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菲尔达的牺牲
  • 作者:万漠
  • 阅读量: 368次
  • 字数:21062字
  • 时间: 2018-02-09

菲尔达的身影快得就像一束光,一道电,瞬间即过百里。


虚幻中的英雄们有些着地奔跑,有些顺风滑行,有些凌空飘移,不紧不慢,总围绕在他的身周。


菲尔达哈哈大笑,停步等待妖魔。数千数万敌人,全不当回事。


万众魔怪慢慢靠近,菲尔达微笑着,视若无物,静心相候,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态。


魔怪反而有些迟疑,不知对方在打什么鬼主意。


菲尔达留心观察,魔怪共分六支,分别有六位不同的首领所率,各首领唇红齿白,俊美少年形象。其后的魔怪五花八门,什么古怪形状都有,像是杂牌军。


菲尔达仰天长笑,现出你们的真身吧!人样,你们不觉得太没创意吗?


喝——


六声长啸,六将各显真容,为龙、马、羊、猴、猪、鸡各怪。


菲尔达不禁失笑,开什么玩笑?鸡头怪都有?真是见鬼!


大笑声中,他携同伴们的幻影奔将出去。


魔界第二百零八军的六先锋,势必截杀你们!六怪吆喝。


是吗?那好啊,尽管来吧……什么……先锋?你们的大军还没到吗?


正在赶来,马上就到。


那敢情好,叫它们快些。


只是先锋,你们已落荒而逃,何必大军?有本事不要跑,停下来受死。


哈哈,有本事的追上来。


岂有此理!六先锋甚怒,发一声吼,开始将本身的力量极大提升,全力施为。


片刻间,六怪已和自家军队拉开一段距离,超前急赶。


菲尔达哈哈大笑,孤军深入,轻冒妄进,兵家大忌也。六妖将抛下自家部队,只怕死期已到。


不用阁下操心,本将自有打算。龙头怪说。


那就好,那就好。菲尔达说。


这六怪果然来得好快,将队伍远远抛开,距离越拉越大,和菲尔达越来越近。


菲尔达哈哈一笑,稍稍加劲,好整以暇,轻松自在,根本不必费多大劲。


六怪见始终不即不离,不由恼怒异常,亦发觉对方只在作耍,更叫它们怒不可遏。


风驰电掣般的身影,在天地间飞掠,倒使沉闷而毫无生机的天地平添几分色彩。


大地广袤无垠,平坦开阔,直至天的另一边,尽可纵横驰骋,大显神通。


千里之地,不过半盏茶的功夫。


天地间,终于现出山川河流与沟壑,虽然山已枯,河带火,沟生烟,然而天地,总算稍有变化。


几条人影,在千山万壑间飞掠,快如电闪。


忽然间,无数山头冒出黑云,黑压压的四下聚拢。


一块空地,稍为开阔,地上的草,枯黄枯黄。


菲尔达掠入那块空地,回身微笑,先头部队,还有空中单位吗?迂回包抄?看来有些低估你们。


六条人影掠入空地,冷然说,现在发觉,太晚!还不束手就擒?


空地四周,怪石嶙峋,刀削斧劈般耸立。每一块岩石,都是赤色,火焰腾烧过的颜色。


菲尔达叹了口气,为天地凄美的色彩叹息。


黑压压的空中怪物,渐渐合围。


六将挥手阻止,其中一怪说,你们已无路可走,跟我们回魔界吧,慈悲的大魔王将会善待你们。


菲尔达一笑,那要看你们有没这本事。


羊头怪一愕,还要打么?


菲尔达抬头望天,淡淡的说,这些东西,不足以挡住我们,还有你们,不足以挡住我。


众怪不禁嘀咕。


其中一怪低声说,留意到没有?他们中有几个一直飘在空中,像鬼一样,不知是什么功夫?


另一怪低声说,我也觉得奇怪。


马头怪大喝一声,你说我们挡不住你?


那是。


马头怪狂吼一声,一铲打出,势不可挡。


它用的,居然是把铁铲。


菲尔达一笑,轻飘飘的退开。


马头怪将铁铲使得风车似的转动,着着抢攻,恨不得立时把轻视它们的敌手打个稀巴烂。


其余各怪身上的力量开始腾起,分别亮出兵刃,为龙形钢爪,尖锐羊角,关公大刀,猴尾和风雷镗。


菲尔达哭笑不得,只觉极是讽刺,猪还使关公大刀?鸡用风雷镗?猴尾倒像拂尘。


羊角最快,霎时间即到菲尔达胸口,龙头怪的钢爪则凌空下击,居高临下,激得地上飞沙走石。


猴头说,阁下还认为,我们挡不住你吗?


菲尔达笑而不答,在激荡的兵刃中穿插来去,丝毫不落下风。


呼喝声中,关公大刀纵横飞舞,若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一般直横过来,汹涌已极。


菲尔达苦笑,原来猪很厉害,这刀法使得跟关公在世一般,半点轻视不得。


风雷镗疾袭,猴尾斜击,六怪一起出手。


身形微动,菲尔达终于回手,仍是漫不经心,浑不在意。


六怪越战越是心惊,眼前之人并非吹嘘,其修为确实高深莫测。合我们之力也截不下他吗?六怪不信。


六怪虽然稍弱,却有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宁死不退,奋勇苦战。


菲尔达摇头,怪物就是怪物,真受不了。


你还说我们胜不过你吗?鸡头怪尖叫。


菲尔达哈哈大笑,这很重要吗?我若真的想走,你们必然拦不住,能挡住我的,还没到呢。


六怪一愕,不明所以。


马头怪问,能挡住你的还没到,那是什么意思?


菲尔达一笑,放心,他们应该很快就到。


六怪不再理会,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对方仍在嫌他们不够看呢。当下全力以赴,誓死抗战。


没想到怪物的精神,有时比常人更为难能可贵。菲尔达摇头,突然滴溜溜转个身,一伸手,同时拈住六件兵刃。


六怪一怔,立时鼓动全力。


双方的力量相激,难分高下。菲尔达一笑松手,向后退开。


六怪急追,六件兵刃此起彼伏,毫不放松。


菲尔达心念一动,最快办法,各个击破!他一面退却,一面将力量提升,从一开始,他就没出全力,现在,是时候做些回击。


大刀已劈到面前,菲尔达稍移避过,伸手拿住刀背,一折,喀嚓,钢刀一断为二。


六怪一惊非同小可,气焰顿减,锋芒大挫。


陡然间,菲尔达已在猪头怪跟前。


猪头大骇,欲回刀伤敌,可对方迫近,兵刃在外,难以回防,更何况对方已拿住自己的刀柄,架开三件兵刃,同时伸手迎面抓来。


猪头急忙放开兵刃,着地急滚。


菲尔达提掌劈去断刀,只余下一根铁棍。


断刀将落未落之际,他飞起一脚,将之踢出。


小心!五怪齐呼。


什么?猪头刚起身,还没弄明白,刀光已闪过。它低头看着胸腔的窟窿,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慢慢倒下。


菲尔达挥舞铁棍,与五怪战在一起。


五怪见同伴被杀,都红了眼,怒吼连连,疯狂进击。


菲尔达的棍法极是高明,使得风雨不透,倏地点出,击穿了羊头怪的手腕,跟着扬起,打到后面自空偷袭的鸡头怪的肩。


鸡头怪大叫飞出,跌得尘土飞扬。


正打得不可开交,忽听嘈杂之声四起,魔军的先锋部队已逼近。


各怪相形色喜,龙头怪急忙吹起口哨召唤队伍。


菲尔达哈哈大笑,不用瞎吹,你空中那么多招牌,还不够吗?真白痴!


龙头怪的龙脸实在有些挂不住,直吼,要你管,老子愿意!


啊?是这样吗?那请继续。


突听几声长啸,尖锐刺耳,来得快极。一共三人,啊,不对,四个身影,贴近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能挡住我的,终于到来,菲尔达叹息说,你们退开吧。


你说什么?各怪愕然。


统统退下!数声吆喝,三条人影倏地抢近,将龙头、马头、猴头之属全扔出去。


马头怪落下来,恼火异常,正要再上,猴头举猴尾一拦,等等。


为什么?


他们是圣战大将军麾下的圣战阻击手。


马头一惊,不再作声。


圣战阻击手,那可是专门阻挡诡异难缠之敌的,无论进攻或是防御,都是无往而不利。


三个人影,身着铠甲,人的形态。其中一个回头说,你们的部下很快到这里,组织好你们的阵形,好好观战吧。


他们和菲尔达相距十丈左右,双方遥遥相对。


菲尔达早已把铁棍插在地上,抱臂而立。


三个人影对望一眼,现出本相,皆为异兽,身形体态与人相若,只是更为魁梧凶悍得多,面貌轮廓极为夸张,尤其是下唇和獠牙,标准一个地包天。


真的是,体壮如牛,獠牙向天。


另有一位安静的少年,在远处低头沉思,手中的弯刀,漆黑如墨。


三只异兽冲出,快迅已极。


菲尔达伸手拔棍,蓦地寒光闪闪,数枚暗器袭来。他斜身一让,扭头避过,出二指夹住一枚。


叮的一声,一枚暗器击在铁棍之上,火星四溅。


一柄剑,已到菲尔达咽喉;一把刀,则砍向他取棍的右手。


果然厉害,有点意思。菲尔达点头轻赞,向后飘退,终于没能拿起棍来。不过他并不在意,真正的高手,用不用武器都一样。三兽着着抢攻,无非是力争上风而已,它们的目标,亦不在棍上。


菲尔达一退,显然已失先机。


然而,他仍然笑着,鼓荡的力量在交战中激扬,偶有透出的拳风,震慑群魔。


黑人御魔拳,再一次出现!魔怪无不胆寒,刚拢来的万众魔兵,更是胆战心惊。


☆★


我们应该可以说话,不用死憋着。莎莉娜突然浅笑说。


众人见她说话之际,仍处于虚幻状态,无不啊了一声。


哎,你早说嘛,害得我都快憋疯掉。占尘说。


我也是刚刚领悟到的,菲尔达叫我们别动,无非是叫我们别朝怪物攻击,以免暴露目标,并不是半点都不能动。我们刚才不是抬过头吗?


啊?


不用啊,莎莉娜嫣然,适才我们全神贯注,不经意抬了抬头,也没在意。在他的静态虚影下,我们不能有大的动作和使用力量,不然真的会冲破他的魔法。


原来如此!众人说。


占尘突然说,你们不觉得事情不太对吗?菲尔达好像会出事。


大伙默然。


楚天歌点头说,的确如此,可是要将敌人引开,本身就很危险。


安泽西说,在大魔王面前弄鬼,能有不危险的吗?若非他有偷懒大睡的习惯,我们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众人再度沉默。


鹿仙儿冷哼一声,真是窝气,调度魔王不可战胜吗?居空俯察一切,就能把人永远掌控不成?哪天非把他抓来扇几个耳光不可。


大伙无不咋舌,仅画虎大笑,正合我意,不狠狠奏他一顿,难消心头之恨。


蓦地人头涌动,无边无际,不知有多少魔兵由天边出现,慢慢逼来,竟是无声无息。


天地间陡然凝重之极,因为魔军压低的呼吸声。那种压力,令人窒息!


众人一惊,怎么?还有吗?啊,不对,好像更多。


山本次郎说,难道现在才是大军?


迪巴逊说,没错,刚才的只是先锋部队。


大伙儿一听,无不骇然。


不行,不能再让它们过去,那样菲尔达真的会出事。占尘说。奋力一挣,脱出静态虚影。


她的身体尚未复元,这一使劲,顿时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一只手,透着灵气与娇纵之美,搭上她的肩头,淡淡的说,自己都站不稳,还想杀怪吗?


鹿姐姐!占尘又惊又喜,回头说,你……你们不会怪我太冲动吧?


同伴皆已脱出静态虚影,齐聚拢来。楚天歌微笑说,怎么会呢?你做了大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使大家的犹豫不决变成决心,那是你的功劳,应该谢谢你才对。


星晰轻声说,是啊,大家早就这么想啦,可还是你最勇敢,第一个冲出来。


莎莉娜说,我们本来就应该和他一道战斗的,来呀,一起看看吧。她伸手往虚空一展,一个巨大的幻景出现在大伙面前。


幻景里,万马千军之中,菲尔达正与三只异兽打得难分难解。


☆★


英雄们脱出静态虚影,作为施法者的菲尔达,立刻感应到,不由摇头苦笑,他们还是不听,还是要战斗,这样下去将永无止境啊!也罢,战就战吧。


菲尔达大笑,全力施为,出手更为颠妄神妙。


三只异兽,一刀,一剑,一锤。锤不大,甚小,灵动精致。三样兵刃,使得神出鬼没,竟与强烈的黑人御魔拳战得旗鼓相当。


就在这时,那位安静的少年低头握刀,缓步上前。


菲尔达在战斗伊始便一直留意那位少年,小心提防,见他走近,立即将力量暴升,狂击数十拳,拳力合而为一,直轰过去。其强大威力,已不亚于重型炮弹。


胜败,在此一役!


墨色的刀光闪开,快得没人能看清。


砰的一声,双方力量爆开。三异兽早已飞身掠向远处,避开锋芒。待一切尘土落定,烟灰渐散,但见两个人影遥遥伫立,一个低头拄刀于地,一个似笑非笑,胸腹间已现刀伤。


英雄们惊喊,群魔欢呼。


刀光,再一次闪动,而拳风纵横开来,两个人影相向冲近。


刀风拳影,强得可怕,一切都太快,一闪即过。


菲尔达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那人竟从他体内穿过?菲尔达神色惊异,慢慢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