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决战,黑暗之翼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600次
  • 字数:22850字
  • 时间: 2018-02-03

三个狗头怪坐立不安,鬼头鬼脑四下张望,只盼有谁身怀旷世魔法,来为它们解除空间困局。


然后它们看到一个女孩子,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子,是星晰!带着祥和圣洁的力量,飘然而至。


三个狗头怪大笑,芝麻开门,杀掉她就行。


三个狗头怪疾冲,瞬间拉开阵式,仍是那么强劲和快如电闪。


一个凌空飞掠,双臂箕张,直若狮子捕兔。


一个正面直攻,出手如电。


一个奔得东摇西晃,掌风如练,封死星晰有可能退走或逃脱的路线。


这一次,决不容她走脱,一击成功!


三个狗头怪下定决心,他们同样没有退路,要破解空间,唯有,杀!


星晰压根儿没有想过逃跑,神色平静,举杖相迎。突然发觉身体里的力量自由流动,运行顺畅,意使力,力使臂,臂使指,指使杖,一杖击出。


原来数番激战、伤痛和磨练,她身体里的力量已逐渐找到交汇点跟融合点,开始慢慢发掘出来。


三个狗头怪大笑,哪捡来的破木棍?


姿式还蛮漂亮的嘛。


作秀是吧?


然后它们爆碎,化为乌有,就连惊讶的表情都来不及展示和秀上一下。


星晰一呆,实在太出乎意料,想不到自己有这种力量。


木杖说,我们走吧,主人。


星晰点头,举杖娇喝:破除吧,临时空间,回到,我的战场!


一切幻像与虚拟空间消失,星晰回到战场。


英雄们一呆,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拂过天地之间,星晰便慢慢呈现,不但毫发未损,而且比以前更为沉稳和坚强,身上隐隐然所蕴藏的力量,也是前所未有的浑厚!英雄们无不惊喜交集。


怪物涌上,张牙舞爪。


星晰挥杖击中一个高大的怪物肩头,一道电光,由那个怪物身体窜出,瞬间透过周遭数百个怪物。


然后,第一个怪物之外所有受牵连的怪物皆倒地而死,而它站立。


哇塞,隔山打牛是吧!画虎咋舌。


是窜动伤害,失传已久的魔法,没想到叫她领悟出来。楚天歌的身影出现在天际,他飞快往天边掠去,扬声说,聚到天边吧。


可是……画虎一急。


剩下的小怪,不足为患。楚天歌说完,一闪而逝。


星晰对眼前站立的怪物甚感惊奇,伸手轻轻一推,竟然透体而入。


那怪物也同时粉碎,化为尘烟。


原来此怪物首当其冲,受创最重,早成灰烬。


英雄们无不咋舌,欢呼惊喊。


又有怪物蜂拥而上,星晰怕木杖的伤害太大,想起画虎说的什么隔山打牛,当下上前朝一个怪物轻击一拳。


她却不知,木杖不过是手臂的延长,因有人施展而存在,没人施展,不过是根废杖。至于杖上的力量,无非是灵性和千锤百炼后根深蒂固的坚硬与坚强。


同样地,一道电光急窜而过,数百怪物倒地,受拳的怪物却傻傻伫立。


这一次,星晰伸出一个小指头,极其纤美秀气的小指头,小心地,对那个怪物轻轻一戳。


粉碎,灰烬!


星晰吓一跳,被自己的力量狠狠的吓一跳。


然后她不敢胡乱出手,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往前走,有点偷偷摸摸,既怕伤到小怪,又怕小怪发现她。


天地变色,星辰移动,日月颤抖,大地开始猛烈抖动,摇摇晃晃。


英雄们见她那种小心谨慎的样子,一齐失笑,大笑,然后一起狂奔,朝天那边涌去。


星晰见状,心下甚觉委屈,大伙竟然都跑掉,不来帮她,那不摆明要她难过吗?


余下的小怪无处攻击,纷纷向她逼来。


星晰那神情,实在太可爱,简直是掩耳盗铃,睁眼抓瞎,无论她怎么鬼鬼祟祟偷跑,偌大一个人,小怪咋会瞧不见?不攻她,还攻谁?


然而,天地摇晃不止,小怪们东倒西歪,几乎立足不稳,未到星晰面前,尚距十丈、百丈之外便碎裂、倒地、死亡。


星晰似乎因为那么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倒是走得平稳端正。


她身上有一股力量不自觉地升腾着,整个人显得光辉圣洁,加上她本身的美丽,仿佛不可侵犯的女神。


这一战,莫非她已脱胎换骨,蜕变为神?


星晰独自向前,前往天边。


见到了,终于见到了,见到了同伙们的身影,星晰欢喜异常,逐渐放松身心,卸去谨慎,轻快地奔过去。


越奔越快,越奔越近,她的身心也完全松驰下来。


白色的衣裙,一尘不染;袅娜的体态,形影飘飘;灵秀的天足,美轮美奂!那么轻盈,那么唯美,轻轻的拂过天地之间。


摇晃的天地,渐渐缓和,最后终于停止,不再晃动,变得风和日丽,云淡风轻。


星晰欢快地奔上去,只见同伴们个个一副喜不自胜的神态,像是捡到个大西瓜一样欢天喜地,而他们看自己的神情,更像自己脸上身上长花似的。


星晰不由得放慢脚步,怯怯的问,你们……你们怎么啦?


楚天歌热泪盈眶,微笑说,你回来啦?


嗯,是的。星晰点头,转个身,甜甜的笑。


楚天歌沉吟,星晰,我跟你说……


嗯。星晰抬头,一副洗耳恭听的神态。


楚天歌意味深长的说,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认真,都要用心,都要认真的去思考、去冥想、去领会,魔法也一样。


星晰眨巴着眼,似乎有些不解。


我知道,楚天歌微笑说,你也认真去思考去冥想过,可是不得要领。这一次,你发掘出一些力量,就要好好去感受她们,把握她们,以求下次使用,可以得心应手,不能光靠碰运气或是不经意。


是。星晰低声说。


楚天歌说,你刚才使出的窜动伤害和使天地摇晃的无上魔法,你要好好记住她们在你身体里是怎么运行的,不能过两天就忘掉,要多加冥想,无限加强……


使天地摇晃?那是我的魔法?星晰张口结舌。


是啊,楚天歌微笑说,不经意的,对么?你要去想想,她们是如何发生的,然后捕捉到,学会使用。


可是……星晰说。


没有可是!楚天歌说,你一定要不怕伤害,不怕伤害别人,也不怕伤害自己,不能有招都不使,知道吗?


知道了……星晰低声说,忽又抬头,一脸天真,问,那个天地摇晃的,叫什么魔法?


楚天歌微笑,抬头看看天,又瞧瞧地,轻笑说,地动山摇,就叫地动山摇吧。


星晰嫣然。


大伙儿也不禁莞尔。


画虎突然说,我可是第五个到这里。言下不乏得意之情。


楚天歌回头说,谁第一个?


众人一起回头,是她,鹿仙儿到得最早,我们到的时候,她都已经坐上好半天。


星晰轻轻的说,我最后一个到……


占尘捏捏她的手,低声说,别这么老实。


星晰也低声说,好!不过……人人都看到了……


占尘忍不住咯的一笑。


鹿仙儿笑得温文尔雅,翘首说,第一个到的,有没有什么奖赏?


楚天歌微笑,有啊,赏你一个吻,怎么样?


众人一呆,随即哗然。


好啊,好啊,这个奖赏太棒啦。


让我来,让我来,我就牺牲一下,免费给她奖赏吧。


这任务艰巨而遥远,前途光明,道路曲折,要完成,看来非我莫属。


兄弟们,还是让我来吧!粗活,我拿手的……


鹿仙儿微笑,轻声娇责,胡闹!


画虎突然大声说,还有最后一个到的,该当如何惩罚?


楚天歌一声吆喝,罚她一个吻!


众人齐声惊呼。


好啊,好啊,让我来,让我来。


还有机会?这次算我一份了吧?


啊,不对,那不是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没分别?


我没资格奖赏,总有资格惩罚吧!


星晰可不像鹿仙儿那般不显山不露水,粉脸立时涨得通红,手足无措。


众人几乎疯掉,乱成一团。


☆★


怎么,什么事让你们这么开心?在讨论什么乌七八糟的玩意?现在的你们,还想挑战魔界吗?一个声音说。


有强敌掩来,英雄们一惊,心神一凛,同时回身,积极备战。


饶是如此,仍有人脸上神情古怪,一副忍俊不禁的神态,对刚才的事,还想放声大笑。


楚天歌扬声说,阁下是谁?出来相见。


我?一个指引者,特来奉劝各位回去,若不听,则指引你们前往死地。


楚天歌纵声长笑,好大的口气,出来会会吧。


一个黑影斗然腾起,出现在大伙面前,两个翅膀张开来,挡住天地日月。然后,他傲然说,冥界黑暗之翼,前来引导各位。


是你?星晰一怔。这黑影,曾是她在路上会过的魔王,那一次,她差点就死掉。


黑暗之翼说,你还记得我?唉,你这女娃娃,终是不听劝告。


星晰冷哼一声,这一次,我要打倒你!


黑暗之翼大笑,仿佛有史以来,从未听过如此荒谬的笑话。


鹿仙儿瞧着他们的神情,已知就里,身上的力量倏然间便肆无忌惮地荡漾开来。


黑暗之翼感觉到这份强劲,咦的一声,有些惊讶。


画虎哈哈一笑,管你什么黑暗之翼,白板之翼,你才应该滚回死地去!吃我一拳!


画虎说打便打,疾冲而上,扬手一拳。


与此同时,另一人大笑声中,也挥出一拳,强劲猛烈的,黑人御魔拳。


或许大伙都还有些疯狂,其他人的力量,亦开始蒸腾。


突然间,画虎和赫耳·菲尔达直飞出去,瞧那势头之劲,不知要飞向何方。


英雄们一惊,非同小可,眼前的黑暗之翼,还真不是盖的,果然大有来头。


两道光芒,起于鹿仙儿身上,瞬间定住画赫两人。原来是两张网,水晶一般的网。


网收,将两人急拉而回,随即隐没。


画虎和菲尔达惊魂未定,鹿仙儿不但网救了他们,更在网的拉伸中为他们卸去七、八成的伤害力,使他们免于受创,两人感激之余,由衷钦佩。


画虎愣愣的瞧着鹿仙儿,忽然问,你的网,会不会伤到我们啊?


鹿仙儿摇头说,不会,虚空定位的水晶网,只有张力和拉力,没有伤害力,一点都没有。


狮子头咧嘴一笑,如此甚好。


他和菲尔达一起回头,凝视着面目无法见到的黑暗之翼。


蓦地里,英雄们眼前一黑,再没有阳光,没有天空,没有大地。


只有黑暗,死寂而无边无际的黑暗。


在前方极远处,有两点微光,是恶魔的眼睛。忽闪忽闪,一闭,就什么都瞧不见,仿佛陷入永眠的黑暗。


楚天歌微笑,这里是新的空间?为阁下所制造吗?


黑暗之翼说,这里是黑暗,永无止境的黑暗。来吧,让我来引导你们,前往死亡之国,前往冥界吧!


亮光,忽然出现。


撒尔·罗布特的魔棒,山本次郎的邪灵权杖,星晰的木杖,同时闪现出光芒,一则金黄,一则阴蓝,一则柔白。


星晰的祥和,罗布特的明亮,山本次郎的幽森。


哼,萤火之光!黑暗之翼说。


能点亮心灵即可。撒尔·罗布特说。一扬手,一束光从魔棒上发出,激射而前。


山本次郎抖动权杖,放出闪电。


英雄们的攻击纷纷发动。


哈哈,黑暗之翼大笑说,我在虚空里,你们攻击不到我。


呼啸的怪风,陡然刮起。


黑暗之翼吆喝,熄灭吧,你们的心灵之光。


没那么容易。罗布特说。英雄们的身周,立时出现一圈晶莹的保护层,将一切阻隔。


罗布特说,这星光是不会熄的,而且会成为光明之火。魔棒转动,星光真的燃为一团火焰,轻轻跳跃,依稀充满欢快的气息与生命的节奏。


星晰见他的动作,眼波流动,娇媚无限,手中木杖之上的光芒,也化为火焰,柔白温和。


英雄们心底在欢喜,莫非星晰,可以在瞬间领悟任何人的魔法?


山本次郎出奇的安静,杖头的光,自然而然成为火焰。


更何况,罗布特说,就算不设任何防御,心灵之火也不会熄!


说着一挥手,在英雄们身旁的那层保护罩立时消失,古怪恶劣的邪风登时将英雄们吹拂。


三团火焰,被风拉直,不但未熄未弱,反而更为高涨。


怪风骤变,前后左右,东西上下的胡乱袭来。


火焰轻舞跳跃,自然卸力,不为所动,不为所灭。


风中的火焰,美得叫人心碎。


罗布特说,心中的火,是不可能熄灭的,不然岂不完全变成你们魔鬼的世界?除非我们死去。接下来将是,打到你。


黑暗之翼狂笑,似乎认为是无稽之谈。


叽叽之声,开始由四面八方响起,令人毛骨悚然。


老鼠?星晰愕然。


你以为还是幻像吗?黑暗之翼冷笑。


老鼠?占尘一声尖叫,吓得脸色苍白,差点晕去,伸手抓住鹿仙儿衣袖,直叫,怎么办,怎么办?


鹿仙儿冷哼一声,多大点老鼠?我要把它们生吃下去。


占尘吃惊的看着她,听她说要生吃下去,更是吓得魂不附体。


黑暗中,群鼠已崭露头角,极矮极小,居然穿着各式漂亮的衣服,爪握小小的钢叉。


鹿仙儿淡淡的说,看不出来,还蛮可爱的。


莎莉娜微笑,是啊,跟宠物似的。


占尘娇嘤一声,真的晕过去。


鹿仙儿有些不耐,反手将她往画虎一推,说,交给你。


画虎急忙搂住,连说,好,好,粗活我拿手的。


众人无不莞尔。


群鼠突然跃起,真正的漫天遍地,充塞所有空隙,声势浩瀚磅礴。


英雄们一惊,这才看清群鼠的攻击力,其攻击奇快,钢叉的伤害力也绝不可藐视,照这种漫天漫地的阵势,还真的不易对付,若是硬战,只怕片刻便会人人遍体鳞伤。


这一刹那间,一切仿佛定格。


迪巴逊见群鼠张扬,本就不悦,待见把占尘那么可爱的女巫吓晕过去,更是恼火,当下狂吼一声,猛一跺脚。


他的攻击,发生在群鼠之前。


定格的瞬间,群鼠爆碎,偶尔有几声叽叽之声,亦在极远而微不足道的地方。


闪电分裂攻击,耀眼夺目,现于鹿仙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