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dow.onload=function(){ function adsorption(){ var headerWrap=document.getElementById('sxshare'); var scrollTop=0; window.onscroll=function(){ scrollTop=document.body.scrollTop||document.documentElement.scrollTop; if(scrollTop>300){ headerWrap.style.display ='block'; }else{ headerWrap.style.display ='none'; } } } adsorption(); }
变节 1
  • 作者:Kyle
  • 阅读量: 519次
  • 字数:2911字
  • 时间: 2017-09-05
JSer.exec(function(){ JSer(".v-service-trial img").css("width","80%"); JSer(".v-service-trial img").css("height","auto"); });

第三十一章  变节

 

 

1

 

在副部长办公室床上熟睡了一会儿刚刚起床的赵大烈,打了一个好长、好舒服的哈欠之后,开始穿他那件晴龙混纺的半袖衬衫。打一、二年前开始,不论是午间还是夜晚赵都喜欢躺在办公室的那张行军床上。尤其是不久之前来了一位很解人意的女秘书。一时间的快乐是工作动力的源泉。昨天好不容易在电梯里逮住了机会,正要当面亲自向女秘书“交待工作”。却不料被一帮子大学毕业刚刚分配来重工业部工作的大学生给撞着了,结果好事没有做成。

最近,在北京忙得不亦乐乎的赵大烈仍没忘了忙里偷闲去北京郊外香山的高干疗养所避暑。哪怕是呆上个三、五天,也能养精蓄锐以利再战。

再一次伸展了一下巨大的身体,刚在桌子跟前坐下就好象安装了定时器一样,秘书和服务员同时走了进来。服务员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了大办公桌后面的床铺。从美国留学刚回国的年轻秘书简洁地当地请示道:

“刚才黎元部长的秘书来电话,请您三点钟过去一下,您的日程安排虽然空着,但我没直接回复她。赵部长您看这事儿咋办?”

秘书的鼻子最灵敏的,尤其是出洋留学过的人。她好象在主人面前嗅到了点儿气息,自己不久即可升任部长秘书。

“放心吧,等来电话摧再说。先去给我把计划司的杨处长叫来。

 “不是计划司司长,是杨处长么?”

秘书不放心地确认无误后,拿起了内线电话。

作为重工业部的中枢部门,给部长、副部长们起参谋作用的计划司就设在三楼。杨处长即刻赶了过来。

“请坐吧。”

赵大烈指着会议用的沙发:

“你当处长有几年了?”

“快四年了。”

杨处长一时间没明白赵副部长问他这话的意思。

“是啊,也该考虑考虑给你升级了。”

赵明显地露出要给他加官晋级的意思。

“不过,今天找你来不是为了谈这事。上海宝钢厂的设备装卸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见是谈工作上的事儿,杨处长顿时松了口气。有条不紊地汇报起来:

“主要设备,高炉炉顶,转炉龙门吊,转炉炉体,炼焦炉用的耐火砖,各种钢材,电动马达,送电电缆等,在总指挥的领导下,一切进展顺利。各部门每周都有一份装卸货一览表,我去拿给您过目?”

“不用了,我这儿有文件。”

说着,赵大烈拿起办公桌上一本文件夹。翻开几页说:

“在这些设备中,有没有可以转卖给其他钢铁厂的?”

 “……?”

杨处长歪起脑袋。

“就是说,首钢、鞍钢、还有当地的上海钢铁厂看中的设备?”

 “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问问能不能给这些设备找到新的买主?”

杨处长疑惑不解地追问道。

“是的。”

杨绝望了。

见杨处长惊愕不已的样子,赵大烈接着言道:

“宝钢一上马,我就担当要职。可以说宝钢是在我的运作下才有今天的。跟你说这事儿,的确很难让人开口。不过,这也没什么。搞建设就和打仗一样,有进攻的时候,同样也有退却的时候。去年刮起的调整价格的风,是越来越厉害了。差不多要成台风了。在国家还很穷,每一个美元的外汇都必须精打细算的困难时期,将一笔如此庞大的资金仅仅只投入到宝钢厂,自然会有人出来反对的。”

“你是说……?”

杨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一眼不眨地望着赵副部长。

“宝钢投资过大的舆论,已经上了《人民日报》和《解放日报》。另外,工程上马之初就有不少表示反对的来信,直接寄到了我们这里。最近更是有增无减。大家伙都快给弄成神经质了。可是,代表着四个现代化的象征且不说,作为基本建设必不可缺的钢材,什么时候才能摆脱从国外进口的局面?尽早拥有我们自己的大型钢铁厂,走自力更生之路。我认为党中央、国务院的决定是正确的!就算外汇形势比较恶劣。宝钢的建设费用哪怕是削减百分之二十五,也要坚持到高炉点火呀!请赵副部长务必代属下向上级转奏。”

公正不阿,个性倔犟的杨感慨陈词。

 


上一章:告密 7

下一章:变节 2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