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心房和羊妹妹
  • 作者:羽佳一鸣
  • 阅读量: 501次
  • 字数:6356字
  • 时间: 2018-01-29

刚把车停到黄雯家楼下,于雨朋正要打电话,杨洋就从小区里面走出来。到车跟前把一个亮红色围脖套在他脖子上,柔声说:“朋,漂亮吧?特意给你选的!”

“嗯,不错,会不会太扎眼了些?先上车。”于雨朋见到她就不自觉地开心,“喜欢是喜欢,不过这冬天都过完了!”

“二月春风似剪刀嘛,忘了?领导坐那边儿去,我来开!”杨洋让于雨朋挪到副驾驶位置,冲他眨眨眼,“谁说红色扎眼啦?配上你那套浅褐色西服,简直能亮瞎一群美少女!”

“那岂不是与天下男人为敌,危险啊!”于雨朋说着呵呵一阵笑,喜欢逗她,更喜欢她时不时细微的关爱。

“好了,男人公敌,现在用围脖把眼睛蒙住,系紧,不许偷看!”杨洋开着车向前走,又娇媚地命令于雨朋。

“蒙眼干嘛?你要一边开车一边换衣裳吗?”于雨朋打趣,“那样很危险地!满马路的男司机都顾不上开车了!”

“少贫嘴,快系上,我不说解开,你不许自己扣!”杨洋再次命令。

于雨朋当真把围脖在头上缠了几圈把眼睛盖住,从后面系紧了,向后靠在座椅背,幽幽地说:“好嘞,这算不算给我创造特殊条件儿?不知道这样能不领悟出第十交响曲,要么整个三泉映月出来也不赖!”

杨洋忍不住“噗呲”一乐,柔声道:“人家贝多芬最著名的是第六交响曲,好不好?阿炳的出名曲子二泉映月!没文化真可怕!”

“二位前辈就是在黑暗里创造出的奇迹,我也摸索着试试呗。”于雨朋嬉笑着,还煞有介事地伸出双手在空中乱弹。

“就知道贫嘴。”杨洋娇嗔,脸上的笑容却很温柔。

于雨朋老实的躺着沉默了一会儿,听着发动机声和窗外的喇叭声,忽然觉得做盲人很可怜,人生百态和侧彩斑斓彻底无缘,即使最漂亮的女人在身边陪伴也浪费。又从漂亮女人想到旁边的女人杨洋,还有家里那个漂亮女人秦婉玲,居然开始害怕有一天会不小心伤害到她们。

“哎,不贫嘴说正事儿吧,高新那边儿装修差不离儿了,我打算二十八号搞个开业庆典,咋样?”于雨朋越想越坐不住,干脆说工作,脸扭向杨洋认真的说,眼前一片漆黑,干脆闭上眼睛。

“二十八?是好日子吗?”杨洋认真开着车,偷眼看他乖乖趟在座位上,心里觉得挺甜,虽然他嘴里有时会流里流气,心里还是蛮疼她的。

“好不好我不懂,就是凑个八字儿吉利,我给公司注册了个洛城宇扬实业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两千万。宇扬的扬字就是把你杨字儿的一捺去掉,翻转扣在我的于字上面,刚好俩人都有,你给咱做副总经理,管财务和行政,这两天咱俩得抓紧跑几趟人才中心和车城,招兵买马去!”

“名字挺好!不过,朋,怎么让我管财务呢?我啥都不懂,还是把我放业务给咱开荒去吧。”杨洋不明白于雨朋的安排。

“不懂可以慢慢儿来呀,做业务整天风吹日晒的,不适合你!拼拼打打的事有我们男人做,你还是尽量少抛头露面,免得那些老色鬼们整天像苍蝇似得盯着。”于雨朋内心还真有些大男人思想,认为女人就应该被保护起来。

“哎呀,你敢说人家是苍蝇盯着的那东西!”杨洋嗔怒道,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无论说他专横还是自私,那些话都说明他是爱她的,“对了,你大概要找什么样的员工?要么让黄雯过来好不好?她正好不想飞了!”

“可以啊,那就让她来呗。”于雨朋边说边算,“财务得要两三个,行政要三、四个,办公室助理三个,业务要五个,采购部先要两个,工程部至少得十个,设计要三个,厨房两个,门厅接待两个,干杂活三个,咋样?差不多了吧?”

“嗯,差不多,你公司那几个得力助手来不来这边儿?”杨洋其实想问秦婉玲会不会来,没好意思说出口,“咱是不是可以到其他公司挖点有经验的,总不能全生手吧?”

“是啊,这个我也在想,可挖谁的人呢?好像有点儿不厚道。”于雨朋思索着说,“大哥过来管工程部,老四,比较机灵,我打算让他在老公司做个副总,协助婉玲管理那边的事,小郑也留在那边。”

“这样啊?好人你做,挖人的事我做,反正我又不是君子!”杨洋听到他把秦婉玲留在老公司,心里顿时一阵释然,这样避免见面尴尬,说着把车靠边停好,“不用诧异,我不是君子是女子!到了,下车吧,不许解围脖也不能偷看!”

“好吧好吧,不让看就不看。”于雨朋听话地把接近围脖的手放下,“哎,总得来扶着点专业人士吧?”

“咯咯咯。”杨洋报以一阵甜笑,下了车,把车锁好,过来挽着于雨朋的臂弯,“走吧,专业人士,你算什么专业人士?小学毕业证都没有吧?”

“这个还真没有,呵呵,我呀,是专业跟太阳公公嫦娥姐姐对着干的人士,对外界视而不见!”于雨朋调皮的说,又把杨洋逗的“咯咯”笑。

于雨朋听见钥匙开锁的声音,开门声,杨洋换鞋进了门脚步声,按开关开灯的声音。

“可以拿开围脖了吗?”于雨朋像听话的孩子。

“不可以!抬左脚。”杨洋命令道,边说边把他的鞋子退掉,换了一只拖鞋,“右脚,”又把另一只鞋换了,然后把他拉进屋里,又帮他把外套脱下,拉着向前走。

觉得幸福的同时,于雨朋感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大概是房子有暖气。接着又进了一个小门,把门关上后才听见她说:“好了,拿掉围脖,放水洗澡!”说完笑着出去又把门带上。

于雨朋这才一把扒开围脖,认真看周围,他已经在一个卫生间里。椭圆形大浴缸占了卫生间的三分之一位置,他笑着盖住下水口,扭开冷热水,又转身看崭新的马桶、台盆、带有射灯的镜子,厕纸盒,垃圾桶都是崭新的,瞬间明白,这就是他们‘心房’的卫生间。

脱光衣服坐进了浴缸里泡着,抬头看圆形莲蓬头,粉色窗帘,再看浴缸旁边偏上的置物架摆放着一排洗发液、沐浴液、护发素、养发膏、浴花、药膏、牙刷、杯子、剃须刀、浴巾、毛巾应有尽有。心里满是幸福,猜想杨洋为了‘心房’一定付出很多心血。

温水淋在身上,皮肤从外到内透着暖意,于雨朋做梦都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越发觉得杨洋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还外加温柔体贴。泡着澡情不自禁吹起口哨,脑子里浮现出那次在黄雯家卫生间里淋雨的情景,竟兴奋地唱起歌来,虽然唱的很难听,却很得意。

于雨朋洗完头正在擦沐浴液,门打开了,杨洋进来把一套睡衣放在台盆上。

“洋洋,进来一起洗呗?”于雨朋擦擦脸上的水笑着逗她。

“想得美!流氓!”杨洋娇嗔道,“赶紧洗完换上睡衣,马上吃饭!”

“哇,这么好?啥饭?”于雨朋有些受宠若惊。

“保密!咯咯咯……”杨洋留下一串甜美的笑声关上门离开了。

于雨朋换上睡衣,对着镜子看是一身灰白色混搭的棉质睡衣,穿着挺舒服的,胸口印着一副大灰狼头像。再一看门口的拖鞋竟是一对灰色毛绒绒的棉窝窝。笑着擦了擦脚,穿上棉窝窝走出卫生间,这才认真看整个房子。地上全铺着浅黄色实木地板,下面是地暖,热气就从地板下面传上来。

先进了卫生间挨着的卧室,眼前立刻一亮,淡粉色落地窗帘没拉严,后面是个宽大落地玻璃门。外面是阳台,靠门口是乳白色木制组合衣橱,对面是个乳白色木质化妆台,上半截是造型镜子,墙面都是奶油黄暗纹壁纸,房子中间一个圆形大床,浅白色软包靠背,被罩、被褥、床单都是淡粉色,不由得暗自赞道:好一个温馨的窝。

来到客厅,同样是奶油黄墙纸,乳白色电视柜、博古架、茶几。背景墙是淡粉色波浪板造型,打着镭射灯;电视柜中间摆着三十六寸的彩电,旁边放着一个复古式留声机,一个唱片架;靠墙放着一排L型淡粉色欧式布艺沙发,茶几上面吊着一个白色螺旋水晶吊灯,客厅南面是落地玻璃门窗,外面是个狭长阳台,摆着一个浅灰色藤艺桌子,两把藤艺椅子,玻璃门内侧挂着淡粉色落地窗帘。

“大灰狼哥哥。”杨洋从开放式厨房走出来,站在餐桌跟前轻声呼唤,“过来开饭了!”

“我什么时候又成大灰狼哥哥了?”于雨朋笑着缓步走到客厅北边。

餐厅也是奶油黄的墙纸,暖色灯光从隐藏在造型吊顶侧面缝隙中透出来,柔和明亮。靠墙角是复古色酒柜,里面摆放着各种高档白酒、红酒、洋酒、香槟。长方形复古色餐桌中间摆放着一个造型烛台,点燃三根红烛,桌子两端各放着一个大西餐盘,里面是牛排、煎蛋,刀叉旁边各有一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剩下大半瓶红酒摆在烛台旁边,餐桌两端各有一把配套高靠背椅子。

正解掉围裙的杨洋,穿着一身纯白色棉质鸡心领睡衣,前面深V处露着性感的事业线,再往下印着一副绵羊头像,纯白色裤腿下面,一双玉足穿着纯白色绒毛棉窝窝鞋。

“以后在心房里面你就是大灰狼哥哥,我就是温柔的羊妹妹!”杨洋说着关掉餐厅顶上的灯,只剩暖暖的烛光,拉着于雨朋坐下,又回到餐桌另一端坐下,轻轻举起高脚杯,“来吧,狼哥哥,庆祝大灰狼哥哥和羊妹妹的心房正式投入使用!干!”

“好,羊妹妹!”于雨朋被这几分钟的变化震慑了,仿佛置身幻境,兴奋地拿起杯子,“来,干!”说完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杨洋也喝了一口,她喜欢慢慢品酒,眼神里闪烁着光芒看着他说:“狼哥哥,快试试羊妹妹给你准备的牛排!”

说完又冲着他甜甜一笑,烛光照耀下的笑脸粉颊白里透红,楚楚动人,足以迷死一头大笨象,何况早已被折服得颠三倒四的大灰狼。

“嗯,好吃!”于雨朋切了一条牛排放进嘴里,立马赞了一句,随后眨了眨眼,“羊妹妹,斟酒!”

“暂时先别喝酒,酒味会破坏肉质的鲜味!”杨洋在教于雨朋享受生活,她也是前阵子在资料上查的。

“呵呵,好好吃呀!”于雨朋笑的天真烂漫。

自从跟杨洋在一起后,他穿衣吃饭的品质都在逐渐提高,连笑容都比一起多出很多,甚至认为他以前只懂得拼命学习工作,实在辜负了很多青春。

两人吃完牛排,杨洋把餐具拿到厨房放水盆里泡着,又出来陪于雨朋喝酒,等一瓶红酒见了底,她已经有七八分醉意。

于雨朋坐在桌子这端,借烛光看着杨洋,只见她白皙的脸颊已经变得绯红,往日里晶莹灵动的大眼睛也迷离缥缈,恰似一潭深幽不可见的泉水,似透非透,似浊非浊。她一只手托着腮注视他,另一只手搭在餐桌边缘,身体斜倾,微卷的大波浪卷长发散在两肩和背后,几缕发丝散在胸前,垂在睡衣领口,露着修长细腻的玉颈,白皙如脂的半个酥胸……他真有些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整颗心开始为她狂躁起来……

于雨朋慢慢走到她身后,想把她抱离椅子,没想到她忽然一个侧身旋转,竟轻盈地站起来,离他已有两步,两汪柔媚的眼睛轻轻眨动,弯弯的睫毛微微抖动。

“呵呵,羊妹妹,想玩捉迷藏吗?”于雨朋笑着向她靠近。

“大灰狼哥哥,你要干嘛?”杨洋佯装娇嗔,而此时的她在于雨朋眼里无非是‘娇呼浅笑百媚生,粉面桃花醉盈人!’

“刚才的牛排没吃饱!”于雨朋故意装出一副饥饿难耐的样子,“再来个嫩嫩的小羊就更完美!嘿嘿嘿嘿……”笑着一步步逼近……

“哎呀,不要啊!”杨洋笑着往后退,轻盈的身子娇柔可人,“狼哥哥,怎么你的表情不是饥饿?是色眯眯啊?”

“啊?嘿嘿,不会吧?难道演错了?”于雨朋说着,忽然把自己的睡衣向上脱掉,随手一扔!“哈哈,既然被你看破了就明白地告诉你,我就是传说中的大——色——狼!”说着扑过去。

“不好啦!狼来啦!”杨洋转身跑向卧室,“我家惊现大色狼呀!”

于雨朋跟进卧室,一下就把杨洋扑倒在床上,三两下退掉她的睡衣,温柔地压在身下,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