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决择,不归之路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406次
  • 字数:7243字
  • 时间: 2018-01-23

  众人随撒尔·罗布特在群怪中间穿行。


  魔怪乱舞,战况异常激烈,但被撒尔·罗布特召唤出来的狮、虎、豹、狼、鹰等灵兽挡住,无法近前,不足为患。


  如此状况,众魔法师已不必理会。


  这样还真的是省事啊。占尘忍不住赞叹。


  穿过之后,撒尔·罗布特转身,挥动魔棒,一份强烈的魔法立时笼罩下来。


  魔法透明,宛若一张无边无际的网,笼罩下来,把交战中的万众魔怪覆盖。


  魔法面式,窒息禁锢!


  群怪无论胜败,都将在面式魔法中窒息禁锢而死。


  而罗布特所召唤的灵兽,本为魔法和虚幻所化,最终也将会消散在虚空里。


  英雄们不再过问,踏上征程。


  英雄们的力量,空前加强,所到之处,荡尽群怪,再无与抗者。


  其中以手中无刀,却可发出耀眼夺目、无上刀法的安泽西攻击最为强劲凌厉,刀光闪烁间,几可同日月争辉。


  使剑的泥鳅次之,画虎最弱。


  而魔法方面,除星晰和占尘较弱之外,其余的撒尔·罗布特、莎莉娜、山本次郎、鹿仙儿四人,却莫测高深,无法估量出谁高谁低。


  然而大伙都知道,他们此刻虽然所向无敌,只因没有遇上真正的魔者,或是稍有力量和等级的怪物,要是遇上,那就全然不同,胜负难料。而眼下,若是连一些小妖小怪都无法应付,未免太逊,又凭什么对付魔鬼,勇闯魔界呢?


  妖兽横行,魔霸天下的世界里,一切都没有定数,全然未知,也许下一秒钟,便会全部毁灭、全部死亡,那也是说不准的。


  大伙儿既然到达这里,早有思想准备,准备好承受一切,迎战一切。


  虽然前路充满惊险、挑战、危机,甚至死亡,但英雄们早已将一切生死置之度外,一路上情绪高涨,斗志昂扬,满怀信心和希望。彼此齐心协力,团结互助,亲密无间,关爱有加。正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妖兽群魔,一泄千里,纷纷溃败。


  天地间的火光在持续,英雄们漫步于火光之中。


  ☆★


  一块空地,平坦、开阔,一马平川。


  一个身影,伟岸、雄健,顶天立地。


  那个身影,就像一座山,在空地之上,突兀之极。


  瞧他的背影,当和英雄们的年纪身高相若,但那渊停岳峙的气势,无人能及。


  英雄们停下脚步,为这身影而停下。


  那个身影前面,数千怪物气喘吁吁,跃跃欲试。


  那人哈哈一笑,举了举手。


  数千怪物一惊,齐刷刷地后退。


  那人仰天长笑,朝天一拳,猛一跺脚,大喝一声。


  数千怪物双眼翻白,惊骇莫名,倒地而死。


  怪物没有被打死,竟被吓死!


  英雄们不禁啧啧称奇,叹为观止。


  那人轻笑,你们终于到来,我可等好久!


  星晰嫣然,你在等我们?


  那人笑而不答,突然背身疾冲。


  倏忽间,已贴到占尘怀里。


  占尘一声惊呼,挥掌抗拒。


  然而,她被震飞。


  那人反手一掌,劈向画虎的狮子颈中。


  画虎熊掌一起,反拍对方肩头。


  那人点头轻赞,好!一弹指,正中画虎胸口。


  画虎倒下。


  那人回身,四两拨千斤,轻轻巧巧化开撒尔·罗布特的魔棒,反手把他推出数米之外。


  那人跟着震退泥鳅,和安泽西对上一掌。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手爪,白玉般晶莹剔透,抓到他眼前,是莎莉娜的伏魔手。


  与此同时,数道闪电已然及身。


  那人一声朗笑,竟不惧闪电,锁喉手疾袭鹿仙儿咽喉。


  鹿仙儿翻腕擒拿,可对方手肘已到太阳穴,一惊,横臂挡架,立被撞飞。


  莎莉娜与那人互换数招,被那人拂中手背,惊呼而退。


  星晰目瞪口呆,那人的拳已到胸口,手忙脚乱之下,双掌一封。


  波的一声轻响,两股力量相触,星晰退开数步。


  那人一个转身,卸去力道,伸手抓向山本次郎。


  山本次郎后发先至,杖头疾点他胸口。


  那人一闪身,回手拿住杖头。


  杖头骷髅中斗然窜出数条墨体毒蛇缠住他的手臂,跟着透入他的肌肤。


  那人一怔,立时转动杖头。


  山本次郎紧握不放,杖身一旋,登时摔倒。见那人飞脚踢来,回臂抵挡,亦被踹飞。


  那人左臂高举,手爪中燃起蓝色火焰,侵入他手臂的毒蛇,反窜到他手中,吱吱怪叫。


  那人一握拳,毒蛇化为灰烬消散。


  山本次郎一呆,他的邪灵魔法,第一次失效。


  那人微微躬身,不好意思,各位朋友,小弟多有得罪。竟是彬彬有礼,温文尔雅。


  大伙一愕,这才看清那人的相貌,飞扬的长发,宛若流云,笑容明朗,容颜美得如精灵一般,纵是女孩子亦忍不住要惊叹妒嫉。


  然而,这么美的容颜,并没有使他看起来像女孩子,或是娇样、奶气、娘娘腔,反而英气逼人,加上他本身的气势,实具王者之风,大有君临天下之感。


  那人说,小弟楚天歌,但愿能与各位共同上路。


  星晰娇嗔,你这是做什么呀?


  楚天歌诚恳的说,只是跟大家的见面礼,还请勿怪。


  鹿仙儿落下,宛若一片云一般轻盈,你这见面礼还真奇特!


  过奖,过奖。


  画虎哈哈大笑,好,好,比我还有性格。


  楚天歌微笑,你怎么样?没事吧?


  画虎扬声笑,没事,没事,区区一指,怎奈我何?


  楚天歌回头,你呢?


  占尘温柔一笑,没事,楚大哥费心了。


  山本次郎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静静的说,没想到阁下有如此之强的魔力。


  楚天歌笑笑说,我很少使用魔法,刚才若不是受你的魔法所激,也不会用。


  山本次郎缓缓点头。


  莎莉娜轻掠鬓边的柔丝,风情万种,然后她娇笑,灿烂无比,你真厉害,一个人就打倒我们全部。


  楚天歌呵呵的笑,此言过誉,我只是出其不意,突施奇袭取胜,大大的不光明啊。


  莎莉娜轻笑,话虽如此,可毕竟验证出我们的防御和应变存在很大问题。


  楚天歌不再谦逊,点头说,嗯,这也是我冒昧出手的原因之一。


  他沉吟着,又说,我知道,适才大家一来猝不及防,二来无心战斗,因为大家已确定我是人类。可是真正的魔者幻化万相,绝不是那么容易辨别的,毫不设防,岂非叫妖魔有机可乘?


  大伙一凛,均觉有理。


  楚天歌又说,要闯魔界,绝非易事,可不能掉以轻心。


  撒尔·罗布特突然说,我们只是合作得不好。


  安泽西长发飘飞,若有所思,我们需要彼此间的密切配合,不然真的无法对抗群魔。


  泥鳅说,没错,刚才完全是各自为战,乱成一团。


  楚天歌抚掌说,正是这样,天衣无缝的配合,才是我们的取胜之道。


  星晰温柔一笑,这需要时间,需要默契,需要彼此间的了解,我们会做到的,一定会!


  她的声音仿佛具有某种无形的魔力,大伙儿心头一热,勇气信心倍增。


  楚天歌微笑,有人指引我来与你相会,我相信,只有你能找到方向,带领我们战胜群魔。


  山本次郎说,这也是人类魔法师们最后推算出来的结果。


  星晰浅笑,美丽而优雅。


  楚天歌突然说,大家还记得神的慈悲和封印吗?


  星晰悠然出神,她曾感受过那份安抚与慰藉,当时她正在别人的魔法圈中受苦,为骷髅重伤,神的抚慰好安祥、好惬意,可是她还是站起来,继续战斗。


  大伙的眼光都有些异样,神的封印,是何等慈悲,那是他们曾感受过的,也是他们最后所拒绝的。


  因为在神的封印里,虽然可以躲避灾劫,却得不到自由和想要的世界,对于漠视一切的神来说,人们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他们并不太关心,因为那是人们自找的,或是人们让魔鬼为他们创造的,因为魔鬼便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与神无关。用封印来使万众生灵有机会脱离苦难,恐怕已是神唯一能够做的。


  楚天歌笑着说,到达这里的人,除本身拥有魔法,拥有力量,还必然是拒绝封印,另有所求的人。


  鹿仙儿说,因为神没有给我们希望,所以我们自己找。


  大伙儿一起点头,这的确是众人此行的目的。


  楚天歌出言相激,前路艰难险阻,非我们所能想像,只怕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大伙默然。


  鹿仙儿说,纵是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英雄们热血沸腾,这正是大家的心声。


  楚天歌仰天长笑,没错,粉身碎骨,在所不惜!大家既到这里来,想必皆怀此心,这是一条不归之路,都准备好了吗?


  是!


  英雄们异口同声,每个人身上的力量,开始腾起。


  楚天歌一握拳,手臂向前平平送出,来,我们一起,誓师出发!


  英雄们大笑,迈步上前,每人伸出一手,搭在他的手背之上。


  楚天歌朗声而笑,张扬我们的力量吧,从这一刻起,挑战魔界!


  英雄们的笑容放肆的弥漫开来,各自的力量冉冉而升,向四周鼓荡之余,直冲长空。


  十股力量,仿佛十根天柱,十道极光,穿越重重魔障,径透九天。


  英雄们的力量,肆无忌惮的蒸腾。


  大地,开始震动。


  十股力量形成的旋涡和星云,动荡了天地和星系。


  ☆★


  魔界,微微颤动。


  何事?立即探明!


  报尊者,是来自另外一个空间的力量,只是几个微渺的人类。


  凡人也敢惊动魔界?去处理。


  是!


  阿尔卑斯神山上的女神莞尔。


  女神的天足,为穹宇中的极致,已无法用美来形容,凌虚踏于神山之巅。


  神山的火山已停止,因女神而停止,冷却下来神山,千沟万壑,披着岩浆遗留下来的装束,魔幻般壮美。


  尊敬的女神,为何而笑?一个声音说。


  素·辛娜女神轻声说,他们,终于找到自己的方向。


  有何可喜?


  人间,因为有希望而美丽,不是么?但愿他们的希望永不破灭。


  这算是神的祝福吗?


  你说呢?女神反问。


  神山脚下,两千万魔兵聚集。


  群魔抬头仰望女神,欣赏崇拜之余,更多的是戒备和虎视眈眈。


  女神法眼一扫,并不理会。


  那个声音又说,不如,女神为他们算算未来,看他们能否心想事成,达成所愿?


  女神轻笑,他们之中的小女巫有能力为他们占算,不需要我。


  可是,任谁苦心而精准的掐算,都不及女神法眼一观或亲口一诺,不是么?


  女神微笑,一切都有定数,亦有变数,即便是神,亦不能妄下定论,更不能掌控一切。


  她似乎为英雄们的力量感动和惊喜,眼眶渐渐湿润。


  哼,飞蛾扑火,自取灭亡,我敢担保,那个声音说,他们会死,一定会死!


  女神只是含泪而笑,并不理他。


  那个声音发现女神的异样,忍不住问,神啊,你这是怎么啦?替他们担心难过?不值吧?你可是最伟大的神,不能这样。啊,你可别哭,我最怕见女人哭,女神也一样。


  要你管?就你,还管我?


  不敢,不敢,我只是怕女神的眼泪淹没一切。


  女神嗤的一笑,你以为我是溯吗?有那么强烈的眼泪,淹没一切,毁灭一切?


  呵呵,也对啊,只有溯的天使之泪才那么可怕,女神的眼泪,最多不过是感化一切灵魂,让魔鬼也变为天使。


  女神笑笑又说,溯,她在魔法神殿之中吗?


  那个声音嘿嘿的笑,你猜!


  ☆★


  轰——


  一个庞然大物往英雄们撞下。


  英雄们一惊,急忙闪身避开。


  尘土飞扬,地上现出一个大坑,被撞出来的大坑。


  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坑中站起,紧接着,有三个同样巨大的身影向这边冲来。


  英雄们展动身形,刚欲上前阻拦,那个巨人伸手一挡,你们退后,让我来!


  他大步而前,迎上三个巨人。


  巨人真高,英雄们只到他们的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