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案  已完结

一片废墟。燃烧弹在肆意地向人们炫耀着它的威力。

数年前,被称之为新桥的繁华街道已不复存在。

仅存的几栋被大火烧得只剩下破瓦残砖的建筑,夹杂在低矮的简易板房之中,愈发显得苍凉。新桥车站周围星星点缀着的几间小饭店、酒馆和卖布料的小店铺,无声地向人们哭诉着这儿从前曾经是车水马龙的商业街。

除了灰烬未尽的残垣破壁,便是臭气扑鼻的污水沟。

 

十个月之后,即一九四八年九月,中国的战局,发生了逆转。相继山东省府济南的陷落,十一月,东北失守。国民党败北,已成定势。已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共军,十二月,兵不血刃,和平解放北平。

一九四九年一月,蒋介石发表下野宣言。将政权转移到了台湾。四月,解放军渡过长江,解放了南京。五月,攻占上海。重新披上总统外衣的蒋介石已回天无术,只得逃往台湾。

十月一日,毛泽东主席站立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然而,国内战争仍在继续。盘恒在重庆的国民党军的残余势力,负隅顽抗。十月十五日,蒋介石飞临重庆。十二月十日,离开成都,返回台湾。从此,再也没能重新踏足大陆这块土地。

台湾的‘亡命政权’,之所以能够创造世界史上少见的“繁荣”和“长寿”的记录。一方面,这得归功于台湾民众的勤劳和奉献。另一方面,‘蒋介石的黄金’作为亡命政权的经济支柱,的确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2016-03-02

疑冢 引子(1 2)  已完结

疑冢

 

 

引子

 

1

 

 

 低矮的山上荒草萋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座巨大的坟墓淹没在荒草里。坟里埋葬着两个男人掺杂在一起的骸骨。经常有两个老女人蹒跚地走上山来,在坟墓前默默地烧些纸钱,默默地坐上很长时间。两个女人很执着地守据着墓碑的左右,仿佛坟里的灵魂也也各分左右似的。坟墓前还有一个凄惨暗淡的墓碑,墓碑足有两米高,上面却一个字都没刻写。

 

大凌河从偏东南方向的山口里汹涌而出,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的冲积,形成了方圆一百多里的平川。这在辽西已算是大平原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里就叫做跑马川了。可是在平川里的中部,却突兀地耸起一座山来。山不高,只有几百米高。山的南面是一面缓坡,有几百棵杂树生长在上面。山的北面是悬崖,有几棵虬曲盘转的松树顽强地长在石崖上。石崖上还有几个鸟巢,十几只鸟在石崖间和小树上飞来飞去。山顶有一个的破破烂烂的砖塔,大约两丈多高,塔顶上和砖缝里都生长着杂草。不知何年何月有一个什么官员路过跑马川,见一片广阔的平川上突兀地矗起一座山来,就想到这里会有人对皇帝不利,便写了一份文情并茂的奏章给皇帝,于是就有一笔银子拨下来,山上就有了这座塔,于是这座山就叫做塔山了,但山下村里的人却喜欢称其为孤山。称其为孤山仿佛这座山只属于他们自己,是一种容不得别人浸染荣耀。而川里其他村子的人却喜欢称其为塔山,表明自己一抬眼就看见了山和山上的塔,那山的辉煌和荣耀自己就分享到了。

 

山前的村庄,名叫孤山营子也叫塔下营子。孤山营子是村里人自称,塔下营子是别的村子的人对它的称谓,心理和称孤山塔山是一样的。

 

坟里的两具骸骨就是孤山营子或者说塔下营子里的男人。那座坟在山坡上存在了几十年,令村里人恐惧。在那些年里村里很少有人上山去,晚上甚至不敢向山上瞧,那坟里的两个男人死的太凄惨太恐惧,何况还有满脸鬼气的宋朝庚煞有介事地说坟里的两个冤鬼在晚上经常在山上撕撕打打吵吵闹闹,人们就更不敢上山了,以至于山上的草木更加茂密,鸟雀更多。

 

 

 

 

几百年前,两个从山东逃荒而来的宋氏两兄弟,在一个黄昏前走到这里,他们看见茂密的丛草,看到遍地的沼泽,看到野羊野鸡野兔在草地上到处飞,肥胖的鱼在水里慢慢地游着,真的像传说那样“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兄弟俩走到广阔的旷野里喂一的一座山下,看清楚山上还有一座塔,哥哥说把手里的木棍向地上一戳说:“就是这里了!”那是晚霞满天,大地一片辉煌的金色。

 

那天夜晚,宋氏兄弟几乎彻夜不眠,兴奋地憧憬那个和议论着美好辉煌的未来。宋家兄弟还给自己改了名字,叫做宋开基.宋开礼。兄弟俩要在这块蛮荒之地开创基业开宗明礼,繁衍后代。

 

第二天,兄弟俩吃了包裹里已剩不多的干粮,然后到山上砍倒几棵小树,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窝棚。然后,他们在原野上追逐兔子袍子,在沼泽里抓鱼。鱼很多,也很好抓,吃不完就剖开晾在木杆子上。但是如果两天不吃,鱼就腐烂发臭了。兄弟俩没有盐。就在兄弟俩为没有盐而发愁的时候,一位商人拉着几匹马来到他们的窝棚旁,看到身强力壮的俩兄弟,看到木杆子上晾着的鱼,点了点头,就向地上卸下些货物,有盐,有粮食,有烟叶还有工具。价格很高,但两兄弟情愿接受商人的盘剥,因为他们需要这些东西,尤其需要盐。有了盐,就可以把鱼腌渍起来,而且很多天没有吃盐,嘴里淡得发苦。他们不需要马上给付货款,商人说他可以把货物赊给兄弟俩。

 

一天早晨,兄弟俩看见远处有人影在活动,走过去知道是来自于家乡的父子俩。打过招呼亲亲热热地谈了一会儿后,兄弟俩就和父子俩商定了各自的领地,还在自己的领地上的四周砸上了木头橛子。十几根木头橛子就是法律的象征,表明那几千亩地永远属于宋氏兄弟和他们的子孙后代了。以后又有几十家陆续来到川里,各自占据了地盘。跑马川那时就具有了现在村庄分布的格局。再后来就有一位蒙古贵族的管家骑着马来到川上,登记了垦荒者的姓名就离开了。朝廷“借地养民”的政策规定,垦荒者十年内不用缴纳任何皇粮国税,三年内不用缴纳地租。秋雨连绵,川里的新居民除了打猎捉鱼外一无事事。

 

他们的心也想泡在水里一样憋闷。令人讨厌的雨季终于过去了,原野开始泛黄,几乎在同一天里,川里燃起了烧荒的大火,浓烟把天空都遮蔽住了。

 

2

 

 

几十年很快过去了,宋氏家族已经繁衍到第四代,有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十口人。几十口人住在一个大院里,有几十间泥墙草顶的房子,有畜棚,畜棚里养着几十头大牲畜。仓库里有成囤的粮食,成垛的粉条,成缸的腊肉,还有几大瓮酒。几千亩地,一半种着谷子高粱黍子,还有棉花。一半用作牧场,放养着一百多只羊和几十头大牲畜。鱼塘里还养着鱼。宋氏家族人丁兴旺,家大业丰,是跑马川的最有地位的名门望族,受到普遍的尊敬。

 

宋开基活到八十六岁死了,他是宋氏家族第一个殁了的人。宋老太爷的葬礼相当隆重相当庄严,几乎全川的人都派出代表前来吊唁。为了家族有一块风水宝地作为窀穸地,宋家人郑重其事地请来一位资深堪舆师。那位风水先生,住在山麓。他从山东来到跑马川时,跑马川还没有人歿过,以后十几年也没有人死过,这位风水先生的满腹经纶一无所用,他在山麓建了一座草房,种着十几亩别人不愿种的山麓地,也不太用心经营,田里经常是草盛苗稀,惹得别人笑话,他也不放在心上。十几年后,跑马川第一次死了人,他的本领得以施展,以后一发而不可收拾,居然依靠堪舆的本事挣下了一份偌大的家业。风水先生骑着毛驴来了,背着一大包的书,以此显示自己学问的渊博。吃过了酒饭,宋氏家族里的两位男人陪着他去寻找风水宝地,山前山后地转了几圈,嘴里还念念有词:

 

“地有十紧要,地有十不葬,地有十大贵,地有十大富......一要化生开帐,二要两耳插天,三要虾须蟹眼......”风水先生嘴里背诵着,领着宋家人转了几大圈,突然在一个高阜处停住,左看右看,显出极其欣喜激动的模样,说:“就是这儿了!”然后从包里拿出罗盘,定了中心和方位。宋家人小心地请教这地块有什么好处,风水先生沉吟起来,显出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城府。宋家人赶紧拿出一些散碎银子奉上,风水先生才捻着几根黄胡须说:“这地方可以保佑您一族人平平安安,顺顺当当,无灾无难,无惊无险,即使偶有微祸,族里也会有异人做出异事化解;这块地方还能保佑百年后宋氏家族会出两个五品以上的大官......

 

宋氏族人相信他们的老祖宗的埋葬是一块风水宝地,因为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族里人的确生活得很顺当平安,没有触犯官法的人,也没有横死夭折的人,甚至连不孝忤逆的人都没有。除了一位族人因为禁食鸦片而得罪了天主教被县衙捉去关了一年外,但是这位民间的禁烟英雄也因此赢得了普遍的尊重和赞美,连宋氏家族的人也觉得脸上有光。

 

在川里人看来,宋氏家族是那种秉承积累了了祖上醇厚的美德的家族,家族里的人个个有着令人不疑的优秀品德,谦逊,诚厚,勤俭......跟他们交往是一种无比愉快的事情。

 

2014-01-27
order by rid de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