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剪春韭

赵静端
2010-08-10 09:50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02  作者文集
  夜雨剪春韭
  --回十三之服服帖帖之一
  文/金圣叹
  
  老板桌上,又摞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红章
  常委们的腰像充了鹿血,又强硬了几分
  新区的开发像个杂耍,故乡的土地
  很显然成了一种道具,万花筒里的秘密
  一直封存在档案袋里
  
  新起的高楼,在领导的轿车面前直不起腰身
  俯首贴耳的,还有那捆崭新的钞票
  那些开发商的包油光满面,他们的小蜜
  墒情要好过我家的麦苗
  
  霓虹灯,桑拿馆,麦当劳
  手扶式东方红,没能抓住那棵救命稻草
  洒水车招摇过市
  却怎么也注不满,找不到门前的小溪
  乡亲的血脉啊,像一茬一茬的春韭
  被那些新贵煮酒,或者买春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10-08-10 10:52:33

          化笔为剑,入木三分!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颠倒

    下一篇:人非物非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