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诗之木槿子篇

赵静端
2010-10-26 10:40 分类:现代诗  阅读:895  作者文集
  飞花读诗:
  木槿子的散文和小说是很漂亮的,我早已拜读过,她的诗也同样出彩,这首诗,她以营造一种气场为主,然后用反复强调的词来推进自己所要表达的主旨,毫无疑问,这正是她所擅长的那种手法和句式,在她的笔下,这是一株伤感的荼靡的茱萸,是一段忧伤的蓝调,落寞,徘徊,无助,坚持,以致至最后的失语,让人悲从中来。从诗的感化功能来说,这首诗是成功的,因为能很轻松地让读者进入你布的局中,能轻松地让读者产生共鸣,尤其是结句的那种悲凉,几欲让人潸然泪下,几欲让人击节而起。
  这首诗的问题则存在于那些欧式化的句子中,甚至那些拗口的“的地得”。诸如“一度曼妙的夜的清韵”这句,非常之磕拌,有时一种强化反而会削减语境甚至是诗境。这首诗的第一节,处处试图用文字的颠倒和对话来表达一种哲思,这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影响了诗中的哲理。再有就是诗中过路的词,配场的词,救场的词,跑龙套的词过于多了,显得全诗不够干净,不够干练,不够清瘦。以上乱言。
  
  
  
  13、茱萸
  文/木槿子
  
  这是九月,这是黄昏,这是模糊,这是等待
  这是一个人对孤独说孤独,对寂寞说寂寞
  
  自你走后,一度曼妙的夜的清韵,被一弯月,反复说起
  门一直是关着的,好象你曾经从来就没来过
  
  秋天参差不齐,我坐在边缘,一如既往地整理
  夜的残片,将你遗留的词句一一串起,锁进箱底
  
  把野菊,搁进去你的天空,让那些摇啊摇的星辰
  和过路的风,看着九月,慰藉失散多年的风雨
  
  已是重阳,窗外血红的茱萸都已插遍了
  却有人,无处去登高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读诗之流星雨篇

    下一篇:飞花读诗之落花篇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