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画虎·泥鳅和女巫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546次
  • 字数:20126字
  • 时间: 2018-01-19

星晰和鹿仙儿,两个少女,结伴同行。


一路之上,不时遇上些微不足道的小怪,就像魔法树人和精灵鸟之类的小怪,虽然是星晰曾经难以应付的,可如今每一个小怪都无法攻到她们的身边。


大多数小怪冲到离她们七、八尺,甚至更远的地方,便开始摇摇晃晃,身负重伤,接着死亡,化为一点血印消失。


显然,每个小怪在向她们逼近时,生命在急剧损耗,直至为零——死亡,那是受到极大伤害的结果。


星晰甚是惊奇,她知道,一定是鹿仙儿的缘故,但她并没有看到鹿仙儿出手,亦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任何一点霸道的力量和魔法,可是,一切已存在。


不是么?


鹿仙儿只是安安静静的走着,并没有刻意攻击,那么毫不经意,她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力量和魔法,已足以震慑群魔,更何况只是一些小妖小怪。


靠近者,死!极冷、极美、极静的她,不可侵犯,不可接近。


星晰很欣赏的看着她,那种神情,简直是崇拜。


鹿仙儿静如处子,只轻轻的说,不知道魔界的道路怎么走,你找得到么?


星晰摇头,我不知道。


鹿仙儿莞尔轻笑。


星晰却欢喜雀跃。


星晰再也不用害怕不用理会那些小怪,因为根本已不足为患。只是有时见到那些小怪临死前的扭曲、挣扎、痛苦的模样,又不禁有些不忍。


忽听前方一声长啸,尖锐嘹亮,遥遥传来,跟着向这边移动一段,随即停下,伴着打斗之声。


呼呼声响,几个竹杆一样的怪物过去,往啸声处过去,并不理会她们。


数十只猫头鹰出现天空,在她们头顶盘旋,虎视眈眈。


鹿仙儿抬头,魔界的猫头鹰?


它们是做什么的?星晰问。


专作勘察用。


它们会不会攻击我们?星晰睁大一双妙目。


鹿仙儿点头,会,它们有不错的攻击力,凡人根本不能受它一击。它们除了勘察,还可攻击和干扰对手。


说时迟,那时快,数十只凶恶的猫头鹰俯冲而下,疾袭她们。


数道电光从鹿仙儿身上闪出。


这一次,星晰终于看到她出手,可是没能看清,一切都太快。


猫头鹰尽数爆碎,化为乌有。


所有的妖魔鬼怪死亡,总可以连尸骨都不剩,消失很快,因为它们得天独厚,近水楼台,可以优先并最快到达该去的地方,死亡之国。


有不错攻击力的猫头鹰,在鹿仙儿面前,不过瞬间死亡。


星晰目瞪口呆,简直难以相信双眼所见。


走,我们到前面看看去。鹿仙儿说。


星晰点头,两人快步疾行,脚下极其轻盈。


空间和地域似乎霎时变得虚无和飘渺,瞬间千里,依稀不是神话。


猛然见到,前方,一人正和许多怪物大战,他身旁已倒下一大片怪物,竹杆一样的怪物也倒在其中,在准备消散中。


这个人长相好奇怪,狮子头,兔子的耳朵,熊掌,人身,老虎的尾巴,牛的蹄。


他回过身来,却有一双人的眼睛。


星晰和鹿仙儿一眼就看出,他是人类,在见到他的眼睛之前,她们已确定。相反地,她们倒没太留意那人的怪样子。


或许,她们是最优秀的魔法师,一眼便能洞悉万相,不会为各种幻化的外表所困惑。


一个狗头怪出现在她们身后,呲牙咧嘴。


鹿仙儿斜眼一瞥,刚要出手,那人已远远挥出一拳。


拳风贴着鹿仙儿的脸颊过去,狗头怪登时四分五裂。


那人三拳两脚,尽毙众怪,哈哈大笑。


星晰忍不住称赞,好厉害!


那人扬声大笑,过奖过奖,两位美女好啊!没想到在如此天地间,尚能见到如此人间佳丽,幸甚,幸甚!


星晰嫣然,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鹿仙儿微笑,敢问兄台,哪个朝代?


那人挠头说,这个……那个……公元两千……那个,二十一世纪。


星晰抿嘴轻笑,我们还以为你是古代人呢?


那人大笑。


鹿仙儿扬扬脸,怎么称呼?


我叫画虎,你呢,美女?


我叫鹿仙儿。


姓鹿?


可能是吧,不太清楚,不过我跟师父姓卡弗,卡弗·鹿仙儿。


卡弗·鹿仙儿?好名堂!画虎拊掌大笑。


你怎么会是那种怪样子?鹿仙儿问。


没办法,以前的样子太帅,令无数少女拜倒,引无数少妇尽折腰……


鹿仙儿,……


星晰咯的一笑,我就没被你迷倒。


画虎连连点头,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


鹿仙儿白他一眼,有人在你身上施过魔法?


那是。


鹿仙儿和星晰对望一眼,相视一笑,她们早已透过画虎的怪相见到人的影子,而且是热情、开朗而故做夸张的人。他身上的怪样,当是有人在他身上施放不成熟的魔法所留下的后遗症,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三个年轻人结伴同行,一路上有说有笑。


其实我不懂魔法。画虎说。


真的假的?星晰不信。


鹿仙儿早已安静下来,不太理会他们。


那当然,画虎说,我只会硬打。


那就是力量型啦?也不错嘛。


可有人硬说我有灵性、有天赋,硬把我拉去修行。后来因时间紧迫,他们将魔法强渡到我身上,结果弄成现在这副模样,四不像,而我什么都没学会,根本不会使用魔法。


要是我没看错,你虽然不会用魔法,可是却对好多魔法有免疫能力,这就是人家强加魔力给你的好处呀。


这倒也是。画虎不禁赞同。


那样你就可以专心作战,不用忌惮魔法,多好!以你的身手,能有几个妖魔鬼怪是你的对手?


过奖过奖,可我们毕竟任重而道远,路漫漫兮吾将求索,无魔法兮怎堪奈何?


不要念诗好不好?我头都晕了。星晰娇嗔。


画虎一笑,好,好,我只是……


蓦地,一缕剑光贴着他的耳畔划过,削去几根狮毛。


画虎吓一跳,怎么回事?谋杀啊?准头太差啊……


鹿仙儿淡淡的说,好厉害的剑光,可惜已是强弩之末。


熊掌摸着狮子脸,好像是啊……


能感觉到吗?剑气,弥漫四周的剑气。鹿仙儿说。


星晰点了点头。


画虎不再嘻笑,双目灵动有神,嗯,的确是,不过使剑的人好像力不从心。


鹿仙儿点头,剑是好剑,只是力量损耗殆尽,已经太弱。


三人不约而同,一起加快脚步。


鹿仙儿的力量开始散发出来,温和的,精湛的,深邃的,完全不似起先的毫不经意。


画虎的力量是强烈的,每一步都不同凡响,他的牛蹄可不比星晰和鹿仙儿赤裸着的、美丽的纤纤素足一般漫妙和了无声息,而是每一蹄落下,皆是地动山摇,铿锵有声。


一片荒芜之地,杂草乱石,尸骨遍野,全是人头蛇身的蛇人怪。即为蛇人族,一个特别的族类。传说其为大自然的宠儿。


此族类上半身是人的样子,而且是美女,体态丰满,长发飘飘,容貌俏丽,下半身却是蛇。


这些蛇人怪虽然已死,但还没有消失。比较大一点的怪物,总是散得慢些,而且只要有足够魔法,她们的同伴又没有死绝,是不消失的。因为她们的伙伴如果能坚持到最后的胜利,便可用魔法使她们复活。


经过一条河流,只见有无数蛇人怪的尸首顺流漂来,将河水染成蓝色。


她们的血是蓝色?星晰三人暗暗称奇。


一个山谷里,众蛇人怪残肢断臂,尸首狼籍,死得惨不忍睹。


武器遍地都是,其中最多的是三角叉,蛇人族惯用的武器。


这些武器大多已被削断,为剑气削断。


可见,此处曾发生何其惨烈的殊死战斗,以至于,蛇人族的尸首堆积成山。


周遭的一切,包括岩石、树木、花草、大地,几乎全被摧毁,为剑气所摧毁。


何等壮烈的一战!


何等凌厉的剑气!


星晰三人暗暗心惊,勿勿瞥过一眼,继续向前飘行。


唯画虎的脚步落地有声,惊天动地。


一个平原,无边无际,哀鸿遍野。


蛇人族的尸身,铺满草原,无边无涯。


为剑所伤!


难道一柄剑荡尽蛇人怪?数十万蛇人怪尽为一柄剑所杀?


星晰、鹿仙儿、画虎,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种战争,太残酷,太可怕。望着满地的尸体,钦佩之余,不免有些心惊肉跳。虽然他们明白这个世界,早见惯杀戮和死亡。


见到了,终于见到。


数十个蛇人怪,围住一人,拼死相斗。


人、怪都已疲惫不堪,出招软弱无力。


那个人年纪甚轻,孩子一般的面容,一脸坚毅,眼神镇静,充满战意,不屈的战意,全身浴血,剑法散乱,仍在顽强战斗。


虽然他早已力不从心。


然而,妙到巅毫的招式却显露无遗,固然剑法散乱,固然力不从心,固然疲惫不堪,依旧是,神妙莫测。


众蛇人怪也不含糊,毫不逊色,出招匪夷所思,诡异莫名。


他们的兵刃极少相交,一招递出,心知无效,立生变化。是以瞬息万变,层出不穷。


不过以数十敌一,终归是大占便宜和上风。


画虎哈哈大笑,疾奔而前,闪电般出拳。


人未至,拳风已到,分袭蛇人怪。


与此同时,由鹿仙儿身上发出的闪电已到,加上那人闪耀的剑光,众蛇人怪纷纷倒地。


那人缓缓转身,瞧着鹿仙儿,说,分裂攻击魔法?


鹿仙儿眼含泪花,轻轻点头,她已为眼前这个倔强的战士所感动。


那人静静的看着她,有些叹息的说,这是神的修行方式啊,没想到世间还真有人修行如此艰难的魔法。


然后,他倒下去,他已虚脱。


他舐舐嘴唇,艰难的说,很高兴见到你们,我已经不行,以后,希望全在你们身上。


画虎大声说,不能说不行,兄弟,你不能死!


星晰双目中泪光隐隐,也说,是啊,你不能倒下。


那人摇头,微弱的说,我与她们交战月余,一刻也没停过,太累太累,该歇息了。


星晰痛哭,交战月余?你好辛苦,好坚强,我不要你死。


那人脸上浮起一丝笑容,轻声说,你不要这样,我会不安心的,别哭。


他的笑容凝结,双目缓缓闭上,气息再无。


鹿仙儿和画虎默然。


星晰端坐于地,喃喃说,我不要你安心!突然伸手,搭在那人胸口之上。


一股力量,开始漫延,带着温柔,带着关爱,带着慈悲。


那种温柔,是可抚慰悲痛的。那种爱,是至高无上的。那种慈悲,是可渡众生的!


鹿仙儿和画虎惊奇之余,甚是感动。他们身上的力量,竟与之共鸣,开始不断加强,全身热血,逐渐沸腾。


垂首闭目,秀发和衣裙蒸腾飞舞的星晰,脸色平和安祥,她散发出来的力量,开始与苍穹万物相谐,融而为一。


那人身上的伤,开始奇迹般愈合,面色渐渐红润,呼吸开始回升、顺畅。


眼前这位完全不会攻击和战斗的女孩子,竟有如此之强的力量,如此之强的魔法,这简直是神的力量!原来,她才是法力最高的人。


鹿仙儿喜极而泣。


画虎却哈哈大笑。


那人神采奕奕,坐起身来。


没有感激,没有言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星晰说,我不准你死,不许你偷赖,我要你重新拿起剑,重新燃起不屈的战意,跟我们一道战斗。


那人垂首说,一切,听你安排。


星晰笑靥如花,宛若盛开的花朵一般尽情绽放。


那人说,我叫泥鳅。


星晰轻笑,不屈的泥鳅。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另外一个人的笑声,远远的,好比银铃。


众人一起回头,见到一个美丽娇巧的女孩子,赤着脚,往这边跑来。


她手上的铃铛和脚上的脚铃,叮叮当当,悦耳动听。


她身后跟着一大片黑压压的骷髅兵,张牙舞爪。


画虎嘿嘿的笑,这个女孩好奇怪,不过很漂亮,我喜欢!


鹿仙儿淡淡的说,她是个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