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五章(60)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2273次
  • 字数:3297字
  • 时间: 2019-03-04

阳春三月的一天,秋旖沫果真把堂兄秋以洋盼来了。当秋以洋和侯佳明出现在秋旖沫面前的时候,秋旖沫忍不住泪光闪烁。她内心里清楚,在自己的那一大家亲戚中,她的那些伯父伯母叔叔婶婶和堂姐堂妹都不怎么待见自己的,唯有二伯家的这个堂兄对自己还算不错,拿自己当做亲人,从未因自己是个没妈的孩子另眼相向。

在这样的场合,侯佳明只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兄妹俩一起轻声说着些家长里短。秋旖沫和秋以洋都是性情内向不善言谈的人,两人进行的谈话也是断断续续的,想到哪里便说一两句,间或彼此就有一小阵的缄默。这时侯佳明才插上一两句话过来,引他们兄妹俩再把谈话进行下去。秋旖沫心知秋以洋不可能每个月都过来的,她也只有暂且将侯佳明冷落到一旁。可会见的时间太短,秋旖沫只觉许多想和堂兄说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许多已说出口的话都言不尽意。

“我们走了,”秋以洋抓过秋旖沫的手握了握,“妹妹你好好保重自己,有合适的时间我还会来的。”

侯佳明对秋旖沫说:“一个月很快就过去的,下个月我会照常来。”

秋旖沫感激地对侯佳明点了点头。她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里想着,也许无需与他们说太多,能见到他们就是一种知足。

收容所的时光在一点点流逝,每一个崭新日子的到来都是向着自由生活的迈进。秋旖沫每天拼命地做事,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劳动获得减刑的机会。收容所每个月都对这些收容者的劳动进行评分,按照个人劳动成果划分为三个奖项,一等奖获得者可减刑十二天,二等奖减去八天,三等奖减去四天。秋旖沫在五月份获得了一个三等奖。这意味着她可以提早四天从收容所解教离开。这可以提前四天出去的奖励给秋旖沫的内心极大的鼓舞,劳动比以往也更认真努力了。

五月以后,秋旖沫的性病治疗到了复查的阶段。医生嘱咐她以后每个月都要进行复查,根据复查结果再进行治疗。六月堂兄秋以洋和侯佳明又来看了秋旖沫一次。秋旖沫暂时没有把自己可以提前四天解教出去的消息告诉他们。她想再等一等,争取接下来的几个月再获得减刑的机会。

六月下旬阿玲坐满一年行将解教离开收容所。秋旖沫为阿玲感到欣慰,同时内心又充满不舍。

“我出去以后会来看你的。”阿玲说。

秋旖沫只当阿玲是宽慰自己的话。谁从这儿离开了还愿意再跑到这儿来呢?她只是更加卖力做事,七月份又获得了一个二等奖,可以减去八天的刑期。加上之前的四天,秋旖沫可以提前十二天解教离开收容所,也就是9月20日就可离开,但是还要等文件正式批下来。

侯佳明在七月份来看了秋旖沫两次。七月份上旬侯佳明来过一次,到下旬又来了。秋旖沫感到欣喜,问他为什么这个月来这么勤,侯佳明只是平常的口吻说:“只是记挂你,想看看你。反正平常下班后闲着也是闲着。”

这不经意的话令秋旖沫内心充满了感动与感恩。原来这个大自己几岁的男孩不止是把来收容所看她当成一种任务,他是在发自真诚地关心着自己。有一种相见,是在朋友亲人的落难时。这种相见给人的心理慰藉要远远胜于其他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八月初阿玲果真来收容所看望了秋旖沫一次。阿玲出去后与男友呆在观澜。她给秋旖沫留了个电话号码,让秋旖沫出去后有空去找她聚聚。秋旖沫对阿玲心怀感激,承诺只要出去就会与她联系。

在秋旖沫边努力劳动边等着减刑文件正式批下来的日子,收容所的刘管教有一天忽然告诉秋旖沫说,她需缴纳4200元的医疗费加解教费,才可以在文件下达后提前于9月20日离开,否则只能坐满贯,坐满十月二号,等到十月三日从收容所离开。

秋旖沫听后,心不禁凉了一截。她是多么渴望能早点从这收容所出去啊!哪怕提早一天甚至一小时,没有历经过牢狱之灾的人何曾懂得自由是多么可贵!可,原本自己通过拼命劳动获得了十二天提前解教的机会,却还要通过交纳一笔巨额钱财去获取!她能理解医疗费的意思,却不明白收取解教费是怎么一回事?

——这笔钱能从哪里来呢?她知道自己当初那张银行卡正好有四千多元,可那说好是留作侯佳明看望自己的路费使用的。侯佳明看了自己近一年了,估计那笔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她一筹莫展,甚至好几个夜晚又无端失眠。阿玲在这里秋旖沫还可以找她商量,可现在她只有独自消化满腔的心事。

八月中旬,秋旖沫在踌躇里等到了侯佳明的到来。秋旖沫好想告诉侯佳明,自己到9月20日就可提前解教出去,好想告诉侯佳明让他打电话给爸爸帮忙筹4200块钱来。可她最终忍住了。家里是那么贫穷,爸爸到哪能再筹那么多钱来?这提前十二天付出4200块钱的代价真是太大了,放在厂里打工要辛苦大半年还得不吃不喝才能攒足这样一笔钱呢。

算了,还是坐满贯吧。不就十二天吗?一年都快撑过来了,还在乎在这收容所多呆十二天吗?

关于可以提前十二天解教的事秋旖沫最终没有向侯佳明提一个字,只是侯佳明离去的时候,她叮嘱他下月十九日过来看她。侯佳明不明就里,问:“为什么是那天?”

“这个别问,反正你记得那天来就是了。”秋旖沫说。十九日是她心算出来的提前十二天的日子。她其实只是幻想着那天收容所的民警干部们也许改变主意,能放自己出去。

侯佳明不再多问,点头答应。

九月初秋旖沫减刑的文件批下来了,可是已引不起她的半点兴致。她也没那么卖力劳动了,当然她也丝毫不敢怠工。秋旖沫不想在这里最后一段时间出什么乱子,她的心头唯有盼着日子过快些,再快些。

九月十九日那天侯佳明如期而至。可是收容所的刘管教却对秋旖沫说:“有人来看你了。不过,你没有交解教费,上头不允许接见。”

秋旖沫心急如焚,情急之下只好哄骗刘管教说:“这个人上次来看我的时候,我和他讲了要他带钱过来的,我想他今天肯定带钱来了。你就让我见见他吧!”

刘管教低头想了一会,说:“好吧,就特批你去见吧。”

秋旖沫于是被另一工作人员带去接待室,见到了侯佳明。

“你脸色好像不太好。最近没休息好吗?”侯佳明说,“再熬熬,没几天就可以出去了。”

“嗯。”秋旖沫口上应着,心里却想着,原本明天就可以出去的,原本今天只是最后一晚呆在这收容所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