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前行的路上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577次
  • 字数:7433字
  • 时间: 2018-01-19

  画虎回头,怎么见得她是女巫?


  鹿仙儿说,因为她就是。


  女孩越来越近,隐约可见她娇美容颜上细细的汗珠,微微可闻她低低的娇喘声,并非销魂,只是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显然她在逃避骷髅的追赶。


  那些骷髅也不轻松,除了张牙舞爪,更是扭曲变形,痛苦不堪,头顶罩着一团诡异的黑气,驱之不散,凝成黑云,伴随它们的到来,几弥漫天地间,那是极重的诅咒魔法。


  好厉害的诅咒!鹿仙儿心底赞叹。


  星晰、画虎、泥鳅,三人却为眼前的景象弄得发愣,一时不明所以。


  星晰忽然发现,那个女孩脚上泛着金光的脚铃,忽儿闪出骷髅头的形状,极尽精致,忽儿又回复金光闪闪的模样。


  泥鳅瞧见她左边衣袖上的月芽,画虎则看到她右边衣袖的骷髅头。


  星晰回头,她的脚铃……


  是女巫专属的。鹿仙儿说。


  画虎不禁喃喃,难道她真的是个女巫?


  没错,我是女巫!女孩娇笑,如阳光一般灿烂。


  众人哑然失笑,本来有些紧张面对女巫,却在自称女巫的女孩一笑中释然。


  女孩充满朝气活力,兴致勃勃,扬手说,你们好啊,很高兴见到你们。


  画虎哈哈大笑,我们当然好,也很高兴见到你,小女巫!


  泥鳅突然问,需要帮忙吗?


  那当然!女孩喘息,我都快累死……快不行了,跟它们纠缠那么久……


  泥鳅踏步上前,他虽然重伤初愈,但所有的精神和力量已为星晰帮他恢复,此刻只觉全身力量奔腾,沛不可挡,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劲雄浑。


  好犀利的剑气,从他身上发出的。星晰和鹿仙儿不禁对望一眼。


  画虎大笑,疾冲,出拳。


  砰砰,数具骷髅爆碎。


  咦,太不堪一击吧?画虎反愕。


  鹿仙儿连指尖都懒得动一下,眼前数千只骷髅兵,早已是强弩之末,不足一指加之。只是施咒的人,无力攻它们一指罢了。


  剑光闪过,凌厉无匹,瞬间千点。


  好强好快的剑!


  骷髅尽碎。


  画虎大笑,比我快出一个次元啊,亲。


  我叫占尘,谢谢你们!女孩说。


  占尘?鹿仙儿有些惊奇。


  是啊,占卜的占,红尘的尘,师父要我接触尘世,占尽日月星辰,预算凡尘命运,揭示未来。


  你认识占月大祭师吗?鹿仙儿问。


  那是我师父。占尘一脸惊讶,如遇故人般盯着鹿仙儿。


  我叫鹿仙儿,家师千年的舞者。


  啊!占尘又惊又喜,冲上去抓住鹿仙儿的双手,又摇又晃。你就是鹿姐姐?你师父是千年的舞者?我师父说,他一辈子最崇敬的人,就是千年的舞者啦。


  鹿仙儿淡淡的说,可惜后来,我师父头也不回的去找你师父。


  占尘神色黯淡下来,他们一起出去,说要去对付邪魔,就再也没回来……


  占尘说着,眼泪扑簌簌落下,禁不住抽泣。


  鹿仙儿显得有些不耐,冷冷的说,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不该发生的怎么都不会发生,有什么好哭的?天塌下来有地接着。群魔乱舞,不还有我们吗?


  占尘拭去眼泪,是啊,不能哭,不能悲伤,师父也说,要我坚强。我们一定要去完成先辈们没做完的事。


  鹿仙儿缓缓点头,望向星晰,既然如此,我们是否,该出发了?


  星晰温柔一笑,点头说,嗯,是的。


  女巫占尘是开朗欢快的,哭过笑过之后,很快便雨过天晴,活泼俏皮,飞扬跳脱。


  她的性情,很容易使人忘记她是个女巫。


  有着月芽和骷髅的淡蓝色女巫装束,精巧漂亮,反显得别致和不拘一格。


  她似乎对任何事都饶有兴趣,不停向众人问这问那,又不时围着画虎打转,对他的样子啧啧称奇,左瞧右看,抿嘴轻笑。


  画虎得意洋洋,丝毫不为自己的怪样自怜自伤,反而大为招摇,以俊男形象自居,一副趾高气昂的神态。


  占尘说限于法力,仅可以为他恢复部分身体,问他是否愿意接受。画虎连连摇头,直说不行,那样做会毁掉他旷绝古今的形象。人样?太过普通,根本不如眼下这般酷和有性格。


  占尘更是惊奇,她从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竟然热衷古怪模样,不愿变回人形。


  画虎言辞夸张,语出惊人,绝不是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小女巫所能理解的,引得她万分好奇。


  两人在后面嘻嘻哈哈,夹缠不清。


  鹿仙儿、泥鳅在前面不由摇头,星晰却低头沉思,想着各种魔法。


  她一直不曾明白,如何使用魔法,更不明白自己身上有什么力量,完全是不经意的。有时候想用,却又捕捉不到,寻不着那些魔法和力量,这让她很晕、很闷。


  此刻,她一边走着,一边集中精神,发掘自己的力量。


  鹿仙儿和泥鳅知道她的情况,都奇怪她力量的不确定性,尤其是泥鳅,更是关心。


  鹿仙儿早已洞悉星晰身上博大精深、不可思议的力量,仿佛与生俱来,只是星晰不懂如何使用而已。


  三人十分默契,默不作声,身上力量微腾,在意识中交流着彼此的感受和各种魔法的摧动、运行。


  ☆★


  回去吧,你们不用再往前走,前面已是死路。一个声音说。


  星晰依旧垂首闭目,你是谁?为何一再劝阻我们?


  我是谁不重要,总归是好心,而且代表魔界对你们的劝勉和慈悲。


  屁话!鹿仙儿冷笑,在意念中叱责。


  唉,你们太年轻,太固执。你们本应接受神的封印而明哲保身,躲避灾劫,何必选择这条不归之路呢?


  喂,你这家伙很啰嗦啊,有兴趣,出来见一见,没兴趣,给我滚得远远的,少在我们面前阴阳怪气。画虎抬起头,烦躁的说。


  是啊,占尘也说,跑我们面前啰嗦得跟唐僧似的,真讨厌!


  我们是不会回去的。星晰静静的说。


  这可能是魔界的最后通牒。那个声音叹息。既然你们坚持,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


  那个声音消失无踪。


  画虎哈哈大笑,完全没什么不同嘛,哪有什么日子不好过……


  嗤嗤两声,天空突然裂开一缝,两道闪电朝他直击而下。


  紧接着,隆隆的雷声响起。


  ……太夸张了吧,说来就来?还天打雷劈?画虎跳起来。我只小时候听说,乱讲话会这样的……


  这叫怎么回事?女巫占尘对天一指,娇声喝叱。


  数道电光立时转向,向她击去。


  占尘一声惊呼,抽身疾退,无奈电光不走直线,跟着追来,哪能避开?


  人影晃动,鹿仙儿已把她拉开,随即反手接住闪电,扬声说,何方妖魔鬼怪?出来相见!


  众人愕然。


  占尘见她仅凭一手挡住闪电,由衷钦佩,直赞,你好厉害!


  闪电吱吱低鸣,在天际和鹿仙儿手掌中往返来回。


  鹿仙儿一头柔软飘逸、如云似瀑的秀发丝丝散开,轻舞飞扬。闪电,由她身上闪出,反击而上。


  闪电分裂攻击?


  天空中一个声音轻笑中带着惊讶,你会是我的对手,何时有空,咱们再较量吧。


  这个声音也消失无踪。


  地上,冒出无数僵尸,呆滞机械,狰狞可怖,生硬地向前攻击。


  四个高大的岩石巨人小跑而来,地动山摇,可怕的力量伴随而至。


  剑芒闪烁,泥鳅剑已出鞘。


  铮铮声响,岩石巨人毫发未损。


  泥鳅暗暗心惊,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分击四大巨人,将它们尽数引将过去。


  要知道,四个岩石巨人的攻击,比那些低等的僵尸强大得多。泥鳅的剑,亦是所有人中最强的,所以他一马当先,不避不让。


  他的剑,绝非凡品,除拥有极强的力量之外,本身还附带着强烈的魔法效果,足以降妖除魔。


  魔界暗黑天使的温柔腐蚀,化去天地间的一切金属,剩不来的武器,已非天地所有,乃是神器,神魔两界的利器。


  闪电分裂攻击发动开来,数万点攻击。


  群怪无关痛痒,继续攻来。


  鹿仙儿脸色微变。


  画虎、占尘护在星晰左右,亦不禁有些紧张。


  它们对魔法免疫!泥鳅叫起来。


  鹿仙儿面上如罩一层严霜,耀眼的闪电在她身上闪动,分裂攻击,环环相连,层层相扣,无间无隙。


  不一会儿,她的鼻尖冒出细细的汗珠,衣衬渐湿。


  如此超强的连续摧动攻击,对她的体能损耗甚巨。


  然而众僵尸的损伤微乎其微,而岩石巨人,更是看不出有任何损伤。


  画虎大喝,出拳如风,和众僵尸战在一起。


  用物理攻击才行。泥鳅大急。


  一缕剑光透出,削去一只僵尸左臂,僵尸仍然向前狠斗,而泥鳅的剑再无暇闪出,他已为四个岩石巨人困住。


  岩石巨人赤手空拳,并不惧怕他的神剑,跟他打得难分难解。


  鹿仙儿目光静如秋水,淡淡的说,不是魔法无效,而是魔力不够,要是有足够强的魔法,绝对比这样蛮干来得快和直接。


  这时画虎已打倒十几只僵尸,大笑说,那是当然,可你有更厉害的魔法吗?


  鹿仙儿回头望向星晰。


  星晰手足无措,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鹿仙儿叹了口气,这也不能怪你,我自己也使不出所有的力量。


  她抬头看天,喃喃说,师父也没真正教我如何使用魔法,只带我到处游玩,并告诉我一些万物的奥妙,说总有一天我会领悟,会超越她,会成为最优秀的魔法师,可是我领悟了吗?我要怎么才能完全领悟呢?


  画虎见鹿仙儿在这当口竟然发起呆来,不禁好笑。蓦地瞥见占尘更是奇怪,竟在翩翩起舞,口中念念有词,更是一怔,她又在干嘛?


  忽然间,天空飘起雪花。


  黑色。


  雪花居然是黑色的。


  落在身上,清清凉凉,毫无异样,反而神清气爽。


  众僵尸触到,却微微一颤,跟着发抖,显得极为痛苦。


  岩石巨人微愣一下,似乎无恙。过得一会,它们的攻击速度开始减慢。


  咦,画虎和泥鳅又惊又喜。


  鹿仙儿抿嘴说,好厉害的诅咒,看来群魔就算能抵挡魔法,也抵挡不了诅咒和巫术。


  僵尸开始挣扎着向占尘攻去。


  星晰和鹿仙儿忙赶过去相护,占尘此刻全心施咒,本身防卸已降低。


  鹿仙儿出手攻击也决不含糊,挥拳抬腿,直如舞蹈,姿态优美,赏心悦目,抑且强劲有效。


  星晰却有些手忙脚乱,不成章法。


  僵尸终归太多,一时难于抵挡,隐隐然要威胁到施咒的占尘。


  画虎、鹿仙儿、星晰,三人实有些穷于应付。


  ☆★


  刀光掠过天边,瞬间即近。


  僵尸被撕裂,纷纷倒下。


  压力骤减,众人不由吁一口气。


  刀光切向岩石巨人,与剑光内外夹击,加上黑雪风暴的诅咒侵袭,岩石巨人开始碎裂。


  怪物尽,舞姿停。


  占尘轻拭娇美容颜上的汗水,回头去瞧相助解围的刀客。


  一个年轻人,无刀,长发飘飘,干净、整洁。俊美的面容,充满忧伤,带着倦意和对一切的失望与漠视,以及一点淡淡的愁苦。


  他的身影,是孤独的!


  占尘抿嘴轻笑说,他好帅哟。


  鹿仙儿和星晰同时回头横她一眼。


  画虎低笑说,有我帅吗?


  占尘眼睛发直,狠狠瞪他。


  星晰说,好像是有点……


  鹿仙儿却说,也不怎么,只是有点酷。


  星晰抬头,想起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同样是孤独和忧伤的,还有那一片沼泽地。可是,他还好吗?星晰的眼眶渐渐湿润。


  那人走近,淡淡的问,三位女士没事吧?


  占尘嫣然一笑,我们没事,谢谢你!


  鹿仙儿静静点头,星晰温柔一笑。


  相书上说,我宜西行,故名泽西,姓安,丹·安泽西。可以和你们一道走吗?那人说。


  星晰莞尔,当然,非常欢迎你。


  丹·安泽西点头说,要前往魔界,我们的力量是不够的,还要加上几个人才行,他们已在前面。


  占尘抢着问,是些什么人?


  我认识一人,来自东瀛,有他在,我们更有把握。


  占尘一呆,东瀛是哪里?


  画虎轻笑,扶桑?


  安泽西点头,是的,日本,他是当今最优秀的邪灵魔法师。


  邪灵?鹿仙儿一怔,有些惕然。


  法无常法!泥鳅开口说,武功魔法不分正邪高下,就看你用在什么地方或为何而用。


  安泽西看了他一眼,有些感激。泥鳅也瞧上他一眼,两人充满理解,惺惺相惜。


  星晰嫣然,没关系啊,只要他和我们一条心就好。


  安泽西点头,他一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