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齐聚,天的那一边!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477次
  • 字数:22183字
  • 时间: 2018-02-01

楚天歌站起身来,身上力量蒸腾,双目紧闭,双臂展开,仰首向天。


天上风云变幻,开始为之凝聚,天地渐渐变色,仿佛为他的力量所惊扰。


电闪雷鸣中,他双手中依稀有闪电在吱吱奔窜。


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力量,不可思议的身影,那少年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随即嘻笑,很好,很好,这才像样嘛。


楚天歌双臂回落,手中的闪电化为一柄枪,一柄流光溢彩,有着电光不停游走的神枪。


这柄枪,仿佛刹那间夺去全宇宙的光辉。


这是一柄什么样的枪呢?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那少年喃喃低语,忽又抬头问,你可准备好?


楚天歌点了点头。


那少年笑吟吟的说,我叫双刀快手柳如风,为你而来。


楚天歌一笑,我想也是。


柳如风笑着说,这次勇闯魔界的战士们,你才是他们的领袖,而星晰,不过是你们的信念和精神力量。


楚天歌平静的说,承蒙抬举,不敢当。


柳如风微笑,这一战,你我之间誓必分出生死胜败。


楚天歌横枪说,既然如此,请!


☆★


星晰伤痕累累,无数次倒下后,再度站起。


三个少年摇摇头,忽生变化,露出本相,成为三个张牙舞爪的狗头怪。


楚大哥说得对,魔幻万相。星晰喃喃说。


三只狗头怪疾奔而前,同时出手,力量聚为一点。


现出本相的狗头怪,本身力量已可尽数使出,全力施为之际,将力量合而为一,其强烈猛恶,可惊可怖。


致命一击,出击!


星晰仍在喃喃低语,狗头怪有这么厉害吗?我见赫耳·菲尔达只用一个小指头就戳倒的呀。


然后,星晰飞了出去,飞向不知名的远方。


等级不一样嘛,傻冒!一个狗头怪对星晰的自言自语实在忍无可忍,驳斥说,难道我们族类都是一样的水平不成?


这一击之力,只激得魔法透明,临时空间瞬间显露头角。


交战中的英雄们本来无法触见其中的场景,却在瞬间窥见一斑。


英雄们齐声惊呼,他们看到星晰被致命一击打飞出去。


电光闪耀,山本次郎强烈的攻击已到。


然而,空间不同,他的攻击无法伤到狗头怪,根本不关痛痒。


紧接着,虚拟空间不见,再度隐没。


空间里那股强大的力量过后,透明的魔法,已自行修复。


英雄们震怒之极,她怎么啦?星晰怎么啦?这一击,她还能活下来吗?


英雄们的怒火,开始燃烧整个战场,万众魔怪,开始成千成万的倒下。


战斗之激烈,已达极点。


星晰,星晰,永远的星晰,她还能回来吗?


☆★


柳如风手中,现出两把刀,薄而阔,寒光流转,带着一种阴诡森冷的气息。


好刀!楚天歌轻赞。


柳如风微微一笑,陡然一飞冲天,双臂展开,整个人成为一个丁字,浮于空际。


楚天歌抬头,惊讶于他的招式。


柳如风凌空踏虚,急速旋转,带起一股旋风,开始迷蒙所有视线。


强烈之极的旋风蒸蒸而上,将他越拔越高。


凌厉的刀风刀劲已洒下,密如暴雨,招招致命。


楚天歌闪动,一杆枪施展开来,如有神助,气吞山河,若游龙惊鸿,神妙莫测。


他展动身形,在刀光飓风之中腾挪飞掠,大显身手。


☆★


三个狗头怪哈哈大笑说,这么容易解决对手,真没意思。转身欲行,却走不出空间。


一怪皱眉,怎么回事?


另一怪稍为凝神,惊呼说,她还在,她没认输,战意还在,牵制住空间。


岂有此理!一个狗头怪说,身受这一击,她还没死?


另一怪说,去看看。


三条身影化为三束光,往远方疾掠而去。


不一会儿,已至千里之外。


等等,息一下,我累得不行。一个狗头怪气喘吁吁,放慢下来。


一个狗头怪大惑不解,不可能啊,我们那一击把她打这么远?就算这么远,她早就应该死掉,可尸首呢?


一个狗头怪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她不但已死,而且连尸首都不剩,渣都没留下一点,所以我们找不到。


前一个狗头怪瞪眼说,那为什么还有战意存在?


后一个狗头怪失笑说,你傻啊?这小女孩固执得紧,不知道什么是屈服,打死不认输,就算被毁灭,还余下坚强的战意。


另两个狗头怪一起拊掌,原来如此。


啊,不对,那我们怎么出去啊?这小女孩真可恶,死都不好好的死,害我们困在这里。


别担心,咱们的任务已完成,魔尊有能力带咱们出去,天使也行。


最好是派天使来!


三个狗头怪一起大笑。


他妈的,一个狗头怪忿忿的说,这可真是作茧自缚,咱们自个儿弄的空间竟整得自个儿出不去。


☆★


刀光如练。


可无限制伸延的空间里,竟被纵横交错的刀光充塞、填满。


柳如风出手比闪电还要迅捷,变化万千的刀法,层层叠叠,永无止境,向四面八方散开,再往内合围、笼罩,端是气势磅礴。


他的出手,只进不退,招招抢攻,全无防守,因为不必,从未有人让他回守。


交战的身影你追我赶,追星逐月一般,始终难分高下。


柳如风的万千刀法,第一次与人交战这么久,第一次数万招无功。


柳如风转腕横刀,刀法再变,不再由四面八方进击,不再铺天盖地的推进,变得更快、更强、更集中。只从正面进攻,针锋相触,刀芒更炽。


鼓荡的力量,开始惊动日月星辰。


刀枪偶有相触,那份力量与激荡,直惊得天地颤栗。


☆★


不知名的远方,星晰重伤欲死。


她数度想站起来,终是力有未逮,无法起身,最后手足一软,趴在地上,微微喘息。


她实在太累太痛,半边脸颊贴在地上,静静地、全身心地去感受:大地,还有脉搏吗?


你碰到我了!一个粗暴的声音说。


对不起。星晰说。


哼,真不知你从哪里飞来,浑身脏兮兮的,可恶!


对不起,我是不小心跌到这里来的,抱歉打扰到你,还玷污了贵宝地是吧?真是对不住,我马上就走,很快就走,只要休息一会儿。


还有你的手,难看死了!


我的手?难看?星晰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说,第一次听到有人嫌她的手难看,就像是听到天方夜谭。


那当然,那个声音说,你的手指全都骨折,东倒西歪,你说会好看吗?


星晰苦笑,轻声说,这也对哦,都骨折了,怎么会好看呢?要是以前没有骨折,没有受伤的样子,一定很好看,对吧?


那个声音几乎崩溃,只说,呃……这个……那个……可能是吧……


什么可能是吧?本来就是!星晰娇嗔说。


那个声音彻底崩溃,不再理她。


星晰说,你别吵我,我要休息一会儿。


那个声音哪敢搭腔,寂静无声。


星晰身上的力量开始蒸腾,温和地荡漾着,和谐安详,静静地笼罩着四周。


这份力量,开始慢慢地抚慰她的身体,抚慰她的伤痛。


或许,她是孤独的,一直都是!她只能自己抚慰自己。


温和的力量,如春风一般温馨,阳光一般温暖,星晰放松全身,恣意享受那份柔情。


与此同时,星晰感到另一股力量,同样温和与温暖,还带着不可思议的浑厚与澄净,跟她力量相谐,水乳交融,共同抚慰她的身体。


星晰心神安定,多么舒心和惬意啊。


星晰通体康复,仿佛重获新生,再一次地,她站起身来。


一根木杖,毫不起眼,就在她刚才的手旁边,有道光芒正悄然隐没。


星晰抿嘴轻笑,别躲啦,我都已经看到你。


那根木杖怒气冲冲的说,看到就看到,有什么了不起!


星晰说,我要谢谢你,因为你帮了我。


那根木杖没好气的说,有什么好谢的?我只是不想看你死在这里。


星晰莞尔,你现在还赶我走吗?


木杖大声说,快走快走!别玷污我这里,见到你我就心烦。


星晰一笑,那好吧,我走,不过要带你一起走。


木杖一惊,什么?你要带我走?


那当然。


木杖嚅嚅说,这个……那个……


星晰微笑说,怎么,你害怕?


木杖大声说,我怎么会害怕?多大的妖魔鬼怪?洒家又不是没见过……


星晰嫣然说,如此就好,我们一起上路吧!


可是,你真的会带我走吗?木杖怯怯的说。


当然啦,我本来就要带你走嘛。星晰说。


可是……我被人抛弃几万年,我……我……


你放心,星晰温柔一笑,我是不会抛弃你的,永远不会!


木杖一喜,是真的吗?


星晰点头,神情异常认真,是真的!


那好,我跟你走。木杖说。


星晰心下喜慰,上前拾起木杖。杖入她手,立时发出一声惊呼。星晰轻笑说,你又怎么啦?


木杖平平无奇,声音响自天际,没什么,还没请教主人的芳名呢。


我叫星晰,你呢?


叫我木头吧。


木头?太朴实了吧!


朴实好,这叫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


主人啊,刚才我之所以吃惊,是因为触到你的手,我就发现,我不能配你,或者说,你不需要我。


星晰大为惊奇,为什么呀?


木杖沉默一会,认真的说,主人的手,当握这全宇宙中最为圣洁和神圣的权杖,而不是我这破木杖。


别瞎说,我就要你!星晰娇嗔说。


木杖长叹一口气,主人啊,一切都有定数的。也罢,在此之前,就由我不自量力,滥竽充数地陪主人冲锋陷阵吧。


星晰温柔点头,扬声说,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南征北战,扫荡群魔吧!


木杖应声说,是!


☆★


飞掠的身影,快如电闪,叫人眼花缭乱。


忽然间,一切停止,定格在空中。


柳如风的身子被枪劲所透,为一个乂字划开,胸口和咽喉,亦同时为枪劲所穿。


这一切都太快,只是眨眼的一瞬,固然已分出胜负生死,他已败。出枪的人也同样收势不及,让他一创再创。


柳如风倒下,由高空跌落。


他的眼睛忽然大亮,一脸满足的笑,喃喃说,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他是谁了……还有那柄枪,冷电神枪,他的三十六件武器之一。


败在他手上,死而无憾。柳如风神色安详。


楚天歌飞掠过来,伸臂抱住他,难过的说,你没事吧?


你回来了?柳如风眼神涣散。


我回来了?楚天歌一怔。


你不记得自己是谁吗?对啊,你的枪法、武功和力量,只能发挥一成都不到,难怪我认不出来。可是,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


楚天歌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柳如风神采飞扬,一脸欢喜,你真的回来了吗?太好啦,来了就不要走,要不然,师父会很难过的。


他突然仰天长呼一声:师父啊,他回来了!


师父啊,他回来了!这声音响彻天宇,跨过光年,穿越时间与空间。


柳如风的身体,慢慢化为星辰消失。


他是人类?楚天歌一凛。


他一时茫然若失,如坠五里雾中。


☆★


师父啊,他回来了。这呼声回应在天地之间。


画虎笑骂,他妈的,是谁在鬼吼鬼叫的?


丹·安泽西若有所思,沉吟说,这声音似乎不是发生在这个空间,而是别的空间里透过来的。没想到有人的呼喝可以穿过时间与空间。


天空中忽然发生爆碎之声,万众魔怪开始爆碎,急剧爆碎。


这一战,终于是鹿仙儿得胜。


英雄们一声欢呼,喜不自禁。


这一战,鹿仙儿一人几乎揽去魔军中近一半的力量,英雄们对那相持不下的状况,始终心悬一线,此刻见己方大胜,无不欢欣鼓舞。


魔怪在爆碎之中,飞快往天的那边飘移。


啊,她过去了,她过去了。英雄们疾呼。


鹿仙儿在交战中,带着敌人往天边过去,因为她心中,始终未忘起先的约定:齐聚,天的那一边!


一个身影,美得令人窒息,美得叫人失魂落魄,卡弗·鹿仙儿仿佛九天之上降下的仙子,那么轻盈飘逸,那么一尘不染,在天的那一边降落。降落凡尘。


英雄们大笑,齐聚,天的那一边吧,是时候了!


战斗的节奏,再一次加快。快如快刀乱麻。


英雄们少年心性,开始向天的那边疾冲。


战斗,本身已近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