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乡村教育的点滴回忆

万志敏
2010-09-10 06:10 分类:记事  阅读:1699  作者文集
  
  
  1.复式班。
  我所见到的复式班,是一个教室里有三个年级上课,比如一年级上课,二年级扭转到教室后墙做作业,三年级在教室外面读书。
  小时候,我经常去外婆家,我外公是乡村小学教师,他们的村子小,只有一至三年级三个班级,只有五六十个学生。我在外公的教室里,受到了小伙伴们的欢迎。我是跟着三年级去外边玩呢,还是跟着二年级背向黑板写字呢,我常选择跟着一年级读书。我听见外公念一句,学生们跟着读一句,那种读书的腔调,现在想来很滑稽,三字或两个字可念作词组的就一停顿,尾字拖长,如念经一般。我疑心是民国前农村私塾读“子曰诗云”时的腔调,颇有古风呢。我顺着声音扬起的方向,就能看到了窗外稀疏的桐树叶子和青里夹红的枣子。
  外公于一九五三年任教,至一九八八年退休,教了三十五年复式班教学,病逝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六日七时三十分,终年八十三岁。
  2.老教材
  我说的老教材是指文革时期的教材。我于七五年上小学。直到七八年上小三,好像一直用的文革教材。
  如小学一年级时,发的语文教材,第一页就是图画,上面是《爷爷送我上学去》,一个花白胡子的老爷爷扯着孙子走在绿树红墙外面向校门走去,下面是《批林批孔红小兵》,有一个系着红领巾的学生,浓眉大眼的,正拿着墨汁欲滴的毛笔,作向大字报书写状。第二页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上有拼音。第三页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上有拼音。后面的不记得了。半学期没完,书本烂作两片儿了,成连环画了,只剩下“爷爷送我上学去”的那一本,“批林批孔”的那一本不知去向。
  我们的课本中有一九六六年十月一日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篇目,有“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篇目,有“地主分子石老五”的篇目,有少年英雄刘文学的篇目,有苏修间谍落网记的篇目(什么高个子谢苗诺夫,矮个子啥啥啥夫,妄想炸毁我边防大桥),还有小英雄雨来,鸡毛信海娃,王二小等。我们的数学题是这样子出的-----
  “国民党匪徒出动敌机9架,被我边防军民击落8架,还剩几架?”
  我记得我们教材中最美的一篇文字,好像是郭风写的《松坊溪的冬天》,老师逼着我们背诵,于是我们童声奶气背着——
  “下雪了。
  雪降落在松坊村了。
  雪降落在松坊溪上了。
  像柳絮一般的雪,像芦花一般的雪,像蒲公英的带绒毛的种子一般的雪,在风中飞舞。溪中的大溪石上和小溪石上都覆盖着白雪了:
  好像有一群白色的小牛,在溪中饮水;好像有两只白色的狮睡在雪地里;好像有几只白色的熊,正准备从溪中冒雪走上溪岸。
  松坊溪的石桥上覆盖着白雪了。
  好像松坊村有一座白玉雕出来的桥,搭在松坊溪上了。”
  再也没读过这么美的文字了。
  我多次在百度上搜索老教材,但一直没搜索到1975至1980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小学语文、算术教材。
  3.老师住校
  上小学时,尽管老师们都在同一个村住,但那时兴老师住校。也许是老师们家庭住房紧张,不得而知。
  教室往往三间房子,两间教室,后一间有界墙的是老师住室。我们的老师冬夜就住在这间住室里,学生在晚自习时有什么动静,老师在住室听得一清二楚。因为调皮,忍不住在教室捣蛋,我没少挨老师揍。那时候好像也没有家长找到学校,胡搅蛮缠地说老师打伤孩子了,可能我们那时候经得住挨打吧。
  我至今还回忆起,老师拿着一只沾有红墨水的手指头,捣着我的顶门,训斥我的样子,呵。还有的同学调皮之极,下晚自习后,用土坷垃朝老师的纸窗户一扔,引得老师出来追,把老师引向红薯窖的地方,让老师掉进红薯窖里,让老师哭笑不得。
  再也不会有那样认真地住在教室后面的老师了。
  4.政治运动
  小小年纪我们就知道谁谁家的成份好,谁谁家的成份坏。每学期开学,班主任就点名,问父母名字,问成份,但一问到地主子孙的名字,就不问成份了。好像问成份是多此一举。
  我们几个人成天斗班上三个地主成份的同学,每人手执一根枣刺,把三个同学撵得如丧家之犬,鸡飞狗跳的。其实,我家也不是根红苗壮的头等成份,中农而已,比不上贫下中农们的苦大仇深。
  我们参加过毛主席追悼会、打倒“四人帮”的全公社游行,每人执颜色不一的小三角旗,高声喊“拥护英明领袖华主席,打倒罪恶滔天‘四人帮’”。
  有一个同学是高年级的,在追悼毛主席大会上笑出声来,第二天全校批斗,该同学痛哭流涕的检讨,底下一片声讨,至今想来,如同闹剧。
  现在的孩子们再也不会遇到这样与政治联系紧密的运动了。
  
  
  • 游客

    评论于:2010-09-10 16:31:49

          那段经历永远留在儿时的记忆里.李清竹

  • 游客

    评论于:2010-09-10 17:10:17

          不错不错

  • 游客

    评论于:2010-09-11 06:24:26

          功底深厚,信笔拈来即是美文,阿木佩服之至!

  • 游客

    评论于:2010-09-11 16:43:59

          亲切真实感人肺腑!掩卷细想,想起了“育红班”,想起了“稻草人”刘少奇、王光美……也想起了自己用蜡笔涂抹课本,然后父亲大三了笤帚把!童年、少年,求学的那些日子,穿着漏脚后跟、前面张着嘴的时光。记忆,我们该记着的那些关于教育和成长的人和事儿,温暖而后前行!(伏牛狼)

  • 飞花

    评论于:2010-09-12 09:38:31

          我也想起来了,哈

  • 高兴莉

    评论于:2010-09-12 22:26:54

          感叹世事变迁!我们上学时已经没有这些情况了!反而是很幸运的遇上一批有激情,有责任心的老师,这是留给80年代学生的一份非常美好的记忆。

  • 高兴莉

    评论于:2010-09-13 17:47:06

          是的,万老师,向您问好!您和我雪荣姐好像是大学同学吧。您的文章总是很有深度,而且有的文章里面有我熟悉的东西,比如提及田湖等,我喜欢读。

  • 高兴莉

    评论于:2010-09-16 14:18:18

          万老师,您说的“兴”是我兴姐,她和雪荣姐是亲姐妹,我和他们是亲叔伯。您记忆中的西菜园子都已经被建成房子很多年了。很高兴原来您和田湖有这么多不解之缘呢。我在外面一切都很顺利,有机会到广州来做客,可以联系我。

  • 赵爱霞

    评论于:2011-07-16 19:07:42

          悠远的回忆,温馨的味道!


  • 共9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元旦,在张沟的晴日下

    下一篇:三人行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