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引鬼子去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536次
  • 字数:7945字
  • 时间: 2018-02-05

然后,极远处微不足道的叽叽声消失。


闪电分裂,数万点的攻击,是不用理会敌人藏身何处的,总可以将他们消灭。


鹿仙儿也没有去看敌人的方位,只是让他们消失。


岂有此理。黑暗之翼大为震怒。


迪巴逊怒吼一声,出来战斗,黑暗之翼!


鹿仙儿淡淡的说,除了黑暗,阁下是不是就没有别的招?


她突然一惊,低呼,怎么回事?


然后她看到画虎、迪巴逊、泥鳅、菲尔达几人摔倒下去,其他人则全身摇晃,举止维艰,而她自己亦是身上一紧,被束缚起来。


鹿仙儿这一惊,非同小可,这是意念束缚?


黑暗之翼大笑,凡人,居然也敢向魔挥拳,向魔王挑战,不是自寻死路吗?你们认为自己有机会取胜?不自量力!既然苦劝不听,那么来吧,我送你们上路。


天空中忽然响起翁翁之声,不知是什么怪物,黑暗里根本无法见到。


黑暗之翼又说,居然有人修行神的法术,更是该死,卡弗·鹿仙儿,你第一个死吧。


呼的一声,一柄大斧由黑暗中对着鹿仙儿迎面劈来,那情形,势要把她冰雕玉琢的绝美容颜一斧劈开。


鹿仙儿目光如电,美丽的脸上,现出细细的汗珠。


一发千钧之际,鹿仙儿突然感到一只手搭上她的肩头。一股力量,说不出的清澄、浑厚,霎时间,她身上的束缚被破除,自身力量竟由此倍增。


届时不容多想,鹿仙儿一弹指,大斧立碎。


金灿灿的网,闪亮耀眼的电光,急腾而上。


不知有多少空袭之怪,未现其容,便已爆碎,毁灭殆尽。


鹿仙儿回头,立时见到星晰温柔而甜美的笑,是她的力量。


星晰踏前一步,将木杖往地上一插,柔白的火焰登时高涨,亮如白昼。


星晰朗声说,黑暗之翼,有本事出来明刀明枪、光明正大的战斗,作缩头乌龟弄鬼,算什么本事?


她的满头秀发轻舞飞扬,丝丝散开,衣裙鼓动,浑厚祥和的力量,温柔地荡漾,在语音的抑扬顿挫中,英雄们身上的束缚尽被破解。


英雄们站起身来,无不又惊又喜。


鹿仙儿格格娇笑,笑得花枝乱颤,颠倒众生。然后她说,大家不必担忧,星晰的念力临驾他之上,黑暗之翼已不足惧,大可放手一战。


众人看着星晰飞扬的神采和不可思议的力量,欣喜若狂,信心勇气倍增。


只有星晰,才能带你们找回失落的世界!


风声呼呼,响得惊心动魄。


英雄们回头,只见漫天斧影,不知有几千几万把斧头迎面袭来。


撒尔·罗布特淡淡一笑,一道魔法屏障挡地大伙面前,流光溢彩,晶莹剔透。


他的脸色很快发生变化,因为对方的冲击太强太可怕,魔法屏障摇摇颤颤,随时可能爆破。


星晰伸手抵住他的后心,仍是那么神采飞扬,力量恣意蒸腾,魔法屏障立时稳固,坚不可破。


迪巴逊一转脑袋,颈骨格格直响,双拳一握,身上冒出熊熊火焰,发一声吼,穿过屏障,狂冲而前。


斧头劈在他的身上,不关痛痒,丝毫无效。


罗布特忙说,要小心啊。


恶魔来临?黑暗之翼低呼,声音中不乏惊异之情。


画虎搂着占尘,大笑,这一次,可不是征兆。


英雄们大笑,然后菲尔达、楚天歌、泥鳅、安泽西,四人猛冲出去。


罗布特扬声说,大家要小心啊。


鹿仙儿莞尔轻笑,淡淡的说,勇敢的战士和英雄,理应在枪林弹雨和刀光剑影中冲杀。


随着英雄们的出击,斧雨的攻势渐渐减弱。


山本次郎凝视前方,忽然一摇权杖,一股力量奔腾而出,气势如虹,落雷的力量。


紧接着,他的头顶冒出无数奇异的怪鸟,身周涌出异蛇和无数飘忽的邪灵。


山本次缓缓向前,带着庞大的邪恶力量。


你也要小心。罗布特说。


山本次郎缓缓点头。


飞来的斧头越来越少,最终停止。


星晰收回她的纤纤玉手,高涨的力量渐渐隐伏下去。


罗布特慢慢收起魔法屏障。


鹿仙儿说,前面的就让他们去战斗,剩下来的,由我们完成。


我们能做什么吗?星晰问。


鹿仙儿说,我们要破除这鬼空间,不能永远呆在这不见天日的黑暗里。


就在这时,占尘揉揉眼睛,醒转过来,发现躺在画虎怀里,啊的一声,急忙离开,只说,对……对不起……谢谢你啊……


鹿仙儿微笑,你还醒得是时候,可以出点力。


占尘抬头问,发生什么事吗?鹿姐姐。


鹿仙儿说,别管那么多,现在,你就下最重、最强烈的伤害诅咒,减速诅咒和攻击偏离诅咒。


占尘啊的一声,这些诅咒,你怎么全知道啊?


鹿仙儿嘿嘿一笑,别忘了,我们的师父,是至交好友。


占尘嫣然一笑,甜甜的说,是,一切听鹿姐姐的。


她站起身来,垂首闭目,翩翩起舞,最后,就那么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虽有星晰和罗布特的火焰在燃烧,四周终归是无尽的黑暗,视力难于及远,无法看清各种动向,更何况女巫的诅咒,根本无影无形。


那么我们,该怎么做?莎莉娜问。


用魔法,鹿仙儿说,以毒攻毒,以魔法破魔法,只要我们的魔法强过他,此空间便可破除。


嗯!莎莉娜点头,忽又回首说,我该用什么魔法?


天舞伏魔手,用你的天舞伏魔手尽情撕裂即可。


好!


那么我呢?要用什么魔法?罗布特问。


你觉得什么魔法够猛够强烈,就用什么魔法。


这个……撒尔·罗布特不由为难,挠头说,那用什么魔法?面位全返还?错局?不对,不够强烈……啊,有啦,他抬头说,我有一项魔法,是借力的,不知道管不管用?


只要你觉得可以就行,不用问我。鹿仙儿挥手说。


那么我呢?画虎问。


你?你帮我们护法就好,不能让怪物乘机把我们给吃掉。鹿仙儿说。


这你放心,交给我!要吃也是我吃,哪能轮到怪物?画虎拍胸担保。


鹿仙儿,……


莎莉娜问,可以开始了吗?


鹿仙儿点头,可以。


莎莉娜嫣然,明媚靓丽的笑容弥漫开来,漫天爪影立时便幻化无数,赴向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角落。


黑暗,登时震动。


罗布特魔棒一扬,直指天空:穿越,接引,天宇之光!


一缕电光由魔棒发出,极细,在无上高空形成气流旋涡。


鹿仙儿横臂当唇,目如冷电,全身立时透出强烈可怕的寒气,是,杀气!


她吐气娇喝,决裂,劈除天地!展动身形,抡臂疾挥。


可怕的光芒纵横交错,电闪而出,划向黑暗中的各个方位。


是刀光?画虎一惊,啊,不是刀光,比刀光更强劲千百倍,纵是安泽西的刀光,也远远不及。


星晰垂首闭目,粉拳轻握,将身体里的力量尽情提升,娇声低语,张扬吧,我的力量,破除,黑暗空间!


天地剧烈摇晃,黑暗颤抖,忽然轰的一声巨响,黑暗爆破,重现光明。


鼓荡的力量所形成的热潮,翻翻滚滚,直荡至数百里,鼓过举天地之间。


星晰、鹿仙儿、莎莉娜、罗布特,四大魔法师同时收手,气定神闲,相视一笑。


画虎拊掌说,哈,真是帅得一塌糊涂,重见天日,这感觉真他妈的好!


占尘睁开一只眼睛问,我的诅咒可以停下吗?


鹿仙儿说,不要停,魔王在你的诅咒之下已经狼狈不堪,感觉到了吗?


感觉到了。占尘甜甜一笑,诅咒再度加强加重。


前方极远处,刀光纵横,剑气刺空,枪影拳风,层出不穷,飞掠的人影,此起彼伏。


我们过去看看。鹿仙儿说,拉着全心施咒的占尘,缓步上前。


好神妙的枪法,从所未见!星晰等人啧啧称奇。


魔王黑暗之翼真高,迪巴逊也只高到他的腰,其他人就只比他的脚踝稍高一点点。


然而,英雄们的身影上下翻飞,招招抢攻,精妙绝伦。


黑暗之翼完全被压于下风,举步维艰,动作笨拙异常,身上为可怕的黑气缠绕,是诅咒!


只有一个敌人,没有数千数万,女巫的诅咒强烈而集中,不再是飘飘洒洒、四下飞扬的巫雪风暴分散,只聚一处,纵是魔王亦难以招架。


英雄们哈哈大笑,初与黑暗之翼交战之际,其攻击快如闪电,精准无误,恶魔来临的迪巴逊被打倒数次,其他人更是被打倒无数次。


此刻,其已大为不济,只差三两下打倒即可。


漫天的怪鸟和邪灵更是缠得黑暗之翼晕头转向,偶有袭来的闪电和落雷,叫他连连受创。


赫耳·菲尔达凌空翻身,带着黑气与电光的黑人御魔拳,真轰黑暗之翼胸口。


黑暗之翼挥翅击来,他凛然不惧,不避不让。嗤,一翅落空,竟然打偏,没中。


菲尔达哈哈大笑说,你这准头,未免太差!重重一拳,击在他胸口。


鹿仙儿微笑说,小尘的攻击偏离诅咒,难道是假的不成?回头见占尘全身鼓动,力量蒸腾,酥胸起伏,娇美的容颜浮现红潮,尽是细细的汗珠,不由叹一口气。


迪巴逊的恶魔来临已卸去,回复原身,全力激战。


画虎一笑,迪巴兄,怎么不用恶魔来临?


那样不公平。迪巴逊认真的说,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会吓到她们女孩子的。


众少女不禁失笑,鹿仙儿淡淡的说,还真看不出,你倒是体贴细心,时刻如此。


这是应该的。迪巴逊仍是那么认真。


画虎哈哈大笑,我也来。疾冲而前。


万点枪劲透过黑暗之翼的身体,他似乎想起什么,喃喃说,冷电神枪?


刀光、剑气,再次贯穿敌人,拳风、掌力、落雷,接踵而至。


庞大的黑暗之翼倒下,轰然倒下,裂成千万块。一缕轻烟,从他破碎的身体里逸出,透过英雄们的攻击,往远方飘去,我会记住你们的!恶魔最后咽下一口气。


让他去吧,鹿仙儿扬声长笑,那些烟雾是恶魔的灵魂,以我们的修为,无法攻击,除非是神。


英雄们大获全胜,擦一擦血汗,聚拢来。


我们胜利了,是吧?占尘睁开一双妙目,拍手娇笑,身子摇晃欲倒。


鹿仙儿忙伸手揽住她,柔声问,你没事吧,小尘?


占尘拭去脸上的汗水,摇头说,我没事,鹿姐姐,你不会怪我没用吧?


鹿仙儿摇头说,不会,这一仗,你打得最辛苦,最艰难,也最漂亮。其实一路之上,因为有你,我们才可能那么顺利,要是没有你,好多战斗我们会输。


占尘泪水簌簌而下,只说,鹿姐姐不怪我,那就好,那就好……


众人为之所动,无不默然,深觉凄苦。


一只手,美得足以惊退神魔,轻轻搭上鹿仙儿的肩,莎莉娜说,小鹿,你应该对她,更好些。


鹿仙儿热泪盈眶,低声说,我知道,我知道。


占尘轻声说,鹿姐姐,你知道吗,尘儿没有师父了……


鹿仙儿低声说,我知道,鹿姐姐都知道……


占尘哭将起来,尘儿没有师父了,没有师父了,鹿姐姐,你一定不要丢下我,一定不要丢下我啊……


鹿仙儿说,你放心,鹿姐姐不会丢下你,永远都不会!


真的么,鹿姐姐?


真的!只是鹿姐姐的性格你知道,平时对人,都是好冷淡好冷淡的,并不是不要你。


真的么?那我就放心了,真好!


鹿仙儿紧紧的抱住她,轻声说,永远都不会!


☆★


哈哈,真是滑稽可笑,你们人类就是这么微弱和感情用事吗?一个声音响彻天宇。


英雄们无不震怒,滚!暴喝声中,纷纷出手。


对我挥拳?绝无可能。嘿嘿,好好体验一下永无止境的战斗吧!


天上浓云滚滚,往天际疾缩。


地上喊声震天,不知有几千万魔兵黑压压的由前方杀来。


楚天歌一跃而起,杀!


是!英雄们轰然答应。


楚天歌扬声说,这一次,一定要杀它个片甲不留。小尘,让你鹿姐姐陪你在这里休息一会,我们很快回来。


占尘破涕为笑,好的,楚大哥你们放心去吧。


楚天歌一笑,振臂高呼,出发吧,兄弟们,斩妖除魔!


斩妖除魔!英雄们狂冲出去。


等等!一人大喝,身影比英雄们更快,倏忽间抢到最前面,转身挡住众人。


你做什么?菲尔达!英雄们停下脚步。


赫耳·菲尔达大声说,大家听到没有?这是无止境的战斗。


那又如何?


哈,他说无止境你就信啊?我们很快解决。


菲尔达说,解决这一批,那下一批呢?


英雄们一怔,下一批?


没错,菲尔达说,魔王也不会空口说大话,要是没猜错,适才那位便是魔界的调度魔王,统管亿万魔军,他说无止境,绝非虚言!


那你说该当如何?


菲尔达下意识的瞟上鹿仙儿和占尘一眼,微笑说,我们的胜算,比之以前,更少得多。


鹿仙儿淡淡的说,小尘需要休息,不能施咒。


小尘的确需要休息,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菲尔达微笑说,大家有没发觉,魔界似乎对咱们的动向了如指掌,咱们一直都在敌方的掌控之中?


英雄们闻言一凛,细一想,均觉吻合。


鹿仙儿和占尘,也听得出神。


占尘拭泪站起,对付强大的魔王黑暗之翼,以她出力最甚,魔王虽败,她亦是元气大伤。


此刻站起,不由头晕目眩,几乎立足不稳。


鹿仙儿扶住她,轻声说,小心一些。


占尘含笑点头,一脸幸福的样子。


星晰忍不住问,我们在魔界的掌控之中?


菲尔达沉吟说,你不觉得吗,星晰?


星晰想了想,说,好像是这样,我也一直觉得不太对劲。


依你说,该当如何?鹿仙儿问。


菲尔达望着走近的鹿仙儿和占尘,一笑说,一切都是调度魔王在作怪,只要摆脱他即可。


安泽西若有所思,他似乎居空俯察一切,要摆脱他,可能吗?又如何摆脱?


菲尔达说,我曾听法老言及,骄傲的调度魔王每次派出精兵强将后,就在后面睡大觉,只等战斗的结果。所以我们不能扫荡群魔,最好使战斗没有结束。就让我来把它们引开,让我来引鬼子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