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畔听风》后记及作家墨白、明月居士所作序言

张相正
2016-06-01 23:22 分类:记事  阅读:1774  作者文集

                    一言难尽爬格子 (后记)

                           张相正 


  爬格子,写东西,提起来,真是一言难尽。

  尽管在中学就在报刊上发表文字了,后来也一直坚持写了这么多年,但学生时代的作家梦,早已飘过青春的背影,风轻云淡了。

  其实,更多的时候,我是把写作当成赖以生存的谋生手段了,并没有刻意追寻什么更高层次的精神境界。曾与文友这样聊过:“我在公文、新闻写作方面下的功夫,超出文学方面十倍,因为那是我的饭碗。”

  物质决定意识。伟大的哲学让卑微的我不得不正儿八经地面对现实。起先,我在乡村中学代课教书,除了在报刊上发表过几个豆腐块外,就是几乎每天在县广播站的“小喇叭”上发简讯,靠着这样积累的一点点小名气,我被聘为镇政府的通讯报道员,月薪65元,发稿有奖。于是,我怀着一种兴奋,研究报纸版面,挖掘新闻线索,也不断在各级报刊发稿。曾经,连续十多年,我都是县里的新闻工作先进个人。磨练了笔头,后来,干文秘,当写手,精力主要放在了公文写作上。20多年来,起早摸黑,夜以继日,废寝忘食,通宵达旦,这些词语,用在我身上一点都不过分。公文写作是我的本分,爬格子熬夜是常事,人家睡着我独醒是无奈,说多了显得矫情,不说也罢!只是个中滋味,一言难尽……应用文写作与文学创作大相径庭,不过,文学素养对于写好公文、新闻肯定是有好处的。期间,我也写过不少所谓的“遵命文学”,大抵就是“公文+文学”模式吧。如,白云山碑记,景区导游词,晚会主持词、诗朗诵,庆典节会等文化活动的序言、前言,诸如此类,都是受命之作,以领导满意为最高标准,附庸风雅歌功颂德居多。其实,我也明白:这一类,写着比较艰难,别人看着也烦。

  当写手,给了我耐磨抗压的意志,也给了我稳定的工作。知足常乐。不为一日三餐发愁的我,闲暇之余,便开始弄些风花雪月之类的文字。特别是罗飞先生创办的扫花网(原名嵩县文学网、风雅洛阳文学网)等文学网站兴起之后,我又找到了打开文学情结的接口,在网上发了不少东西,通过文友间的切磋交流,也实实在在提高了很多。不过,我知道,我的很多东西,看似文绉绉的,其实是锦句丽词的堆砌,高度上不去,力度达不到,满意的少,凑合的多,为赋新诗强说愁罢了,自己从来都没有自信。

  但是,文学毕竟是蛰伏于内心深处的一个情结。工作之余,我还与龚坚老师一起创办了《陆浑》文学杂志,陆陆续续有七八年了。想想,也挺不容易。

  在伊河之滨的嵩县五高读书时,1987年吧,我发起成立了学校第一个文学社,办起了油印的社刊《伊声》;想不到,20年后,2008年,我又办起一份铅印刊物《陆浑》;今天,我这本文集又名《伊畔听风》。陆浑春晓,伊水秋声。冥冥之中,似有呼应。

  陆浑不墨千秋画,伊水无弦万古琴。《伊畔听风》结集成书,其实源于文友铁松先生一个不经意的建议。好在这些东西都散落在网上,收拾整理起来也不算太费事。

  感谢墨白先生和明月居士倾情为我写序。感谢平沙落雁精致的封面设计。感谢杜长军兄的编校付印。感谢每一位关心、帮助过我的师长、文友、同事。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在嵩县高都川,有一个叫相沟的偏僻小村,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无论我身在何处,那里永远是我心灵的故乡。感谢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对我身心的滋养。感谢朴实厚道年逾七旬仍劳作不休的父母二老。感谢远在天鹅之城给我极大帮助的大哥。因为,我所有的苦乐、梦想和收获,都源于那里,源于他们。

  文学是我的梦,也是我心灵的故乡。

  在白云深处,在蜿蜒崎岖的乡路尽头,在这我的字里行间,有我的家乡,有我的梦想。

  回望白云,红尘陌上;伊水河畔,且听风吟。

  


                       《伊畔听风》序 一

                               墨 白


    诗文集《伊畔听风》是敬重的松喜先生推荐给我的。20年前那个秋高气爽熏风染色的季节我和杨老师曾经在黄河迎宾馆八号楼小居,他写剧本《风雨南庄》,我写剧本《船家现代情仇录》,从此结下友谊。因而,遍布山水的嵩县成了我向往的地方。

  因伏牛山及支脉外方山和熊耳山的分解,伊河往北注入黄河、汝河往东注入淮河、白河往南注入长江。真是奇特,嵩县和中国版图上的三条重要的水系均有缘分,又因嵩山起脉而得名,所以,这里应为藏龙卧虎之境。所以,这地方出高人。比如程颢、程颐,创下理学。比如当代文坛的大家阎连科。连科我熟悉,他每次回嵩县,必找松喜先生聊天。能让阎连科常常找来聊天的人给我推荐诗文,我怎敢怠慢?

  可能是因为职务的原因,《伊畔听风》里诗、词、赋、颂、公文、评论、散文等文体均有涉及,可见作者兴趣广泛。单就《岁月萍踪》一辑中的散文而言,我认为作者是位在生活中的悟道者:他由秋雨绵绵写忧伤与惆怅;由一封贺卡写生命历程中的相逢与离别,写爱情与思念,写人生的愁肠与无奈;由新年的钟声感悟生命在时光流失过程中的瞬息与永恒,感悟人生的漂泊与轮回,感受生命价值和意义;由日常生活中的一件小事来感悟生命旅程中的烦恼与遗憾、孤独与寂寞,并从中悟得人生境界。

  在《种兰花,为了什么》一文中作者这样写到:“日常生活中,每时每刻,我们都可能遇见意想不到的事,甚至可能是我们不想、不愿、不乐意看到的事。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因为不能如愿,我们常常生气和抱怨。因为不能如愿,那些不满、委屈、牢骚、难受、嫉妒、怀疑便常常郁积于心,块垒不化。为此,我们错过了许多快乐和幸福。 ”由此,作者通过因自然而破碎的花盆里面相憔悴的兰花感悟日常生活中的得与失:“我们要得失随缘,要有一颗平常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即使心高志远,也不可急功近利,这是人生的境界。淡泊明志,宁静致远。欲速则不达,浮躁和成功无缘。 ”

  在这样的文字里,自然山水的脉络已融化为作者内心的平和与坦然。

  意外的是,在作者的文字里我遇到了熟知的人,比如从《两个人,一座山》里走来的李铁城先生。先生为开发天池山所做的贡献都隐含在作者的文字里,这里就不多说,只说一说我和先生的熟悉。铁城先生是我敬重的文学前辈,风骨铮铮,气质高贵,在我调到文学院之前他已经退休,所以很少有机会和先生相见。2012年6月间,我到鸡公山参加重新复建“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的揭幕活动,见到了先生,因为先生是碑文的书写者,又因这年的夏季我和先生同在鸡公山避暑,所以得以有缘多次相聚。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第二年,也就是在他78岁高龄这一年,他前往西藏,不惧艰难的精神顿时让人心生敬意。作者在《两个人,一座山》里有一段这样描写先生的文字:“2002年10月,林场一位老职工因病倒在了岗位上。闻讯后,这位曾给华夏人文始祖炎帝、黄帝写过碑文的人,掂起笔,又为默默无闻的护林工人写了这样的碑铭:‘护林员老罗,貌清瘦,话不多,见人唯一笑而已。日修路,夜执勤,数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无怨无忧。2002年10月24日因病去世,石西即生前所居之屋。’”

  读到这里,我仿佛看到铁城先生有些微驼又略显清瘦的身影伫立在秋阳里,手握羊毫,稀疏的白发散落在额前,目光凝视碑文的情景。所以,作者的文字是有情感的。我们来读一读《陪护父亲》里的文字:“……随后,我们就开始了陪护父亲的日子。坐在父亲身旁,看着弱弱的父亲,心里忽然就会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有时,禁不住,眼里就湿湿的。?

  喊护士换药。给父亲喂饭。给父亲接尿,倒尿。帮父亲挪动身子。给父亲洗脸。望着静静的躺着的父亲,隔一段,我会把手伸进被里,为父亲揉揉腿,捏捏脚…… ”

  一路下来,我的眼睛已经湿润。作者写父亲付出的一生,写他默默无闻的一生,作者在文字里寄托了儿女对父亲的款款深情。我私下认为,《陪护父亲》理应是这部诗文集里最为多情的篇章。

  读过《伊畔听风》,我把作者和松喜先生一同视为嵩县的才子;读过文集中的《陪护父亲》,我视从未谋面的相正为兄弟。

  文如其人,我想,这话在相正这里应该会得到应验。

  

                                    2015年5月31日

(墨白,我国着名先锋派作家、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河南省文学院常务副院长)

   

                          无以为寄(序二)

                           明月居士 


  乙未初春,飞雪扑窗。张君相正电告,言所辑诗文凡二、三百,将付梓刊印,嘱余为序。当乎此,余心惴惴焉。徘徊有日,惟恐力所不逮,终难诉诸于笔端。何者至于惶恐如斯哉?忖度乃有三:一者,愚非诗文名家,今以落拓仓皇之身卑而为之,无以添其彩也;二者,序多冠于册首,或须饰以矜夸溢美之辞,或须征引古今硕家名言、复间以己之精当点评,然则此者皆为余所讳乏者也;三者,此类文体,实余平生为所未为者,今遽而为之,实勉为其难也。存此三忧,愚何以为哉?念及于斯,遂生懊悔推脱之意。踌躇间,龙头节已至。是日,有友夜访,把酒闲话。俄而,醺醺然。送友归,忽念及张君所托之事,遂临屏涂鸦。

  

                                    一

     乍暖还寒,窗外飞雪。我想象那些雪花,如何带着天堂的祝福,羽毛般落在乡下老家的房顶。?

  阳台上,一株腊梅开得正好。我忽然动了心思,径走过去,轻拂沾在花瓣上的几片柔软的雪花,采撷几枚明黄下来。我不忍心多去触碰它们,只将它们清澈的笑脸捧于掌心,然后走回屋里。

  我取来杯子,将其投于杯底,开始烧水。

  此刻,让我省略整个冲泡过程,甚至省略即将从视野中消失的冬天。

                                  二

    我在田野上踯躅,寻找自己。

   故乡的芦苇,已经开始萌发。鸟雀的翅膀,一遍又一遍擦拭着天空。?

  我看见,白昼和黑夜,在阡陌上彼此嘱托,交换着信物。

  一驾月光的马车,正从春天的胸口碾轧过去。 

                                 三

    如今,灿烂的光阴,已经在枝头开满大大小小的花朵。蜂蝶从四面八方游来,给我送来数不清的问候和祝福。而我,两手空空,实在拿不出回馈的果实。

  我被风缠绕,在雨水中浸泡自己。我想让心底的文字生出根须,长出皎洁的芽孢,并将它们装进土地的信笺,投递出去。

   哦,岁月,你这忠实的邮差。

  哦,云徘徊,我亲爱的朋友。

 

                   2015.3.21

                           


  • 阳抒云

    评论于:2016-06-02 11:52:35

          名家荟萃,竞相风流,没有奉承,只有虚怀。为人作文,相得益彰,拜读佳作,获益匪浅。

  • 杨兵雷

    评论于:2016-06-02 19:08:45

          贺

  • 中国梦

    评论于:2016-06-03 14:36:39

          佳作面世,嵩州生辉。老同学,真给力!

  • 张相正

    评论于:2016-06-05 18:49:35

          谢谢各位文友和老师的祝贺、关注。多提意见!

  • 陈胜展

    评论于:2016-06-09 08:26:33

          砺剑锋出,香自寒来!相正的文如同纯粮佳酿,愈陈愈醇!相正的人如同三月和风,轻拂沁心!涉猎之广,研琢之深,特别是摄影,心之应四时之美,景之合万物皆情!如春雨之于大地,甘霖之于渴土!期待佳作更丰!

  • 罗飞

    评论于:2016-06-09 09:10:32

          祝贺

  • 嵩山放歌

    评论于:2016-06-09 16:37:57

          祝贺佳作面世!

  • 王海洋

    评论于:2016-06-14 16:22:13

          细读此文,感觉都很好,好在都有一份朴实和真诚蕴含其中,不矫饰,不粉饰,不涂抹,不哗众取宠,我们喜欢的就是这种质朴的文风和做人的坦诚。

  • 匿名

    评论于:2016-06-26 18:10:59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匿名

    评论于:2016-06-26 18:11:02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匿名

    评论于:2016-07-02 17:53:24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 万志敏

    评论于:2016-08-08 11:53:20

          相正的书翻读多次。这篇后记是心境自况,同感很多。期待更精彩~

  • 张相正

    评论于:2016-11-05 22:10:01

          谢谢志敏罗飞用心的点评鼓励。谢谢海洋及诸位文友的祝语。我自知还有很多需要学习改进,还有很多需要向诸位学习,不敢自负。出一本册子,也就是为了和朋友们能够交流,听取意见。哪位文友需要书了,来联系我即可。谢谢各位老师和文友。


  • 共1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伊水河畔忆忘年

    下一篇: 白云深处是故乡

    >>>  返回作者张相正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