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在别处生根

赵静端
2010-03-29 10:01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15  作者文集
  夜在别处生根
  --接龙兼同题
  
  把月亮的伤口缝合
  微痛的月光,落满
  独自徘徊的秋千
  犹疑的花香,为什么
  至今仍不能解语
  
  对坐,一段倾斜的时光
  甜蜜的回忆
  拄着你年轻的笑颜
  穿越千山万水
  蹒跚归来
  
  夜在别处生根
  隔一朵花开的距离
  有多少爱恨,在那刻凋零
  抱一枕唏嘘,婆娑的泪眼里
  你的身影,正回光返照
  
  
  
  红丸:
  
  名为月殇实为情殇,这首诗特别之处在于一诗二用,既是接龙又兼顾同题且能保持基调一致诗意流畅、构思巧妙,首节接骨无痕,读去看似迷宫,暗香迭起,读到最后一字方才拔得云开,骤感悲从中来、哀婉厚重、触目伤怀。
  
  在剥解重重字迷的时候想起一首古诗,唐代韩偓的《已凉》,就先说点题外话。
  
  已凉
  碧阑干外绣帘垂,
  猩色屏风画折枝。
  八尺龙须方锦褥,
  已凉天气未寒时.
  
  
  这首古诗里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屋内陈设及天气,主人公始终没有露面,但床上锦褥的暗示和折枝图的烘托,隐约展示了主人公在深闺寂寞之中渴望爱情生活的情怀。通篇没有一个字涉及“情”,甚至没有一个字触及“人”,纯然借助环境景物来点染人的情思,供读者玩味。
  
  从古诗再回到飞花这首诗上,诗的第一节表现手法与《已凉》应该是十分相似如出一辙,虽古今体不同,但觉得文无定法而气息总是相通的:
  
  “把月亮的伤口缝合/微痛的月光,落满/独自徘徊的秋千/犹疑的花香,为什么/至今仍不能解语”
  这一节也是没有一个字涉及“情”,却透着执著的忧伤,凄冷孤单,秋千是孤单,花香是感伤的,不能解语的孤单更加让人感受到一种无声的伤。作者在此处亦用了意反装,不是花不能解语,而是不如那人灵犀相通彻贴心合意,此节含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寓意。
  
  “对坐,一段倾斜的时光/甜蜜的回忆/拄着你年轻的笑颜/穿越千山万水/蹒跚归来”
  
  如果说上一节充斥着相思百结呼之欲出的感伤,那么这一节则弥漫抱恨时光交错的深深幽怨。与上一节不同的是,这节人物“我”以“对坐冥思”的姿态出场,与时光对坐,看似漫不经心的语句却营造了一种冷清孤寂的气氛。倾斜的时光、甜蜜的回忆、年轻笑颜与蹒跚归来这些信息告诉我们诗中主人公已垂垂老矣!而用倾斜来形容时光,除了加重人到暮年凄零与悲凉外,还让人感受到一种对时光怨恨,怨它的不平等!“倾斜”是幽怨源头,因而使此节笼上了“君生我未生”的怅恨。
  
  “夜在别处生根/隔一朵花开的距离/有多少爱恨,在那刻凋零/抱一枕唏嘘,婆娑的泪眼里/你的身影,正回光返照”
  第一节的伤,第二节的怨,延至第三反成了执著。“夜在别处生根”把同题题目放在这里用来引领时空变化(一诗二用,飞花很讨巧)倾泄内心情感。电光火石间心灵碰撞的情愫让人倾尽一生思念与爱恋,走完这一程无限爱恨在花开的微距间凋零,生命最后一刻眼前徘徊的依然是你的身影。最后一节表达了“情到深处死方休”的执著。
  
  “抱一枕唏嘘,婆娑的泪眼里/你的身影,正回光返照”此句读来心中大恸,闭了眼去想那情景只觉“飞红万点愁如海”,此句升华奇特,成就了一份笔意难尽的痴。
  
  这样一首伤情诗切入点很有新意,描绘人在弥留之际依然痴心不改,整体诗风格不免有些悲。但若换一种眼光来评判此诗所表达主题,世上倘真的有能不被时光打败的情那是多么的是让人羡慕。记得曾看过小说一段话大略是:世界上最可伤的不是有情人不能成眷属,而是连一个可思念,可以假设成梦中情人的人都没有。飞花这首诗的情怀很美,文字总会给人梦幻般的美,这就是文字的魔力吧!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陀螺

    下一篇:余温--接龙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