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诗之落花篇

赵静端
2010-10-26 10:39 分类:现代诗  阅读:922  作者文集
  12、飞花读诗:
  落花的诗,表面上像一杯烈酒,浓厚,奔放,炽热,但这只是气势上的,表面上的一种虚张声势,在这种快要沸燃的表象之下,那颗悲悯的心如此地柔软,如此地多情。全诗渲染的特点是貌醉而实醒,外烈而内温。南来北往,从古到今,由生到死,黄泉,厚土,心窝,无一不重重戳在我们心窝,而那株还乡的茱萸,只能在记忆之外,距离之外,梦想之外游移不定。全诗无一字著生活的艰辛和无奈,而艰辛和无奈和无奈的气氛却直逼人心。诗像一枚老中医用的银针,轻轻一扎这枚干针,虽无痛却有微困,虽不解疾却可以缓痛,这是一种高明的手法,力道绵厚而外形单薄,用心良苦却轻描淡写。就境界上来说,是为上乘耶!
  当然,这不是一首完美的让你爱不释手的诗,这首诗在主线安排上呈现出的是些许的浑乱,排序不是很清晰,勾边也
  不紧凑,运笔绵密,运意却时密时疏,犹如引小水浇大地,使读者对诗的领会上处于时润时涸的状态。再有就是句子的精炼度不够,致泥沙俱下。战略上很完美,战术上稍欠缺。我用这句话收官。个见!
  
  茱萸
  落花
  
  街头买得一壶烈酒
  
  呷一口不求放逐行駭
  
  却醉倒在恒远的菊花醇里
  
  满脸通红
  
  颤颤悠悠酒盅
  
  举起放下尽皆诗篇
  
  在喉低吟咏山东兄弟
  
  从王维的狼毫泄泻
  
  一路抽干九月芳菲
  
  独占山头刚阳气势
  
  把一种无敌的渴念泼洒
  
  南来北往的步履
  
  馥郁渲染瞭望重阳
  
  飘飞的故乡徐徐入盏
  
  新坟的芒草梦乡除却
  
  红糖糯米的茔顶越发乌亮
  
  任怎样穿凿无力插进一株茱萸
  
  重重的长在心窝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读诗之木槿子篇

    下一篇:飞花读诗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