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 作者:张金丰
  • 阅读量: 276次
  • 字数:1527字
  • 时间: 2019-08-02

也在这会儿,花花在西张村家里和爹拌嘴。花花假装很生气问:“爹!团长在城隍庙里关俺们,你口口声声哭着说,咱家大牲口饿着,你求来家。俺要问,村东那个李寡妇,咋帮咱家喂牲口?你想来家为见她?那好,那好!俺这就去得远远的,你好和她一块堆儿。” 说完转身做势要走。“花花?不许又胡说!顺子来,帮俺拦这不听话的犟驴子!”

顺子跑来了。

原来花花打算好跟孟校长去太行山,参加中华救国会,远离西县是非地。将走之时故意激爹,以为她爹哪天知道她已去远,想她平时气人之处心会好受。

顺子到了屋门口,伸臂拦住气愤地问:“哪有闺女这样说爹!?”

“俺正想问,你天天守着俺爹爹,也不劝劝他?哼,哼?套车!送俺去学堂。”

顺子便望着东家。

张志富说:“俺家彩凤爱吃枣,顺子去那屋,装一小口袋。”从怀里掏出一卷钱,硬塞给花花,示意收起来。

“爹,今天咋叫俺学名?想给李寡妇上门?” 花花有意又气爹。

“还胡说!”

花花坐车去远了,望见爹爹踮立村西,在大榆树下不停挥手,头裹白巾伸脖依依,立时酸哽,捂憋不住。

张志富立在村口处,这时候,满天云彩正红好。他在那棵老榆树下笑得泪花滚出来,嘴里嘟嘟囔囔的,念道啥?离人知,直望断。(望断是望到看不见)

张志富当时一点不知,这回与闺女永别了。

路上顺子说:“那个李寡妇,去年托人来讲媒。你爹后来说,‘李寡妇的颧骨高,面相克夫嘞,脾气又不好,俺瞅这事算球了。’ 其实东家顾及你。” 花花没讲话,她在想,爹能找上老伴多好啊。她不停擦泪但止不住,真想朝天大哭一场。

顺子在前头,听见了哭声,回头见花花以袖抹泪。

 

多年后,花花在石家庄的一所中学书记任上离休时,学校组织欢送会,她触景生情掩面哭.。众人会错意,纷纷来劝慰。她哭对大家说:“是想俺爹了。那时节,俺是学生娃,为赴国难去太行山,假装气气爹,幼稚得以为会好些。很久以后才听说,俺爹知晓后,急得中了风,谁也不认得,又把谁都认闺女,见人就乐和,总是重复‘闺女回了?’ 直到一九四七年,老人家临去还对着人笑问。解放后回家,父女早已隔了世,哪能再见俺爹啊?跪在坟头哭老人家。” 言毕撕心裂肺啕:“爹,爹……!俺的亲爹爹!花花对不住老人家呀!俺悔啊!”

众人听后默默陪泪。

这是后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