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新春·诗会】同题闹新春诗会作品欣赏

赵静端
2010-03-06 09:5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82    作者文集
  一、获奖情况:
  
  金奖:1号飞花诗作(13票)
  
  银奖:4号蒹葭诗作(11票)
  
  铜奖:2号冬青诗作(10票)
  9号一江浔阳诗作(10票)
  12号文君诗作(10票)
  15号量山诗作(10票)
  16号冰涟诗作(10票)
  
  鼓励奖:6号清水湾诗作(9票)
  22号夜鱼诗作(9票)
  28号嘉德诗作(9票)
  
  二、奖励办法:金银铜奖均加精华,金奖作品加为三级精华,另奖威望30。银奖作品加为二级精华,另奖威望20。铜奖作品加为一级精华,另奖威望10。鼓励奖,奖威望5。
  
  三、赛后评论:本次同题诗会采取获奖作者捉对互评的方式:飞花与蒹葭互评,冬青与一江浔阳互评,文君与量山互评,冰涟与清水湾互评,夜鱼与嘉德互评。请作者将评论写好后直接发到红狐诗坊版块,以便深度交流。
  
  四、获奖作品展示:
  
  金奖飞花【1号作品】
  
  《半个春天》(上)
  
  寒随一夜去
  逐春而回的玫瑰
  犹抱琵琶。
  刻在露水上的半壁山盟
  娇艳欲滴。暧昧的灯光
  分身乏术
  
  温润的舌尖
  调一杯蛇信般的烈焰
  濡湿的肌肤上
  一半春色缠夜风袭来
  有冰雪渐渐消融
  有春梦一更暖过一更
  
  鸳鸯枕畔
  天长地久的传说越来越虚无
  贪恋一枝妖娆的侧影
  半点心,游离出熟悉的围城
  墙外,春江水暖
  玫瑰和香奈儿礼尚往来式的呻吟
  一潮高过一潮
  
  《半个春天》下
  
  心音,藏于那朵娇艳的桃花
  就在桃树下,执手
  点一窝难舍难分的花火
  火光里的风声温暖如初
  多年以前,我曾经亲口说过
  拥有你,就可以忽略
  跚跚来迟的春天
  甚至陌上无数妖娆的花开
  
  多年以后,左手和右手
  在同一个梦里翻身醒来
  你我心里,也许
  会有各自闪烁的半个春天
  依着不再新鲜的气息
  我偶尔看见,桃花那妮
  从多年前向阳的坡面
  探出窈窕的身段
  为七年之痒的爱情把脉
  
  《桃花美人》
  
  隔一场蓄意已久的雪
  春天没有过来,那么
  请允许我
  在这个夜晚
  秉一袖盈盈月光,过去
  
  心念一枝桃花
  以三两杯淡酒的名义
  点燃酡红的相思
  迷迭香的熏风微微吹来
  娇滴滴的腰身
  如此弱不禁风
  
  人间的烟火离的很远
  抽一抹嫣红
  在你的双腮描了又描
  轮回迢递,有笑意
  随春光潋滟成一曲绝响
  回梦,你就是我
  传说中的桃花美人
  
  《爱的毒药》
  
  一杯紫林陈醋,解不开
  千年前你亲手种下的蛊毒
  因缘相克相生
  柴米油盐和诗酒茶在某个夜里
  五十步笑百步
  
  梦话不需要药引
  西窗和西厢
  在舞台上卿卿我我
  唱不完那出戏。台下
  金凤玉露,早被月老的红绳
  挽成生死相随的鸳鸯结
  
  千金方,要从最后一页翻起
  关于爱,请用炊烟一圈圈标注
  阅尽沧桑之后,爱的毒药
  其实,就像仙界那株灵芝
  叶长在前世,花开在今生
  果,一定在来世生生不息
  
  银奖蒹葭【4号作品】
  
  《半个春天》
  
  我是在突然间发现,母亲变矮了
  土坯的围墙和日子生长
  高出她的头。墙外的桃花
  在她的视线外
  肆无忌惮地盛开
  
  将她忽略的不只是花朵
  三月的阳光和我一样,距离她遥远
  阳光漫不经心地掠过
  母亲棉袄棉裤,风湿仍如风雨天一样疼痛
  我在远方生活,牵着小儿的手
  
  摊开母亲的手掌,只剩下半个春天
  掌心的纹络埋伏霜雪
  草木找个借口就要零落
  母亲捂紧最后一抹春的深绿
  说是要留下来给我
  
  《爱的毒药》
  
  临走时说再见
  我突然害怕,就此老去
  时光低过一片芦苇的白
  我害怕你再见我时已叫不出我的名字
  
  可是,我真的在老去
  屋子里只剩下空荡荡的黑。只剩下时间
  无限放大和拉长
  它们覆盖我的世界
  我窒息时听不到他人的声音
  
  我在你笑过的地方,生一堆火
  把时间照得通明
  等待放在炉子上,文火煎熬
  我希望炼出一剂药,治愈我的恐慌
  
  一罐疼痛。一罐毒药
  我终于在想你的时候迅速老去
  你刻在我皱纹里
  越来越深,越来越清晰
  
  铜奖冬青【2号作品】
  
  《半个春天》
  
  白昼很象火山岩,黑夜,绝对是
  玄武岩;黄昏时刻,我看见
  大河在流进落日的磨孔时,用涛声
  掘河床
  
  泥土里翻滚的子民,把手伸进
  石头;伸进凝固的火山余烬
  那里,半个春天还可以握住
  
  不要再向另一半触摸了。玄武岩里
  布满村庄。拨一拨,狼烟般的炊烟
  便弯进告急的夜晚
  
  石头里的纹路,雪花还在飘
  村庄在睡梦中翻身,骨节的声响
  分明是有人踏着积雪
  向原野深处,寻找另外那半个春天
  
  《桃花美人》
  
  谨守婚约,在枝条般的山径上
  扭小蛮腰。春风不来,她把体温藏起
  燕子剪断水草后,才向小河的倒影
  照朝霞中的面庞
  
  寒意料峭。不感冒也面似桃花
  不咳血也面似桃花
  从父辈指过的母腹,一出生
  就面似桃花。这简单的,窈窕的
  骨感身躯;寄托在青山之外
  绿水之外,临风
  鼓起嗔怒的唇,吐小心思
  
  灵魂之上,一个吻追不上一个笑
  颤颤的,弯向弹琴的溪水
  谁该用歌声捧起一弹即破的面颊
  
  粉衫,关不住青春的鼓胀
  一枚绿叶的纽扣被风解开
  蹦出的桃子,一眨眼
  便被正午阳光灼热的唇擒住
  
  《爱的毒药》
  
  我已饮下;世界顿时模糊起来
  天边,七步之内绿洲出现
  誓言赋予的距离,就在眼前
  但如果你反悔,还来得及
  
  悬崖边,你紧握药瓶的手还在抖
  一转身,那个约好的地点就会消失
  不。不是你迟到;是我走得太早
  
  本次相遇是上次别离的代价
  药力还在体内挥发
  我不能停下,路程
  在我开足马力之际,缩短
  
  请打开我临终时遗下的锦囊
  那里,有我另外的秘址
  当你厌倦了花期无数,便可以
  到另一片人海里寻找另一个我
  
  《空壳》
  
  这地方曾经有过一个明亮的梦
  这很好,请不要碰醒它
  布谷叫过之后儿童都捉柳花了
  
  它还悬着;只有阳光能看见一根丝线
  风来就风来,雨来就雨来
  一个故地还在记忆中转动
  
  如果梦里的小青虫飞去
  到底是谁给了他翅膀?用每一次扇动
  去丈量:长亭有多远,短亭有多近
  
  有一天,梦忽然裂开,去往学堂的路上
  缠缠绵绵,飞出一对蝴蝶
  
  铜奖一江浔阳【9号作品】
  
  《半个春天》
  
  春天在信笺上,免不了桃花灿烂
  一张笺,写了半张处方
  没用桃花的引子
  
  我把母亲的哮喘
  折进另半张纸
  怀中揣着桃花,也揣上
  节气中的咳嗽
  
  我要去远方
  寻一眼十丈井,一滴水能洞穿
  现代的药方
  
  一株灵芝,相异于鱼腥草
  叶在冬天,花在春天
  
  《桃花美人》
  
  稍息,立正
  春天的口令有着流水的生动
  美人,穿上盔甲
  于红尘外操练红尘
  
  再披一朵桃花
  小心春寒
  那粒初绽的钮扣
  系紧
  春风
  
  远处的目光,比春天的太阳要毒
  背过身去
  流水潺潺
  
  《空壳》
  
  祖母的村庄,银镯彻夜难眠
  向晚的月光与流水轮番值守
  无语的稗子在庄外,占据了良田
  
  沉默的孩子,祖屋的窗户敞开
  窗花暗淡了雕栏
  看,麻雀与春风同进同出
  迎春花儿翻出了围墙
  
  静默的小河收容一季的雨水
  十月的稗草高举秕谷
  那些分蘖,拔节,抽穗的痛
  随风飘远
  
  《爱的毒药》
  
  桃花三两,艾草二钱
  用月色调匀,和一场春风
  吞服,无眠从今夜开始
  从此晨昏,你不再是你
  
  从此,血脉中流淌的
  不能再抽取
  一毫升血,去化验
  它会让仪器失灵
  
  从此,不能再用听诊器
  靠近
  心房
  爆炸的声音
  会震耳欲聋
  
  从此,我无可救药
  
  铜奖文君【12号作品】
  
  《半个春天》
  
  日子正被一页页撕下
  春天已翘首,打我窗前流过的
  昼夜,总是黑白分明,总是布满场景
  我们穿插其间,捕捞
  
  沉潜在水底,岁月斑驳,谁失声痛哭的三月
  季节遥远,当凛冽的北风呼啸而来
  刻满鬓角的是,母亲夜夜的咳嗽
  腊月最后一盏灯火,终是翻不过老屋那一道门槛
  
  四季更替,早丢失了一半儿的青春
  从山寺的桃花里探头
  悲也好,喜也好,结局早已定型
  守候在冬夜的尽头,起程
  
  《桃花美人》
  
  再次看见你扬起脸庞,扬起粉红的心事
  三月已不远,打村庄路过
  年画,对联,折子戏都渐次隐退
  遁入深巷,丝竹悠扬
  
  旧岁的风筝,早活络了前世的心愿
  那一回眸,依旧藏满桃花的风韵
  龙泉驿,马蹄清脆,马蹄声远,终究只是路过
  花开,花谢
  
  《爱的毒药》
  
  说起那一场风花雪夜,天色渐暗
  熬不过的冬夜里,寒冷刺骨,冰封千里啊
  从桃花盛开的时节起程,行至川西北
  蜀绣里的女子,一病终身
  
  那一声呼唤还在昨日,六十年
  如荼,如蛊。夜深人静时,母亲的腊月
  再没有走出那一骑军绿的影子
  在雪域,在高原,在父亲那一堆长满荒草的坟前
  
  《空壳》
  
  终是布满了褶皱,布满了风霜
  佝偻着背影,俯下身来,贴近泥土
  原始的妈妈张开双臂,满目悲悯
  你看啊,世界日渐绚丽,而母亲的色彩日渐遁向远方
  
  黑,沉沉地压了下来,
  压过头顶,压过双目,压过悲伤的心尖
  花开的声音已经消退,双手合十
  眼观鼻,鼻观心,心无杂念,阿弥托佛!
  
  铜奖量山【15号作品】
  
  《半个春天》
  
  像一封没有邮票的信压在箱底
  刷新了发送键
  仍然没有内容可以显示
  
  你走来,坐着柳枝的车厢
  夜市已经打烊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手里都捏着半个月亮
  我正在傻想
  
  电话响了,我接住了一万两黄金的月光
  亲爱的,我也是你的半个春天
  你喊一声,桃花就开了
  
  《桃花美人》
  
  在一棵小桃树下
  我俯下身子——
  你说不,桃花还没洗脸呢
  我的桃花美人
  你扭向冬,给我一个弯曲的背影
  是的,你贫瘠。树杈丛生
  可是我就爱你的痛苦和不安
  你说你一点也不美
  爱。我走过去你就美了
  当天空褪去深蓝的胸衣
  你一边抱紧枝头,一边向我喃喃
  都拿去吧。
  
  《爱的毒药》
  
  我把一只苹果啃咬成你的模样
  立于电脑桌上
  我写桃花的时候你在望着我
  实际上我早已钻进你的内心
  是果核也是虫子
  我支撑你又里外啮咬你
  我不能吃了,再吃就吃到自己了
  我的自私让你病着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坏了的苹果
  你不知道
  一剂慢性的毒药坚硬而柔软
  不由得你常年多汁、哭泣
  
  《空壳》
  
  蜗牛抛弃了财产、房子
  在你手心无异于贝壳
  你说你要搬来居住,
  我就不空虚了
  我的心就是巨大的贝壳
  里面有深海、有浅滩
  可以盖一座你喜欢的海边小屋
  我要在波浪上种大豆、玉米和黄瓜
  我还要在你如水的眼眸里养许多银鱼和天鹅
  你把饭做好了,
  就让大白鹅喊我回家
  
  铜奖冰涟【16号作品】
  
  《半个春天》
  
  二月,湖水一点点明亮
  枫桥尽头,寒山寺的暮鼓晨钟
  沉默,一如最初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清楚记得有个人
  在那里说,喜欢你。我们恋爱吧
  哒哒的马蹄音,敲击春天
  一场落无痕的雨水
  
  守着湿漉漉的句子,并不着急
  离去,握一半春天
  握一个半圆,等月光漫过来
  照亮每一条归去的路
  
  《空壳》
  
  小鸟飞起,种芽抽身离去
  迎和阳光,雨水
  完成了使命,退居荒野抑或
  黑暗深处
  蚂蚁,蛀虫排队赶来
  稻谷,小麦,玉米哀鸣声声
  眼睁睁看着
  血肉,骨头一点点减少
  躯壳堆积成山
  无能为力
  
  《桃花美人》
  
  二月十四号,小雨。立春
  之后,就是属于我的季节。
  说这话时,眼眸如水
  剪绿一场
  与你有关的花事
  
  只是凡相虚妄,繁华零落
  再无人为你笑而舒
  为你哭而紧
  决定远走他乡,提前结束
  这一生的花期
  
  遗世独立,比烟尘迷离
  
  《爱的毒药》
  
  不去管虞美人的春花秋月
  不去管山外青山那个楼外楼
  今夜,雨声滴答
  烛火摇曳,你只许想我一个人
  爱我一个人
  我只爱你。即使明天
  愁肠断,千般痴愿对花叹
  能与你西窗前共舞一次
  死,是多么的快乐
  
  鼓励奖清水湾的【6号作品】
  
  《半个春天》
  
  一提到缺,阳光就开始俯首
  低过草根,低过生活的浅水区
  大声说,水不能溢
  日子一马平川
  
  该滋润得都已经滋润
  向阳的坡上,绿癔已深
  你怎么仍在侧耳
  大敞着理智干渴的口袋
  收纳起春雷,三二颗
  
  用半江瑟瑟半江红
  描述此刻的笔峰,一点不为过
  平坦向远方铺展,脚步可以踉跄
  心却不能颤
  
  不能这样呀,爱情
  你让我一边偎在左臂弯里,品尝生活
  一边窥视着萌芽的右臂
  背阴的春天呀
  何时才能蓬勃成整片的林?
  
  《桃花美人》
  
  泄密的,是这片粉色的云
  你说,就亲一下
  天迅速低下来,雨终究无法着陆
  飘于半空
  
  一些理智守不住季节的关卡
  破格让二月的风,和涛声一起
  沿着边缘靠近
  
  刺痛眼球的是一束白光
  山峰连绵起伏
  游动着一双手,一尾鱼
  或是一脉燃烧的泉
  
  春的香肩,牙印细碎
  "你开了,比桃花还美"
  喃喃声中,瞧痴了
  这一夜的灯火
  
  鼓励奖夜鱼【22号作品】
  
  《半个春天》
  
  窗台上枯卷着去年的藤
  它的攀附曾经热烈地铺满春天
  你的心事倒悬成锋刃,一刀劈开
  盛夏,十字街头飘下了雪
  寒冷从脚尖开始
  
  残阳喊醒黄昏,蜃楼
  泡沫般迅速破灭,一个浪头
  击打过来,海鼠惊慌逃窜
  好了,车轮正向我驶来
  快点,再快一点
  
  满树莲雾只有一半红了
  我记住了酸涩,人世沧桑
  也会有恰到好处的回甜
  
  《桃花美人》
  
  裙子在风中摆动
  像一面旗子。身后那棵树
  笔直。这个画面
  重复了很多次,指缝里
  桃花尖叫的声音细若游丝
  
  穿仔裤的女人画风景,体内
  有无锚的舟子,波翻风滚
  画框里无叶落,那里总是
  水草丰美,温润安静
  也有背影,只是淡淡的一抹印迹
  
  鼓励奖嘉德【28号作品】
  
  《半个春天》
  
  那些色彩透过立春,争相来到我居住的南漳涧
  来来往往听见有人议论昨夜的一场邀约
  那些绿,那些紫,那些黄是土地的颜色
  弥漫在我和父亲匆忙的行程,春天酒杯碰撞出的颜色
  
  私密的、隆重的用翻江倒海只能说过去的冬季
  堤岸田间、房前屋后穿透,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
  一场润物无声的抵达。在春天挥舞玻璃的酒杯
  忘记凛冽的疼痛,父亲用弯曲的脊梁背起过去未来
  
  无法说出月夜秘密,我只能在黎明前到达约定的地点
  白杨林还有归巢的鸟雀,南漳涧在沉闷中继续
  那些绿,那些紫,那些黄是灵魂的颜色,是春天的颜色
  酒杯碰撞出的色彩,在黎明之前抵达
  
  《桃花美人》
  
  桃花源抚慰抚慰清风
  撩得想家,桃花怒放时日
  等待归来游子
  
  豆公桃花,从洹水注入卫河那天起
  就学会珍藏爱惜。村子角落,河流堤岸
  一声声呼唤
  
  豆公桃花,盘旋翻飞
  靠近大地胸膛,想到安静
  我知道,一树的粉红等你
  
  豆公的桃花红了
  而我依旧在梦里,走进温柔的陷阱
  不能拔身

上一篇:第一期扫花网同题诗会评委点评打分帖

下一篇:漫长的空白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