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上生紫烟,鸳鸯渡金针

赵静端
2010-03-12 12:51 分类:现代诗  阅读:1266  作者文集
  玉上生紫烟,鸳鸯渡金针
  
  品诗之乐在乎心境,娴静时若品茶;高昂时若饮酒;一人默吟若临花照水;共友喧颂若对月赏梅;风雨之夕,独自挑一灯如豆,执掌中文字若掌上明珠,妙尽所思排兵布阵;晨昏之夜,倚窗持碧玉观色,吐腹内雅蕾似木兰花开,暗香袭人半明半透;今晚窗外云淡风清,室内玉上生烟,泡一杯香茗,飞花右手执玉,左手品诗,不亦快哉!
  初读玉上烟的诗是在她的博客,一目十行的我好像突然被什么阻止了速度,我的目光一慢再慢,回环,反复,轻吟,慢捻,有一些东西不自觉让你体味把玩甚至心仪。所有的诗文不张扬,不跋扈,不为诗而诗,不无病呻吟,下笔所指,关联生活的方方面面,柴米油盐可入诗,窃窃私语可入诗,小情怀卿卿我我让人心慕神往,大胸怀黄钟大吕令人悲从中来。玉上烟的诗像一枚鸳鸯金针可渡人,可渡事,可渡光明,亦可渡黑暗,对人生百态,可刺之,可绣之,可痛之,可纹之,下笔轻重拿捏之精准,遣词徐缓之优雅让人击节。《由子和我》,读《泥土》等诗让我看了又看,想了又想,品味之下,余音袅袅,回甘于无声。
  但玉上烟的诗并非无懈可击,说理说辞是强项,在意境营造和安排上却相对薄弱,也许欣赏的眼光和角度不一样,有好多诗,飞花认为过于浅直,层次推进上过于缓绵,还有一方面就是很多诗到快要酣畅时却停刀立马,没能让读者享受那最后的快意,以致的挠痒未透,间有止音于断弦的感觉。以上飞花个见。如有不当,一笑置之。谢谢。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归人-接逝者如斯夫

    下一篇:雷峰塔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