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千百度

张相正
2010-05-31 22:10 分类:记事  阅读:1881  作者文集
  时日匆匆地走着。忽然间,在纷繁绵密的日子的罅隙,就会闪出一些人来。因了这些人,心底便会涌起一些莫名的情愫。
  然而,常常,岁月的烟云模糊了回望的路径。愈想,愈寻,愈不得。于是,夜阑人静之时,我不止一次地偎于屏前,在百度栏,轻轻地,敲出一个一个曾经谙熟于心的名字……
  
  程冰雪
  
  这是我中学时代心仪的一个才女。
  这是一个未曾谋面却有一次书信来往的文友。
  那时,她在上蔡高中,我跟随哥哥在三门峡一高读书。三门峡市组织了个“中学生沙龙”,聚集了一批文学爱好者,利用星期天,写文章,办刊物,开讲座,风生水起。偶然,我从报刊得知,上蔡的程冰雪、邓红超等人发起成立了个“中原中学生记者团”,并创办了全国中学生第一份自办的报纸《我们这一代报》,得到了《中国少年报》、语文报》、《中学生学习报》等知名报刊的高度评价。于是,我写了篇《星期天,中学生走向沙龙》的报告文学。寄去不久,文章在《我们这一代报》上发表了。那期报纸,我被程冰雪的《冰之梦》系列散文吸引了,那婉约的文字、幽微的灵性、逼人的才气让我为之倾倒。因为我和她的文章发表在同一张报纸上,这让我有点沾沾自喜。
  后来,我给她写了封信。后来,她居然回了封信。信中,除了交流些写作心得外,信末还有这样几句话:“X月X日是我的生日,愿不愿意带给我一份欣喜和快乐。”这句话,让我欣喜,也让我莫名。她是我的偶像啊!当然,我给她寄了张贺卡,写了些充满诗意的祝福的话。
  那时,她已经是全国知名的少年作家了。我四处搜寻她的作品看。
  后来,因忙于高考,心亦无暇旁顾,再后来,便失去联系,音讯全无。
  近年来,有了电脑之后,我开始百度她。当敲出熟悉的程冰雪三个字时,我惊诧了:不只我,原来全国这么多人在搜索她啊!
  “1973年生,河南上蔡人。此女为文学之梦竟徒步自川至京,令人愕然乃至肃然。幸《中国校园文学》之关注,否则,先锋之行可堪忧,后得著名作家孙云晓力荐入重庆大学,然毕业后不得其因。”
  “程冰雪,我中学时代的文学偶像,二十年过去了,心中依然记着她,如今重温她往昔的文字,对那个年代的怀念及深深的惋惜!不知道昔日才华横溢的她如今生活如何?有消息的告之。”
  如此,等等。再搜,依然没有更多有用的信息。就这样,她消失在人海。
  人生就是这样令人唏嘘。也许她的文学梦已经终结,也许文学梦一直潜藏在心底。那么,她在哪里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获知她的消息。且,仅仅是一点消息。
  
  Q君
  
  一个女孩,我高中的同学。
  那时,我刚走出山村进入高中,对什么都觉得新奇。班主任更是突发奇想,为了在学生中引入竞争机制,在班组实行“招聘制”,目的是给“差生”以压力。作为组长,我怕得罪人吧,原封不动把原来一组的同学都招聘上了。没想到,这样,就衍生了点小故事。
  一个冬日的夜晚,我正在灯火如昼的教室上自习。忽然,座位旁的玻璃窗被谁敲了几下。我犹疑着,走出了教室,一看,Q君在窗外。
  下雪了。窗户里散出的昏黄的灯光里,雪花飘然落下。她的脸,被灯光和雪花刻画得有了一层朦胧的暖意。
  “有事?”
  “没有。快过年了,给你个贺卡。”
  我刚接过贺卡,她就转身走了。
  贺卡是一朵牡丹图案,背面还有个红色的公章,依稀记得是’洛阳师范学校外语系”。贺卡不大,背面也没有写任何字。我想,这不是她买的,或许是别人送她的。但是,在那个情窦初开的年纪,这足以让寒酸而自卑的我心潮澎湃浮想联翩神思天外。但,我从未敢再和她说一次话。
  后来,在高二时吧,她走了。没有和我告别。
  后来,我接到了她的信。原来,因为家庭的一些变故,也因为学习上的压力,她随在青海部队当兵的哥哥去了西宁。看了信,我才知道,原来她对我的感激,源于那次招聘---我把学习并不太好的她,留到了我那一组。
  哈,那个青涩的年纪!
  再后来,她杳如黄鹤。
  为此,我键入Q君的名字,百度了无数次。也有结果,但都不是她。
  我知道,她,从没承诺过什么。我,也从没敢奢望和她有什么结果。
  也许,Q君早已忘却这些青涩而不经意的过往。
  也许,相忘于江湖,才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尾。
  
  何志武
  
  嵩县车村人。原来在二高上学,因善新闻写作在当时小有名气。当时,他在二高成立了文学社,我在五高成立了个文学社。因同一个县,知道的就多些,于是通信联系,互相鼓励。
  他是河南《青年导报》的小记者。有次他写了个关于教育收费的报道,没想到被《光明日报》转载,引起了省市教育部门的高度重视,并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来到嵩县兴师问罪,把当时还是学生的他吓得可不轻。不过,他也因此被评为河南十佳小记者。高二时,我开始在报纸发表诗歌、散文等文学习作,他知道后,满怀激情,甚至为我写过报告文学。记得开头是这样的:“从一条柿叶飘红的山间小道上,走出了一位文学青年……”
  后来,他到五高找过我,我们倾心长谈。
  后来,他也曾到我的老家找过我,可惜没见到。
  后来,我听说,因不凡的写作才华,经县委宣传部介绍,他到武汉某高校上了大学。据悉,在学校,他如鱼得水,写作才华得以淋漓尽致的发挥,领导十分青睐。毕业后,留校任教,并官至宣传部长……多少次,我想和他联系,想祝贺他,想知道他婚姻,想知道他的文学梦……然而,一直没有寻得确切联系方式。
  于是,我求助于百度。但是,同名太多。其中,有一个武汉某高校的何志武,我认为是他。但,表格式的辞条,实在没有更多的介绍和信息。
  我想,他一定是离开了新闻,离开了文学,离开了赖以起家的写作了。要不,我怎么搜不到他的文章呢?
  也许,他已经想不起老家这个文学梦还没醒的文友了吧。
  
  世事飘渺,人生难料。
  不经意间,我还是会在百度栏敲出一些熟稔于心、清晰如昨的名字。
  我知道,地球早已被网络兼并为一个村了。不过,回车键响过之后,我真的不知道,莹莹莫测的屏幕上,会不会即刻闪现见字如面的欣喜和慰藉……
  • 游客

    评论于:2010-05-31 22:31:51

          如此情种,嵩州骄傲,呵呵,还有多少,要不要替你百度一些?教书人戏言

  • 游客

    评论于:2010-06-01 09:48:06

          嘿嘿,喜欢云徘徊的文章,非常清新自然,质朴感性。特别是诗歌,尤其喜爱。葬花吟

  • 野蔷薇

    评论于:2010-06-01 14:00:04

          好嫉妒啊!那文、那人、那……嘻嘻!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10-06-01 15:55:18

          深有同感,我也时常在百度上搜寻高中时有过联系的文友。他们都渺如白鹤。但在文学这条路上,我坚信和他们不会走散。终有一天会和他们在网上重逢。

  • 游客

    评论于:2010-06-03 08:19:06

          雨就不用百度了吧

  • 游客

    评论于:2010-06-03 21:27:36

          觅渡觅渡渡何处?快意人生,几多朦胧渐清醒,无风无雨,云烟自纵横。好美的散文,情真意切,让人陶醉了……

  • 游客

    评论于:2010-06-11 19:55:03

          有梦的地方就有太阳升起 花开四季 芳香痴迷 一路走来 文如其人 往事如烟

  • 若拙

    评论于:2012-06-19 18:23:32

          世事飘渺,人生难料。


  • 共8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两个人,一座山

    下一篇:云端漫步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