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经意的走过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438次
  • 字数:15794字
  • 时间: 2018-01-12

天使面前,出现一片沼泽地,好大一片,一望无际。 


在如此火光冲天的大地之上,竟然有如此安宁的一块沼泽地静静的躺在此处,也算是不可理喻,天使仿佛有些惊奇。 


她微一迟疑,终于踏上这片不知几千里的沼泽地。 


她的足极美,所到之处,水面荡漾,杂草污物立时向四周散开,化污秽为澄清,化混浊为纯洁。 


天使的脚并没有浸在泥沼中,而是踏于其上。 


天使像是在沼泽上铺起一层柔软的地毯或是凝结一层晶莹的冰面,然后她在上面漫步而行。 


忽然之间,一股力量从沼泽的中央蔓延开来,直拂过整个沼泽地,开始在天地之间冲撞和激荡。 


显然,这股力量因天使的到来而苏醒,依稀是为天使而存在。 


沼泽地开始震撼,开始颤抖,那份力量开始与天使的力量相冲突。 


天使每一步探出,天地跟着一起晃动,宛若示威,像是要将天使击碎、打倒,就算不能,亦要把她惊退、吓走。 


这,究竟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天使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同时,一种凌驾于苍穹宇宙之上的力量从她的身体里腾起,温和地荡漾着,护卫着她的全身。 


天使没有退缩,手上的权杖光芒闪烁,每一步都走得平稳端正,迎着那股可怕的力量昂然向前。 


而那股力量,竟不在意天使凌驾宇宙的力量,浑不理睬,自顾高涨。 


天使又往前走过几千里,那股力量也愈加强劲雄浑,充塞天地。 


在最中央,最强烈的地方,终于出现一个身影,匍匐在沼泽中,一动不动,仿佛是死的。 


那股力量,便从这具死尸般的身影中散出。 


天使突然感觉到,这股不可思议的力量中,带着悲伤,极度的悲伤,以至于接近死亡的气息。 


天上乌云滚滚,雷声隐隐,电光闪耀,全因这股力量的推动。 


是悲伤! 


天使温和的目光充满怜悯,也不禁有些悲伤之意。 


雷电,撕裂了天边。 


蓦地里啸声穿云,吼声贯空,撼天动地。 


大地震动。 


又有几个魔王降临世间!天使叹息。 


就在这时,那股力量忽与天使的力量相谐,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不再相冲,彼此水乳交融,相互抚慰,相互扶持。 


这一瞬间,两股强大的力量已进行千言万语的交流和沟通。 


然后,天使莞尔,转身独行。 


我在等你。一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是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 


我明白。天使停下脚步,并没回头,只平静的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走? 


因为我该走。 


我不要你走! 


一切都有定数,你太过执着。 


哦,是吗?那个声音仿佛冷笑。既然如此,你前往又有何用?能改变什么吗? 


只要我有心,一切总有机会。天使说。 


我也有心,可你给过我机会吗? 


人,不应该如此自私。我或许会对天地万物柔情万种,爱意横生,却不会对某个单一的事物或个体浪费太多的感情,你明白么?天使说。 


我没你那么伟大,我只要你!那个声音充满忧伤,冷冷的说。 


天使低头沉思,过上好一会,抬头问,你真的只要我,再不要别的东西?这就是你的追求?你可以因此而不再悲伤?告诉我,你的追求到底是什么? 


…… 


你无法回答?没错,你从来没有真正的明白过自己想要什么,要追求什么,这就是你的悲伤么?天使轻轻的说。 


不完全是,我的悲伤很多,太多,太多。 


你可以不要再悲伤吗?天使问。 


我想不行。 


是吗?那好,我该走了。 


我等了你一万年,多留一会吧! 


一万年很久吗?算了。 


那就多留两个时辰,聊聊天吧。那个声音迟疑。他由始到终,一直趴在沼泽里,从未抬头看过天使一眼。 


天使也从未回过头。 


通过气息,已足以知道彼此的存在,并知道对方是谁。 


天使摇摇头,轻声说,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因为你的悲伤,已打开魔界之门。 


那又如何? 


群魔因你的悲伤开始苏醒,魔界五大天使将会再现于天地间,届时一切都将不可估量,不可收拾!听说,暗黑天使已到。 


好像不关我事,噢,等等,听说五位天使都很美,是吧? 


天使已飘然远行。那个声音叫道,喂,慢着,你还没告诉我,你今生叫什么名字呢。 


素·辛娜,你呢?天使遥遥作答。 


阿诺斯。 


天使素·辛娜走了,阿诺斯仍然将自己埋在沼泽里,不纹不动。他散发出来的力量慢慢减弱,减弱,直到完全消失,隐入他的身体里。 


他不但收起堪比天地的力量,完全封存,还企图把自己遗忘,无论是别人还是他自己,都将在时间的长河中遗忘了他,遗忘在不知名的空间和国度里。 


所以,他的身子虽在这里,可他的心早已不在,早已遗忘了方向和归宿,早已遗落在远方,不知名的远方。 


沼泽归于平静,阿诺斯渐渐与之溶为一体,又或者,他开始被沼泽侵蚀和吞噬。 


☆★      


一位女孩,美丽而优雅,抬头仰望天空,充满哲思。 


女孩很安静。 


瞧着天空的诡异变幻,流星飞逝,电闪雷鸣,暗无天日,时而群魔乱舞,乌云滚滚,时而魔吼怪啸,惊天动地,女孩的脸上,仿佛有些不解之色。 


没有怨怼,没有憎恨,没有愤怒,只有不解,一丝淡淡的不解,就像不明白某个人为什么突然无端发脾气一般,无辜而可爱。 


然而群魔并不认为女孩无辜,在无上法力操纵下,幻化万相,对女孩进行恐吓威胁。 


女孩并不计较,只是温柔的笑,对身边出现的各种古怪邪灵和魑魅魍魉,丝毫不以为异,反而友好地伸出美玉般的小手,轻轻抚摸。 


幻像的鬼怪跳跃着,与之亲赖。 


施法的魔王被震一下,忙不迭收回魔法,幻象立消。 


天空中的乌云面目狰狞,翻腾着、飞舞着,以极快的速度移动、分化、组合。 


偶尔化为笑脸,偶尔化为怒脸,偶尔又化为一张大嘴,朝女孩一口咬下。 


那气势,直若要将整个天地一起吞落。 


女孩的衣裙秀发被带起,拉得笔直笔直。 


女孩并不畏惧,挺身向前。 


于是,女孩开始独行于天地之间,仿佛天使走过的足迹。 


不知过去多久,也许是好久好久,也许很短,只是一会儿,阿诺斯浸在沼泽里始终没有动过,全当自己死人,忘了时间,忘了生活,忘了呼吸。 


渐渐地,他的感觉开始麻木,甚至在开始消失。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他。 


你怎么啦?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女孩的声音。 


你是谁?阿诺斯很不友好。 


我叫星晰。女孩说。 


星晰?没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过,你又不认识我,况且我也不出名。女孩哑然失笑。 


哦。 


你怎么会在这里?女孩问。 


那你呢?为什么又会在这里? 


我?路过。 


又是一个路过的。阿诺斯叹息。那么,你要到那里去? 


我想去找魔界。 


为什么? 


因为天地突然间变成这个样子,我无法理解。我想是因为群魔降世的原故,所以我去找他们。 


找到又如何? 


我要跟他们说,不能这个样子,不能毁灭天地,得让天地重新回复生机勃勃的景象。 


真幼稚!阿诺斯冷笑。 


是啊,我是很幼稚。女孩轻轻的说。可是去做,总比什么都不做为好,我会坚持,会努力,就算没有什么结果,就算我会死,那又如何?我有过那梦想,并为之而不懈努力,也就足够。 


唉,闷啊…… 


真的很闷吗?女孩轻笑,那么,你同我一块上路吧。 


我不去。 


为什么?你为什么满怀悲伤的躺在这里?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子沉沦下去。来吧,站起来,忘掉悲伤,一起上路,去追逐同一个梦想。 


女孩吐气如兰,语音温柔,充满鼓舞和激励,几可温暖世间的一切。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去追逐同一个梦想。 


为什么? 


因为只有怀着同样梦想的人才能共同追逐。 


女孩站起身来,双目中泪光隐隐,阿诺斯的话,重伤了她的心。 


你去吧。阿诺斯说。 


那么,请你不要再悲伤,你要快乐起来。女孩哽咽。 


我想,这很难。 


不,你一定要快乐起来,开心起来,不能再悲伤,不能再痛苦,不能再虐待自己。泪珠,终于自女孩光洁如玉的脸颊滚落。 


阿诺斯默然。 


女孩走了,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一个人上路,会孤单的。 


有泪珠洒落,落入沼泽,叮的声响,仿佛水晶,仿佛女孩破碎的心。 


女孩星晰,独自上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