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奇袭洛涧
  • 作者:段永忠
  • 阅读量: 172次
  • 字数:10107字
  • 时间: 2019-11-28

  

  1、

  玉露零零,夜色深沉,星横银汉,刁斗无声,建康城一片宁静。只有远处的打更声隐约传来,报道时已三更。

  相府内书房灯火通明,老相爷谢安正凝神批阅案卷,前方战报,各种文书,多少军国大事急待处置。

  白金凤素装淡抹随侍身边,眼中充满了关切和爱怜。一丫环送上夜宵,白金凤双手接过,放置案上,轻快地端上其中一碗送上,白金凤道:“相公,夜深了,切莫累坏了身子,这一碗冰糖燕窝莲子汤是我特意嘱咐厨下做的,你趁热喝下,也好暖暖身子。”

  谢安停笔,双手接过喝了一口,随即赞道:“好汤!多谢夫人!”白金凤娇嗔道:“多谢什么?自符坚南侵以来,相公总领中枢,日理万机,昼夜操劳,为妻的真是爱莫能助啊!”

  谢安道:“你也够辛苦的了,几番奔波于建康和军旅之间,巾帼侠侣,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白金凤笑道:“为妻的受的不过是雨露风霜之苦,比起相公的心中之苦又算得了什么?”

  谢安叹道:“前方将土正浴血苦战,吾身居庙堂,何苦之有?”白金凤道:“相公身系社稷安危,外表镇静如垣,心中却波澜迭起,宵衣旰食,如履薄冰,那才叫真苦啊!”

  谢安道:“外表镇静,为的是稳定时局,安抚百姓,大敌当前,吾岂能乱了方寸,有负皇上重托。”

  白金凤赞道:“战场形势,瞬息万变,胜败悬于一线之间,难得相公有此定力,真是羡煞为妻了。”

  谢安逊道:“说什么如此定力、为夫的心中也是阴晴不定,难策万全啊!惟有鞠躬尽瘁,克尽人事而已,谁叫咱未曾勘破名利,想作中兴名臣呢?”

  白金凤乘机贺道:“我等为国为民,堂堂正义之师——,北府将士英勇善战,此战一定能胜!相公定然名垂青史、功昭千秋。”谢安道:“但愿如此,知我者,夫人也!”

  白金凤问道,“夜深了,相公还要再等么?”谢安道:“三更已过,万弟何以尚未到来?白金凤答道:“山阴至此,千里有余,怎能说到就到。”

  谢安算计道:“如若快马加鞭,用不了几个时辰,算来万弟也该快到了。”

  正议论间,门房匆匆禀报:“禀相爷,万老爷赶到,正在前面客厅稍事休息。谢安喜出望外,言道:“快快有请,内书房相见。”

  2、

  峨顷,一大汉进入书房,其人身材伟岸,器宇不凡,淡金面皮,略带倦容,见了谢安白氏,欲行参拜大礼。

  谢万行礼道:“小弟来迟,拜见兄嫂!”!谢安慌忙扶起,言道:“自家兄弟,何须行此大礼,快快请起!”

  白金凤道:“四叔请坐!”谢万道:“谢坐!”径往谢安的下首就坐。

  谢安慰道:“贤弟星夜赶来,拳拳报国之心,为兄甚感欣然。”

  谢万告道:小弟奉诏前来,一路上换乘了六匹快马,军情如火,幸好没有误事。“

  白金凤亲泡两盏香茗送上,顿时清香四溢,满室生春。白金凤道:“四叔一路风尘,真是辛苦了!请用茶。”谢万接过:“多谢嫂嫂!”

  谢安道:“此次起复,原是西中郎将桓伊力保,皇上知兄弟是个将材,深为器重。前方紧急,历阳告急,故招贤弟星夜前来。”

  原来桓伊和谢万是多年旧友,意气相投,二人皆清谈名家,精通音律,亦曾并肩共事。后谢万遭贬废弃,桓伊深为惋惜,因其深知谢万是个将才。后隐闻谢万尚在,病逝乃是遁词,乃多方打听,方知谢万蹈光养晦,实则尚在人世,不由得心中暗喜。如今大敌当前,历阳危急,自己急切难以分身,乃上疏孝武帝,以身家性命力保谢万官复原职,往镇埭城。

  谢万听后,深为感动,不觉热泪盈眶道:“老友为我如此尽力,令弟铭刻五内。感皇上厚爱,为国赴难,小弟万死不辞!不知兄长作何安排?”

  谢安道:“建康西北,数百里外,魄境之内有一座古城,名唤埭城,地当数省冲要,为历阳西北屏障。今桓伊受挫,历阳空虚,吾已奏请皇上,以贤弟往镇埭城,不知贤弟意下如何?”

  谢万慨然道:“既已奏请皇上,小弟愿奉将令。”

  谢安嘱道:“埭城虽小,干系重大,若埭城有失,历阳难保,京师震动。西来之敌便可与寿阳之敌联成一气! 那一带长江水道狭窄,若符坚从历阳渡江,进占采石,则大势去矣!望贤弟速筹良策,不可等闲视之。”

  谢万肃然道:“磨剑十载,用在一朝,小弟愿以身家性命担保,誓与埭城共存亡!”

  白金凤赞道:“四叔好气魄,只是埭城年久失修,守军兵力单薄。张蚝大军五万,后面还有苻坚,四叔可要未雨绸缪啊!”

  谢安接道:“埭城守将韩成、孟威,原是桓伊部将,却也是个人物,有戍卒七千,吾已征得皇上同意,为加固埭城守卫。从御营抽调三千御林军,另从国库中调拨十万两纹银修缮城垣,贤弟可以放心前去。”

  谢万仰首向天,望空谢恩:“皇上英明,社稷之福。为臣的就是战死疆场,亦心甘情愿!”

  谢安见谢万一连说了几个死字,以为不祥,怏怏言道:“贤弟归隐十年,闭门思过,日读兵书,为的有朝一日复出,为国分忧,吐气扬眉,贤弟可要珍重啊!”

  谢万道:“小弟昔年遭贬,废为庶人,家门蒙羞,有辱斯文。今日往镇埭城,定一洗当年怯战之罪。”

  谢安激励道:“贤弟以不世之才,忠君爱国,知耻明勇,往镇埭城,吾无忧矣!”

  谢万请教道:“弟当远行,兄长有何教诲?”

  谢安道:“贤弟临危受命,‘当知将在谋而不在勇’,欲保埭城,敌强我弱,须以奇计胜之,贤弟智勇双全,随机应变,凡事不须多嘱。”

  谢万道:“何时起程?”谢安应道“兵贵神速,贤弟将息片刻,天亮就要起程。”

  谢万依依惜别:“兄嫂保重,小弟就此拜别?”谢安、白金凤齐道:“贤弟保重,凯旋而归!”

  3、

  小小埭城,弹丸之地,军民备战,人喊马嘶,短短数日内,城墙已修缮一新,军民士气高昂,埭城已成铁壁铜墙。

  镇守使衙门内,谢万正和众将商议军情,作大战前的准备工作,众将群策群力,议论纷纷。

  韩成禀道:“启禀主将,城垣已修缮完毕,坚如磐石,许多百姓痛恨秦兵,自愿保卫家园,都不要工钱,节省银两伍万余两,挪作招募义勇之资。”

  谢万道:“好钢用在刀口上,正相宜也!”孟威接道:“小将负责招集兵源,旬日间已在附近州县募得义勇五千余人,正在训练之中。”谢万抱拳作揖道:“民心可用,天助我也!”

  义勇首领田大壮进曰:“小民田大壮,家传武艺,权充义军首领。前来拜见将军,望将军教诲。”谢万嘉勉道:“保家卫国,无愧‘义勇’二字,田壮士加紧练兵,随时听候调用。”田大壮大喜,朗声应道:“遵令!”

  羽林军统领魏勇此时方抢过话题,忙起身道:“禀将军,卑职已飞骑侦知,秦军七万,前来争夺埭城,前军都督张蚝统军伍万为前锋,后军慕容暐率军二万为救应,一路无阻,正向埭城杀来,预计黄昏前可抵达埭城。”

  谢万闻说,精神陡振,拍案而起,言道:“来得正好!”随即发号施令:“诸位将军,听吾号令!”众将齐齐站立,应道:“未将恭候将令!”

  谢万徐徐言道:“埭城东北,离城十余里,有山有林,其山曰象山,其林名北林,有请韩孟二位将军各率本部人马前往埋伏,但听城中炮响,从敌人背后杀出,必获全胜。”韩成孟威齐应:“得令!”

  谢万接道:“田将军听令!”田大壮抱拳而出:“末将在!”谢万言道:“你率义勇守城,多备擂木滚石,不得有误!”田大壮应:“是!”

  谢万唤过魏勇,附耳授以密计,随后吩咐道:“偃旗息鼓,大开北门。军政司!安排庆功宴席,看谁抢得头功。”军政司应诺。

  4、

  残阳落山,余辉满天,秦军经长途跋涉抵达埭城,已是精疲力竭。为抢夺先机,张蚝驱兵猛进,又得苻坚派慕容暐率二万人马为后援,胆气更壮。

  张蚝之意,不外兵贵神速,无非想趁历阳防务空虚,桓伊不及救援一举攻占历阳,为苻坚渡江抢占渡口,一旦抢渡成功,自己便立头功,。

  然欲攻历阳,必先取埭城,张蚝早已探得,埭城兵力单薄,守卒仅七千余人,城中虽有二将,然名不见经传,实在不足为懼!况城墙低矮,年久失修,怎能抵挡自己数万雄兵?

  谁知才过数日,军情已然大变,晋廷起用谢万,连夜赶赴埭城,短短数日,埭城防务一新,佈置得铁桶相似!

  张蚝挥军好不容易赶到埭城,沿途未遇抵抗。但见北门洞开,城内悄无声息,守将谢万顶盔贯甲,横枪勒马独自一人兀立于吊桥之上。

  秦军前部先锋毛当乃秦营有名骁将,见此情因,心中疑云大起,不敢向前,忙遣人告知主将张蚝。张蚝亲至阵前,察看片刻,不觉哑然失笑。

  张蚝道:“传言谢万已死,怎么到了埭城?如此装神弄鬼,搞什么名堂?难道独自一人就能阻挡我的数万大军么?”毛当不无担心,提醒道:“看此情因,城内必有埋伏,还是谨慎为上。”

  张蚝不以为然,笑道:“谢万败军之将,向来怯战,将军不必过虑。何不上前与我捉个活的。”

  毛当勉强应令,传命攻城。秦军呼哨一声,喊声大振,毛当跃马挺枪,上前来提谢万,秦军后队得张蚝将令,亦呼啸前来。

  谢万见秦军杀来,不慌不忙,从背上取下令旗迎风一展。城上三声号炮,地动山摇,顷刻之间,敌楼之上刀枪林立,旌旗在望,五千义勇衣甲鲜明,威武雄壮。

  城外城壕中,三千羽林军闻得炮响,万弩齐发射向秦军,秦军猝不及防,前锋骑士顷刻间被贯穿数百人,毛当回马就走。

  羽林军换上战马,越壕而出,谢万亲率三千铁骑攻向敌营。城头鼓角齐鸣,众义勇呐喊助威,惊天动地,谢万一往无前,径自来捉张蚝,毛当毛盛双战谢万不住。

  魏勇大展神威,立斩秦营上将数员,三千羽林军无不以一当十,秦军抵挡不住,纷纷后退。韩成孟威听得城中炮响,率部从秦军背后杀来,秦军腹背受敌,溃不成军。

  三路大军如三把尖刀,刀锋所指,所向披糜,秦兵自相践踏,死者无数,三停人马早去了一停。

  张蚝得众将救护,溃围而出,率数百骑狼狈逃去,晋军大获全胜,秦军折兵一万有余。谢万追杀二十余里,凯旋而归。

  5、

  埭城大捷有力的策应了江淮的晋军,使新败的谢石、桓伊喘了口气。消息传来,群情振奋,蓄愤已久的“北府兵”将士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恨不得即刻飞渡洛涧,进击梁成。

  自谢石、桓伊两军在淝水受挫以来,谢玄倍加小心,本欲分兵前去救应,然大敌当前,自己肩上担子更重,分兵实非明智之举。谢玄老成持重,几次三番,心中踌躇不定,唯恐苻坚径取历阳,是以徘徊观望,不敢轻进。

  埭城捷报传来,谢玄心中大喜,去了后顾之忧,将士无不振奋!中军帐内,前锋都督谢玄高踞于虎皮交椅之上,威风八面,正发号施令。

  谢玄道:“各位将军,适才接得朝廷军报,西线我军大破张蚝部于埭城,斩首一万余级。”众将欢呼:“埭城大捷,天佑大晋!”

  广陵相刘牢之越众而出,言道:“启禀都督,敌将梁成,率众五万,沿淮列栅,阻遏我军,若不打掉这只拦路虎,难向寿阳进军,何不以乘胜之威进袭洛涧。”

  谢玄道:“朝廷行文,正有此意,此所谓英雄之见略同,刘牢之将军听令!”

  刘牢之应道:“末将在。”

  谢玄道:“令你率五千北府健儿为前锋,直趋洛涧,奋击梁成,不得退后半步!”

  刘牢之声如洪钟:“末将遵令!”

  谢玄复道:“谢琰将军听令!”谢琰道:“末将候令。”

  谢玄令道:“你且引本部兵马,持锦囊一个,里面授以密计,你按计行事,不可有误!”谢琰大声道:“遵令!”

  谢玄道:“本都督自引大部人马为汝等后序,随后接应!”众将齐声应“是!”

  谢玄吩咐:“明日三更造饭,五更进兵,平明时强渡洛涧!”众将踊跃,欢声雷动。

  6、

  秦晋两军,隔涧对峙,一在涧西,一在涧东,中间相距二十五里。那洛涧亦淮河支流,南北走向,只是比之淝水,河床要窄得多,故名曰洛涧。

  敌帅梁成,官拜前秦卫将军,其人坚忍勇悍,符坚甚为依重,故得以专任一方,手下副将数员,皆秦营名将,有众五万,声势甚为浩大。从彭城赶来驻防洛涧,意欲依托地形,沿淮列栅,阻拦谢玄百战劲旅,使之不能西进。

  此时晨曦初露,薄雾末消,秦营军士正在早操,梁成率十数员将校巡视营垒。

  梁成见两队军士正在演练,饶有兴味,见军士武艺尽皆精熟,脸有得色,正待嘉奖几句,中军官急速赶到。

  中军官禀道:“启禀元帅,晋军趁着晨雾强渡洛涧,正向我营杀来。”梁成急问“来者几何?”中军官道:“兵锋甚锐,约有五六千之众。”

  梁成不以为然,冷笑道:“我军十倍于敌,何须惊慌,传我将令,列阵以待,以逸待劳,务必全歼敌军!”中军官应“是!”

  须臾之间,秦军列队已毕,王显在左,王咏在右,梁成自领中军,秦军阻涧而阵,静待晋军前来厮杀。

  晋军渡过洛涧,刘牢之挥军疾进,牢之世之虎将,左手持槊,右手挥剑,犹似赵子龙当阳鏖战,五千精骑紧随其后。

  晋兵虽少,皆北府健儿,百战劲旅,平时训练有素,无不以一当百,秦兵从未见过如此精卒,皆吓煞了眼,晋军所到之处,如虎入羊群,秦军抵敌不住,纷纷后退。

  梁成大怒,立斩数人,犹自喝止不住。梁成正待向前,刘牢之大喝一声杀到,二将交起锋来。

  梁成宿将,有勇有谋,智勇双全,平生罕逢敌手,自以为纵横四海,天下无敌,故骄狂无状,欺刘牢之年轻,未将其放在眼里。

  灭燕之战中,邓羌、张蚝、徐成等冲锋陷阵,一往无前,斩将摩旗,勇冠三军,深受秦王坚赞赏。而粱成勇略更在徐成之上,谓“军中二成,梁成居先。”可见其在秦军中的地位,秦王坚对其甚为依重,青睐有加,常令其独挡一面。

  也是梁成命中有此一劫,今日遇到剋星。有道是‘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上亡’,杀场之上,难以善终,一世英名,尽付东流!刘牢之将门之子,从小得异人传授,武艺超群,力大无穷,淮南血战,威震敌胆,只是初出茅庐未久,粱成尚不知道他的厉害!

  刘牢之状若天神,对战粱成,舞动巨槊,虎虎生风,粱成最初将其视为毛头小子,浑不在意,谁知十数个回合下来,竟然冷汗直冒,遮拦不住。梁成力气不加,欲待要走,又恐部下笑话,坏了自己名头,只得舍死忘生和刘牢之性命相拼!只盼勉力支持得部下救援,哪知事与愿违,变生俄顷!

  秦军阵后连珠炮响,谢琰引本部人马从侧后杀来,原来谢琰率军按锦囊所授之计,绕道迂围至秦军阵后,得兰天放之助,夜渡淮河,将梁成所设铁栅尽行毁去,关键时从阵后杀出以乱秦军。

  梁成闻得炮响,心内惊惶,疑是神兵天降,欲拨马逃生,被刘牢之缠住不放。刘牢之左挑右拨,勇不可挡,梁成枪法散乱,措手不及,被刘牢之一槊刺来,正中腰肋,痛极坠马,刘牢之补上一槊,梁成死于非命。

  秦戈阳太守右军主将王咏忙飞马来救,刘牢之接住厮杀,才经数合,便不敌刘牢之神勇,刘牢之施展手段,左手持塑逼住咏刀,右手宝剑挥去,把王咏挥作两段。秦军失了主帅,又见王咏被杀,吓得心胆俱裂,群龙无首,各自逃生。

  谢玄统兵接应,谢琰从阵后杀来,刘牢之截住败兵大杀一阵,秦军死伤无数。秦兵抛戈弃甲,纷纷投降,有不愿投降者越淮奔逃,不识水性者尽皆溺死。余者多为乱箭射杀,淮水为之不流。

  秦左军主将扬州刺史王显策马奔逃,正遇谢琰、交马数合,王显力怯,被谢琰生擒过来。

  谢琰放火烧栅,满营通红。是役,晋军大获全胜。梁成军冰消瓦解,秦兵死伤万五千人,军资器械堆集如山,皆为晋军所得。谢玄、谢琰,刘牢之打扫战场,遣使往京中报捷。

  7、

  谢玄击破梁成,横渡洛涧,和谢石、桓伊两军会师。至此,晋军三路人马聚集,水陆并进,犹如一只巨大的铁拳,握得紧紧,雷霆万钧,亳不犹豫地砸向寿阳的苻坚!

  按照当初谢安的约定,谢玄自请率“北府兵”主力为前锋,谢石坐领中军,统筹全局,桓伊为合后,策应各路人马。

  未几、中军官趋入,言埭城有告急文书,谢石慌忙传见,一彪形大汉进内拜见,呈上一封书信。

  谢石接过,才观数行,虎目蕴泪,脸色大变,仰天长叹道:“四哥,您积劳成疾,性命垂危,为弟的重任在肩,不能亲来看望,我对不起您啊!”

  帐下诸将闻听,方知谢万病重,齐齐告慰道:“都督不必心焦,四老爷吉人天相,定能逢凶化吉,沉疴得起。”

  谢石见自己失态,动了感情,恐影响士气,忙振作道:“生死有命,为将的得以战死沙场,幸也!”转而向大汉问道:“四老爷何以突发重疾?”大汉言道:“禀都督。四老爷凯旋归来,心中高兴,庆功宴上挡不得众将苦劝,多喝了几杯,不想迁动旧疾,当场昏倒,呕血不止,如今敌将张蚝已和慕容暐会合,声势复振,埭城有累卵之危,望都督速派能员主持埭城防务。”

  谢石道:“本帅自有主张!”心中思忖片刻,毅然吩咐传命兵:“桓伊将军增援胡彬,正向硖石进兵,速传我令,令他火速派遣檀玄将军移镇埭城,不得有误!”

  传令兵应道:“得令!”

  8、

  谢万病逝的噩耗象长了翅螃一样,不时传到建康,朝野震悼,军民痛惜!孝武帝览表,以谢万身死戌所,殁于王事,有大功于社稷,传旨文武百官为谢万带孝,举行国祭,追赠谢万为散骑常侍,赐钱五万贯以为丧资。

  时已初冬,草木凋零,相府后花园中却花团锦簇,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一弯冷月斜挂中天,月色轻柔,夜凉如水,后花园中纸幡高挑,香案之上设谢万神主,下供三牲祭品,时鲜瓜果。谢安,白金凤全身槁素,行礼参拜,一使女一旁焚香烧纸,一丫环执壶奠斟。

  谢安喃喃祷告道:“四弟英灵在上,你尽忠王事,以身殉国,皇上已追赠于你,四弟为国捐躯,虽死犹荣,得其所哉!”

  白金凤泣道:“四叔英雄,为家国争光,为嫂的敬你一杯!”丫环斟酒,白金凤持杯望空浇奠。谢安口诵祭文,其声甚哀,其文曰:

  “哀哉四弟,壮烈英风,身死戍所,为国尽忠。生为人杰,死为鬼雄,清酒三樽,兄弟情重,魂兮归来,慰尔忠勇。伏维尚飨!”

  谢安、白金凤双双跪在灵前,望空遥拜。一阵西北风吹来,白幡飘拂,纸灰飞扬,仿佛谢万亲临享祭一般。

  白金凤忽然问道:“相公,闻说四叔身死之日,尚遗计破敌,可有其事?”谢安道:“是啊!四弟身患重病,自知难起,遗计韩成、孟威,以诈降之计赚得秦兵进城,射杀其前锋数百人,又知会檀玄内外夹攻,大破秦军,如今埭城之围已解,全是四弟功劳。”

  白金凤提议道:“埭城之围既解,洛涧又传捷报,我军何不乘胜进兵,以摄寿阳之敌。”谢安道:“朝廷正有此意,我已令谢玄谢石移营,不日师次淝水,进逼寿阳!”

  白金凤忽道:“相公,为妻的有一事相求。”谢安道:“夫人请说。”白金凤眉头一扬,随说道:大战在即,为妻的请樱前往寿阳,杀敌报国,以壮四弟行色,不知相公可曾答应?”

  谢安知拦不住,嘉许道:“夫人巾帼女杰,正宜如此,明天一早,我为夫人壮行”。二人相视一笑。

  9、

  翌日凌晨,谢安、白金凤一大早起来,正在梳洗,忽闻前院有吆喝打闹之声。谢安甚感奇怪,忙步至前厅,遥见老管家谢云正在喝斥众人:“休得无礼,惊动相爷,该当何罪?”

  门房鼻青脸肿,指着一虬须黑脸大汉诉苦道:“老管家有所不知,那黑厮一大早吵着要见相爷,我不知底细,怎能让他擅闯相府,谁知他胆大包天,竟撒野打人!”

  谢云问道:“壮士何方人氏,何事擅闯相府?”

  黑汉答道:“俺祖籍山东,流落江南,受知县相公重托,带领八百弟兄投营效命,我的八百弟兄尚露宿城外,是以急着要见相爷。”

  谢云道:“门房不让你进,你就动粗打人是么?”

  黑汉忙分辨道:“他狗眼看人低,见俺长得黑丑,硬不让进,且口出恶言,要赶俺走,俺是以打他!”

  谢云故意吓唬道:“你好大的胆,堂堂相府,岂是你撒野的地方!你想进就进,哪有那么容易?”黑汉道:“俺只认事理、不畏权门,便是天王老子,也是敢打的。”谢安闻说,心中暗暗赞道:“好一条莽汉!”

  其时,白金凤已来到前厅,闻黑汉说什么“知县相公,投营效命”的话,忙步出门来上前问话,谢安随后亦到。老管家,门房忙上前见礼:“参见相爷!”!!

  黑汉见谢安一表威严,知是个大官,也是黑汉福至心灵,忙跪下道:“草民拜见相爷!”白金凤问道:“壮士方才说什么来着?”黑汉道:“小人受知县庄大人托付,带领八百兄弟前来投军,是以急着要见相爷,知县相公有书信在此。”言罢,从怀中掏出皱巴巴的一封书信来,白金凤接过递交谢安,谢安拆阅。

  谢安微笑道:“雷豹,庄知县可好?”众人此时方知黑汉名唤雷豹。雷豹答道:“庄知县待我们如同兄弟,可好得不得了。”

  白金凤见雷豹答非所问,知是个憨人,笑问道:“你是怎样认识庄韦的?”

  雷豹回忆道:“那日长街之上,俺正在出售兽皮,恰被庄知县闯见,知县相公听说我兄弟二人能手格虎豹,箭射飞鸟,有百步穿杨之功,便劝俺从军,报效国家,博个功名,于是我兄弟二人便成了八百义勇的首领”。

  谢安喜道:“原来如此,你来得正好!”因指白金凤道:“内人正赶赴寿阳前线,你等随同前往吧!”雷豹大喜,拜谢道:“谢相爷,小人就去安排。”

  其时,门房站立一傍,犹未去远,谢安教训道:“休再以貌取人,下去吧!”门房悻悻离去。

  谢安对白金凤言道:“夫人,八百子弟兵就交给你了!”白金凤笑道:“为妻的定带好家乡子弟兵,如你前番征讨四明一样,不使有损,你就放心吧!”

  10、

  洛涧大捷后,谢玄谢石按朝廷授意向寿阳进军。其时,秦长乐公符融接得洛涧败报,忙将兵将收聚寿阳。硖石之围亦解,晋军水陆并进,直抵淝水东岸。

  晋军依山伴水扎营,和秦军隔河对峙,淝水为淮河支流,寿阳一段为入准口,其时未曾淤塞,河面十分宽阔。!

  晋军安营已毕,前锋都督谢玄忽心生一计,遂于中军帐内传令:“谢琰将军,烦你带人亲往八公山一行,速将山上遍插旌旗,以为疑兵。”谢琰应道:“末将这就去办。”

  刘牢之问道:“遍插旌旗,不知都督有何用意?”谢玄解释道:“我兵虽精,数量不多,遍插旌旗可以虚张声势,令敌人气夺,敌人新败过后,已如惊弓之鸟,气夺则怯,怯而生畏,此疑兵之妙用也!”刘牢之拜服:“都督用兵如神,小将顿开茅塞。”

  “北府兵”本来精锐,加之号令严明,衣甲鲜亮,斗志昂扬,和秦营将士相较,风采自是不同!遂成威武之师。

  秦主苻坚于寿阳城中连接败报,已知晋军到来,和苻融率领众将登上寿阳城头,以观晋军虚实。见晋军踊跃前来,井然有序,威武雄壮,心中暗自惊疑。谓符融道:“人言东晋势弱,其实大谬不然,以此观之,诚劲敌也!”苻融默然,点头称是。

  符坚转望八公山上,遥见山上旌旗招展,密密麻麻似布满无数军兵,不禁愕然道:“晋军士马精强,不下十万之众,兵力之盛一至如斯乎!”

  其实八公山上并无晋军驻扎,乃苻坚因惧生疑,疑惧交并所致。以至为后人留下笑柄:“八公山上,草木皆兵。”从此中华成语典故中又多一句成语。

  苻融也觉心寒,见苻坚惊惧,只得硬着头皮言道:“主上勿忧,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晋兵虽精,难和我百万大军抗衡,如今势成骑虎,唯有∵聚集兵力,和晋军决一雌雄!”

  苻坚毅然道:“看来只好如此了!”随即口授旨意:“令姚苌督梁益之兵东下。项城大军向寿阳推进,幽冀之众从彭城向西靠拢,寿阳之军至淝水沿岸列阵。”苻融应诺,一一照办。秦晋两军剑拔弩张,淝水大战拉开架式。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