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批林批孔学习班
  • 作者:石建华
  • 阅读量: 538次
  • 字数:3527字
  • 时间: 2018-09-30

1974年8月下旬,我们三连的林副指导员打电话,把我喊到了他的办公室,我前脚刚一进门,他又对我滔滔不绝地对我进行夸奖,说我工作如何如此地敢于负责任,坚持原则,如何具有大无畏地反潮流革命精神等等。
  我不愿意听他说这些无聊的话,便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你找我来不是专门为表扬我的吧?有什么事你就下达命令吧,别让我再打哑谜、猜谜语了。”
  林副指导员微笑着对我说:“刚才接到厂部的紧急通知,由二连和三连各抽调一名同志参加总公司举办的批林批孔学习班学习。厂党委决定派你去参加。你的意见呢?是否愿意去?二连的人已经去学习班报到了。就等你了。”
  当时我的确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林副指导员说过了,说这是厂党委的决定,我想,这既然是厂党委决定要我去,那么我个人就是胆子再大,恐怕也不敢直接去硬顶厂党委呀,如此看来,我也就只能有服从的份儿了。
  所以我向林副指导员点了点头,表示服从领导决定,便回到模型房,向工段长杨师傅汇报了,杨师傅听说要我去参加总公司举办的批林批孔学习班学习,是厂党委的决定,也不好再说什么,就把我在手的图纸收了回去,交给其他人去完成。
  第二天一早,我就到牛市口的五冶总公司批林批孔学习班报到了。
  当我赶到五冶批林批孔学习班去报到的时候,做梦也没有想到:报到的手续居然如此简单,连按常规登记的手续也免掉了,直接就安排到机关后勤小组参加学习。
  更没有想到是:这个小组的组长竟然是我父亲多年的老熟人。
  他看到是我来报到参加学习,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位组长用手拍打着我的肩膀,对所有在场的人风趣地说:“你们大家都看看吧,大家都看到啦,咱们这个学习班人员是扩大了,现在,大家好好看吧,我们这个小组,不光有领导干部,有机关干部,还有工人阶级,现在居然把小毛孩子都派来了,真可谓人才辈出啊。”
  可惜我在当时,根本就没有听出他的话外之音,居然还振振有词地自鸣得意道:“别看我年龄比你们都小,可革命是不分先后啊。”
  组长用一只大手拉着我的胳膊,转身把我带到空无一人的会议室。他坐在一个长条靠背木凳上,非常严肃地向我低声发问:“是谁派你到这儿来参加学习班学习的?你跟我说实话。”
  我不解地反问道:“我是机修厂党委派来参加学习的。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组长又问:“你到这儿来参加这个学习班学习,你父亲知道吗?”
  我说:“我跟我爸爸说过了。”
  组长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周围,依然小声地问:“那你父亲是什么意见?”
  我也同样小声回答:“他的话说了很多,总的基本意见,概括地说就是七个字:只带耳朵不张嘴。”
  组长点了点头,笑着说:“不愧是老家伙,高,高。实在是高。不过话又说回来,小石头,这个学习班,你也真是不该来呀,你可能是上当了,恐怕是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拉壮丁了。”
  我不解地问:“怎么会是这样?不应该呀。”
  组长仍然还是那样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继续小声地说:“这个学习班的人员成份太复杂,很多人都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他们想通过这次学习班夺总公司的权,当然这次学习班里也有好人,而且好人还是占大多数的,他们是不会让这些造反派的计划得逞的,正在和他们进行斗争,但是这里的人际关系太复杂。那些造反派的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活动能量很大,也正因为他们的人员数量少,才要求总公司党委在这个学习班增加工人的数量,总公司党委经过反复研究,最后才勉强同意,在这个学习班里增加工人的数量,大概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你才被从厂里抽派到学习班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利用你们这些具有反潮流精神的年轻工人,来达到扩充他们阵营实力的目的。你可千万不要上当。我们都知道你缺乏这方面的经验,五冶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情况你根本就不清楚,希望你最好别介入。”
  组长的一席话当时的确把我给说楞了。
  是啊,我从来也没有想过,能在五冶要当什么官儿,更没有想到过要夺什么人的权。只想到当好工人,把话说得大一点,将来接好革命的班,做共产主义接班人。
  如此看来,这个学习班,的确不该来参加,那我就干脆回厂吧。
  刚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些着急了,就跟组长说:“那我现在马上回厂,这个学习班我不参加了。”
  组长这时候的表情非常严肃,他转过身,看着会议室的大门,若有所思地慢慢说道:“晚了,已经来不及了。只要你本人在这个院儿里一站,那就算是报到了,包括总公司党委委员在内的学习班,大多数成员都看见你来了,只要学习班里有你的名字,你本人又进了这个院儿,不参加也算参加了。所谓上船容易下船难。你一旦要在这个时候离开,有人会给你扣帽子,说你对抗总公司党委!那么大的帽子你犯不上戴,你也戴不起。跟谁斗也不能和总公司党委斗吧。不过,我倒认为,可以按你父亲给你说的基本办法,只带耳朵不张嘴。”
  我问组长:“那我具体的应该怎么做?”
  组长不愧就是组长,他马上就回答我:“既然你已经来都来了,来了就得用来了的办法,每天早上,你早点来,把开水打好,把办公室的地打扫了,桌子凳子都擦干净,然后上午在小组里呆上半个小时,以后你愿意上哪儿玩儿就上哪儿玩儿,随你便。看电影,逛马路,转公园,溜商场,你想干什么干什么。谁也管不着。就是千万别回厂里,让别人看到不好。下午下班以前提前40分钟左右赶回来,在组里点个卯就行。但是如果要开大会,你就必须要参加。在会上如果需要表态,你千万不要抢先发言,小组开会发言你尽量往后躲,能不发言就最好不发言,实在是必须每个人都要表态的时候,就按绝大多数的意见行事。听明白没有?”
  我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我全记住了。”
  果然,在学习班长达40多天的学习,我就按照组长给我说的办法实施,这一办法果然奏效,大家对我的评论都不错,都说这个孩子很好,又勤快,又听话,不讨人嫌,不论是哪方面的人,都愿意和我打堆堆,都能说上一两句话,我严格按照我父亲跟我说的办法,只带耳朵不张嘴,甭管啥事儿都随大流,不挑头炸刺儿。效果总体不错。他们对我总的看法印象都挺好,表现积极,但是派别观点不突出。谁看不出他到底站在那派。派别不明显。很多人对我印象,都是爱帮助人。和大家的团结互助搞得好。
  我很明白,这是组长对我之所以这样安排,目的就在于保护我。生怕给我在以后的政治进步上,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造反派在这次学习班的预期目标没能实现。
  在这个学习班里呆了四十多天,我学到了在书本上所学不到的与人奋斗的一些处事经验。也结识了不少分管工程施工和主管材料及财务专业方面的业务干部,认识了许多机关职能处室及工程公司的领导,为我今后从事专业管理业务工作奠定了良好的人脉基础。
  我后来才得知,当时厂党委只表示过,同意建设公司安排。从三连派一个青年工人去批林批孔学习班,并没有点名叫谁去。倒是我们三连的副指导员,是他决定要我去参加批林批孔学习班,目的就是想把我支派到另一个陌生的环境,要我自生自灭,一旦我出了什么岔子,跟着别人瞎造反,犯了政治上的错误,不仅与他没关系,反而还能达到:借别人的手除掉我,这是他最想达到的效果。这样做,假借他人之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假设我混得好了,他就会说,小石的进步是全靠他的帮助和推荐,才会取得成就。他这样做,可以达到两头都不吃亏。这就是我们三连的林副指导员,他指派我去参加总公司批林批孔学习班的真正用意。
  时间过得真快啊,这一下子算起来,我从农村调到工厂上班,当工人已经三年多了。今年是1974年,我大弟弟高中毕业,轮到他下乡了。这时候虽然说对知青下乡的政策有了一些变化,只要是家里排行是老大的,还有家里是独子的。都可以照顾,留在城里不上山下乡。可是对我弟弟来说,都摊不上照顾得份。第一,他不是老大。不能照顾。第二,对他来说,家里有哥哥和弟弟,不算独子。还是不能照顾。他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请看下一节《我的大弟弟下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