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裂

赵静端
2010-06-24 08:54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96  作者文集
  
  ---图二
  
  翻转一些瓦瓦云,或者
  翻云覆雨在没落的季节之间
  有些庄稼,实在不能落草为寇
  原上离离春草,同样不能除根
  
  
  
  践踏草根的薄梦,是谁
  霸道地攫取了蓝天碧水
  是谁,凭一纸鲜红的印章
  瞒天过海?
  
  
  
  当磨渐渐推鬼,当鬼渐渐食血
  摇一摇莫须有的卦爻
  所有的卦象,还差三寸薄雨
  或三尺积雪,就可以清晰浮现
  
  
  
  叠起发黄的推背图,折身
  不用垒九丈高台,不用披发祈雨
  还原一个梦,只需从点滴做起
  从一滴操守,一滴良知做起
  • 葬花吟

    评论于:2010-06-24 20:36:19

          鬼才!佩服死了!哈!美美的享受享受再说。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10-06-25 09:16:36

          兼描兼议,举重若轻。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偈语

    下一篇:抱残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