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若稀

赵静端
2010-05-23 00:19 分类:现代诗  阅读:1398  作者文集
  打开南闽老茂的诗歌,有一种声音穿越悠远的古战场,像震耳的战鼓,从金戈铁马的烽烟间抵达你的心魂,或阅尽沧桑,或闪身入戏;或沉浸其中,或置身局外;或悠悠做壁上观,或耿耿做清秋梦;激昂时万马咆哮,势不可抑,低落时一池春水,澈可观花;有独酌微熏时的清醒,下笔犹若醍醐灌顶,有众宴暄嚣时的落寞,高歌似清音独发。他的诗,纯情煽情时千回百转,让人柔肠百结;他的诗,达志表心时通透坚韧,工巧绝尘。笔下以小见大,从很小的事中抽出真知灼见,让人感慨万千,受益万千。为诗措辞得当,收放自若,意象简洁明了,极少晦涩。诗歌其实是厚积薄发的东西,而南闽老茂,就能极其自若地调取知识的积淀,把各种见识和学识融贯诗中,行文中,莫不流露出那份淡定,那份修养,那份睿智,那份从容。
  下面飞花仅就一首《虚瓷》谈谈自己的看法,这首诗我读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收获,这首先对应了诗的万象观。这首诗用语平缓,意蕴优雅,读起来有很强的画面感,犹如一幅斑澜的水墨画,层次、意境、内涵均无浓墨重彩,只凭一分巧妙的泅染,万分的风姿便妩媚动人。“指上藏起光阴的人”多么大智的一种境界,光阴藏在指尖,需要一种怎样的胸怀啊,光阴在此时肯定是一种泛指,指所有的阅历,坎坷,困顿,指所有的意气风发,所有的春风得意,所有的羞辱,所有的风光,总而言之,这个指尖的光阴,能在瓷杯的边缘上信步,这是一种练达的境界,是一种千帆过尽后的明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亦是人到中年的季节,我们是不是可以打理一下自己走过有路,经过的事,我们又凭什么慰籍走过的光阴?我们如何用满载的叶子、流水和时针,来打开覆盖的记忆,这些记忆,或疼痛,或隐忍,或幸福,或欢快,人到中年,总有一种无奈让人感慨。我喜欢自言自语说出你们打听的秘密,是啊,人到此时,已不会隐藏秘密,不会刻意弄些玄虚。六个影子站起来,在此处是不是一种缅怀,是不是一种怀念,我弄不太清楚,但我知道,这是一种回望,一种寄托。生活并非顺风顺水,在尾节,诸如避不开、阴郁,不可盈握,都表达了一种艰辛一种困局,随波或者高洁,在现实的社会中是两难的选择,中间隔那个形状,就是一种顺变,一种折衷的哲理,以及一种精神和现实不能统一的矛盾和处世方式。结句,诗者说那是瓷站了很久,也可能岁月空芜而设下的虚词。一个虚词,让人不胜伤感,不胜唏嘘。是啊,在这个世界上,在人生的行程中,不管你爱与不爱,恨与不恨,终究都是一片云烟,都是一片尘埃。
  全诗游走在迷茫和困顿之中,一咏三叹,把人生的小情绪上升到与大众对应的困惑,没有过多的犹疑,愤懑,没有过多的渲泄,声嘶力竭。只是用一首平平缓缓的诗,心音轻颤微澜暗涌一波波的慢慢的俘虏我们,一层又一层地剥去灵魂上的阴暗,让我们产生共鸣。
  飞花以上解读,若有不当,还望南闽老茂担待。谢谢!
  
  附原诗:《虚瓷》
  
  指上藏起光阴的人,才可以
  在瓷杯的边缘上信步
  秋天的小包裹,说是杯中事物
  说一定要带着满载的叶子、流水和时针
  一起来找我,打开覆盖的记忆
  
  我喜欢自言自语说出
  你们打听的秘密,那不是真的瓷会碎
  六个影子站起来跳舞,姿态袅娜
  声音清脆,像是亲人
  
  此时我形似避不开的阳光
  随处投下阴郁,在不可盈握的生活
  中间隔了个形状
  有人说那是瓷站了很久
  也可能岁月空芜,设下的虚词
  • 野蔷薇

    评论于:2010-05-27 23:43:33

          拜读。受益匪浅啊!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10-05-28 18:41:04

          层层解读,如拨云见日。

  • 飞花

    评论于:2010-05-28 23:32:24

          谢谢楼上二位,上茶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内心的山水

    下一篇:夜鱼倒纳一江水,明珠斜映满天星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