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八章(108)
  • 作者:何美鸿
  • 阅读量: 938次
  • 字数:3134字
  • 时间: 2019-04-12

每到月底,房东罗老板借着收缴下月房租和水电费的名义,便有了名正言顺敲门进入秋旖沫租屋的机会。这两回他起初都是在晚上敲的门,秋旖沫以自己早已躺下为由让他次日来。次日罗老板终于进秋旖沫屋里来的时候,仍用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试图引诱秋旖沫上床。在罗老板的眼里,一个先后和几个已婚男人同居过的年轻女子可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但他的引诱在秋旖沫身上总不能奏效。这令他时常感到郁闷,他猜想是不是自己的筹码开得不够高。可免去一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就是他最高的上限了,他断不肯给秋旖沫免去两个月的房租。他在楼下的商店做的也只是小本生意,房租收入也是他的一大生活来源。他不想损失一笔收入,又断不了心里的欲念,于是每次都在交给秋旖沫水电费单据的时候,趁机在她身上的敏感部位多揩一下油才借故离开。秋旖沫也只能对着他的背影狠狠瞪上一眼。

四月来了,天气也逐渐燥热起来。时序的变化在秋旖沫这里仿佛了无意义。她仍每天把自己关在屋里,将光阴耗费在电视机前那一集接一集播放的连续剧里。

清明节前两天,章翔默来秋旖沫住所看她时,忽然对她说:“我不想在雅茗轩干了。每个月拿着点微薄的薪水,真没意思。”

秋旖沫问:“那你有别的打算吗?”

“我想去东莞那边开个家电维修店。洗衣机和空调维修都是我的专长,现在天气逐渐热起来了,开这个店肯定有钱赚。”章翔默回答说。

秋旖沫听到他说要去东莞,心不由沉了一下,她暗想着自己与他的缘分也许就到此为止了。谁知章祥默接着对她说:“你要是乐意,陪我一起去东莞好不好?等我挑选好了店面,你也一起搬来,没事给我看店吧,省得天天一人闷在家里!”

听到这里,秋旖沫心头转而一松,仿佛那原本模糊的未来突然之间豁然开朗。她旋即赞成道:“好啊!”

两人一拍即合,然后分头行动。章祥默那边去茶楼递交辞职报告,秋旖沫这边兴冲冲向罗老板打招呼她只租到月底就搬离。

四月九日秋旖沫陪章祥默一起去了东莞凤岗镇。凤岗镇是个以客家人为主体的乡镇,而身为梅州客家人的章祥默大学毕业初曾在这里呆过数月,因而对这里还算熟悉。两人在大马路上手挽手边走边寻找着合适的待转让店面。那充满异族风情的排屋和碉楼令秋旖沫目不暇接,不由然便喜欢上了这个远比深圳安静的小镇。她还记起最初来深圳时与几个女孩子一起在大马路上寻找工作的情形。那个时候她的内心焦灼而又充满希望。这会她的内心却没有先时的焦灼了。她感到自己与章祥默在一起时的心情如同这人间四月天的天气一样晴朗。每看好一处地段还不错的空置待转让店面,章祥默便直接拨打电话给老板,询问租金和租期事宜。店铺老板有时直接过来面谈,有时就在电话里聊几句。谈不下来,便又去另觅他处。店铺转让的那些琐事秋旖沫弄不太懂,也用不着自己操心,她只在一旁无心地四处闲看,仿佛只是为陪同章祥默在一处陌生的地方闲看陌生的风景。

到半下午的时候,章祥默在一街道拐角处看中了一家正在营业中的急待转让的店面。店面就是做家电维修的,里面只有一个伙计在。据伙计说是店主要去外地发展,急于找人脱手。章祥默看着地段不错,便跟店主取得联系,在电话里聊了半个多小时,转让价钱基本谈妥,但店主要次日才能过来具体商量转让事宜。挂断电话,章祥默内心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的窃喜。

当晚章祥默就带着秋旖沫在店面附近一家小型宾馆住下。他对她似乎极尽爱抚,她对他也比往日更加温存。前面是一个崭新的天地在迎接着他们共同的开创。秋旖沫隐隐地感到,这次,她是真的遇到对的人了。

“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章祥默跟秋旖沫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时地边吻且边用手爱抚着她的同时进行的。

“什么事啊?这么一本正经的?”她温柔地笑着。

“明天要交纳店租,我身上的钱可能不够,你能先借一万块钱给我吗?”

章祥默知道秋旖沫是有钱的,否则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可能一人租住着昂贵的房子还可以不用上班。至于她总共有多少钱,他心里并不清楚,也不好来问。而事实,打定好了开店,章祥默从自己身上掏一万块钱还是不成问题的。借一万块,原本他也只是试着开口,他并不指望秋旖沫能立马应承下来这笔数额。

但秋旖沫不假思索便答应了。情侣之间这点事,还用得着犹豫吗?

秋旖沫那两万来块钱存在银行卡里随身带在身上。那张银行卡,还是她软禁在异度空间发廊的时候给办理的。

“嗯,我身上的钱也不多了,正好,我现在给你打工来了。”秋旖沫说。

“给我打什么工啊,做我的老板娘才对!”章祥默笑道。他们在小宾馆的暗夜里彼此抱紧了对方的身体。

次日起床,吃过早餐,章祥默去与店主协商转让事宜,秋旖沫则一人去找银行取钱。秋旖沫将钱取好来到小店时,转让的事他们已商谈得差不多了。秋旖沫也并不过问店租和租期的事,把一万块钱交给章祥默后,她便思忖着章祥默是没空再陪自己回深圳那边去了,她在康乐花园的租房还没退,还有些衣物要收拾,店里一时半会也住不成,便打算一个人先回深圳处理下事情。

章祥默同意了。他告诉她,待这边店里收拾停当后,就打电话让她搬过来,最长不超过一个星期。秋旖沫于是一人返回了深圳。

回到康乐花园住所,秋旖沫便开始忙不迭地收拾着自己的随身衣物。待收拾完,她才想起章祥默那边店面还未打理好,还不能这么快赶过去。也许一两天,也许三五天,最迟下周这个时候,她就在章祥默身边开始新生活了。

秋旖沫的心头掠过一种好久未体尝过的对于新生活的向往,那长期笼罩在她心上的阴霾也仿佛瞬息间不驱而散。她努力按捺着内心的兴奋,怕这终于降临的爱情的幸福、新生活的憧憬又不过是命运加给她的致幻剂。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拿起遥控打开电视,可是连着五分钟她几乎调换了所有的频道。她已沉浸不到原先令她着迷的电视剧情里去。现在的每一分钟仿佛又是煎熬,但这是一种满怀期待的幸福的煎熬。她即刻想要把自己目前的状态打电话告诉远在上海的宁晓彤,可最后还是抑制住了。她心想还是等一等,等自己到了东莞凤岗那边安定下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