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空望孤云高

万志敏
2010-05-27 19:36 分类:随笔  阅读:2092  作者文集
  同楼住着一位姓郭的老师,五十多岁了,临近退休。她有一个智障的儿子,今年已经二十多岁了,整天躺坐在轮椅上,头歪着,粗声粗气的说着不完整的话儿。院里的人总是看到傍晚或上午的时候,郭老师推着孩子到外边公园里转,她推着车,不时低头在孩子耳旁慢声细语的说话,好像对一个幼稚的孩童进行启蒙。郭老师还常把孩子推到大院门口,让孩子和同院的大人下象棋,还别说,这孩子下棋下得好,一般人还下不过他。好些时候,一只手抓着棋子,硬是不让对面的人悔棋。郭老师总是脸色平静,略带笑意,我们院里的人都很尊重她,连那个孩子从来也没有人觉得他傻。
  大门外的门店中有一家安康按摩室,店主是一个面窄黑瘦、三十多岁的人,去年春新开的店。因妻子颈椎有毛病,在这家按摩店办了三百元一月三十次的优惠卡,年前我也到这家店里作过按摩。店面只有他一个人,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指法熟练,按摩得很到位。闲聊中得知,他原来在深圳开的店,因为家里两个孩子年龄小,需要照看,才回到老家县城开店。结果店面开张不久,媳妇和别的男人好上私奔了,只好一个人在店面支撑。我看他很平静的样子,就嘴碎的问他,日子还行,你又能干,为啥媳妇跟别人跑了。他淡淡地说,不知道。我从心里很为他惋惜。今年过年后不久,有一次星期天在家,听到有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是按摩店店主,就让他到屋里坐。他立在门口说,不进去了,我的店不开了,大姐在我这儿办的卡,你们去了十四次,还有十六次总共一百六十块钱退给你们。我又让他坐,他执意不坐。我问他,准备去哪里开店。他说,先回去照看两个孩子再说吧。他把钱放在门口鞋柜上,就下楼走了。后来我问妻子,妻子说,只听人叫他玉娃,连姓什么都不知道。
  大门外的门店中还有一个菊香书屋,是三年前一个叫罗飞的年轻人开的。大前年、前年,每次我从乡里回来,爱到这个书屋去看书,先前不认识罗飞,但从书屋的书可以看出店主的品位,他进的书是我在其他大中城市书店很少见到的,倒不是其它书店没有这些书,而是各种书萃集在一起,弥漫着一种精心选择的眼光和文化的气息。有先秦诸子文集,近现代名家文选,各种关于红楼梦探讨书籍,还有历代书法名家碑帖。包括期刊杂志类在内,没有庸俗浮艳之类东西。从此认识了罗飞,一个文静、内敛、聪慧的小伙子。得知他创办了一个纯文学网站,叫嵩县文学网,后来改名风雅洛阳,至今定名为闾巷扫花文学网。这个纯文学网站聚集了本县乃至各地爱好文学的人们,至少开了洛阳市各县区文学网站的先河。我就是从嵩县文学网才开始重写文字的。去年,我又一次走到菊香书屋的时候,店主已经更换为一个中年妇女了,我问她,她说罗飞不开店了,这样的书店赚不了钱,低价把书转给她了。今年我又看到,菊香书屋已改换门面,不复存在了。我很为罗飞无奈和可惜,这个爱好文学的小伙子,不仅有志而且有行,一个人至今还行走在这条矢志不渝的路上。
  夏天的清晨,我喜欢从楼院里走出去,从这些门店旁走过,到公园紧邻的伊河去游泳。今年多雨,伊河的水幽蓝清澈,一个人躺在水面上,抬眼望天,心头隐隐约约挂着这些人和事,看着天上飘浮的白云,白云仿佛离我很近,近得可以揽入怀抱,又仿佛离我很远,远得无法用一种高度来衡量……
  
  
  • 飞花

    评论于:2010-05-27 22:16:40

          人生就是这样沉重,那个按摩店我也常去,余的好像也有,那人叫一娃,不叫玉娃。人不错。老兄以小见大,写的让人受益

  • cjhdzph

    评论于:2010-05-28 07:32:19

           一 问君近何在?工作难分心? 扫花已结集,唯独不见人。 二 独在水面上,仰望孤云高, 心挂人与事,漂浮亦入抱。 ——cjhdzph

  • 小薇

    评论于:2010-05-28 08:09:50

          是啊,他们撒在人群里是不起眼的平凡人,可细想他们始终如一的那些“平凡”的言行,他们使我们需得仰望的巨人!可敬的郭老师,谦逊的罗飞...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10-05-28 08:49:55

          点石成金,琐事入文,即成华章。对人生、对为文都有启发。

  • 游客

    评论于:2010-05-28 09:10:17

          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用心地生活着,都有值得尊重的地方。

  • 游客

    评论于:2011-01-04 18:58:54

          平凡中蕴含着伟大!爱霞

  • 游客

    评论于:2013-01-18 09:27:57

          其实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也都有让别人感动的“阳光点”,只是我们在人生路上一直向前走,自己留意不到。记得前些年我在乡下上班,有一次一位同事抱着一大包糖和花生送给我,我问何因,他说他老家有个人,因为我下乡在宅基地验收收费时把几元钱的零头给去人了,人家当时没说话,可心里一直很感动,秋天收花生时就装了点花生,买了包糖,让同事给我捎来了,至今我还不知这个人是谁,咳,真无语,但从这以后,我和群众打交道时,很注意态度,能为他们帮多大忙就帮多大忙,但也从此以后,我就又有很多不熟悉的群众朋友和“粉丝”了,这可能就是叶鹏教授讲的“爱心传递”吧。


  • 共7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三人行

    下一篇:我和大哥的一天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