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渡--接龙

赵静端
2010-03-12 12:49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18  作者文集
  无渡
  
  
  
  那些字,早被岁月刮去
  那些残局,早在
  佛手下的香灰里皈依
  亲爱的
  时光真的像一条河流
  你站在左岸,我站在右岸
  两情茫茫,无舟可渡
  
  
  
  经筒里,妙品莲花经
  还在空口说着白话
  莲台下,就算找到
  那枝披着朱砂的灵签
  又有何用
  隔着沉香斑驳的沧桑
  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镀金的菩萨百骸通泰
  一不小心活了千年
  那把烂泥,也从来
  没有染上相思的疾痛
  暮鼓和晨钟的轮值天衣无缝
  小尼姑的手上
  那只木鱼失口而出
  空非是色,色非是空
  呜呼哀哉,尚飨!
  
  
  
  红丸点解:
  
  这是一首读上去很悲凉的诗,题为无渡,看似感叹时光失错的爱恋,实则在表述人世间被禁锢的爱及被压抑的人性。
  
  “那些字,早被岁月刮去/那些残局,早在/佛手下的香灰里皈依/”这三行诗句中,有约、有因亦有失,字与残局自然就是纠缠的见证,是前世因后世果的印证,字被刮去,残局皈依,这就意味着无迹可寻,因被抹去自然无果。不由人不感叹,于是作者叹道“亲爱的/时光真的像一条河流/你站在左岸,我站在右岸/两情茫茫,无舟可渡”,这里的“时光”与“岁月”是相对应的,“无舟可渡”与“佛”相对应,却无“回头是岸”的意思,而暗示着一种残酷,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此一悲也。此节让人生佛法无边渡人无数却不肯渡爱的感叹。这也是诗中第一个小高潮,
  
  佛家的空在凡人眼中就是无情,“经筒里,妙品莲花经/还在空口说着白话”此句已有讽刺意味,求佛无用,“莲台下,就算找到/那枝披着朱砂的灵签/又有何用”爱的标记印证找到又如何,徒增无望与伤心罢了,此处的签已不是本身含义,而是指因,在这里亦呼应上一节皈依的残局痕迹。“隔着沉香斑驳的沧桑/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沧桑总与脱不开时间关系,依旧呼应着时光河两岸的相对,“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此句亦可理解为是你亦是我,我亦是你,就算此情再无能为力亦不肯不能相忘,此二悲也,更深切感受佛的无情。
  
  “镀金的菩萨百骸通泰/一不小心活了千年/那把烂泥,也从来/没有染上相思的疾痛”此句在说佛为何无情,一尊泥塑自然无心又无情,更不可能害相思。只可惜肉身凡人的尼姑,是做不到佛的无情无相思,但却只能压抑本性摆出一副空的架式,多么可悲。
  
  “暮鼓和晨钟的轮值天衣无缝/小尼姑的手上/那只木鱼失口而出/空非是色,色非是空/呜呼哀哉,尚飨!”
  
  “呜呼哀哉,尚飨”这六个字本是祭文结尾常用,尚飨,旧时用作祭文的结语,表示希望死者来享用祭品的意思。用在此处大有生祭的意思,“/那只木鱼失口而出/空非是色,色非是空”这里“失口”有极度被压抑后无措的失言,木鱼说出的小尼姑的心声“空非是色,色非是空”,这是对佛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否定,也可以看出她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对佛膜拜的虔诚也有所动摇,这一丝的觉悟会让她迷茫又无奈,日子依旧会木鱼与经声中走过。“呜呼哀哉,尚飨”自己的青春就这样做了生祭,此三悲也,此悲不再是悲情而是悲哀了。到此已不再是小儿女情怀,更多更深的思考就是读者的事了。
  
  此诗整体感非常好,字句间相互关联的非常紧凑,每一节每一个意象都是相辅相乘相勾相连,因而在修改某一字句时,可能会出现改一词而诗风全变,也就是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就如最后一句“那只木鱼失口而出/空非是色,色非是空/呜呼哀哉,尚飨!”如果去掉“空非是色,色非是空/呜呼哀哉,尚飨!”整首诗的感觉就是没写完,“那只木鱼失口而出”失口而出什么?全诗写到此已经是万钧之力集于一点就待点睛,就此收笔给人造成很气闷感觉,且闷的相当难受。飞花后来改动两字则变为“小尼姑的手上/那只木鱼脱手而出/”,如此一改诗歌是具有完整性了,但主题则不具有现实讽刺意义只是小儿女情怀,“空非是色,色非是空/呜呼哀哉,尚飨!”这句化用、引用结合的非常自然,亦是全诗点睛之笔,是不可删掉的。以个观点个见,如有不妥见谅。
  
  
  
  晚词点评:
  
  可以肯定,你的第一节写得十分飘亮的,我要向你学习。因为你这一些,充满了变化及亮点,我很欣赏。最有亮点的是,是你把自己写进去了,请记住:诗歌一定要把自己写进去,而你做得很好的:”你站在左岸,我站在右岸,两情茫茫,无舟可渡“
  第二节,你又在写签了,我在前一楼上说过,《给三月的一支签》,并不一定要求大家签,签者,是问前途,只要写出三月的风彩就行了,对于签可以一笔带过,但你在这一节加重了力度,用了很大的篇幅,这个一定要注意了,并且这一节,在亮点及变化方面是不足的,你不断发描述。当然,我不反对描述,但我更注重的是变化及创意!请记住:功夫在诗外啊。
  第三节,你前面的的意象变化得好,很有新意的,可以说,写出了你的水平,你的风彩。很亮的,但是你没有注意到,你后面的二句,为什么要写呢?又是一下子把诗写得露了出来,又要说明了,这是你几次的不足的。一定要注意了,知道吗?我为会修一下:
  原诗:
  镀金的菩萨百骸通泰
  一不小心活了千年
  那把烂泥,也从来
  没有染上相思的疾痛
  暮鼓和晨钟的轮值天衣无缝
  小尼姑的手上
  那只木鱼失口而出-----------”失口“,是”脱口“更好的,可能你写错字了。
  空非是色,色非是空----------删!
  呜呼哀哉,尚飨!-----------删!落俗了。写作品时,特别是升华时,一定要有空间,但你写得露了,不好的。
  
  晚词为你修:
  镀金的菩萨百骸通泰
  一不小心活了千年
  那把烂泥,也从来
  没有染上相思的疾痛
  暮鼓和晨钟的轮值天衣无缝
  小尼姑的手上
  那只木鱼脱口而出
  
  内涵:22分
  语言:20分
  创意:20分
  亮点:19分
  总得分:81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雷峰塔

    下一篇:倒流的河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