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八章(99)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1681次
  • 字数:3874字
  • 时间: 2019-04-08

在偌大的候车室里,秋旖沫倒不觉得怎么无聊。因为范增文的出现,离家时内心的五味杂陈暂且被一种淡淡的兴奋感替代填充。只是她不确定自己这次南下深圳,投奔的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份岗位空缺的工作?

她想试着给范增文发条短信,不想还没按下大拇指,范增文的短信竟来了:“出发了吗?”

“还没,下午三点的火车。”

“明天大概几点能到?”

“明晨六点多吧,也许火车会晚点。”

“身边就你一个人吗?”

“还能有谁?”

短信一去一来,时间也过得快。火车很快来了,秋旖沫上了下洗手间,然后随着人流离开候车室排队,走向月台,走进车厢,找到座位,安顿行李,坐下来掏出手机时,她看见范增文一连来了好几条短信——

“午饭吃了些啥?”

“火车是不是快来了?”

“没见回应,哦,火车就来了吗?”

……

给范增文回了短信,秋旖沫又静静地等他的短信再次回过来,不想范增文直接拨电话过来了:“小沫,你上火车了吗?”

火车的轰鸣和车厢里的吵嚷使他的声音听起来很不清晰,而且她很不喜欢打电话时将旁边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于是说:“我这听不太清呢,我们还是短信联系吧。”然后便挂断了手机。

“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并确定你是真的上火车朝我这来了,这样我会心安一点。”一会范增文发来短信说。

秋旖沫感觉自己的心倏地跳了一下,她才知道自己对于爱情的心还是活的。她喜欢这样的短信交流。在发出短信后等待回复的那几分钟里,她的心都是在小小期待的兴奋中度过的,那原本再普通不过的短信铃声都令她觉到了音乐的美妙,那原本再平常不过的短信内容都令她反复阅读。

如果说,秋旖沫起初与这位范老板短信联络是为着去深圳落脚的便利,那这会彼此数十条的短信来往,已令她对这位范老板渐渐心生不同于周东强更不同于那位黄京的情愫了。

火车不停地在向着那个曾带给她短暂快乐和持久忧伤的城市疾驰。每秒她都在向着那座却才离开不几个月的城市投奔,向着虽一面之缘却迅疾产生异样情愫的那个人投奔。不知不觉,车窗外的白昼渐渐笼上了暮色,渐渐暮色越来越深,在越过黄昏的临界点之后,黑夜似乎只在骤然间来临。

“小沫,你在火车上好好休息一会吧,我有点事要去办,我们明天见啊。”晚饭时分,范增文发来短信说。

秋旖沫于是回复了一个“好”字。她的手机电量不太够了,她也需要省点电留着明早再跟他保持联系。只是,这短信往来一停下,秋旖沫的内心又陡然陷入一种空落里。她把爸爸给买的方便面泡着慢慢吃了,之后一个人将与范增文的短信内容连着反复看了好几遍,直到倦意来袭,终于在那僵硬的木沙发椅上挨过了一个漫漫长夜。

在距离终点站的前一站,秋旖沫给范增文发去了短信告诉自己快到达目的地。范增文的短信很快回了过来,为了接她,他说自己凌晨五点多就醒来了。

火车晚点了一个来小时,清晨七点多,秋旖沫才随着人流一起下了火车。当她走出检票口时,发现有个三十多岁略显精瘦的男子正站在前面对着自己微笑。——在白昼遇见范老板,这还是第一次。而他们彼此相见,这也不过第二次。秋旖沫愣了一会,才意识到是他,然后也递给他一个微笑。范老板于是走过来,很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行李,与她一道同行。

“如果你不望向我,我想我可能认不出你。”秋旖沫说。

“可我一眼就认出了你。”范老板微笑着说,“你知道吗?你是那种走在人群中能被人一眼认出并过目不忘的女孩。”

范增文带秋旖沫穿过火车站广场。去年十一月逃来深圳下火车那天的场景在她脑海里一掠而过。

“我们去哪里?”秋旖沫问。选择投奔了他,她就唯他是听了。

“我们先去下酒吧。”范老板带着秋旖沫来到地下停车场,开车把秋旖沫带到她先前无意中经过的那个望川酒吧。

她知道这儿距离吉安美发店不远,距离福园小区也不远,距离黄贵初同样不远。那相去不过短短数月的过往仿佛苏生似的又在她脑海里重现。

这个时候酒吧里没有客人,只有两名女服务员在吧台内擦着玻璃酒杯。她们见范增文进来,毕恭毕敬地喊着“范老板好”。范增文让秋旖沫在桌边坐下休息一会,喊其中一个服务员给弄些点心来,然后又掏出一张五十元票子给另一位服务员,让到外面买两瓶奶和两份早点过来。

秋旖沫坐在桌角,看着那两服务员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各自忙活去了。秋旖沫明白她们的彼此示意,或许在自己和黄贵初刚进酒吧那秒起,那两个服务员就意识到她和他的关系非同寻常了。

吃过早餐,秋旖沫跟在范增文身后一道出了酒吧,然后重新钻进他的车里。他说:“我给你租了一套房子,已交好了半年的房租。昨晚在火车上坐一晚累了吧,我先带你去屋里休息一会。”

秋旖沫听了一愣,没想到范老板这么细心,旋即在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可是,她又有些担心他给租的是福园小区的房子,那太过熟悉的环境,只会令她睹物思人,平添烦恼。于是她说:“不会是福园小区的房子吧?”

“什么福园小区?你以前住那里吗?哦,我想起来了。以前我有位员工住在那,那儿的环境不太好,怎么能委屈了你。”范增文说。

范老板带秋旖沫进入的是一个名为康乐花园的高档住宅小区,里面环境优雅,乔木蓊郁,灌木葱茏。紫薇花沐浴在六月的晨光里,藏匿在枝叶里的鸟儿不知在哪棵枝头婉转地啼鸣。初夏早已悄悄莅临。

秋旖沫跟着范老板走进一栋十多层的电梯楼,电梯楼的一楼有一家日常用品店面。范增文对秋旖沫说:“我们租的房子,就是这家店面老板的。”

他们走进电梯,范老板按下第五层的按钮,用钥匙打开正对电梯的那扇门,然后两人走了进去。这是一套从地板到天花板到各房间四面墙壁都装修一新的两室一厅小屋,屋内的各种家具电器一应俱全。秋旖沫第一次从一套租屋里找到了一种家的感觉。

“喜欢这里吗?”范老板问她。

“喜欢。”秋旖沫微笑着说。她不敢表现得过于惊喜,她怕自己是处于一种幻觉状态里。

范老板交给她一把钥匙:“以后你就住这里,我有空就会过来陪你。”

范老板的话让秋旖沫的心又突跳了一下,她想自己这是顺理成章被他包养了么?

一会,屋外想起了轻微的敲门声。

秋旖沫感到纳闷,范增文道:“哦,是房东抄水表电表来了。”

然后他走过去开门,一位身材中等、五官细小到显得吝啬的男子拿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进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