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张玉娘篇中

赵静端
2010-04-19 20:24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03  作者文集
  4、悠长
  -赵匡胤回张玉娘
  
  窗外黄鹂飞过
  青枝上寄存的鸟鸣
  摇摇欲坠
  翻不出那阙词
  起浮的往事
  就像花蕾倒悬的露珠
  我一点点倒置
  一点点虚拟
  一点点,放大
  
  披一袭你
  染白的月光
  你指尖的芬芳
  像抽屉里
  那张旧式的电影
  在无人的夜
  我一寸寸回放
  从彩色到黑白
  从有声到无声
  到处,是你的影像
  
  庭前的桃花
  始终没有走出那条长巷
  有多少青桃
  缤纷过后
  依稀你当年的模样
  
  回一回首
  看旧日时光
  朝朝复暮墓
  从大宋到大唐
  歌一曲新词
  吟一阙晚唱
  唐风悠悠
  词韵长长
  
  4、沉想
  ――致赵匡胤
  把琵琶抱起
  扮成飞天的形象
  云绕檐角的时候
  去年的风起了
  不知与谁共鸣
  
  数着朱门
  挥手把红灯划亮
  有人进入
  有人退出
  我站在一边观望
  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草长正好晒晒太阳
  也晒着自己
  在光亮的四周
  有一段朦胧
  分不清是今天或明天
  
  选在晚上
  我把明月抱在怀中
  想着明天种桃花
  再来一段粉红色的飘扬
  
  二〇一〇年四月八日
  
  5、眷恋
  ――赵匡胤致张玉娘
  敦煌的黄沙
  在谁的手中反弹一曲
  飘零的诗谱里
  你的身影开始闪闪烁烁
  
  折一枝杨柳
  为什么,难舍青青的柳色
  渭城的朝雨从长安而来
  柳色的那头,你是否
  肯为我点千千帐灯
  
  朱门的红漆,斑驳的
  像你压在箱底的情笺
  风尘之后,我看见
  有一些字风雅地进去
  还有一些字高雅地出来
  
  持一杯酒向着斜阳
  阳关之外,你怀中的那轮明月
  依旧皎洁。数几声断雁
  有一种隔世的眷恋,明明灭灭
  
  5、雨天
  ――致赵匡胤
  微雨把渭城打湿
  石阶不断往后退
  要退到天上
  是谁顺手带走
  油纸伞及蝴蝶
  城门后面
  长街弯弯曲曲
  
  借一把杨柳
  移到窗台
  引来路过的风
  对面的店子
  酒旗很重
  象醉了的时候
  
  依稀中
  我正步而来
  雨在倾斜
  把我的身影拖得很长
  角度很难说出
  
  要下多久
  才算是一场雨
  天气打湿了
  不如索性,把我打湿
  因为我的香烧了
  菩萨也拜了
  却没有回音
  
  二〇一〇年四月八日
  
  6、雨夜
  --赵匡胤回玉娘
  
  燃一瓣心香
  我试图,弄乱菩萨的心事
  感业寺的木鱼,听说
  只的一种回音
  而你和我,
  还没有拿到这回音的钥匙
  
  山无棱,那场雨
  打湿了唐朝的背影
  找不到那把油纸伞
  我的心情,显然
  要长过长长的
  幽幽的长安街
  
  对面的窗台上
  谁家的娘子
  对我挥一枝柳色
  还侧身,对我
  摆了摆依稀如你的蛮腰
  沿窗而过的风很虚无
  一如,我隔世的心情
  
  记忆像地铁一样
  在我的心野循环不止
  在梦里,你只需
  向我蠕动一下手指
  香车,穿越千年的香车
  只系在你家那棵青梅树上
  
  6、何年的月光
  ――致赵匡胤
  阳光
  把下午的琴音擦亮
  小河如带
  系在我的腰身后
  流向黄昏
  
  水深水浅
  如果与我无关
  一定与你,有关
  钓鱼台的枯木
  竖在眼前
  露出的年轮
  时断时续
  
  并不是走到小坡
  就能找到草药
  医治心痛
  让我把文字夹起
  放入酒壶
  独自品尝
  
  如果你来,我走
  你不来,我等
  月儿爬上山顶
  洒进我的屋里
  成了床前明月光
  不用问
  今夕何年何月
  二〇一〇年四月九日
  
  7、药引
  --赵匡胤回张玉娘
  
  等一个落泊的江山
  等一条失恋的长街
  叠好那封情书前
  你没有来,我没有走
  
  有无边落木流向黄昏
  你的腰身
  在年轮的夹层内,没能
  系住辗转千年的琴音
  
  水深水浅,其实
  只和沧桑有关,不信
  你反复打磨我给你的那件贝壳
  光鲜的背后,必定
  是一些隐忍和疼痛
  
  月光还没有爬上山坡
  而我,早已爬到时光之上
  地上的冷霜越积越厚
  那些醉了的文字,到底
  还要不要我掌心的药引?
  
  7、无言的结局
  ――致赵匡胤
  
  没有人能走下日月的阶梯
  花儿开了又谢
  转眼间
  人走了,人老了
  谁的泪水在飞
  合着莲心
  瘦下去
  
  你不用停顿
  折扇下的春风
  扑不灭
  来年的雨水
  请你交回身上的玉佩吧
  她,不能装饰
  你身上的新装
  
  为作约定
  在黎明时分上演
  一出戏还是一句台词
  已经过了许久
  是什么样子
  我也说不清楚
  
  就让我用雨
  驱走夜晚
  窗前很深
  深到很难量度的距离
  围绕着我
  忽左忽右
  是什么样的结局
  任凭挑选
  
  二〇一〇年四月九日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宋】张玉娘篇下

    下一篇:【宋】张玉娘篇上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