?

江水英 就在这儿!

李志田 在这儿?

江水英 对。就在这儿,筑起一条拦江大坝。

众 拦江大坝?

江水英 挡住上游水流。

众 挡住上游水流?

江水英 逼着江水改道,流进这公字闸门,顺着九湾河,把水(提起水桶)送到旱区!

(接唱)

解救那九万亩受旱良田。

众良久无语,各有所思。江水英观察大家情绪,走向李志田。

江水英 志田,你看呢?

李志田 在这堤外堵江,水位提高,流到旱区,可咱们三百亩这么好的庄稼不是全淹了吗?!

江水英 俗话说,甘蔗没有两头甜,我们应当作出必要的牺牲!

李志田 这群众工作怎么做呀!

江水英 关键在咱干部。

阿坚伯 (考虑已定)县委已经决定了,咱们就应当坚决执行!

李志田 ……

江水英 等会儿咱们开个支委会,重新学习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公报,统一思想。

李志田 (勉强地)好吧。

阿 莲 水英姐,我们团支部也讨论一下吧?

江水英 好。咱们分头通知。

江水英、阿坚伯、阿莲、宝成等下。

李志田望着三百亩,走过去拔起一把绿麦,沉重地凝思。

阿更挑化肥上。

阿 更 (满怀喜悦地)快快快,加油干!

李志田 别干了!

阿 更 为什么别干了?

李志田 叫你别干就别干嘛!

阿 更 嘿?刚才你还说加五斤,加五斤,可现在……

李志田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阿 更 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志田 要在这堤外堵江救旱!

阿 更 (大惊)啊?这三百亩不是全完了吗?

李志田 那还不完!

阿 更 那我们八小队怎么办?这关系到夏熟分配,早季插秧,还有小队的红旗,……

李志田 大队红旗都保不住了,还提什么小队红旗!

阿 更 这可是快到手的十几万斤粮食啊!大队长,你不能不管哪!

李志田 我?(烦躁地)嗐!(欲走)

阿 更 大队长!大队长!

李志田 (转身)别说了,县委决定,咱就执行!

——幕闭

 

第二场 丢卒保车

当天晚上。
李志田家门口,门框上贴着对联:“翻身不忘共产党”“幸福全靠毛主
席”。门前场地上有一张小竹桌,上有饭菜,旁有竹椅两把。

幕启:李志田眺望麦田。
李志田 (唱)【二黄摇板】
眼望着堤外的庄稼茁壮茂盛,
麦浪起伏我的心翻腾。
支委会讨论了堵江决定,
三百亩将被淹叫人心疼。
常富匆匆上。
常 富 大队长,听说要在咱们这儿堵江,是真的吗?
李志田 (气粗地)还能假?马上要开动员大会了!
常 富 那你同意了?
李志田 这是县委的决定1
常 富 完了,那堤外还有我的自留地!
李志田 哎呀,大家都为集体操心,可你净顾那块自留地!
常 富 我那自留地上种的都是麦子呀!
李志田 你的麦子,大队补给你!
黄国忠上。
常 富 我那是高产田哪!十赔九不足!
李志田 你……
常 富 (向黄国忠)黄国忠,你说说……
黄国忠 好了,好了。常富哥,大队长为了堵江的事,伤透了脑筋,别再给他添麻
烦啦!
黄国忠推开常富。常富下。
黄国忠 哼,他就是自私自利!大队长,堵江什么时候开工?
李志田 (不甚在意地)今晚动员,马上就开工。
黄国忠 好,堵江救旱就是好!……唉!要是没有虎头岩挡道那就更好了!
李志田 (注意地)什么,虎头岩?
江水英上。
黄国忠 你不知道,后山有座虎头岩。当地人说,虎头虎头使人愁,山高坡陡水断
流。这水根本流不过去!
李志田 流不过去?
黄国忠 是啊,这样恐怕三百亩就白淹啦!
李志田 ……
江水英 烧窑师傅,你对后山很熟悉呀!
黄国忠 (一惊,忙掩饰地)不,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是有个虎头岩。
江水英 这个问题抗旱会讨论过了。
李志田 怎么解决?
江水英 县委作了部署,咱们这儿堵江,后山动工打通虎头岩。
黄国忠 那好,那好!你们忙吧,我去准备准备,明天参加堵江!(下)
江水英 志田,还没吃饭哪?大嫂呢?
李志田 开会去了。
江水英 快吃饭吧。
李志田 这时候吃也不香。(恳切地)水英,咱们是不是把困难向县委反映一下?
江水英 (微笑地)咱龙江大队可从来没把困难上交过呀!
李志田 ……(坐下)
江水英 你这个炮筒子,今天在支委会上怎么闷起来了?

李志田 我……
江水英 我真担心,要是咱们心里有疙瘩,怎么能带头打好这一仗?!
李志田 你想,这一堵江,淹了三百亩这么好的庄稼。虽然县委给咱们补助,可是补不了我的高产指标,补不了我的超产分红,补不了我的晚季损失,补不了我的……
江水英 问题就在这儿,你怎么净想我的,我的。
李志田 我的?我说的都是集体的。
江水英 不错,是集体的,可这是个小集体,仅仅是一个点!
李志田 一个点?
江水英 在抗旱这盘棋上,它只是个卒子。
李志田 卒子?好大的卒子,三百亩哇!我的支部书记!
江水英 志田,咱们应该从全局着眼哪!好比你们下棋,为了顾全大局,有时就不
得不丢掉某一个子,你不是常说“丢卒保车”吗?
李志田 这是种田,又不是下棋。
江水英 淹掉多少,解救多少,你应该懂得算账。
李志田 我又不是会计。
江水英 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
李志田 我懂,我懂得小麦被水淹了就没有收成,我懂得大田被水冲了肥料就会流失,土质受到影响,修整需要劳力,晚季生产受损。这一切,你都想过没有?
江水英 (意味深长地)这大田是咱们亲手开,这庄稼是咱们亲手栽,怎么能不想啊!
(唱)【二黄原板】
几年前这堤外荒滩一片,
是咱们用双手开成良田。
冒冬雪迎春寒长年苦战,
才使这荒滩变成米粮川。

李志田 (接唱)
为垦荒咱流过多少血和汗,
为垦荒咱度过多少暑和寒。
开拓出肥田沃土连年得高产,
难道你竟忍心一朝被水淹?
江水英 (接唱)
你只想三百亩夺取高产,
却不疼九万亩受灾良田。
那九万亩,多少人流过多少血和汗?
那九万亩,多少人度过多少暑和寒?
咱怎能听任江水空流去,
忍受那似火的旱情在蔓延?
一花独放红一点,
【散板】
百花盛开春满园。
【垛板】
在今日牺牲一块高产片,
可赢得那后山,九万良田,得水浇灌,
滔浪随风卷,大旱年变成丰收年。
李志田 (有所触动)按理说是应该丢……(一想)那就丢吧!
江水英 不!
李志田 怎么?
江水英 一方面是要丢卒保车,另一方面咱们还要自力更生,想办法尽量补回损失。
李志田 补回?怎么补?
江水英 我反复考虑过,是不是有这样的可能:堵江后咱们把力量扑在堤内三千亩上,努力提高亩产量,把堤外的损失从堤内补回来。
李志田 (兴奋地)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江水英 堤外损失堤内补!
李志田 堤外损失堤内补?
江水英 如果,咱们再把副业抓紧,……
李志田 那就是农业损失副业补?
江水英点头示意。
李志田 哎,有道理!这么说,堵江没问题了。
江水英 没问题?志田,咱们堵江救旱,敌人一定怕得要死,恨得要命,想方设法进行破坏。咱们要遵照毛主席的教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李志田 是啊。一定把四类分子管得老老实实的!
江水英 还要注意暗藏的敌人!
李志田 对!(欲走)
江水英 到哪儿去?
李志田 找阿更布置任务。
江水英 你先完成这个任务。
李志田 什么任务?
江水英 吃——饭!
李志田 哈哈哈!
江水英(一摸饭碗)哟,饭凉了,我给你热热去。(端碗下)
阿更上。
阿 更 大队长!支委会怎么讨论的?
李志田 (率直地)那还用问,坚决堵江!
阿 更 那我们小队的损失……
李志田 给你们补助嘛!
阿 更 补助?我们小队是高产片!
李志田 嗐,你怎么老想你那一个点。
阿 更 一个点?那么大一片哪!
李志田 在抗旱这盘棋上,它只是个卒子。
阿 更 卒子?
李志田 嗯,比如咱们下棋,为了取胜,有时就不得不丢掉某一个子。这叫什么你知道吗?
阿 更 什么?
李志田 这叫“丢卒保车”!
阿 更 丢卒保车?
李志田 通了吧?
阿 更 没通。
李志田 直通通的转不过弯来,堤外损失就不能想办法从堤内补回来?
阿 更 堤内补,我们小队没事干。
李志田 你不会来一个农业损失副业补?
阿 更 什么,副业补?什么副业?
李志田 烧窑。
阿 更 (大悟)哎,有道理!烧一窑砖就是两千块钱哪。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
李志田 行,你马上组织劳力上山砍柴,准备开窑烧砖!
阿 更 好,这一下保证补回损失!(兴奋地下)
阿坚伯、阿莲、宝成、男社员甲和众社员内喊:“水英!”上。

江水英自屋里出。
阿坚伯 我们贫下中农学了毛主席著作,大伙都说,淹三百,救九万,……
众 我们干!
阿 莲 我们共青团员学了毛主席著作;组织了青年突击队,众冲上堵江第一线!
阿坚伯 大伙还想了好些补救办法。
李志田 什么办法?
阿坚伯 堤外损失堤内补!
阿 莲 农业损失副业补!
男社员甲 早季损失晚季补!
宝 成 小麦损失杂粮补!
众 一定能补回来!
江水英 对。人民公社力量大,定叫低水……
众 上高山!
“亮相”。
——幕闭

 

第三场 会战龙江

堵江几天后的一个下午。
工地一角,红旗招展。宣传牌上贴着决心书。
幕启:民工们抬石运土,人来车往。
男社员甲挑茶水桶上,端着茶杯,招呼大家喝水。
男社员甲 哎——,大伙喝口水再干吧!(向另一社员)喝口水吧!
众不肯歇,继续劳动,下。
男社员甲 阿莲,歇会儿。
阿 莲 今晚大坝就要合龙了,谁歇得下来!
男社员甲 (拉住阿莲)不休息还行?你是团支部书记,就带个头吧!(递茶杯给
阿莲)
阿 莲 同志,喝口水。
民工甲 谢谢你,不喝了。
阿 莲 你们从早晨一直干到现在,连口水都不肯喝,叫我们真过意不去。
民工甲 龙江大队为我们旱区堵江淹田,水英同志又带着你们起早摸黑地猛干,还关心我们的生活,叫我们说什么好呢?
二解放军抬大石块上。
阿 莲 可别这么说,三年前我们这儿发大水,也幸亏你们后山公社来帮助。
解放军甲 山前山后贫下中农心连心哪!
民工甲 解放军同志,歇会儿吧。
阿 莲 解放军给我们作了好榜样,我们两处受灾,你们都来支援。
民工甲 是啊,哪里有困难你们就赶到哪里。
解放军甲 咱们军民一家嘛!我们做得很不够。
二社员上,阿莲示意他们把解放军抬的大石快悄悄抬走。
解放军甲 (急喊)哎,同志,同志……
阿 莲 (拦住,递杯,风趣地)咱们军民一家嘛!
解放军乙乘阿莲不备,把阿莲的车子推走。
阿 莲 (急喊)哎,同志,同志……
解放军甲 (拦住,递杯)咱们军民一家嘛!哈哈哈!(跑下)
民工甲从另一方向下。男社员甲挑茶桶下。
阿 莲 (无比激动)
(唱)【西皮快二六】
九龙江上摆战场。
相互支援情谊长。
抬头望,十里长堤人来往,
斗地战天志气昂。
我立志学英雄,重担挑肩上,
脚跟站田头,心向红太阳。
争做时代的新闯将,
争做时代的新闯将,
让青春焕发出革命光芒。
阿坚伯扛工具上。
阿坚伯 阿莲。

阿 莲 阿坚伯,合龙的工具都修好了?真快呀!
阿坚伯 今儿晚上大坝就要合龙,准备工作越快越好哇!
阿 莲 来,我把它扛到合龙口去。
阿坚伯 哎,我来,我来。
阿坚伯、阿莲争扛工具。
李志田拿扁担上。
李志田 阿坚伯!
阿坚伯 嗳!
阿莲抢扛工具下。
李志田 大坝就要合龙了。你们小队烧窑的柴草准备好了吗?
阿坚伯 都准备好了。
李志田 堤外淹了三百亩,这烧窑补救的任务可就全靠您和
阿 更 两个小队了。
阿坚伯 没问题,合龙以后我们就开窑烧砖。
李志田 (喜笑颜开地)好哇!
宝成内喊:“大队长!”与社员乙急上。
宝 成 大队长,坝上出事了!
黄国忠和二社员闻声上。
李志田
什么事?
阿坚伯
宝 成 出现了塌方!
阿坚伯 塌方多少?
宝 成 有好几丈宽!
李志田 水英知道吗?
宝 成 正在坝上组织抢救。
阿坚伯 怎么抢救?
宝 成 急需大批柴草!
李志田 那得多少柴草啊!
阿坚伯 要赶紧想办法。
宝 成 指挥部正在采取紧急措施,向兄弟社队调运。
阿坚伯 只怕远水救不了近火!
李志田 那怎么办?
宝 成 水英同志要大队长到坝上商量。
李志田 走!
李志田、宝成、社员乙等下。
阿坚伯焦灼地望着大坝。
黄国忠 (阴险地)急需大批柴草?(顿生毒计)哼!(溜下)
阿坚伯 (心急如焚)塌方要不赶快止住,大坝就不能按时合龙。怎么办?
(唱)【西皮快原板】
合龙前竟发生突然故障,
缺柴草难抢险怎救旱荒?
眼看着拦水坝横跨江上,
岂能够一旦间毁于塌方。
【快板】
速回村把我队烧窑的柴草让,
为革命再大的牺牲也要承当!
[阿莲、宝成与众社员奔上。
阿 莲 阿坚伯!
阿坚伯 哎,坝上怎么样?
阿 莲 水英姐和大队长决定马上调我们两个小队的柴草救急。
阿坚伯 好!你到八队找阿更,我回四队搬柴草。
阿 莲 同志们,走!
众欲行。
宝 成 (突然发现远处烟起)哎,你们看,那窑上滚滚的浓烟!
阿 莲 阿更他们怎么提前起火烧窑了?
宝 成 不好!
众 怎么办?
阿坚伯 阿莲!
(唱)【西皮快板】
抢救塌方不容缓,
你们快快去找阿更谈,
轻重缓急须分辨,
起火也应把柴搬!
阿坚伯与阿莲等分头“亮相”。
切光。
——幕急闭

 

第四场 窑场斗争

紧接前场,黄昏。
山坡上,窑场一角。
幕启:黄国忠从窑对面夹两大捆柴草上。
黄国忠 (向窑内喊)哎——,再加把劲、把火烧得越旺越好!(狰狞地)哼!我从后山跳到龙江村,隐藏了十几年,憋得我实在喘不过气来。堵江救旱要叫你们得到好处,休想!
阿 莲 (内喊)同志们,快走啊!
黄国忠急忙进窑。
阿莲上。
阿 莲 同志们,快到那边搬柴草。我去找阿更。
众社员飞速过场。
[常富从窑内出。
常 富 阿莲,坝上那么忙,你们来干什么?
阿 莲 搬柴草。
常 富 哎呀,我们人手够了,你们来帮忙,以后工分也不好算哪!
阿更、黄国忠从窑内出。
阿 莲 什么工分?大坝塌方了!
阿 更 啊,塌方?你们不赶快去抢救,跑到这儿来干吗?
阿 莲 搬柴草抢救塌方。
阿 更 窑上已经起火了。
阿 莲 你们怎么提前起火了?
阿 更 早点起火,早得补救嘛!
阿 莲 哥哥!
(唱)西皮快流水】
大坝合龙在今晚,
突然塌方添困难。
眼下柴草是关键,
急等我队去支援。
阿 更 不行!
(接唱)
为堵江我队淹了高产片,
不能再来把柴搬。
阿 莲 (接唱)
就要搬!你不想大坝缺柴难抢险?
阿 更 (接唱)
不能搬,你不见窑上已经起了火,
黄国忠 (接唱)
停火就毁了这窑砖!
阿 莲 (接唱)
就要搬!应当停火把柴草献!
阿 更 (接唱)
不能搬!小队损失又增大,
黄国忠 (接唱)
严重后果谁承担?
阿 莲 (接唱)
为救旱就该挺身挑重担,
抢险不能再拖延。
搬!
阿更夺下阿莲手中柴草,常富接过,进窑。
众社员搬柴上。
阿 更 (急阻)不许搬!
江水英,立于坡上观察动静。
黄国忠 阿更队长,这一窑砖可是两千块钱哪!
阿 更 烧!
黄国忠 对。(向窑内喊)烧!
黄国忠欲去添火。
江水英 停下来!
黄国忠 (一惊)啊!
江水英严峻地走下坡来。
李志田上。几个社员从窑内出。
黄国忠 (挑动地)现在停火,一窑砖就要全部报废!…
江水英 现在多烧一捆柴,大坝就要多加一分危险!
李志田 (向阿更)你们早不起火,晚不起火,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起火!
阿 更 早不塌方,晚不塌方,谁知道偏偏这个时候塌方!
江水英 阿更,人们原先说合龙后烧窑,为什么提前起火呢?
阿 更 群众有这个建议,我也同意。
江水英 谁建议的?
阿 更 是……(看了黄国忠一眼)
黄国忠 (抢过话头)是大伙儿提的。
江水英警觉地注视黄国忠。
黄国忠 (掩饰地)咱们损失太大了,想早点儿补回来嘛!
阿 更 水英同志,既然起了火就不能停。
黄国忠 对呀!
江水英 (斩钉截铁地)不对!(转向阿更)阿更,你想,如果没有柴草,怎么抢救塌方?抢救不了塌方,大坝靠怎么合龙,不能合龙送水,怎么完成党交给我们的救旱任务?
阿 莲
(气愤地)是嘛!
宝 成
江水英 同志们,为了保证今晚及时合龙,马上停火搬柴!
阿 莲 等对,停火搬柴!
阿莲、宝成带领众社员搬柴草下。
黄国忠 (见风转舵地)对,停火!停火!(进窑)
阿 更 (向李志田)我想不通,淹了田,又丢了砖,损失这么大,我们小队怎么办?
李志田 你……
阿 更 我管不了啦!
阿更扭身就走,正遇小红背着几对畚箕上。
小 红 (气喘吁吁地对阿更)叔叔,这儿是龙江大队吗?
阿 更 是呀。
小 红 (兴奋地)我叫小红,从后山来的。
江水英 (急忙走向小红)从后山来的?
小 红 (擦汗)嗯。
江水英 (扶小红坐于树墩上)小红,来,歇会儿,(从一社员手中接过水壶,倒
了一杯水)喝口水。
小 红 (接过,喝了一口)哎呀,这龙江水真甜哪!
江水英 (递水壶)那你就多喝点。
小红接水壶,欲再喝,杯到嘴边又停住,把水倒回壶内。
江水英 怎么不喝了?
小 红 我奶奶说,一碗水也能救活几棵秧苗。
众人感动。
江水英 (感慨地)也能救活几棵秧苗!小红,你奶奶……
小 红 大伙叫她盼水妈。
江水英 盼——水——妈!
小 红 阿姨,在旧社会有一年遇到大旱,我奶奶因为盼水,把眼睛都盼瞎了。解放后,是毛主席派来的医生给她治好了眼睛。这回,听说堵江送水,她可高兴啦!忙着上山砍竹子,回到家。一个劲儿地编哪,编哪,连夜赶编了这几对畚箕,天还没亮,就催我快呀,快呀,快把畚箕送到龙江大队!
江水英(接过畚箕,异常激动)它,寄托着多么深厚的情意,多么殷切的期望啊!
(唱)【西皮小导板】
见畚箕似见亲人在盼水,
【慢二六】
九万良田旱情危。
见畚箕千丝万篾情可贵,
后山人抗旱的意志不可摧。
咱们想一想,提前烧窑对不对?
要警惕阴暗角落逆风吹。
虽然是停火搬柴砖报废,
大坝上危险局面得挽回。
阿 更 (内疚地)对呀!
江水英 (唱)【西皮快板】
喝令九龙东流水,
快向后山展翅飞。
端起龙江化春雨
洒遍灾区解旱围。
众 (接唱)
喝令九龙东流水,
快向后山展翅飞。
端起龙江化春雨,
洒遍灾区解旱围。
江水英 (接唱)
鼓励干劲千百倍,
合龙口上振雄威!
[众“亮相”。
——幕闭

 


上一章:戏剧革命 46

下一章:戏剧革命 48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