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品与文品

李东海
2016-04-06 23:00 分类:杂记  阅读:2360  作者文集


文章是作者的精神产品,所以必然带有作者精神的印痕。人有人品,文有文品;先有人品,后有文品;人品决定文品,文品反映人品。人品和文品,为人和为文,往往相得益彰,相映生辉。

真正的上品文章是作者高尚灵魂的自然外显,而不是靠华丽的文字“秀”出来的。文学作品也应该是作者人生价值观的有机组成部分。屈大夫面临楚国国都的沦陷,痛彻心扉,毅然抱石投江以殉国难,故而他的《离骚》才荡气回肠,其爱国情感震古烁今。岳元帅既有精忠报国之志,也有舍身救国之行,其忠君爱国之心日月可鉴,故而他的《满江红》才显得气冲霄汉,“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至今仍然撼人心魄。文天祥作为一朝状元,当国家危难之时,毅然捐出全部家产作为国家军费,当国家破亡之后,断然拒绝高官厚禄的引诱而慷慨赴死,从容就义,故而他的《过零丁洋》才会感天动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所表现的民族大义至今令无数仁人志士俯首躬身……若无诸葛亮对国家的赤胆忠心,就不会有大忠之作《出师表》;若无李密对祖母的拳拳之孝,就不会有孝感天下的《陈情表》。故后人断言:读《出师表》不哭者不忠,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

为文和为人一样,有境界高下之别和格局大小之分。作者的境界决定了为文的境界,作者的格局决定了为文的格局。其人不谄,其文亦不媚;其人有节操,其文亦有风骨;其人有傲骨,其文亦有傲气;其人豪爽,其文亦有豪情。反之,其人虚伪,其文亦矫情;其人啰嗦,其文亦累赘;其人爱炫耀,其文亦爱卖弄;一个无聊之人,就往往喜欢写无聊之文。

鲁迅的杂文剔肌析骨,语言之犀利直透纸背,这与他那根根直立的寸发和钢针般的胡须何其神似!金庸以武侠小说行世,视其人则雍容大度,剑胆琴心,他人或毁或誉,金庸始终不置一词辩解,颇有武侠中隐逸高士之风。易中天笑傲百家讲坛,不伪装,不粉饰,亦通俗,亦诙谐,敢于直言,敢于自嘲,其为人和为文同样从容潇洒,不失为一磊落的汉子。而余秋雨则特别爱惜自己身上的“文化羽毛”,在公众面前苦心经营自己的“文化名流”形象,喜欢以“文化大师”自居,在担任“青歌赛”评委时表现出的矫情,卖弄,自炫,自恋,令人皱眉。故余秋雨的散文,常常装腔作势,搔首弄姿,故作高深,故弄玄虚,装得特别“深沉”,特别“有文化”。当有人指出其为人的瑕疵和为文的硬伤的时候,他又百般遮掩,万般抵赖,实在缺少大丈夫风范,颇有“上海小男人”之风。

人的两种力量最有魅力,一种是人格的力量,一种是思想的力量。文章也有两种力量最有魅力,一种是人格的力量,一种是思想的力量。很难想象,一个没有思想的人会写出思想饱满的文章;很难想象,一个猥琐之人会写出豪爽之文。

真正有生命力的作品是社会共同情感的普遍传达与艺术表现的独特个性相结合的产物。作家披沙沥金,进行创作之时,也在铸刻着灵魂的印记。读者从文章中可以了解作者的生活、嗜好、阅历、气质、信仰、修养、品性。老年的通达,中年的沉稳,青年的热烈,少年的纯真, 必然或多或少、或隐或显地弥散在你的作品中。我们徜徉于作者的文字,也就沉潜于作者的心海,因而读者才会由文见人,由字见心,通过你的文品而对你的人品有初步的认识。

文人中有世俗百相:有冷静的智者,有忧郁的诗人,有孤傲的隐士,有愤世的狂人。我们要研究其文,就不能不研究其人。有的人有气节,有担当,有真学问,有真性情,有真见解,他们的文章就会独树一帜,独抒己见,神采飞扬,风骨卓然。他们的人品会使其文品熠熠生辉!有的人只有腔调,没有学养,只有口号,没有信仰,只有姿态,没有立场,他们的文章也往往像模特走台,装模作样,矫揉造作,貌似高雅,实则空虚,他们的人品也会使其文品顿然失色。自古以来,就有“文如其人”之说,人格低下之人,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有骨气的文章。文章的低俗,显示了人格的低俗。

文学也和电脑一样,可以当作工具,也可以当作玩具。用文学作工具,可用它来引领健康的社会风尚,关注人心,关注民生,关注社会;可以用来抑恶扬善,激浊扬清,呼唤正义,鞭挞邪恶;用文学作玩具,那就只能用它来嬉戏逗乐,打情骂俏,用它来扭捏作态,撒娇发嗲,卖弄文字,附庸风雅。无非是以自己的搔首弄姿,引来圈内几个文学小流氓抛来几个色眯眯的眉眼而已。

一个人文知识分子的最本质的精神,就是对社会人生的深切关注。一个作家或诗人,如果对人间百事不动声色,冷漠处之,面对人间不平,不敢拍案而起,不敢挺身而出,不敢大吼一声,不敢秉笔直书,那就是放弃作为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这种心冷血冷的人生态度,实为仁者所不取!当社会风雨来袭时,只要社会正义一声召唤,作家和诗人就应该是一个应声出列的战士!那些心灵苍白、思想空泛、对社会人生毫无见解的人,哪怕你绞尽脑汁,熬尽心血,恐怕也挤不出一篇高品位的文章。哪怕你用再优美华丽的语言也掩盖不了你的文章思想内容的空虚。如果没有成熟的人生价值观,尽管你懂得“平平仄仄”,尽管你能玩转“之乎者也”,尽管也能把文字秀得如花似锦,那也无非是把语言文字摆弄的比较熟练,算是文字匠人而已,他不能算是作家,也不能算是学者。作家都有作家的头脑和胸襟!真正的作家,都有家国情怀!真正的诗人,都有一腔正气!真正的学者,必有独立的思想!文章的高境界,必出自作者思想的高境界!上品之文,必出自上品之人!


  • 王海洋

    评论于:2016-04-07 08:57:47

          确实如此,读此文可以让我们在写作之道上得到正确的指引,文章论述之透彻,析理之精辟,论证之严谨,语言之凝练简洁, 本身就是我们写作上最好的典范。

  • 吴毅梅

    评论于:2016-04-07 10:14:41

          说的非常好,文与心有关,和共鸣有关,和任何奖项、任何包装无关!自然是美,美到自然,无情不是人,无情难为文。没有做好人,作文难感人……

  • 张欢

    评论于:2016-04-07 14:36:17

          所以在当今社会再也看不到真正的文学大家,整个社会太浮躁了。

  • 李东明

    评论于:2016-04-08 14:46:44

          文如其人论已经过时了。孔子云: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里也说过:不宜因人而斥其文。郭绍虞也说过:把人和文分开来讲。人文分离论比较合理,客观。如照作者所言,从《警醒》一文来看,李大伦岂不是一个正直之人?

  • 牧羊人

    评论于:2016-04-16 11:36:46

          一种观点或思想只有高低之别或对错之分,并无过时之说。由其文章知其思想,思想的高下是可以反映人品的优劣的吧。人品差之人说出多么有“品质”的话,又何足信哉?感人之文,必为真情抒发


  • 共5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中国教育,魂兮归来!

    下一篇:新诗的忧思

    >>>  返回作者李东海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