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刺 1
  • 作者:Kyle
  • 阅读量: 155次
  • 字数:4892字
  • 时间: 2020-03-23

 

1

   

 

内蒙古的冬天来的早。来的蝎虎。十月下旬草原便不见了绿色。褐色的土漠披挂着一层薄薄的霜,土地龟裂着。

陆一心来到内蒙古自治区的大包钢铁公司,已经是一年零五个月了。

刚来时,给了他一个技术办公室主任,让他领导将平炉改造为高炉的设计工作。上任后,既没有预算,又没有人手。有的只是一纸空文。每天除了扒在桌子上画图,便是来到大草原上看日落。

窗外,可以望见遥远的土漠对面,有一点象蒙古包一样的青黄色的琉璃瓦的塔尖。那是成吉思汗纪念塔。

当初来大包的时候,陆一心曾经参观过成吉思汗陵。纪念堂中描绘着精采宏伟的战斗场面。庭园的角落里堆放着残破不全的蒙古马和骆驼石像,那是文革中被红卫兵小将破坏后残存下来的。缺少四肢的马和羊,被扭断了脖子的骆驼石像,怎么看怎么象是他今天境遇的真实写照。直看得他毛骨悚然,心有余悸。

陆一心眼望着眼前的一片不毛之地,突然想起了当初劳改在内蒙古自治区放羊时,教他在大地上用枝条一笔一画地学习日语的黄书海来。陆一心被释放回北京后,往劳改所给黄书海发了好几封信,结果是泥牛入海音信全无。给他原来所在单位哈尔滨工科大学写信询问,从来都没有回信。去年,来大包钢铁公司上任之后,他又直接去了呼和浩特的公安厅,请求协助调查,至今仍没得到任何消息。莫不是,黄书海已经步入黄泉,化为了灰烬不成?想着想着,心口又开始疼痛起来了。

突然,广播找人。总经理找他有事。

进屋后,总经理正等着他。总经理是从北京设计院来的。到此地已工作了整整二十五个年头,已是年过六十的人了。总经理沉默寡言,面无表情,象是尊化石一样的人。

“你提出的方案,我们已经研究过了。先干干再说吧。”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这方案还是去年陆一心就已经提交上去的了。

“这么说,直接去呼和浩特的有色金属公司调拨原材料的批文已经下来了?”

陆一心不放心地追问道。

总经理如同化石一样,没有回答。也难怪他,五十年代后期被打成右派之后,就成了一个被人遗忘了的人物。陆一心心想,自己要是也象这样在此地呆上个十几年以上的话,恐怕也会变成象他那样的化石人。

陆一心的提案的主要内容是,如何改良大包钢铁公司的主要产品铁轨的品质问题。现状是,产品生锈严重,长期使用容易产生龟裂。质量检查,几乎有百分之五的产品不合格。一半是为了打发空虚的时间,找来些文献资料查阅。终于找到了一种去氧剂,可有效地制止疮痂性锈斑的发生。

第二天,陆一心找到了一辆去呼和浩特的卡车。在土漠中摇啊晃的,不时可以看到骆驼背上驮着家具,赶着羊群慢慢地移动着的游牧民的长长的行列。尽管不知道在这荒凉的土地上哪儿才能找到草原。但他们还是带着希望不停地寻找。看着他们陆一心心里也升起了一线希望,心情也自然地好受多了。

三小时后,卡车进入了呼和浩特市。这里的路标和招牌全都是用蒙古语和汉语两种语言拼写的。街道很宽,但道旁的白杨树已经枝落叶凋。满天飞舞的灰尘,几乎将居民们晾晒在窗口上的衣物染成了黄烛色。

陆一心在市中心的有色金属公司门前下了车。

来之前已用电话跟总经理打过招呼,所以马上就出来接待了他。总经理身躯高大,虽然带点儿蒙古语口音,但汉语还说的过去,用不着翻译。

“事情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了的,为了改良轨条的品质必须使用钛,这点还需总经理您格外帮忙才行。”

陆一心客气地说道。

“您是从北京来的工程师吧?”

看来关于陆一心的事儿,在呼和浩特市也不是没人知晓。

“是的。为了加强大包钢铁公司的钢铁生产,上面派我下来的。”

“从北京来的工程师中,有的人过不了一年就神经衰弱,或者是有了这个那个什么毛病的。象您这样作古正经地试制新产品,真实少有的人。不过,万一失败了。您这一生恐怕也别想再回北京了。”

暗指大包钢铁公司的化石总经理,提醒他道。

是啊,在那个年代,凡是到边远地区工作的知识分子,可以说没有一个是自觉自愿的。就算有,在别人的眼里也是犯了错误的人,来改造思想的。

“请问,什么时候可以调拨给我们?”

在自命不凡的蒙古族总经理面前,求人办事就得恭维谦逊。

“我们内蒙古是稀土金属的宝库。各省市都朝我这儿张口,这些都得按年度,按计划来办。可不是今明两天就能办得了的事儿。”

“知道,知道。所以还得请您高抬贵手,多少给点儿。我保证能给您弄出高品位的轨条来!”

陆一心口气真挚地请求道。

“好吧。那就先从其它省的指标中给您扣下500公斤,一个月之内给您送去。行不?”

蒙古族总经理终于网开一面,爽快地应允了他的要求。

陆一心再三表示感谢后,又花了三个多小时,才返回大包。

第二天一早,陆一心向平炉工场走去,准备向化石总经理汇报。

工厂1957年苏联帮助修建的,规模是高炉二座,平炉三座。不到三年,中苏关系紧张,苏联人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专家。再加上文革中又闲置了那么久,设备的稼动率很差。300吨的平炉,精炼时间需六个钟头,一天二十四小时才出四炉钢。

平炉跟前聚集着二十多名工人。工人们戴着破旧的防护面罩,厚厚的木棉手套,脖子上围着毛巾,防止火花溅入领口内。象这种规模的平炉,顶多有十个工人就足够的了。困此有半数工人坐在炉前的长椅上,有的抽烟,有的侃大山。工具就象铁屑一样到处乱放。

炉前的门开着,行车工将原料铣铁和铁屑装入平炉,然后按下点火开关。不一会儿响起了重油熊熊燃烧的劈啪声。工厂内,从非洲坦桑尼亚来的实习生正在热心学习中国的操作方法和平炉的精炼方法。中国援助坦桑尼亚修建了铁路,这些实习生是从他们国家选拔出来的。来中国实习的,一个个格外认真好学。

精炼后,年青工人打开炉门,用铁勺将炉内的熔钢注入模具。望着四处飞溅的火花,炉长能准确判断出这炉钢的好坏。

“好!”

工长一声号令,熔钢从一百吨的坩锅内流了出来。工人们手脚麻利地往橘红色的熔钢里添加锰铁、硅铁和铝等合金。

等工人们的作业告一段落后,陆一心走到工长跟前,告诉他如何使用新的添加合金的事。话没说完,“什么?又来这一套?告诉你,我在这道上干了四十年,不用那么高级的东西,照样能整出好钢来!”

工长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工长,算我求你啦。半年前就将提案书交给了总经理,好容易才得到了批准你就帮忙验证一下吧。”

陆一心低头恳求道。

“哦,那位化石总经理同意了!真是难得。好吧,那就试验一次看看吧!”

工长虽然说话有点儿口臭,但终于还是接受了他的请求。陆一心刚从北京下来那阵子,工人对他是白眼相待,不理不答。后来见陆一心同他们一样在炉前劳动,不避脏不怕苦的干活,工人们对他的态度才逐渐好转。

时间不久,他所需要的钛比预定时间早到了。

作为实验材料,最后决定将加入了钛合金的熔钢和没有添加其它成分的熔钢交替提炼四炉。

首先从添加了钛合金的试验材料开始。

陆一心也戴了一顶柳条帽,和炉前工一起作业。

“好了。出钢!”

工长号令道。

1600度的桔红色的熔钢在五分钟的时间内全部流入坩埚。期间,工人们将脱氧剂锰铁、硅铁和铝等合金投入锅内,最后投入的是钛合金。为什么非得要在最后投入钛合金,这点恰好是陆一心从日本的文献资料中获取的。

“嗯,看样子这炉钢还不错。”

工长言道。不愧为是在这条道上混了几十年,眼光的确有独到之处。但还得等分块、压延,在轨道工厂制造成轨条之后才能得出最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