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邶风·终风》新解

罗飞
2016-04-30 14:51 分类:小品  阅读:1073  作者文集


  《终风》,《诗经·邶风》的一首。先秦时代邶地华夏族民歌。全诗四章,每章四句。


  终风


  终风且暴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⑵,中心是悼⑶。

  终风且霾⑷,惠然肯来⑸,莫往莫来⑹,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⑺,不日有曀⑻,寤言不寐⑼,愿言则疐⑽。

  曀曀其阴⑾,虺虺其雷⑿,寤言不寐,愿言则怀⒀。[1]

  ⑴终:一说终日,一说既。暴:急骤;猛烈。

  ⑵谑浪笑敖:戏谑。谑,调戏。浪,放荡。敖,放纵。

  ⑶中心:心中。悼:伤心害怕。

  ⑷霾(mái埋):阴霾。空气中悬浮着的大量烟尘所形成的混浊现象。

  ⑸惠:顺。

  ⑹莫往莫来:不往来。

  ⑺曀(yì义):阴云密布有风。

  ⑻不日:不见太阳。有,同“又”。

  ⑼寤:醒着。言:助词。寐:睡着。

  ⑽嚏(tì替):打喷嚏。民间有“打喷嚏,有人想”的谚语。

  ⑾曀曀:天阴暗貌。

  ⑿虺(huǐ悔):形容雷声。

  ⒀怀:思念。

  关于此诗的主旨,《毛诗序》说:“《终风》,卫庄姜伤己也。遭州吁之暴,见侮慢而不能正也。”认为是庄姜遭庄公宠妾之子州吁的欺侮而作。朱熹《诗集传》说:“庄公之为人狂荡暴疾,庄姜盖不忍斥言之,故但以终风且暴为比。”认为庄姜受丈夫卫庄公欺侮而作。高亨的《诗经今注》认为这是“一个妇女受强暴男子的调戏欺侮而无法抗拒或避开,因作此诗。以上注解尽管在诗的主人公身份上存在分歧,但都认为《终风》一诗的主旨是女子受男子欺侮且遭到遗弃。本人对这样的说法却不能苟同,我认为《终风》不过是一首恋人之间的呢爱怄气之作,别看写得又打雷又下雨的,这对恋人骨子里相爱着呢。能把这么缠绵的一首情诗读得悲悲戚戚,只能说那些老夫子们不懂爱,也不懂孔子所云的“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之意。

  爱到深处,恋人之间绊绊嘴、怄怄气是很正常的事。比如《红楼梦》里的宝玉、黛玉之间,便因了“求全之毁、不虞之隙”,发生了多少矛盾,黛玉又因此流了多少泪。《终风》里的男生,在爱情里显得较为强势,明显处于控制的位置;而女生呢,爱得有些痴狂了,显得有些被动。“终风且暴”说的是男生向女生发火。但男生是火来得快,消得也快,才刚还乌云密布的,一会儿又“顾我则笑”,又“谑浪笑敖”地调笑想要哄女生开心,不知道女生容易记仇么?且能那么容易地缴械、受你控制?所以,女子“中心是悼”,男生越调笑,哭泣得越厉害,男生只好没趣的离开了。这下女生肯定哭得更厉害了。

  第二章“终风且霾”,是说两人冷战呢。霾是阴霾,乌云沉沉的,谁也不理谁,彼此在挑战着对方的爱力,等着对方来示好。似乎再这样下去,两个人只有分手了。——那些爱过的人,对这些场景熟悉吧,往往都是男同胞们先扛不住吧,哈哈。果然,男生“惠然肯来”,“惠”意为顺,就是腆着笑脸,温顺的来向女生示好了。经过一段时间的冷战的沉淀,再看男生现在窘迫好笑、低眉柔顺的样子,女生已经想要破啼为笑了,但面子还是要抻一抻的,仍佯装生气,说,你不是挺本事的嘛,又来找我的傻瓜干嘛,以后咱们也莫往莫来了。男生觉着自己这么主动地低声下气的来求合,女生也不积极配合一下,好吧,你爱咋咋咋,俺走了。真得气呼呼的离开了。女生心说你这男生好生没趣,就不会让着点女生吗?但看到男生离开,一开始女生心里还是想,自己是不是做过头了?“悠悠我思”,这是自责加思念。“寤言不寐”,这是开始担心,他还会回来吗?

  诗到最后一章,天空不但阴云密布,还打雷,无不衬托出女生焦虑的情绪。“寤言不寐,愿言则怀”,从担心,又转入深深的怀想。《诗经·子衿》里另一个同样处景下女生的诗句就很贴切地表达出这种“愿言则怀”的感情: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男生还会回来吗,你说呢?要你是那位男生,面对如此有才又深爱你的女生,你会不回来吗?呵呵。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论语新解·为政第二》之二 思无邪

    下一篇:《关雎》之美

    >>>  返回作者罗飞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