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女郎的端午情殇

大肥一郎
2016-06-10 23:43 分类:故事传奇  阅读:703  作者文集

    大龄单身汉许仙,是个好青年。
  端午节那天,许仙起了个大早,先是看看几天前在盆里泡的糯米,然后再出家门望了望天,感觉会有雨,便回屋取了把伞在腋下夹了,就急匆匆地直接奔西湖边打鲜苇叶子去了,用以晚上给自己包粽子吃,一个人好生过个节。
  途经湖边的一处断桥畔时,天,果然下雨了。许仙停下脚步,撑开了一直夹在腋下的伞。雨,便被阻挡在了他的头顶之外,雨滴击打雨伞的声音煞是好听。
  许仙撑着伞,刚欲抬腿继续前行,可他发现自己走不了了,因为他前面蓦然出现了一对美女,正堵在他欲向前走的羊肠小道之上。
  这俩女孩,一大一小,大的,一套素衣在身,突出了一个“白”字儿;小的,外罩一身小葱般的青服,彰显着呼之欲出的“嫩”。可无论是白还是嫩,这大与小,都曼妙得仙姿绰约,佳人惊鸿。
  许仙直面这俩从天而降的尤物,一下子,竟惊呆了,脚,动也不会动了,人,整个木在了哪儿,好似泥塑一般。
  倒还是女孩子爽利些,那大的先开口道:“我叫白素贞,这是我的妹妹小青。萍水相逢,敬请恕小女子失礼,斗胆一问,贵公子怎么称呼?”
  这时,许仙可算是缓过神儿来了,他连忙拱手作揖,口中忙不迭地说:“失礼,失礼,啊,失礼的是小生我。小生姓许,单名一个仙字。可我却不是神仙!”不再呆如木鸡的他,竟然在回话的结尾处幽了一默,这惹得对面的女孩忍俊不禁,“扑哧”一声过后,旋即笑若银铃。
  许仙嘴里边说着身体边一揖到底,鞠了一个后来传到了东洋、令那儿的男男女女至此得宝似的到处哈腰翘臀不迭的九十度大躬。在他挺腰起身时,一不留神,竟将手中的伞撞到了那个芳名唤作白素贞的大女孩的胸部,白素贞轻轻“哎哟”地呻吟了一声。这内涵深邃的呻吟,不好意思得许仙满脸通红地窘。
  就是这一把伞的撞击,电光火石出来的奇缘,令许仙与白素贞,一见钟情。也就在那微不足道的一瞬间,他与她,彼此竟都有了为对方献身、恨不能生死相许、壮怀激烈的忠贞爱情。
  许仙的粽子叶也无心再去打了,他立即请二位小姐到他家中避雨,并共度端午节。两位佳人,尽管矜持得有些羞涩,妹妹看看姐姐,姐姐瞅瞅妹妹,但矜持的结果是皆愉快地接受了他的邀请:跟他回家。
  在许仙家中,因为没有打成苇叶,空对着一盆糯米,三人包不成粽子。许仙想,家里还有一坛子“雄黄酒”,这端午节正是喝此酒的好日子,便提议三人共饮雄黄酒,把酒言欢,听雨尽兴,来个一醉方休。未及两位女孩表态,许仙出手如电,迅速将酒坛子搬到了桌上,开坛。酒香,蓦然弥漫满屋。
  闻到酒味儿,小青面露难色,略显娇羞地说:“许哥哥,我们女孩子家家的,是不会饮酒的,喝酒就免了吧。”
  “实话实说,其实我也不太会,那,咱们就都少喝一点儿,过节嘛,喝点儿酒,有气氛。”许仙兴意阑珊,大好的心情正浓。他笑着说着,拿出一个杯子,先给白素贞倒上了一杯。待他刚要再给小青倒酒时,只见小青猛地用手将自己姐姐的酒杯压住,正色道:“许公子,我姐姐从来没喝过酒,这酒,绝不能喝!”

    “少喝点,就这一杯。”
  “不行就是不行!一杯也不行!你不要再说了!我们不喝!”
  看自己的妹妹与自己的心上人如此这般地计较,坐在一边的白素贞挂不住了。她知道小青拦阻得对,自己是绝不能喝酒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搞不好会出人命的。可这杯酒是自惹得己少女心扉门户大开的初恋情人倒的啊,这份量,可是比泰山还要重上一万倍!
  白素贞实在是不忍心驳了许仙的面子,扫了他的兴。在这一刻让许仙不开心,是她宁肯死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若这一杯酒下肚,她不知道自己将会怎么样,也许会在几天后死去,也许会就此做下一场大病。但她相信自己的定力,就算自己喝了这杯酒若有伤害,那也只会伤到自己,绝不会伤害到心上人许仙的一丝一毫。既已然以心相许,认定他既夫君,那他,就是她的命。他的话,必须执行,唯他是从。
  白素贞稳了稳神儿,她又看了看压在小青手掌下的那只杯子。那杯子小小的,就算倒满了,也不会多过三钱酒,何况杯子已被小青的手掌给压歪斜了,酒洒出了不少。
  看罢,白素贞暗自吐纳了一口气,她决定喝了这许仙为自己斟下的第一杯酒,以此回应他的示爱。并在心底祈求上天,看在她为爱舍死忘生的诚心份上,怜悯自己,将她嫁给许仙为妻的心愿玉成!
  白素贞轻轻移开妹妹的纤纤玉指,端起那杯酒,不顾小青的劝阻,一口,将酒干杯落肚。
  可这接下来的事儿,是白素贞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就这么一小杯酒下肚,自己竟然大醉了,醉得不省人事,身体失控,致使意念尽失,现出了原型!原来,这白素贞竟然是一条修炼千年、化成女人的白蛇精!
  见一条五米多长、水桶般粗细的大白蛇横空出世在自己眼前,许仙连“啊”地一声都没来得及叫,就被吓得肝胆俱碎,一命呜呼了!
  待白素贞酒醒恢复女人形得知这一切后。她二话没说,拉着小青就直奔仙山,她要向南极仙翁索取还魂仙草,一定要把自己的心上人救活!
  这时,一个挡横儿的得道的高僧出现了。他叫法海,专门与非我族类的妖魔鬼怪做对,亦包括降服各种善于幻化的蛇精。经过一番较量,他击垮了白素贞姐妹,将白素贞镇压在了雷峰塔下,令其永世不得翻身。
  修炼了八百年的小青心有不服了,叱咤于他,怒问:“我们已然弃恶向善,由蛇苦苦修炼升华为人。既然同为人类,你为何还如此这般地难为于我们?!”
  法海大笑,反唇相讥道:“人?小青蛇,你们若果真修成了人,今日,上天就会让许仙在打完苇叶子再遇上你们。若你俩吃上了自己包的粽子,就算喝上再多的雄黄酒,也不会再重返蛇身了!岂不闻,上天掌控着一切,万物万事皆有时辰,甭说差几只自己包的粽子,就算是差一粒儿糯米,那也不行!不行,就得继续修行!而被吓死者,也活不过来了,即便有了还魂仙草也不成。还魂草再能,也管不了命中注定!”
  小青似乎有所悟,她看着法海,想着雷峰塔下的姐姐,一行清泪,夺眶而出。
  法海见此,似乎是一股怜香惜玉的俗情,在油然而生。
  于是,他放缓了语气,接着说道:“也不用过于担心,你姐姐再修上一千年,就可以同轮回转世的许仙再于断桥重逢了。到那时,彼此是否认识,那就得再看缘分了。他俩今儿遭遇的叫‘情殇’,是端午节的节性所致。端午节的节性,就像清明节一样,底色是祭祀。原本是悼念先人,祭奠、追思冤死的屈原大夫的忌日,哪容得你们男欢女爱地三人行把酒纵情?天怒了,设此一劫,将他俩下一回的宿命,赋予千年时间再等,这叫‘千年等一回’。若是彼此真有缘分,他们会再一次相遇在断桥边两情相悦;若无缘,就算再共伞,也不行!”
  言语罢,法海竟似融化在了风中似的,凭空消失了。留在小青眼前的,是一派波光粼粼的西子湖,湖光山色的尽头,是一座气势霸悍的宝塔,在山顶上高耸。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长着樱桃小嘴的妩儿

    下一篇:孽欲情债

    >>>  返回作者大肥一郎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