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 作者:张金丰
  • 阅读量: 41次
  • 字数:1428字
  • 时间: 2020-05-21

周涛刚才确实在哭,被苏桂兰来打了岔,这时仍旧兴奋伤感,来到窗前望着楼下泣诉道:“我当这个副局长,是早应该的,从掏粪工到青年突击队队长,再到副队长。从区劳模到市劳模,再到省劳模。从环卫队长调市环卫局,办公室正主任,一生都在从事这项艰苦工作,从来没有虚度过。为人民服务的大方向,始终都是明确的,我怎么就不能当?再有两年六十了,就该退休了,这是我的一生啊!咋能没有个着落。”叨叨完又抽泣,很是悲天怜自己。
  就在周涛喜极而泣感慨时,人事处的赵玉民处长来电话,要他这就去一趟。之前郑书记吹过风,就猜是去填个表。他慎重地整了整衣衫,摸了摸上衣口袋的钢笔,内心顿时庄严了,微微发抖很激动,关好门,挺胸迈步穿过道,心中奏起一首歌,竟清嗓子哼出声。只一会儿,突然吓一跳说:“没那么隆重,可不敢瞎唱!这是国歌啊?”但他依旧无比激动,调好呼吸做好准备,迈步迎接新的官阶。
  周涛去西头卫生间,认真洗了脸,对镜子瞪一阵,觉得双眼过于肿,暴露内心真情绪,问起来可咋解释?于是非常不满意,便下楼去医务室。

到了一看任红正在搓棉签,指着自己眼睛说:“它肿了。” 任红去洗了手,又请他坐下,翻开眼用电筒照,边察边就问:“这是揉的吧?充血了。”关了手电筒又问:“主任眼里掉啥了?怎么两边都是这样?” 周涛撒谎说:“没掉东西只是痒。” 任红取来眼药膏,给他敷好并嘱咐:“眯一会儿,拿上一支几次就好。”再问道:“周主任,局里同意又把新房分给苗家?” 周涛敷衍:“那是领导才定的。” 任红问:“总该有个原因吧?” 周涛心想是和稀泥和出来的各得其所,闭着眼嗯一声说:“领导有考虑,不好多打听。”想到自己提副局,也算局领导,心情大好宽容补充:“苗清泉犯了那错误,不等于全家都犯了,在思想上要疾风暴雨批评他,生活上要风和日暖关心嘛?帮助同志从积极一面去努力。” 任红很吃惊的问:咿……?听起来像周局长,你的水平不低呀?”想起他家两口子,半夜领人来堵门,几时对人宽和了?奇怪他的大变化。周涛很高兴,闭着药乎乎的眼,嘿嘿直笑说:“任医生,正局长姓高。” 任红知他想提副局,学历不够有人反对以为没戏,做态故意讽他说:“周涛是位好同志,走东家,窜西家,你要多多努力呀?哪天当上副局长,要为我们办实事。你看医务室这么小,三四个人就显挤,连个诊断床都没有,器械也更缺,输液架也早坏了。到时候,大笔一挥都具备。”说完捂嘴哧溜笑,欺他闭眼看不见。哪知周涛睁眼说:“后勤我现在就管着,你打个报告列出清单别太多,马上可以办!毕竟只是医务室,常备药品可以增加些品种,还有提过的什么仪?也可以考虑。今后急诊用车不必再请示,直接就向车队要,病人该优先。” 任红兴奋地拍手:“哎呀真是好领导!咋不早点来上眼药。”出口觉得话不妥,忙说眼病不能拖。周涛眨巴几下问:“不用闭了吧?” 任红使劲点头说:“擦一下。”用棉签擦去多余的,把眼药膏递到周涛手,嘱咐了用法,告诉不舒服赶快来找,眼睛的事不得马虎,周到又耐心,送出门又再嘱咐。

周涛愉快地拿着药膏没几步,听见任红在大喊‘乌拉’,‘乌拉’!他受到感染更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