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温--接龙

赵静端
2010-03-29 09:59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45  作者文集
  余温
  
  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今夜,且烙一朵蓝色的玫瑰
  在贴身的梦里
  往事如一缕轻烟
  蓝色妖姬
  借一室呢喃,慢慢复活
  
  秉烛,摊开一页花魂
  余温在文字里回炽
  依稀的暖意间
  有没有当年的春风?
  
  那些分错行的暗香
  越来越低
  半开的夜色里,谁
  一更更,轻唤我的名字?
  
  接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附红丸点评:
  这首改过的诗让我想到那句“情到深处情转薄”。“这一切都与我无关”这一句的加入及后面的改动使整首诗情感表达更深一步,切入改动的很自然,要比原稿顺畅多。依旧采用的是情感主线揉入表象中,且有些含蓄模糊,应该是作者有意采取如此运笔方式。
  “今夜,且烙一朵蓝色的玫瑰/”此句亦是接龙之句“烙”指用高温的金属烧灼。引申为打上或留下标志。(烧之剔之,刻之烙之。——《庄子·马蹄》),借用“烙”字去表达人物内心深处的情是如火如荼,后面的内容全部由此展开,虽然连续用了两句他人的诗句(即接龙句子),但能很好的让这两句诗为已所用,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这就说明不只引的好融的好,前后照应的也好,才使诗的整体感很好。
  
  “在贴身的梦里/往事如一缕轻烟/蓝色妖姬/借一室呢喃,慢慢复活”情是如火如荼的,却烙在贴身的梦里,这便有了种小心翼翼的压迫感。往事如烟,爱恋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溢上心头,所以作者说“蓝色妖姬/借一室呢喃,慢慢复活”,此句巧妙,蓝色妖姬是蓝玫瑰的别名,烙一朵玫瑰让它借呢喃慢慢复活意象空灵,着笔唯美浪漫,但它句作用绝不是养眼,而是深化情感暗线,这里“活”不止是蓝色妖姬那朵花活了,更重要的是把相思写活了,因为此处的“蓝色妖姬”四个字作用非常重要,它不止起到引领下一句的作用,还承接上一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就是,此处花非花指代的是人,是说在回首往事,喃喃低语中那个人出现在眼前。实际上作者这首诗写作手法和电影蒙太奇手法很相似,是一组非常美的画面镜头。
  
  “秉烛,摊开一页花魂/余温在文字里回炽/依稀的暖意间/有没有当年的春风?”“秉烛”很好的承接上文,当那个人在梦中呼之欲出时自是百感交集,无处可释,于是从前文字中寻找慰藉。此处心里刻画非常准确到位。
  “那些分错行的暗香/越来越低”依旧承接上节,上一个画面进一步描写气氛上更深层次烘托。“/半开的夜色里,谁/一更更,轻唤我的名字?”笔锋一转,人物转换了,此时明暗线合为一,把情感推向高潮。在深夜里唤我的名字,此可以解为想念一个人产生的幻觉,亦可理解成我为卿憔悴,料卿亦为我如许。这个手法与范仲淹“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同样的。
  
  另这首接龙诗在字词的呼应处理非常好,如“余温”“回炽”“暖意”皆因“烙”而出,“花魂”、“暗香”亦因“复活”而生,这几组字词可以看出作者遣词造句上是非常讲究的。
  
  以个观点个见,不妥见谅!~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夜在别处生根

    下一篇:飞花试砍中诗89期获奖作品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