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 作者:张金丰
  • 阅读量: 42次
  • 字数:2149字
  • 时间: 2020-02-13

省城,清晨。

梁艳梅准备要起床,伸颈举臂绷紧身,憋足劲头伸懒腰,保持‘咿呀’地直叫唤,挤出浑身的怠倦,然后‘嗨’的软下来,大失斯文舒舒服服地遗憾:“小女子有万千罪?竟从家被赶出来,回不了家了。不能总在这里挤,不如早往芝兰县,反正要建观测站,晚去不如早去好。”说完侧头细瞧任红没反应,嘿嘿坏笑伸出双手放冰凉,然后贴她热背上,感到高兴嘻笑说:“哎呀呀,热乎啊,温度差别很大嘛。” 任红被冰醒,猛个翻身推她骂:“要死了!”梁艳梅笑嘻嘻地问:“哦?哦哦哦?糊里糊涂没睡醒?是在骂你‘拙夫’吧?可惜今早他不在,‘糟糠’又做美梦了?” 任红正犯困,闭着眼睛骂:“你是在放屁!” 梁艳梅就哈哈笑:“那你先放声早屁。”伸手掐她的屁股。 任红‘哎哟’缩回身,生气地笑骂:“我看你想那人了,还来说我想。” 梁艳梅诧问:“刚才讲的没听见?”于是重复说一遍。 任红听了说:“乱打旗号假公济私,什么晚去不如早去?他的老婆可能去!我可告诉过。”

梁艳梅就望着发呆,好一会儿不再讲话。

任红见了就问道:“呆头呆脑发什么愁?又想开始犯傻劲了?劝你别去芝兰县了,趁早了结这段孽情,回头给你介绍正经的对象。” 梁艳梅叹道:“唉……,老妹现在心情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情到痴处人犯愁。” 任红撇嘴说:“元稹念亡妻,至真又至深。你倒用在你俩干的‘好’事上,脸厚不怕气死活人得罪古人?”说完起床穿衣,再去旁边小床,喊醒儿子东东,几番才弄起来,端盆接尿去厕所,随手关了房门。

梁艳梅听见她在过道里讲话。

人走觉床宽,翻身伸腿舒臂,懒了一会儿床,就觉耳朵发热,心想定有人在背后提自己,便猜谁在念,又想都说分左右。任红回来梁艳梅问:“任姐,耳朵发烫咋回事?”
  “有人在说你。”
  “左耳朵热,是男是女?”
  任红不想告诉她,推说不知道。

梁艳梅嘀咕:“男左女右,嗯,嗯嗯嗯,一定是男的!”

任红催她快起来。

梁艳梅坐起铿锵有力地说道:“本人寻思决定了,尽早奔赴芝兰县,最好马上就动身。” 任红尽力劝,别错把冲动当人生。梁艳梅哪听得进,一心就只想快快走。穿衣洗漱完,自去食堂吃早饭。
   梁艳梅进办公室就喜形于色,把去芝兰县的想法对孙大志和张贵柱说了,嘱咐他俩千万保密,先不忙对其他人说。孙大志猜透她的心思忙劝道:“先去做些前期工作也没错,可是这项工作任务,已落实到张贵柱和我头上。那里山高路险人稀少,一个女同志去不合适,我看李副局也不同意。”梁艳梅解释:“又不再做流域调查,没有必要沿江走动,只在几处重点污染源设点,又都通公路。张贵柱经验少,你又长期不干这个,我去正好带带你们。” 张贵柱自然很乐意,兴奋道:“人多挺好啊?到了县里就分工,我们实地踏勘,梁工坐镇把关。” 孙大志越想越不对,朝梁艳梅严肃说:“你,出来一下。”
  到了过道孙大志见前后无人担心道:“梁艳梅你算了吧?还嫌在局里,没有折腾够?再去那里演一出?” 梁艳梅笑不唧唧地说道:“就知道你孙大炮会讲这种话,局里那几个坏家伙,三番五次早把奶奶折腾惨了,就想出去躲避躲避,清静清静。”见孙大志根本不信,又嘻皮笑脸地解释:“今天不瞒你,本人想他了,想得很心慌,不去不行的。” 孙大志急道:“少来这一套,我可不是吓唬你,有人告你作风问题,目的想整苗清泉,去了正中他下怀。哎呀你是缺心眼儿呢还是脑子太笨呀?想他好呢还是盼他倒霉呀?”

“我俩早就倒霉了!告诉你,人像臭豆腐,霉够才会香。” 孙大志气道:“真想扇你两巴掌,咋就这么任性呢?”梁艳梅嘻嘻道:“老苗有你这个朋友,真是十分难得哎,我是逗你玩儿。”做出一本正经模样:“孙大志同志,在我们的生活里,总有一天会承认,感情不是什么问题,没感情的婚姻才是大问题,用旧观念整人更是问题。我和老苗不算问题,他们起哄才是问题。老孙同志呀?也不想想告我的是什么人?都说赵云霞,一搞运动就整人。文革早就结束了,现在应该团结起来整她了。周涛他们更是一帮机关混混,干正事不行,瞎折腾内行,是群害人虫!这回啃我下回啃你,他们就靠这个混。”说完大笑转身走了。

孙大志独自站了会儿,深深叹息道:“简直执迷不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