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前戏

大肥一郎
2016-05-27 15:05 分类:时评  阅读:672  作者文集

    这些个年来老听人们喋喋不休地在说,这房价怎么就这么难降呢?股市倒是总不断的在周期波动的调整着,可房子的价格却从无调整周期,一如既往的气势如虹地在涨,几近疯狂地上涨,二十年来拒绝回调,似乎永远没有回调的余地,牛气冲天到最终,暴涨到底!

    明明是都卖不动了,一大片一大片一大片的新盘新区新城成了鬼盘鬼区鬼城,草飞莺长得都月落乌啼鸦雀满天牛羊遍地了,可满是鸡鸭屎屁的楼盘,就是一个字儿,继续一如既往的:贵!笑着嘲你买不起!

    主流新闻上还总在是说一线城市房价那个涨啊,诸如又创新高了,又快翻倍了,买房的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抢购得都打爆了头,且上涨有加速趋势!专家亦在信誓旦旦,资源稀缺啊,三十年后也未必止得住涨势!今日之房奴,就是未来的千万富翁。

    那些久居小城的小老百姓们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不知道“北上广”房地产指数乃命脉经济,只是寻思着人家是金枝玉叶,金贵,疯长也就罢了,反正下下下辈子咱也住不上资源稀缺的一线名城。可自己身边的三四线城市咱看得门儿清啊,就在自家门口儿,坐在炕上都瞧得见售楼处,几年来根本就是门可罗雀,无人问津,一间屋子也卖不掉!可也是坚决不降,而且还时不时涨些!这,又是何道理?

    其实,房价难降的道理极其简单,一是卖地的不让降;二是借钱的不许降;三是卖房的想降却不敢私自降!前二者都是势大财粗的主子,还一个比一个横,她一个卖房子的小丫鬟儿无论违了谁的意,都是一个自取灭亡,找死!

    无奈,这卖房子的主儿也只好看着自己的高价房,宛若个一辈子也嫁不出去的老处女,望穿秋水地立在那儿盼郎来娶,直盼得一天天红颜老去,一天天在无情的实质贬值,直到逼近七十岁,将七十年产权全丧殆尽,至一钱不值,烂成一堆臭狗屎一般再无人问津、破败不堪的砖头瓦块为止。

    但是,尽管房子如此的实际价值日日夜夜地在贬,可房价,依旧就是坚决不降,就像那盼郎来娶的老姑娘幻化成了冰冷的物业 —— “望夫石”!

    想看到房价自己主动降?那期盼者就等着望眼欲穿吧。除非,离开了那个自己主动降价,而是规律使然令它不堪重负地崩了盘。

    到那时,“轰”地一声,就断崖下跌了,跌进无底深渊的最深处!

    到那时,您亦或一不留神动了恻隐之心,怜香惜玉它跌得过猛,想伸手拦拦这脱缰的颓势野马,可也拦不住啊。就像现如今您再毒舌,再深入骨髓地咒骂它,它也不狠跌一样。

    谁都知道,凡事皆有报应。报应没来,那是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任上帝也救不了。

    因为,正是他老人家,在读着秒表倒计时地数数,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然后便轻轻地按下了报应的按钮。正所谓,上帝欲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

    就在在上帝按下按钮的那一瞬间,房价,蓦然跌得山呼海啸,连它亲妈都记不得曾经卖多少钱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拳打镇关西与智取生辰纲

    下一篇:六爷的脏烟灰缸

    >>>  返回作者大肥一郎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