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灵敏的触角
  • 作者:羽佳一鸣
  • 阅读量: 524次
  • 字数:8405字
  • 时间: 2018-09-19


于雨朋和梁晓芸把季维斯、杨洋带到医院检查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就给季维斯拿了些消炎药。接着把季维斯送到住的地方,又把杨洋送到黄雯那里,把北京买的衣服拿给她。杨洋跟梁晓芸客气了几句,下车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于雨朋,他没好意思说别的就点点头,她进去了。

把梁晓芸送回市局家属院门口,于雨朋嘱咐她一定好好教训矬子吴成涛,她点点头依依不舍的走进大门。

省委办公厅六楼的一个大办公室里。

“领导,这会儿忙吗?”温艳娟来到庞副省长桌子旁边说。

“小温,请坐!”庞副省长最近是比较忙,不过这时间却在喝茶,放下茶杯看温燕娟,“有什么话想说吗?”

“领导果真聪明啊!呵呵,我这儿刚好有个题,请领导指点迷津。”温艳娟有时候也跟庞副省长开开玩笑,因为他跟她丈夫方正之关系蛮不错,偶尔去她家串门。

“哦?”庞副省长轻轻应着,再看温艳娟诡秘的眼神,心想:这老方媳妇儿葫芦里不知又卖什么药?

“据说洛城新区南边有个国家级高新经济技术开发区,具体在洛城什么位置?比方说东西方向哪是起止点?南北方向哪是起止点?”温艳娟像开玩笑似得看着庞副省长,“领导不难吧?”

“难,我认输,想要点儿啥?我认罚!”庞副省长先是吃惊看看温燕娟,立刻恢复了平静,“嘿,想给我下套啊?这个还不能说。”

“领导,说嘛,下次再找老方,我给领导做好吃。”温艳娟见智取不成干脆软磨,“哎,叫老方让领导个车,咋样?”

“这个问题,就算你让老方给我弄辆真车也不能说!”庞副省长笑着端起茶杯,“小温,这里面有些细节还有变化,所以常委没有正式公布,想知道就等下次开完会,新区长定了,自然会公布!我说,你这都是在哪儿打听到的?”

“嘿,想给我下套啊?这个还不能说!”温艳娟故意学着他刚才的语气,忽然话锋一转,“要交换意见还是可以的!”

“呵呵,这个真不能说,也不交换!”庞副省长依然笑呵呵地说。

“其实领导完全不需要说的!”温艳娟忽然看到桌角的晚报,拿过来放到他跟前,又从笔筒拿只签字笔,“领导闲着没事在废报纸练字,写几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地名,我是你的秘书替你收拾废纸很正常吧?”

庞副省长看着温燕娟笑笑没说话,犹豫一下接过笔在报纸上画了个圈,上下左右写了几个名字,叹了口气:“最近没时间练字,笔锋劲道差了好多!”

温艳娟高兴地凑过去,拿起上面一张报纸,悠悠地说:“领导的书法还是那么好,我拿去学习学习!”说着拿起笔在第二张报纸上写了:首都,发改委,常。几个字,莞儿一笑:“领导,我写的字像不像回事儿?”

庞副省长点点头,温和地看着她说:“小温呀,你要是被敌人收买了,可是会害死老哥哥的!”

“我也是拿来看看,不会乱说!”温艳娟笑了笑说:“领导,我出去练书法喽!”一阵“咯咯”笑声飘出大办公室。

温艳娟笑着回办公室泡杯茶,拿起电话跟洛城的表妹梁晓芸打过去,叽叽喳喳聊起来,两人办公地方相距四十分钟车程,却时常在电话里聊悄悄话。

这天上午刚上班,于雨朋在办公室喝着咖啡,看着当天的报纸。前台接待员小芳拿来了一个挂号信,放在他桌子上又出去了。于雨朋拿起来前后看看是杭州来的,一想杭州好像没朋友,什么东西呢。刚撕开个口,杨洋敲门进来,顺手放在桌边。

“于总。”杨洋逐渐习惯在公共地方这样叫他,“不说要去南郊吗?走不走?”说着走过来拿起挂号信捻在手里晃晃,“杭州的?好地方啊,想去旅游吗?”

“行啊,过年去吧?”于雨朋随口说着,把挂号信接过来塞包里,打算路上抽空看看什么内容,“洋洋,龚大哥来了吗?”

“来了,来了!”话音未落,龚兴龙风风火火地进了办公室门口,大口的喘气,“兄弟,杨总,走吧?”

“龚大哥,你从家跑步来的吗?下次早点让嫂子叫你起床。”杨洋开玩笑说,“看把你累的!”

“不是不是,从公司来的,你们这大厦四部电梯,两部维修中,两部满员。”龚兴龙喘着粗气,“怕你们着急我爬楼梯来的,顶楼啊!”

“呵呵,厉害!”于雨朋说着夹起包往外走。

“好,咱们得麻利点儿,我跟东柳镇几个领导约的是十点半。”龚兴龙说着往外走,“开我的车吧?”

“行,这件事谈成了,把你那辆车扔我公司开。”于雨朋微笑着说,“我给你弄辆新的!”

“哦?好啊!”龚兴龙对这兄弟的信心和胆魄非常佩服,“你这事儿准成!”

“呵呵,借大哥吉言。”于雨朋爽朗一笑,人已经走出办公室了,“不容易啊!”

“于总,你怎么忽然要买地皮?”杨洋跟在于雨朋身后问,“要向房地产进发了吗?”

“聪明!”于雨朋笑着转身点指杨洋。

“你要搞房地产?”龚兴龙还不知道于雨朋有什么想法,“事情谈成,带哥哥一把咋样?”

“等兄弟把今天的事情办成再说吧!我也没经验,瞎撞呢!”于雨朋微笑着走向电梯。

洛城宾馆,一个上下六层的老结构筒子楼,面积不大也不搞,装修更是陈旧,尽管位于老城区最繁华的中心地段,距离步行街也就两站路,生意都不如个火锅城。三人从新区开车过去不到半个小时,今天约到这地方是因为洛城宾馆老板金宏,跟龚兴龙认识也跟要约的几位熟悉,而龚兴龙想着合同谈成顺便照顾他生意。服务员带他们到三楼一个包间,里面的几个人站起身客气地打招呼:“龚老板,快里面请!”

“呵呵,三位好,久等了啊!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龚兴龙笑着打招呼,先为于雨朋、杨洋介绍从左到右坐了四个人,“东柳镇的彭镇长,这是李书记,这是市土地局黄副局长,洛城宾馆老板金宏金总。”说完对着四个人说,“各位,这就是我兄弟,于雨朋于总,这是杨副总。”手指着于雨朋、杨洋。

几个人分别握了握手,就近坐了下来,最后一个跟杨洋握手的金宏竟握着不松手,杨洋使劲都抽不动,匆忙间连连向于雨朋使眼色。

于雨朋干咳了一下,朗声说:“金总请坐!各位请坐!”这老家伙才松手,坐下后还是不时地盯向杨洋的脸,她转身回到于雨朋和龚兴龙中间坐下。

“各位,小弟是个不会拐弯的直脾气,这各位又是大哥的朋友,小弟也就有话直说了,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请大家担待!”于雨朋微笑着看对面几位,“我听大哥说你们几位肯支持小弟,小弟先谢谢了!”

对面那几个人也客气了几句。

“不知道镇东有多少地归你们,我想多要点儿,行吗?”于雨朋依然带着笑。

“于总,你想要多少?”彭镇长说,“能出啥价?”

“价格你们开?面积当然是越多越好!”于雨朋看着彭镇长的脸,淡淡一笑又看那两位,“这不黄局长也在吗?只要他觉得合理,能尽快给咱把手续办了,小弟这儿没问题。”

“这样的话,从镇东小桥算起,到五羊乡交界地方少说也有小四千亩!”李书记质疑眼前这年轻人的说法,那那么多地,需要的可不是一点半点的钱,“你要来干嘛用?”

“呵呵,实不相瞒,小弟想搞个旅游度假村,外加美食城和办公地方!”于雨朋笑着说,“四千亩也不是特别充足,对吧?大哥?”

“是不算多,我也想入点儿股进去。”龚兴龙附和着,心里却惊的吸口气:我地个乖乖呀!四千亩还嫌小,兄弟这是是要盖军事基地吗?

对面几个人还是半信半疑,相互看看,彭镇长看看龚兴龙又看着于雨朋说:“于总呀,就算一亩地一万块,也得三、四千万呀!你这个——”

“一亩一万,没问题,我同意!随时可以签合同,测量了就办手续!我这边跟着付款!”于雨朋立刻就把话给接住,他早找人打听过,城乡结合地段价格就在一万二三,量大优惠也不过如此,“其他几位说说,咱镇长说的应该没问题吧?”

“啊!”彭镇长也呆住了,他不过是打个比方,还被接上了。

最右边的金宏有点沉不住气了,他就觉得这姓于的年轻人太狂,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几千万说拿就拿得出来吗?站起来说:“这位于总,你家是开银行的吗?几千万生意当路边说着玩儿吗?这几位可都是大忙人儿!”

“哦,是金总啊?”于雨朋进来看他也不顺眼,尤其是色眯眯地拉住杨洋时,都想揍他,调侃似得语气说:“你有啥想法?请直说!”

“于总,你不是有钱吗?多的不说,只要你拿出五百万,我这个宾馆,连屋里面所有物品,员工都不带动的,还包括后面的停车场,房地契都给你!咋样?”金总就是想杀杀他的锐气,其实就他宾馆现在的生意,总资产估不到这个价。

“哦?”于雨朋淡淡地看着金总,忽然一笑,“你去拿手续吧!”

龚兴龙很不爽,心里也暗地埋怨着:金宏呀金宏,今天只是在这儿借个地儿说事,干嘛要触我兄弟的眉头嘛!兄弟你也是,你不是谈买地的事,咋又买宾馆了?乱弹琴!

另外几个也怔住了,不知道下边该不劝几句!有心看不起这年轻人吧,可他是龚兴龙口口声声叫的兄弟,要说看重吧,这人有点不着调,只好静观其变,看看再说。

“金总,取你的房地契,还有合同。”于雨朋看金总没动,就冷冷地语气催他,脸上的表情跟开玩笑似得,“你哪个银行账号收钱?一块儿拿来!”

只有杨洋知道,于雨朋是认真的,他见不得有人欺负她。

“金总,你有没有?不是抵押给银行了吧?”杨洋也笑着调侃,故意露出满脸的鄙视,“要没有就一边凉快去,这儿是谈正事的地方,不适合你!”

“好好好,你们等着!”金宏咬牙切齿地出去了。

“各位,咱接着谈咱的事。”于雨朋依然面带微笑,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黄局长,你觉得呢?”

“价格你们双方定,反正那里现在是农村,高点低点关系不大。”黄局长说话还真实在,“只要你们敲定,谁占便宜谁吃亏别问我,我只负责给你们办手续。

李书记沉思了一下说:“于总,我们考虑一会儿成吗?”他就是想在观望观望,看这于雨朋到底怎么解金宏那个疙瘩。

杨洋站起来拿茶壶给每个人续了些茶,于雨朋一言不发笑着喝茶,彭镇长和李书记小声嘀咕着什么,龚兴龙心里对于雨朋老大的不爽,是是没好意思当着外人说,拿着茶杯跟水面飘的一片茶叶较劲,吹的‘噗噗’响。

时间不大,金总进来了,还真带来了个资料袋,拿着四份合同,放在于雨朋面前桌子上,立刻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杨洋笑着打开资料袋,一股脑倒在桌面上,里面果然是房地契,连卫生许可证,工商登记证都在。拿起合同上下两页看个遍,放下后朝于雨朋点点头。

于雨朋没看合同,也没看金总,拿起笔分别在首页和末页签上‘于雨朋’三个字,递给金宏,淡淡地说:“该你了!”好像根本就没把这生意当回事儿。

金总也签了字盖了公章,还按了手印,杨洋也从挎包里拿出公章盖到于雨朋的名字上。

“好了,杨总,你去银行给他这账号转五百个吧!”于雨朋说完头也不抬跟金宏说:“你就在这儿等着,杨总回来把汇款单给你。”

“呵呵,几位,考虑咋样了?”于雨朋看着对面的李书记,感觉他是拿主意的,“咱们把事情一敲定也该吃饭了,几位就是我这宾馆里头一波贵宾了!呵呵呵呵……”

“于总,我刚跟李书记合计过了,价格就每平一万一。”彭镇长接住于雨朋的话,眼睛看的却是龚兴龙,意思是价格算给他面子了,“面积咱就实际丈量为准,不分好地赖地,同意的话咱就签合同,不同意咱就买卖不成仁义在!这顿饭咱照吃,算我的!”

“没问题,那签合同吧!”于雨朋欣然应允。

“这个——这个——于总啊,还有一点儿小事情跟你商量。”李书记边说边考虑,看于雨朋点点头同意,就接着说,“一个是地归你了,眼前这一季儿庄稼能不能让乡民收了?再一个,咱价格是一万一,合同上写一万整,放心,其他手续该怎么办还怎么办!”说完他和彭镇长对视一下,两个人都盯着于雨朋的脸,等他反应。

“行,这不是问题,我就算马上开工,也不可能全面同时进行,庄稼你们尽量收呗。合同按你说的,以外的钱,我可以转到你们指定的任何账户上!”于雨朋当然明白他们说的是怎么回事,就摆明了告诉他们。

彭镇长和李书记再次对视后点头,李书记转身从包里拿出早准备好的几份正式合同,快速把内容填上,两人的名字都签了,还认真盖上镇政府的红章子。于雨朋也签字盖章,黄副局长、龚兴龙也在证明人地方签字按了手印,合同算是完成。

“于总,只要你前期的定金一拨过来,咱们随时可以测量土地,接着让黄局长那边儿办手续!”彭镇长眼角眉梢都带着笑容。

“二位放心,钱下午就过到这个账户了!”于雨朋轻轻地拍了拍桌上自己的合同,也是满面春风,他计划的第一步就算是跨出去了,“麻烦二位今天回去安排好人,明天咱就测量,黄局长把地契手续一给我,尾款立马就到你们的帐,至于合同外的钱嘛——”彭、李、黄三人的眼睛立刻全神贯注地看着于雨朋,他呵呵一笑,“下午我就一次性转给你个人账户四百个,不管测量结果!咋样?”

“于老弟,痛快人!我老彭交你这个朋友了!”彭镇长激动地站起来,再次跟于雨朋握手,大家都知道,土地面积说是小四千亩,那就肯定是没有四千亩。

“服务员呢?来个人,点菜!”龚兴龙一看大事已成,扭头高兴地对门外喊,悬着的心也算放下了。服务员立刻就拿了菜单递给龚兴龙,龚兴龙放在于雨朋面前,“兄弟,哥哥就知道你一定行,来点菜,咱弟兄们庆祝一下!”

“大哥,你做主吧,酒用最好的。”于雨朋笑着说,又看看对面几位,“再看看这几位老哥喜欢吃啥。”

龚兴龙笑着过去跟彭镇长两人看菜单。杨洋进来了,把汇款单放在于雨朋面前桌上,然后挨着他坐下。

“金总,拿去看看吧?钱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到你家账上了。”于雨朋甚至没看一眼汇款单,这几百万花的像是别人的钱,压根儿都不心疼,“现在,这宾馆就算是我的喽,你不是我于雨朋的朋友,可以收拾东西走了!”

金宏这时侯好像还有点不相信,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什么都变了,他自己本就是说硬气话要挫挫这年轻人的锐气,想不到就这么把宾馆卖了,不管这宾馆根本值不值五百,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没想到就这么狂妄的年轻人没还价就买了,还在谈笑间又买了四千多万的地皮。现在被于雨朋一呛,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极不自然。

“我知道你这宾馆要真是估一下,连四百万都不一定有,不过无所谓,很多事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相信在我手里不出三年,价值会超过五千万!”于雨朋见他还没走,又冷冷地说,“最后再给你个忠告,人在外面混色点儿可以,但不能贪!眼睛更要放亮,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随便吃豆腐!”

在场的几个人这才明白,于雨朋之所以买金宏的宾馆就是为了把他赶走,而原因却是拉了一下杨洋的手。东柳镇来的李书记眉头一皱,觉得这年轻人手段太高深叵测了,谈笑之间竟然以本伤人,还不留余地,心里暗吸一口冷气。


下一章:明流暗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