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最动人----飞花93期同题有感

赵静端
2010-06-18 23:17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70  作者文集
  本色最动人----93期同题金奖,飞花作品有感

   ----------红丸评
  
  折返
  --临画
  
  抽掉我的罪恶,或者灵魂
  一阶阶混搭
  通往天堂的云梯
  渺渺的路途,我情愿
  脱去虚伪外衣,情愿
  食色,食莲
  踏一滴无香的凡水
  皈依轮回之外的虚无
  
  肋骨不需要抽去,包括
  嘴角和内心,暗红或发黑的血
  面对坎坷的苦难
  请天使原谅和纵容
  这些鸡鸣狗盗的勾当
  小恶和小善
  是三界内难以逃脱的
  命中注定
  
  翻一翻不甚峥嵘的履历
  那些污点,不用谁替我抹去
  背负一些声色犬马的本能
  我不能为了走进天堂,就
  削去苦短的欢娱
  削去,我不太高尚的卑暗
  
  惦记路上的一些馅饼
  抑或龌龊的陷井
  脱去不能嫁接的神谕
  众生平等。孟婆汤
  请从天堂洒落,落向
  那些舌根谄媚的谦谦君子
  抖一抖合身的小人衣衫
  天堂的路上,我可以
  肯定可以,从容原路折回
  
  三首同题诗这首折返读来感觉最痛快淋漓,情感表达最真实,没有半点矫情半点浮燥半点犹豫半点遮掩,真实的几乎让人拍案。
  
  诗起笔“罪恶”一词的运用,醒目异常,把罪恶与灵魂并举形成递进,构成搭成天堂阶梯,这是否是一种类似于“立地成佛”前的告解,脱去虚伪的外衣,这是心灵的剖析,这种心灵告解真诚又狡黠,自说自话,充满机智幽默。
  
  对于自报“罪恶”我们总是好奇的,想知道作者是如何罪已的,然通篇读来不禁莞尔,会被作者这种意反用的幽默打动,所谓的“罪恶”不过是凡人之错,是人的七情六欲,是人生存于世的手段与伎俩。
  
  人之一生欺世盗名或功成万骨枯者毕竟还是少数,对于我们大多庸庸碌碌无为人来说,谁不曾面对诱惑怀一些私念犯,为了生存谁不曾做过交易牺牲掉一些本真的东西。只是我们又有多少人能够勇敢面对自呢?
  
  “肋骨不需要抽去,包括/嘴角和内心,暗红或发黑的血/面对坎坷的苦难/请天使原谅和纵容/这些鸡鸣狗盗的勾当/小恶和小善/是三界内难以逃脱的/命中注定”
  
  “翻一翻不甚峥嵘的履历/那些污点,不用谁替我抹去/背负一些声色犬马的本能/我不能为了走进天堂,就/削去苦短的欢娱/削去,我不太高尚的卑暗”
  这样的语言是何其的本真,何其有力。对人性的贪欲人性弱点就是事实存在的,我不要改变就是要坦然面对。
  
  “惦记路上的一些馅饼/抑或龌龊的陷井/脱去不能嫁接的神谕/众生平等。孟婆汤/请从天堂洒落,落向/那些舌根谄媚的谦谦君子/抖一抖合身的小人衣衫/天堂的路上,我可以/肯定可以,从容原路折回”
  
  对于声色犬马,功名利禄会有贪念会争会不择手段会做交易,但这一次不会做交换,因为这个交换我将不再是我,不会因为要进天堂而变成圣洁的君子,一如苦行僧般扼杀掉所有的人性,失去了本来面目夫复何趣?
  
  “抖一抖合身的小人衣衫/天堂的路上,我可以/肯定可以,从容原路折回”这句真我本色的结尾将整首诗的讽刺力度推到顶点。诗写到此高尚与卑贱,君子与小人相信读者心里自会有杆秤。
  
  另外很喜欢飞花诗里用词用典让人联想许多,比如“食色,食莲/踏一滴无香的凡水/皈依轮回之外的虚无”此句“色与莲”会让人想到“色即是空”尤其后面句里用到“皈依”一词使得这段诗有了那么一点禅的味道。
  
  再如“肋骨不需要抽去”抽肋骨总会让人想到上帝造人,亦是所谓罪恶的发源地吧,由肋骨到天使到三界,这样把中西故事合在一起不突兀不扭捏,天衣无缝,混然天成,不能不叹服作者文字技巧的娴熟。
  以上观点个见如有不妥见谅
  
  《低飞》
  
  挥洒一袖云烟般的富贵
  那一生,红尘里我没有振翅
  没有挣扎,没有羁绊
  守一个炕头和一亩薄田
  炊烟背后,我和娘子
  以及乡下猴子般的儿子
  与传奇和传说无关
  
  粗茶布衣的纹络里
  庄稼人的汗渍清清白白
  不需要斟酌那个梦
  是否黑白颠倒
  五谷满仓
  是故乡低飞的奢求
  
  夜话围炉
  煮不煮铁观音都没有关系
  掐低一些坎坷
  淡化一些欲望,黄梁上
  有些超然和快乐
  其实,处下而上
  
  一种回归、恬淡、超脱的心性,当然前提依然是食裹腹衣蔽体,才会有这种低飞的姿态,才会富贵如云烟,亦或经历了才会如此悟透
  
  《边缘》
  
  踏上你的岸,我的身影只是借过
  请不要溅起水声和灯影,不要
  打湿我路过的灵魂
  在你的文字中间
  我不是香客,亦不是
  膜拜的朝圣客
  饮一碗水,我只是你的过客
  
  莲台的边缘,那柱香还没有焚完
  可能的结局,你和我
  都不想,不能改写
  当夜色和水色狭路相逢
  有些秘密,有些暧昧
  互相叫喊着模棱两可的酒令
  
  东方未白,前生和来世的边缘
  有月光,决定舍弃那根红线
  西窗的戏文越来越短
  有些擦肩而过的东风,没能
  唤醒你不肯坚持的梦
  落单的孤雁来来回回
  翼下,风中,谁是谁的边缘?
  
  谁是谁的边缘,谁又不是红尘过客,在诗里设下一个命题心亦做了一翻游历,说什么前生今世不过是万事皆空,不知道文字游戏有时是不是自劝自励
  • 葬花吟

    评论于:2010-06-19 13:42:04

          不错!诗作首首精彩,飞花老师的点评更是精彩。学习了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绕梁

    下一篇:虚剑--端午有感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