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打败,魔法免疫者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601次
  • 字数:7208字
  • 时间: 2018-01-26

  魔王大笑,向我攻击?可能吗?除非你是神。


  山本次郎默然,低头沉思。


  英雄们热血沸腾,喜不自禁,没想到如此安静的小次郎咋的闷声不响就整出那么猛的一招,那么强的攻击力量?


  群怪仍然层出不穷,攻击永无止境。


  莎莉娜娇笑说,大家不要那么吝啬嘛,照这样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既然号称最强的勇士和最优秀的魔法师全聚在这里,那么不管是谁,随便使两个大招出来秀秀吧。


  英雄们齐笑,异口同声,就你啦,还说!


  魔怪的数量虽巨,威胁却不大,是以英雄们十分轻松,并不严肃,亦不认真。


  莎莉娜轻笑,我?那不行,我可没什么招。


  占尘突然说,你的舞蹈!


  大伙儿眼睛一亮,纷纷说,是啊,你的舞蹈,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舞蹈吧!见她笑而不答,又一齐回头笑问,你说呢,星晰?


  星晰温柔一笑,是啊,莎莉娜,让我们瞧瞧你的舞姿吧。


  莎莉娜抿嘴说,那样的大招,会很累的。


  画虎拍着胸脯,兴致昂扬,没事没事,待会帮你揉胸捶腿好了。


  英雄们一听,险些跌倒。


  占尘娇笑,我会给你递上矿泉水。


  胡闹!莎莉娜浅笑,一甩满头柔丝,摇头说,好吧,那就,勉为其难。


  她的笑容弥漫开来,激动人心的音乐在苍宇中响起,风情万种、仪态万千的亿万身影,漫妙无方,在英雄们的眼前飘过,从英雄们的身体里穿过,赴向远方,蔓延不知几千里、几万里。


  英雄们欣喜若狂,见到了,终于见到了,见到了这绝世的身影。


  英雄们热泪盈眶,激动起来,在音乐和舞姿中激动起来。


  是啊,无论是生是死,是成功或是失败,那又如何?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此行的路上,将不再孤独、不再寂寞、不再痛苦、不再忧伤,甚至不再感到累与恐惧。任凭结果怎样,此行此生,何尝不是一段奇幻绚丽的旅程呢?


  只要有旦妮·莎莉娜在,一切,还有什么不可以?


  激荡每一个灵魂的音乐和舞姿,渐趋完美,渐趋遥远,依稀成为传说,成为永远的神话。


  英雄们在激动中陶醉,难以自拔。


  千里之内,怪物渐殆,偶有挣扎撕咬的小怪,亦在片刻间爆碎。


  数千里、数万里之内,凡有妖、有魔、有怪者,无不受创,为舞蹈的影像所创。


  这便是莎莉娜无上舞姿,无上力量摧动的魔法:舞动天下。


  魔王暗暗心惊,无法可施之际,扬声疾呼,伟大的不可战胜之王啊,请赐于我空间挪移和虚空调度的能力吧!


  楚天歌一惊,回过神来,只见天地间风云变幻,雷声隐隐,显然又要生大变化,而众人仍在一脸惊喜,津津有味地瞧着热舞中的旦妮·莎莉娜。


  他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兄弟姐妹们,别再呆头愣脑傻看,现在,正是我们出手的时机!


  这一声当头棒喝,果起效用,英雄们回过神来,扫一眼天地,一同备战。


  撒尔·罗布特挥动魔棒,一声吆喝。


  面位全返还!


  一股力量荡漾开去,瞬间而至地平线的边沿,反卷而上,包裹住整个天空。


  呼喝声中,英雄们一齐出手。


  落雷的力量,是山本次郎发出的。


  拳风掌力,刀光剑影,闪电分裂,呼啸而上。


  天地战栗,剧烈摇晃,仿佛即将毁灭一切,可怕的力量交织着撞击并冲荡天地和星系。


  星晰扬起脸,冰雕玉琢、美丽绝伦的脸,脸色平静祥和。


  这份平静与祥和,刹那间凝固了天地,凝固了风云,凝固了日月,时间与空间,似乎突然凝固停止。


  幻化万相的魔王,亦不能再变化。


  英雄们的攻击,如影随形,石破天惊。


  喝——


  长啸声中,魔王重创。


  还好本王已进行虚空调度,将有魔法免疫者来对付你们。魔王拼着最后一口气,丢下这句话,落荒而逃。


  英雄们回头望着星晰,眼神异样,他们心头的欢喜与感动在流淌,信心与勇气在骤增,星晰,星晰,他们终于开始相信,人类魔法师们最后的预言。


  只有星晰,才能带你们战胜群魔!


  星晰娇美的容颜,仿佛吹弹可破,仍是那么平静而祥和。


  或许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容颜已打败一切,平静与祥和中散发出来的力量,足以惊慑神魔两界,纵是幻化万相的魔王,也魂不附体,黔驴技穷。


  一切都是不经意的,那么云淡风轻,漫不经心。


  星晰的力量,是澄净的,是从未被污染过的。


  显然,她还没有完全明白自己的力量,不能有目的,有方向的使用和攻击。


  饶是如此,已足以战胜群魔,不是么?


  英雄们相信,等有一天,星晰会用自己的力量的时候,失落的世界,一定会回来!


  音乐,舞姿,渐渐停歇,数千里内,怪物已尽。


  莎莉娜飞扬的最后一缕柔丝已散落肩头,她回身看着星晰,眼神欢喜而温暖,微笑着,温文尔雅。


  她适才虽然全心施展至强魔法,无暇他顾,但也感受到星晰的力量,心下欢喜慰藉,充满感激。


  远处尘土飞扬,迪巴逊跟七位捕神士激战方酣,难分难解。


  七位捕神士身上的铠甲,对魔法超强免疫,不受损害,不然莎莉娜的大魔法早已虐杀他们的生命。


  至于迪巴逊,当然没事,若是魔法竟伤到友军或是自己人,那还叫什么魔法?除非有意识的强行攻击。


  英雄们刚欲上前相助迪巴逊,蓦地天地震动,数十个全身带火的怪物从天而降。


  地狱纵火者?


  与此同时,地面上幻化出数十个岩石怪人。


  所现者,皆是对魔法免疫之流。英雄们暗惊,莫非真是重伤逃跑的魔王虚空调度过来的?


  地狱纵火者与岩石怪人的形态都跟人相似,只是比常人更为强壮魁梧。


  前者通体漆黑,面目难辨,火焰时涨时伏。


  后者全身由岩石构成,面目倒是清楚,不过好看不到哪儿去。


  泥鳅手中的剑轻轻低鸣,路上曾会过这样的敌人,而且上次比这回要强烈巨大得多。


  看来遁去的魔王心慌意乱,没能调多少强大可怕的魔法免疫者过来。


  地狱纵火者和岩石怪人瞬间将英雄们围在核心,展开攻势。


  泥鳅接过数招,登时心惊,这次的力量固然不如上回强,但配合却天衣无缝,远比上次严谨缜密得多,直若牢不可破。


  英雄们也立时发觉,楚天歌哈哈大笑,画虎则笑骂,有没有搞错?


  英雄们同免疫者的战斗,登时如走马灯似的,交织不下。


  众免疫者以阵法加强后,力量极度精密集中,陡然间提升数倍,数十倍,甚至百倍。


  英雄们暗暗叫苦,实在未提防群魔竟有如此匪夷所思的阵战,片刻之余,被动异常。


  再斗一会,英雄们汗透重衣,狼狈不堪。


  渐渐的,楚天歌、安泽西、泥鳅,三人将大多数攻击接引过去,余下的少部分,画虎、罗布特、山本次郎和众女孩子仍然战得很是辛苦。


  魔法世界里,居然也有魔法失效的时候,英雄们只觉晕而好笑。


  不过,好笑归好笑,晕归晕,战斗还是要继续的,只要你还想生存。


  ☆★


  长啸之声,此起彼伏,又有七个身影,由天边七个方向掠来。


  七个身影来得好快,倏忽间已近。


  与此同时,数道闪电起于鹿仙儿身上,遥遥而击七个身影。


  七个身影微微一滞,跟着一挣,似乎摆脱某种束缚,飞掠而下。


  鹿仙儿舐舐干枯的嘴唇,苦笑说,他们也对魔法免疫?我本来想把他们定在空中的。


  七个身影落下来,却是身着黑色铠甲的少年,个个唇红齿白,俊美异常。


  占尘轻笑,低声说,原来都是帅哥,不知是敌是友?


  画虎一笑,你问他们吧。


  七个少年盯着鹿仙儿,其中一个说,刚才好像就是她攻击我们。


  另个少年说,算了,别跟她计较,办我们的事要紧。


  其他几位少年一起点头,先后从鹿仙儿身上移开目光,转身走向恶战中的迪巴逊和七位银铠少年。


  英雄们一惊,画虎说,他们为迪巴逊而来?


  众人一起点头。


  楚天歌说,尽快打倒对手!


  英雄们的攻击加快,犹如狂风暴雨。


  然而,无论英雄们如何拼斗,终是一时冲不出免疫者的包围,破不掉那阵战。


  英雄们不熟悉此类战斗,无处着手,有些像没头苍蝇一般,乱打乱撞,收效甚微。


  同时,英雄们本身的力量,的确未能完全发挥,人人都开掘不出全部的力量,并非他们不想或不努力,盖因修为尚浅,道行不够,非独星晰一人耳。


  那七位少年上前,将激战中的八人团团围住。


  七位黑甲少年垂首闭目,似乎对一切不理不睬。过上片刻,他们身上的力量开始蒸腾,渐渐弥漫开来。


  英雄们惊异之下,无不侧目。


  迪巴逊缓缓的说,承蒙捕神魔王看重,连座下捕神士中的一击锁链手也出动了吗?


  一位黑甲少年仅吐一字,是!


  无论神魔,都只需一击即中,一击即可的一击锁链手?真有如此神通吗?我可不信。


  那就试试吧!七个少年手中,不知何时已各握一条长长的黑色铁链。


  七条铁链,宛若七条乌龙,呼啸而出。


  迪巴逊一伸手,抓住一根铁链,接着一弹指,另一条铁链头端一昂,反窜上天。


  迪巴逊横里一拉,以铁链架开三条铁链和两个银铠少年的攻击,同时和一个银铠少年对上一拳。


  砰——


  鼓荡的力量如海浪般散开,那少年飞将出去。


  好!英雄们不由得齐声喝彩。


  ☆★


  这小子,果然有些力道。一个声音说。


  怎么?阁下准备亲自出手不成?女神笑问。


  我若出手,你会干预吗?


  你说呢?女神微笑。


  唉,女神初上此山,便以一式神光普照苍生渡劫封印隔离天地与众生,那份力量,瞬间在银河系内荡漾九十三圈,人人都有九十三次机会可以选择,为什么还有人不知死活,不识好歹的拒绝并前来挑衅魔道呢?这不但是对魔的藐视,也是对女神您的不够尊重啊!简直该死之极!


  人各有志,不能相强,他们有自己的追求,这很好啊。女神说。


  哼,不过是卑劣的人类,欲望永无满足而已。


  魔,还不是一样。女神轻笑。


  那么神呢?那个声音问。


  女神笑而不语。


  ☆★


  忽听有人纵声长笑,一个身影如风一般往这边移来,快迅已极。


  陡然停下,似乎在等待,过得片刻,又奔起来。


  如此走走停停,不一会功夫,已到英雄们近前。


  此人一身灰袍,有点像和尚,肤色漆黑如炭,面如锅底,只有眼珠子和牙齿是白色的。


  虽在白天,此人又笑容可掬,可英雄们硬是除了其衣服之处,几乎找不到他的存在。


  画虎扬声说,兄弟,哪路的?非洲来的吧?


  那人举手一笑,是啊,我非洲来的。


  英雄们齐笑,大笑,无恶意的。


  画虎问他是否非洲来的,本是玩笑之言,但那人如实回答,倒叫众人忍俊不禁。


  那个身后有数百只狗头怪、猪头怪、羊头怪紧随,停在那里喘息不已,似要虚脱。


  那人回身大笑,只不过奔跑九千万里,二十万魔军就只剩下你们几个?还说什么魔道永存,人间毁灭,当真是大言不惭!


  伸出一个手指轻轻一戳,一只猪头怪立时轰然倒下。


  其它狗头羊头的见状大惊,欲逃,无奈它们一路穷追不舍,此刻已是油尽灯枯,一旦停下,便再难挪寸步。


  看着一个个怪物在一弹指、一拂袖间倒下,占尘钦佩之余,轻赞,好厉害!不过他怎么会那么黑呢?


  画虎忍住笑,少见多怪,那是人家本色。


  莎莉娜却拊掌,你们看他的样子,不是很像足球明星吗?


  众人,……


  那人含笑走近,身上力量蒸腾,双拳上带着黑气,吱吱的电光在黑气中不停游走。


  英雄们眼睛一亮。


  那人笑着说,我叫赫耳·菲尔达,我的拳专门对付魔法免疫者。


  呼呼数拳,众免疫者登时震动。


  其实,英雄们的攻击早已令免疫者重创,只差一点即足以克敌制胜,拨开云雾见太阳。


  如今加上赫耳·菲尔达可怕的强拳内外夹攻,立时水到渠成,毫不含糊。众免疫者纷纷溃败,片刻间死伤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